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九十六章 落荒而逃,指点联姻
    当失魂落魄的钟小白高一脚低一脚地离开了英华堂,那异常萧瑟的背影渐渐在众人视线之中消失,萧敬先这才懒洋洋地大大伸了个懒腰,随即使劲拍了拍手。

    “大家好样的,今儿个让我这挂羊头卖狗肉的武英馆山长大大长了一回脸!我说到做到,金陵城最好的园子,是皇家别院丽水园,京城最好的戏班子,是德天社,京城最好的厨子,是永宁楼的刘一刀和天水居的赵庆水,接下来三天,赏园子,流水席,唱大戏,全都有!”

    萧敬先虽说才刚到金陵还没多少天,正式来武英馆的日子更短,可他在一群少年们面前没有半点亲王架子,言笑无忌,上课没正经爱玩笑,还煞有介事地对他们透露了一个秘密,说自己重伤未愈不宜动手,要靠他们保护……因此,除却特别得到越千秋提醒,要时刻监视这位北燕皇帝小舅子的周霁月等几个人,其他学生大多对萧敬先都有或多或少的好感。

    正因为如此,此时萧敬先豪爽地表示要兑现承诺,少年们在片刻不可置信的沉默之后,一下子爆发出了一阵欢呼!而在这欢呼之中,却还响起了一个非常响亮的声音。

    “今天不只是要庆祝我们赢了,是不是还得庆祝一下,咱们的周大哥变成了周姐姐?”

    刹那之间,四周围一片寂静。每一个人都朝叫嚷的那个人看去,以至于白不凡对着那许多道诡异的视线,尤其是越千秋似笑非笑的眼神,心里不知不觉有些发毛。他擦了一把额头上不知不觉冒出来的汗珠,讪讪说道:“难道我说错话了吗?”

    “没说错,当然没说错!”越千秋笑着竖起了大拇指,高声说道,“既然是不凡你提议的,回头你可得代表咱们武英馆这么多兄弟姐妹,多灌你周姐姐几杯,然后好好谴责一下他把我们骗得那么苦,大家都指望你了!”

    此话一出,白不凡就只觉得八道仿佛小刀一样的视线瞬间落在自己身上,发现那赫然是往日就常常围着周霁月转的那四位女侠,还不知道自己错在那儿的他不禁莫名其妙。直到被几个往日相处不错的少年拉去勾肩搭背地逼问,他才一下子傻眼了。

    “你和九公子一向走得近,是不是早就知道周宗主是女的,所以没事就故意挑衅她?”

    “没错,白兄弟你不够意思啊!这么大的事情不早说,我还以为你真的一直都看不惯周宗主太‘招蜂引蝶’,和她争风吃醋呢!原来你是为了在人面前多多露脸!”

    “快从实招来,你到底什么时候知道的?”

    眼看白不凡简直要抓狂了,在那一个劲解释自己根本从头到尾不知情,越千秋不禁幸灾乐祸。然而,转瞬之间他就看到宋蒹葭带着峨眉三姝气鼓鼓地围了过来,他顿时暗叫不妙。知道她们必定要拦着明显身为知情者的自己问个分明,他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脱出重围的他一溜烟奔到门口,这才扭头大叫了一声:“我去找长公主说情借丽水园,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晋王殿下你了!霁月,做人要讲义气,想当初我去码头的时候见着你那一身男装也吓了一跳,是你自己让我帮你保密的!”

    见越千秋脚底抹油跑得飞快,还把一个难题推给自己,周霁月顿时又好气又好笑。然而,当看到刚刚打算围攻的四位小女侠悻悻回来,却是一点都没有质问自己的意思,反而对少年们趾高气昂,声称日后她就要换成和她们一块上课,她那最后一点彷徨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而笑闹过后,少年们自然免不了围着萧敬先问东问西,其中最关心的便是这三天的巨大开销毕竟,在金陵城呆了这么久,每个人都知道这儿的开销有多大。对于这样的担心,萧敬先的回答异常豪气。

    “放心,人无信不立,就算这三天你们吃掉喝掉玩掉我几年俸禄,我萧敬先也饿不死!小的们,千秋既然是去借丽水园了,大家就兵分两路去请厨子请戏班子,速战速决!”

    就在英华堂中一片欢腾的时候,耳朵尖的周霁月却听到一个弱弱的声音:“我说,我中午还有约呢,我能不能先走一步?”

    看到三皇子满脸无奈地坐在那儿,周霁月顿时暗骂越千秋把人带出来就丢那儿不管了,随即就主动上前说道:“千秋走得急,一时怠慢了三皇子殿下,我送你出去吧!”

    “周宗主你可走不得,你看,这么多人都在等着听你给他们好好讲讲这些年的传奇,还是我亲自走一趟,把人好好送到外头好了。”

    萧敬先突然打岔了一句,见几个女孩子果然把周霁月堵了个严严实实,他就二话不说拽了三皇子往外走。见此情景,周霁月有心跟上去,奈何四周全是人,她只能迅速朝自己那个素来机灵的徒弟张无庸打了个眼色,眼看人跟上去这才放心。

    萧敬先却仿佛没察觉到背后蹑上了一条小尾巴,等到出了英华堂,他随手松开,仿佛没注意到三皇子立刻闪到一边,和他保持着至少三步远的距离,却是背着手淡淡地边走边问道:“你觉得这次带着小十二回北燕,路上会一帆风顺吗?”

    面对这样直截了当的问题,三皇子甚至没注意到萧敬先已经把称呼从大燕变成了北燕,顿时有些羞恼,可想到萧敬先如今在南朝分明势头正盛,自己却尚未成功离开,他只能忍气吞声:“就算前路有多少艰难险阻,我也一定会一一克服,那些想让我死的人绝不会得逞!”

    “豪言壮语谁都会说,可要做到却千难万难,你知道我是怎么从北燕上京脱身的吗?”萧敬先侧过头看着三皇子,突然伸手在自己的肩膀上拍了拍,气定神闲地说,“我故意引了那些恨我入骨的人行刺我,然后被人两剑几乎捅穿了肩膀。如此一来,重伤不起的我自然而然就成了别人眼中翻不了天的货色。”

    见三皇子瞬间面色煞白,他方才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容却不再像刚刚在英华堂中那般阳光灿烂,而是流露出了难以名状的阴冷。

    “你觉得有南吴在背后支持你,有小十二当你的盟友,你就能顺顺当当一路回到上京,然后去和你那些弟弟们争?你想得太简单了。既然打算回去上京那最危险的漩涡,你就得抱着必死的决心,否则你根本就不用回去了,在金陵这边混吃等死算了。”

    三皇子终于被萧敬先这种小觑自己的态度给气得浑身发抖。他下意识地扑了上去,可那双手却根本没有拽住萧敬先的领子,就被人反过来狠狠抓住了手腕,那种如同铁钳锁住的感觉,让他不自觉地痛呼出声。可他随之就死死咬住了嘴唇,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南吴不过是打着废物利用的主意,这才打算把你送回去,你如果真把自己看得太重,那就打错算盘了。看在你总算还知道奋起一搏,杀了身边刁奴的份上,我给你个忠告。多招募几个能打的,要知道,惠妃家族就算真有这样的人,也不会轻易给你,而就算是给了你,你一旦接受,你不担心日后就成了人家的傀儡?”

    发现萧敬先的忠告和越千秋的建议如出一辙,三皇子顿时一怔。他甚至没注意到那牢牢钳住手腕的力量突然一松,直到萧敬先继续前行,他慌忙踉跄追上去几步,这才艰难地开口问道:“可我拿什么去招募人手?”

    萧敬先哂然一笑。直到三皇子终于勉强追上他的脚步,他这才若无其事地说:“两个字,借钱。”

    三皇子心中一动,知道萧敬先这话确实有道理。毕竟,就算越千秋给他介绍商路,一时半会也是不可能立刻铺开的,他仍是一穷二白的空头皇子。如果可以,他甚至愿意用最高的利钱去借贷,可谁会借钱给他?

    “如果你担心借不到,那么,你可以把你自己卖了。虽说你这个没有封王的皇子卖不出什么好价钱,但只要你舍得出卖你自己换一段婚姻,那么,嫁妆应该够你招募几个人。”

    三皇子不禁怦然心动。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待想再问自己应该找谁联姻,可话到嘴边却完全吞了下去。如果他连这个都要问萧敬先,哪怕萧敬先真的给了他相应的人选,那么岂不是代表他就算不是惠妃那一系的傀儡,也会成为萧敬先的傀儡?

    哪怕心底只有模模糊糊的轮廓,他还是尽量平静地说道:“多谢晋王指点!”

    “不用谢我。”萧敬先眼神一闪,流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我只是希望你能强一点,和小十二合在一起,能够和她的大姐斗一斗。你以为她的大姐被我说成不是皇后亲生,就会被你父皇弃若敝屣?不要小觑了你的对手,你现在杀了牙朱,又联合了小十二,当你踏入北燕国境开始,你就是她的死敌。”

    三皇子只觉后背一股寒意油然而生,随即竟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萧敬先,你当初明明都已经打算从大燕叛逃了,为什么还去刺激大公主,做那种多余的事!原本那个我行我素嚣张跋扈的女人就已经够难相处的了,现在人更是变成了一个疯子!

    对于三皇子的怨念,萧敬先丝毫不放在心上。他大摇大摆地出了大门,见越千秋身边包括徐浩在内的几个护卫都在,此外还有武德司的厉天航等人,他就笑容可掬地把失魂落魄的三皇子给拽了过来,犹如送物件似的送到众人面前。

    “三皇子说他还与人有约,我现在完璧归赵,就劳烦诸位带他去赴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