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即将到来的顶点
    当看到那个报信的小吏垂手退下,越老太爷的目光自然而然就落在了面如死灰的赵青崖身上。他没有去看满脸阴沉的裴旭,而是来到了赵青崖跟前。他扶着人的胳膊,没有说什么节哀顺变的话,而是低声说道:“出去透口气如何?”

    赵青崖僵硬地点了点头,等到踉踉跄跄出了政事堂,来到了前头那空旷之所,他那眼眶里方才滚出了两行热泪:“旁人在我这样的年纪,早已双亲不在,可我母亲虽在,她却从不肯跟我到金陵来,说什么要替我在家中管束兄弟子侄,免得他们给我惹是生非。”

    “她也真的做到了。这些年,赵家固然没有惊才绝艳的人物,却也不曾有败坏家风的不肖子弟,这都是她年近九旬还在竭力管束儿孙的结果。人人都以为锦衣玉食才是享福,可我一向觉得老来含饴弄孙,不用天天操心,那才是享福,从这一层来说,我对不起她老人家……”

    越老太爷知道赵青崖要的并不是自己的安慰,因此只是扮演着一个最完美,最耐心的倾听者。直到足足过了许久,赵青崖这骤然情绪爆发之下的那些近乎喃喃自语的话最终说完,他方才深深叹了一口气。

    “不论如何,令堂已经是少有的长寿了。令堂这些年在小儿辈上如此用心,将来赵家枝繁叶茂,人才济济,祭拜宗祠时,谁会忘记了她福泽子孙的恩德?这世上最多的就是子欲养而亲不待,想我当年成婚之前就父母双亡,后来对我很好的岳父去世,而后又是拙荆没等儿子成人就撒手人寰,若不是我几个儿子都好好长大,我这克亲的名声恐怕早就传开了。”

    毕竟多年为官,赵青崖起初那是难以避免的情绪波动,但说着说着,他其实心情早已稳定,只不过是在趁着倾诉观察自己这位素来精明厉害的同僚是否言不由衷。然而,看到越老太爷满脸的怅惘,仿佛是在追忆逝去的亲人,他就渐渐打消了最初的念头。

    就算越老太爷真的觊觎他的首相之位,那又如何?他怎么可能丢下母亲的后事,恋栈权位不去?政事堂如果真的是他乾纲独断,他一走就没人了,会导致国政紊乱,又或者正当国难或兵灾,那也就罢了,如今绝对不是用夺情这种条例的时候!

    他定了定神,随即诚恳地开口说:“你我同僚多年,如今我这一去,你接任首相,皇上自然放心,但只怕士林也好,世家也好,全都会竭力阻挠。我会竭力约束我那些门生故旧,然则人走茶凉,我却也没办法保证有多少人会听我的。”

    “你的这份心意,我心领了。”越老太爷微微一笑,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强大的自信,“我这个人一辈子都在逆水行舟,和天斗,和地斗,和人斗,从来就不畏惧敌人。而且,人一旦没敌人,也就没斗志了。有敌人,想来那些总忌惮我独掌权柄的人也能放心一点。”

    赵青崖不禁哑然,好半晌方才笑道:“我还以为你会谦虚一下,毕竟看裴旭那样子,他只怕立刻就要回去召集党羽摩拳擦掌和你大战一场了。”

    “我什么时候怕过他?”越老太爷轻蔑不屑地扬起了下巴,随即便淡淡地说,“如果政事堂第三人不是他,也许我还会想着让一让,可既然是他,呵,首相之位落在他的手里,那才叫是糟糕透顶!倒是你,如果可以,我更愿意和你搭档,你真的不想夺情?”

    “忠孝不能两全,那是打仗的将士才需要纠结的事,像我等这样的文官,如果连孝道都不讲,那才是猪狗不如。如果可以,夺情这件事,我希望你劝谏一下皇上,连这旨意都不必下。我在政事堂这么多年,家里子孙就算有老母亲约束,必定有骄矜之心,让他们知道我此次丁忧,皇上连下诏夺情的意思都没有,也能让这些张狂的小子以为我失势,收敛一点。”

    越老太爷没想到赵青崖竟然还会想出这一招,愣了一愣之后他便忍不住哈哈大笑。笑过之后,他就捋着自己那梳理整齐的小胡子,歪着脑袋问道:“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真的上书请丁忧,皇上如若连挽留的意思都没有,就会显得很薄情?”

    见赵青崖顿时面色一滞,越老太爷这才眨了眨眼道:“总而言之,夺不夺情可不是你说了算,你要管束儿孙,大可用别的办法,打皇上主意却是不成的。”

    说完这话,越老太爷就转身揣着手离去。赵青崖眼瞅他那拖着脚步慢条斯理的样子,心里不无慎重。他这一走,这位从草根一步步走到现在,即将荣升首相的同僚,会真正站在满朝文武的顶点。按照对方一直以来的性子,他明明可以很放心,为什么现在却反而有些不安?

    就算越老太爷再强势,再厉害,总不能把士林和世家全都铲除了吧?

    当赵青崖步履蹒跚地回到了政事堂时,就只见这里已经空空荡荡,越老太爷和裴旭都已经离开了。想到这也许是自己在这儿的最后一天,他忍不住环目四顾,心中百感交集。

    不论如何,他都曾经站在这偌大国家之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最高点,曾经指点江山,如今也该知足了。等到三年丁忧之后,他也不用谋求复出,在家享享清福足够了。

    就在这时候,赵青崖只见一个小吏在门口张头探脑,当即皱眉喝道:“鬼鬼祟祟在那儿干什么,有话进来说!”

    那小吏本来就是赵青崖这些年栽培的人,听到这吩咐连忙快步进来,打了个躬便低声说道:“相爷,刚得到消息,今天文华馆的钟灵带人去武英馆交流,结果似乎大败亏输。而且,钟灵的叔父兵部侍郎钟亮也去了……”

    简短地向赵青崖解说了一番今天武英馆发生的事,见这位即将告丁忧的首相面色古怪得很,这小吏就小心翼翼地问道:“相爷,钟大人这突然和越老相爷争锋,会不会……”

    “不用说了,既然一件件事情正好都凑在一快,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我今后是管不着了。”赵青崖伸手示意小吏不用继续往下说,可心里却不由得嘀咕,如果钟亮知道他即将丁忧,那张脸上会是何等惊骇。

    可不论如何,帝党内部,只怕都要经历一次洗牌。从来不心慈手软的越老太爷,怎么会容得下钟亮这种人……等等,那个精明的老头不是早就知道他的老母过世的消息,要是故意使诈让钟亮那个急不可耐的家伙跳出来吧?

    首相赵青崖即将母丧丁忧的消息,犹如旋风一般席卷了整个官场。与此同时散布开来的,还有越千秋和钟亮发生的那场冲突。

    但凡讨厌越老太爷这个人的,一想到他即将成为首相,那自然是一片哗然,裴旭早早归家之后便召来党羽计议,钟亮亦是马不停蹄地四处拜访人,一时间,金陵城内鸡飞狗跳。

    然而,越老太爷却仍然如同平常一样准时回到了家。下了轿子的他发现门房们全都露着喜色,但没有一个人上来叫嚷什么恭喜之类的话,不禁暗自点头。可进门没走几步,看到二老爷和三老爷联袂迎了出来,两个人全都喜上眉梢,他顿时站住了。

    “爹!”抢先叫了一声,越三老爷正要说恭喜,可看到老爷子那幽深的瞳仁,他到了嘴边的那两个字不由得吞了回去,就连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越二老爷也没好到哪去,他使劲吞了一口唾沫,这才陪着笑脸说:“爹您辛苦了。”

    “我天天都辛苦,也没见你们天天体谅我。”

    越老太爷板着脸反讽了一句,见两个儿子噤若寒蝉,他不禁暗叹了一声中间的这两个真是没养好,可到底还是没说出来。勾了勾手指示意他们跟上来,等到进了二门,他才轻描淡写地说:“记住,哪怕我真的当上了首相,也不值得高兴。”

    紧随老父亲脚步的两兄弟彼此对视了一眼,全都愣住了。他们彼此交换了一个眼色,越二老爷就首先表态道:“爹放心,我们明白了,绝对不会四处招摇给您惹祸。”

    “这不是招摇不招摇的问题,而是接下来还有的是硬仗大仗要打,没工夫来这套虚的。”

    越老太爷停下步子,转过头来,那犀利的目光往两个儿子脸上一扫,这才一字一句地说:“你们大哥和四弟全都在拼着老命做他们认为该做的事,你们两个身在福中,又做不了别的,就千万别添乱。这几天都给我老实点,少出门。”

    老父亲突然提起离家出走十几年的四弟,而且言辞之间流露出仿佛对人的状况了若指掌,想到越千秋当初接回来的诺诺,越三老爷顿时心中一跳。他虽说很想问个明白,可又不敢冒险,只能另辟蹊径从越千秋入手。

    他勉强露出一丝笑容:“爹这话可得对千秋说,要说惹是生非,家里没人能强得过他。”

    听到这话,越老太爷顿时呵呵一笑,然而说出来的话却森冷得很:“千秋就算惹是生非,那也是很有分寸的,他在我划给他的范围之内惹是生非,惹的是我想要他惹的人,我为什么要说他?哪天你们有这能耐给我到处惹是生非,却每次都能全身而退,我就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