<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零五章 收买和反收买
    金陵城中发生的一连串事件,仿佛黑云压城一般。赵青崖即将丁忧去位,裴旭不愿意将首相之位拱手让给越老太爷,而帝党中坚钟亮又跳出来和越老太爷争夺主导,而越家姻亲秦家被人指斥和北燕三皇子勾连……所有这些事件,让朝堂之中无数想站队的官员无比犹豫。

    这可是非此即彼的大事件,如果在这上头投错注,那么将来一辈子就完了!

    然而,就在无数双眼睛都在留意处在风波最中央的越家时,越家除却越老太爷之外最受关注的越千秋,次日一大清早却没事人似的施施然出了门。

    前一天他被很多人目击到去了秦家,虽说在路上人就神秘消失,秦府门外的书生没人看到他,可联想到他玄刀堂掌门弟子的身份,足以让人认为他凭借高来高去的本事进了秦府,见到了秦家兄弟。可如今秦家仍旧被人团团围住,自然很多人都相当好奇他这会儿的去向。

    而越千秋这一次也没有遮掩行迹的意思,在众多眼线的亲眼目睹下,他带着几个伴当直接来到了丽水园。很快,一个消息就飞速散布了开来。

    越千秋亲自出马,借来了皇家别院丽水园,而萧敬先这个武英馆山长连同武英馆那些学生,则是兵分两路,一路请来了金陵城最好的大厨——永宁楼的刘一刀和天水居的赵庆水,一路请来了最好的戏班德天社,将在此摆三天的流水席,唱三天的大戏!

    昨天白莲宗宗主周霁云方才被钟亮爆出查无此人,乃是其妹周霁月冒充,今天武英馆上下就在满城风雨的当口如此高调庆祝一桩无关紧要的“交流”胜利,怎不叫人瞠目结舌?

    丽水园中即将三日狂欢的消息一经流传,也不知道多少人一片哗然。

    有人嗤笑秦家自诩为越家的姻亲,如今秦家明显已经是岌岌可危,一贯和秦家兄弟走得颇近的越千秋却还只顾着自己纵情享乐。但是,更多自觉了解越千秋这个人的,却完全不信越千秋会真的不管秦家死活。

    绝对有阴谋!

    于是,本来就是无可奈何,硬着头皮接受了这笔生意的德天社,就再次遭到了各方面的施压,全都是逼迫他们打探丽水园那边的虚实。而其中的重点,就是打探萧敬先和越千秋是否金蝉脱壳,借着狂欢为由,悄悄脱身到外头搅动风云。

    不过一个上午,还没进丽水园的德天社班主尚云儿简直是焦头烂额。因为除却那些明里暗里的要求,如裴家这等素来强势的,甚至直接要求往他的德天社中塞人,混进丽水园中打探虚实,他叫苦不迭的同时,却又深知他根本无力拒绝裴氏这种根深蒂固的世家大族。

    别看他平日里游走于权贵之间,长袖善舞,潇洒自如,可他不过是一个从头牌戏子到自己立山头组班社的昔日名伶而已,哪里就真能扛得住那些权贵?自忖这种要求拒绝不得,否则日后在金陵寸步难行,他只能低声下气一一答应下来。

    因此,夹带了各方难以拒绝的人士硬塞进来的七八个人,将一个比从前人员暴增三分之一的德天社带进丽水园时,尚云儿言行举止无不战战兢兢,在这明明是初冬的日子里,只不过缓步行走,他竟硬是捂出了通身大汗。

    尤其是被人领着走过弯弯曲曲的鹅卵石小路,见到那个在亭子前对几个少年指指点点说话的青年,他更是大气不敢出。萧敬先在民风彪悍的北燕尚且被人称之为妖王,又在叛逃到大吴之后混得风生水起,此等不讲道理的人,哪里是他能够得罪的?

    然而,将近不惑之年的尚云儿只希望萧敬先能够忽略自己,却没想到那个理应是萧敬先的青年突然撇下四周围那些少年,把目光转向了他,紧跟着,竟是指着他对旁边一个身材挺拔,容貌俊秀,可此时却显得有些懒洋洋打不起精神的少年问了一句。

    “千秋,你听说过这位尚班主的传奇吗?”

    越千秋今天是纯粹来混吃混喝的,听到这话,再看到尚云儿那佝偻着腰,极度小心翼翼的样子,他不知道萧敬先干嘛拿这位德天社的班头开涮,但还是顺着那口气问道:“哦,我平时不太看戏的,什么传奇?”

    “尚班主从前是庆云社的头牌,可惜遇人不淑,被班主当成摇钱树使劲压榨,不但所得极其微薄,甚至还把他出卖给某些权贵。他忍辱负重多年,这才最终拿到了老东家的把柄,随即和赏识他的一位恩客联手,把那位狠毒残酷的班主给送进了大牢。

    那种乌漆抹黑的地方,哪里是养尊处优的老班主能呆的?人当然是不到十天半个月就一命呜呼。这时候,尚班主却坚决不肯接庆云社的烂摊子,一面坚称不能谋夺老班主的心血,自己却另起炉灶,拉了一大批老人过去。现如今,金陵好像没有几个人记得,当年风光一时的庆云社了。”

    此时在场的慕冉和周霁月也好,宋蒹葭和白葭也罢,全都不是金陵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而越千秋又是对看戏这事儿没多大兴趣的人,所以听到萧敬先侃侃而谈,前头那四个人顿时一愣一愣的,越千秋却只拿眼睛端详着尚云儿。

    见这位身材微微发福,看不出昔日那头牌戏子颠倒众生风采的中年人赫然正在微微颤抖,他就啧了一声:“不管怎么说,如今都只有德天社,没有庆云社。不过我倒更好奇另一件事,尚班主的那位旧恩客,现在怎么样了?”

    “呵呵。”萧敬先笑了一声,用云淡风轻的口气说,“当然是死了。堂堂朝廷三品官员,一把年纪了却还想多添一个儿子,吃药太多,纵欲无度,死在了女人肚皮上。”

    此时此刻,涉世未深的慕冉和宋蒹葭以及白葭全都大为鄙夷,而刚刚在听萧敬先讲述之中,就已经隐隐猜到结局的周霁月,倒是并不意外。她虽说还不是十分明白萧敬先一见面就揭人家短的用意,可她却知道,这会儿自己这几个人留在这儿很碍事。

    于是,她笑着对宋蒹葭和白葭打了个手势,随即带头转身离开,等到她们追了过来,低声问到底什么状况,她转头看见慕冉也挠了挠头匆匆往自己这边跑来,她就低声说道:“晋王殿下显然是在打什么主意,反正有千秋呢,我们不用去管他们!”

    宋蒹葭顿时哦了一声,随即就笑吟吟地说:“周姐姐,你这千秋两个字叫得好顺口呀!除了你之外,还有那只小猴子会叫越九哥,其他像我们这样的谁不是叫九公子?”

    周霁月没想到会被人调侃这个,微微一怔后,她就大大方方地笑道:“都是当年叫习惯了。那时候还小,千秋怎么说我就怎么叫,再加上越老太爷还让我叫他爷爷,我也不知天高地厚地乱叫一气。你们也可以这么称呼,他这个九公子又没有那么大的架子。”

    “九公子是没架子,可他眼睛一瞪发威的时候吓人极了!”虽说夹在一群女孩子当中,可慕冉此时倒没有什么不自在,反而偷偷摸摸往后头张望,随即压低了声音说,“我那几个师兄师弟就不说了,连庆师兄都对九公子推崇得很。我是不敢想象我开口直呼他名字。”

    “就是就是!”宋蒹葭顿时在旁边起哄,“反正除了那个小胖子,越老太爷,晋王殿下,我就只听周姐姐你叫过他的名字。”

    那边厢几个少男少女们正在说笑的时候,越千秋站在萧敬先身边,眼见尚云儿那额头冷汗滚滚,而萧敬先还在那仿佛闲聊一般继续说着尚云儿这些年的经历,说着其声名显赫之下的累累尸骨。

    那些娓娓道来的细节,越千秋只看尚云儿的反应,就知道绝对没有冤枉这位金陵第一班的班主。

    果然,随着那个带人进来的护卫也轻手轻脚退下,尚云儿终于双膝一软跪了下来,声音颤抖地说:“晋王殿下,小人知罪。小人实在是没办法,裴相爷和好几家大人强压下来,小人只是区区一个戏班的班主,实在是推拒不得,眼下外头还有好几个他们塞进来的人……”

    尚云儿也是实在惊惧于萧敬先的神通广大,要知道他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萧敬先竟然能在这么短时间内,不动声色打听到自己过去许多鲜为人知的往事,和这种狠角色做对,他如果再不知好歹,那么人家只是日后要他性命,这位说不定立时三刻就要他的命!

    原原本本将那些大人物的要求和盘托出,他就俯伏在地上大气不敢吭一声,直到耳畔传来了一声轻笑。然而,他却清清楚楚地分辨出,那并不是萧敬先的声音。

    “晋王殿下,没想到我被人惦记也就算了,你这个外来户也这么被人惦记,果然是北燕的妖王名声在外吗?现在你知道德天社被人掺了沙子,你说该怎么办?”

    “打打杀杀,还是装成不知道?嗯,这样都不太好,折衷吧。”萧敬先笑吟吟地眯了眯眼睛,说出来的话却丝毫没有他的表情那么客气,“好歹回头也要抓几个人出来,否则岂不是显得咱们这儿如同筛子似的?”

    尚云儿顿时面如土色,紧跟着,他就察觉到有人在面前蹲了下来。眼角余光看到那双鞋的尺码,他确定那便是外间传言小小年纪就心狠手辣的越千秋,心里正紧张,却没想到越千秋一开口第一句话,却显得非常体谅人。

    “既然尚班主识时务,我们也要对得起他,不能让他日后在金陵城里呆不下去。”

    可尚云儿很快就意识到,那只是自己的错觉!能和妖王混在一块的,自然也是妖孽!

    “要抓人,也不必急在一时,毕竟也要废物利用不是?听说尚班主多才多艺,这些年编了很多曲子?我这儿正好有一位落魄才子写出的绝妙好词,需要一个人编支曲子,你能不能全力以赴在中午时编出来?”

    说到这里,越千秋又仿佛自言自语道:“有些读书人,为了成名无所不用其极,一面在秦家闹事,一面对我摇尾巴,只要能够名动金陵,还愁他不卖同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