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零三章 揶揄和冷笑话
    今天才被回春观那位宋小师妹追在身后质问,现如今再去找人,这看上去是件很不容易的任务,但越千秋只是在回到越府之后派了安人青去对周霁月送了一个口信,她回来时就给了他一个意料之中的回复。周霁月不但答应会说服宋蒹葭,而且还说会亲自护送人去秦家。

    有了这个承诺,越千秋就不担心秦二舅因为这次受伤落下什么病根了。他在派人去给小猴子和庆丰年送信,请人过来帮忙之后,就让陆续回来的虎头等人详细禀报打听到的事。

    “公子,我从秦府附近的几家店铺打听过。就在秦家二舅爷被人送回家之后不到一刻钟,四面八方过来的书生就把秦家团团围住了,口口声声骂他是卖国贼。我还去成衣店借了一身行头,装成后来的混进去打听了一下……”

    说到这里,见几个同伴露出了惊讶懊丧的表情,仿佛是在后悔自己怎么没想到,虎头得意地昂起了头,笑嘻嘻地说:“亏得我跟着公子学过读书认字,掉了几句书袋,没露出破绽,果然就给我打听出了非常重要的消息。公子您猜领头的人是谁?是裴相爷的一个远房侄儿!”

    果然……不,应该说这个答案太理所当然了!

    越千秋并没有多少喜色,只是夸奖了虎头的用心后,他就把目光转向了其他人。

    果然,那几个没想到浑水摸鱼这一招的伴当们,却也都多多少少从店铺街坊打探到了一点儿消息虽说不可避免地暴露了越家的身份,毕竟,他们也常常跟着越千秋来往越家,附近店铺和街坊都认得他们。可这些很活络的小家伙们没有一个被堵住,打听到消息后都平安回来了。

    几个上窜下跳,叫得声音最大,也同时表现最积极的书生被这些伴当给打听了出来。他们之中有寒门书生,也有名门庶子,更有地方才子……但总体来说,这些人有一个鲜明的共同点,那就是不得志,或者说自认为不得志,平日里没少因为自身境遇而忿忿不平。

    至于其他的细节,那就都是零零碎碎了。毕竟,越千秋也不指望虎头这些伴当能够想到去打探这些书生从前的政治主张和诉求。

    就在越千秋使劲琢磨的时候,他突然听到外头传来了安人青那清脆的声音:“哟,徐老师这是回来了?你可真是能耐啊,护着三皇子,却让秦家二舅爷被人打了!”

    院子里,一身青衫的徐浩差点没被安人青这揶揄给气得半死。偏偏这确实是他今天自觉考虑欠妥的地方。自从听到消息时,他就暗地里后悔,那时候应该让厉天航外加武德司那些人把三皇子给转移走,自己留下来陪着秦二舅就好,可谁知道那些书生竟敢悍然动手?

    这些读圣贤书的书生是觉得法不责众,还是自以为正确到疯魔了?

    他沉住气,不想和安人青斗嘴,自顾自地大步往前走,谁知道背后那声音却依旧没打住。

    “你是觉得三皇子比秦二舅要紧,哪怕那只是个空头皇子,却还是身份尊贵,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一定是那么想的,想当初你会给余家父子卖命当供奉,还不是觉得他们是江陵余氏旁支,又当过高官?我告诉你,如果是我在,绝对会更顾着秦二舅,亲疏有别你懂不懂……”

    徐浩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心头那股猛地窜上来的无名火,一下子转过身来,恶狠狠地瞪着那个可恶的女人,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

    “你以为你有几斤几两?一个跑江湖卖解的女人,不过仗着那些层出不穷的小手段而已,还真当自己是高手?我承认我当时只顾着把三皇子弄走是有私心,可我只是怕被人揪出九公子来!你还敢翻我的旧账,我还没翻你当年冒充四太太的旧账呢!”

    安人青没想到徐浩竟然也能嘴这么毒,而且还把她讳莫如深的那一茬也给翻了出来!每次想到当初被越千秋耍得团团转,而后又落到越老太爷手中,竟是平生第一次被人送到衙门挨了那一顿,她就觉得屁股疼。此时此刻,气急败坏的她不假思索就是一记非常毒辣的撩阴腿,可脚才抬起就被徐浩洞悉了个正着,一招恰到好处的搁腿,她竟是被死死压制住了。

    “就你那点功夫,敢在我眼前班门弄斧?我从前那是让着你,你居然蹬鼻子上脸神气起来了,看我今天不给你一点厉害看看……”

    “你们两个够了没有?打情骂俏也要有个限度!”

    在这一声怒喝后,大门猛地被拉开,却是越千秋忍无可忍地现身出来。见刚刚犹如斗鸡似的一男一女立刻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安人青讪讪的,徐浩更是无地自容,竟是全都没注意到他那打情骂俏的讽刺,他也懒得再数落这两个家伙,只没好气地看着徐浩。

    “太阳都快落山了,你既然这时候才回来,是三皇子那边有什么状况?”

    “是,三皇子咬破手指,给皇上写了血书,要求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觐见皇上,把话说清楚!”

    一直以来,三皇子都显得软弱可欺,哪怕之前振奋精神打算回国一搏,在越千秋看来,那在更大程度上也不过是破罐子破摔,无头苍蝇乱撞而已。可今天在这样的突发事件之下,三皇子竟突然能够有这样的决断,他实在是非常意外。

    “三皇子可有让你带话给我?”

    徐浩稍稍有些犹豫,随即摇摇头道:“没有什么特别的,倒是……十二公主在半道上把我截了下来。”

    听到是那个让自己无比头大的丫头,越千秋顿时面色一僵:“她说什么?”

    “她说,老太爷好歹当头棒喝给了她指点,如今老太爷正在节骨眼上,她帮不了别的,至少能帮老太爷一把,死命推一下三皇子。她和三皇子固然不能完全代表北燕皇族,可那些家伙既然把主意打到他们身上,那么就得付出代价!”

    对于这样的宣言,越千秋顿时更加头疼。十二公主从来就不是一个收敛的女人,三皇子又没什么主见,只要十二公主肯放下身段,循循善诱,如今野心勃发的三皇子说不定真的会在其影响下做出格的举动。

    他是希望幕后指使者作茧自缚,引火烧身,也希望三皇子这颗棋子不要就这么容易变成死棋,死棋变成活棋就够了,还想跳出棋盘的话,那不是他自找麻烦?

    想到这里,哪怕这会儿已经到了晚饭的时辰,越千秋却没那胃口,把心一横就快步往外走去。可才到院子门口,他就和一个敏捷的身影险些撞了个正着。他连忙往旁边一闪,没料想对方也动作非常迅速地朝同一个方向一闪身,结果就是这同调,两个人结结实实撞上了。

    那小小的敏捷身影立刻后退了几步,揉了揉撞疼的鼻子,这才瓮声瓮气地问道:“越九哥,你这是要上哪去!”

    越千秋虽说一直都嫌弃自己矮,没到猛窜个头的时候,可比小猴子还是高大半个头,此时此刻,他同样一边吸冷气,一边揉着被撞疼的下巴,懊恼地瞪了一眼那个冒失的小家伙,这才没好气地说:“本来打算去找萧敬先,你来了正好,我有事找你帮忙。”

    简短地把今天三皇子和秦二舅会面,却被一群书生围堵,秦二舅还挨了打的事一一说明,他又把虎头打听到的裴旭那个远房侄儿的情形大体解释了一番,随即就低声说道:“看这架势,裴旭那个侄儿裴南虚很有问题,你帮我去盯着他,记下和他接触的人。”

    “我本来的意思是请你和庆师兄搭档,一个蹲守,一个跟踪,没想到他没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没空,这就有点人手紧张了……”越千秋倒是想过让徐浩去,可他身边不能没人,又不想指使爷爷那些护卫,实在不行,他就准备动用玄刀堂的后备力量了。

    至于武英馆那些各派精英……他可不想搅和了人家那萧敬先许诺的三天狂欢时光。

    可就在这时候,外头又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什么人手紧张?可有我们俩能帮忙的地方!”

    随着这个声音,越千秋就只见庆丰年满脸尴尬地被令祝儿拖了进来。那个擅长射箭的颀长少女自来熟地点头打了招呼,随即就神情自若地说出了来意。

    “庆丰年说,九公子你曾经邀请他进武英馆?我听说那地方挺好玩的,而且今天满城都在传,说是管事的白莲宗宗主周霁云其实是女人?那敢情好,能不能让我也加入?作为代价,我可以和庆师兄一块帮你做点事,但不能作奸犯科!”

    这丫头好像又开始叫庆师兄了……

    越千秋心里转着这个完全无关紧要的念头,随即就笑道:“令姑娘你要加入,我欢迎还来不及!至于做事,我这确实有点事要麻烦你们。”

    庆丰年想都不想就答应道:“那自然好,九公子你吩咐就是!”

    当庆丰年和令祝儿这“庆祝”小两口再加上小猴子一个超级电灯泡一块离开,越千秋这才匆匆出门。当他来到晋王府时,眼见一路畅通无阻,路上遇见的每个人都会笑容可掬问好让路,他却没什么受宠若惊的感觉,反而心里总有那么一丝说不清的不安。

    尽管如今已经回家了,但他却一直都觉得,相比在上京时的步步惊心,眼下的金陵竟然也好不到哪去!

    当他最终来到征北堂时,见几个护卫照旧问都不问躬身行礼,门前一人甚至还妥帖地给他打开了门,他干脆快走几步冲了进去,四下里一看就没好气地叫道:“萧敬先,丽水园我给你借好了,你人在哪,吱一声!”

    “吱……”

    听到这个非常清楚的吱,越千秋顿时呆若木鸡,随即竟是有些抓狂。

    这个在北燕时而狂狷,时而放荡,时而狠毒,时而冷酷的男人,怎么跑到金陵之后竟然会说这种冷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