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九十三章 简单粗暴的一剑封喉
    在之前上门半真半假地向越老太爷讨要经费时,周霁月不是没有猜测过,隐藏在文华馆此次交流背后的人。绰号白鹦鹉的钟小白虽说辩才无双,在国子监亦是赫赫有名,可因为并没有太深的城府,之前才会在国子监冬会拦着越千秋挑衅,这次又带着大批文华馆的少年们来“交流”。所以,理论上钟小白是个只要一点就炸的炮仗,谁都可以是他背后的指使者。

    所以,当那个出声的人走进英华堂时,她见那赫然是个四十五六,面色阴鹜,身材瘦削,即便一身便袍也遮不住久居上位气息的中年人,对照刚刚那番话,立时意识到那一定是位朝廷高官。可是,听到钟小白脱口而出的那一声,她还是吃了一惊。

    “叔叔?”

    听到这一声称呼,英华堂上顿时一片哗然。就连小胖子和李崇明,也全都意外得很。钟小白那只是人家给这位余杭钟氏杰出子弟的绰号,而原名钟灵的钟公子,他的叔父就是余杭钟氏在朝中官阶最高的兵部侍郎钟亮!

    竟然是钟亮亲自出马!

    一时间,也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看向了越千秋,还有那个神秘到一度让所有人都差点挪不开眼睛的冰雪女郎。众目睽睽之下,越千秋却气定神闲地笑了笑,非常随便地拱了拱手。

    “原来兵部钟侍郎是特地给令侄来讨公道了吗?”

    此话一出,刚刚钟亮兴师问罪那番话造成的轰动一下子给削减了大半。尤其是武英馆那些从前最讨厌朝廷官员的少年们,听到越千秋这称呼,得知人家是兵部侍郎,可堂堂兵部侍郎竟然跑过来替侄儿撑腰,他们这眼神里顿时就流露出了难以掩饰的鄙视。

    还什么书香门第,世代名门呢,打了小的出来老的!

    钟小白被这些讥刺的眼神看得简直想吐血,对于钟亮这出场相助顿时怨念了起来,可到底不敢开口说什么,毕竟,叔父也是为了帮他。而文华馆的那些人刚刚被越千秋一通骂得抬不起头来,如今见强援登场,免不了有人趁着钟亮的登场想要找回场子。

    “越千秋,你别岔开话题,钟大人问你话呢!”

    听到这声音,越千秋循声望去,见那赫然是一个脸上有几颗麻子,身材微胖,放在大街上根本连点存在感都没有,此时在文华馆那些人之中也明显是最边缘人物的少年,他不禁嘿然一笑,鄙视地瞅了对方一眼。

    “如果我的记性没错,这武英馆的山长是晋王殿下,而且今天来观摩的还有英王和嘉王世子,北燕三皇子。钟侍郎一不是管辖武英馆的国子监祭酒,二不是对天下学校都有管辖权的礼部尚书侍郎,既然如此,没有事先知会悍然直闯,对我刚刚提到的那四位视若无睹,已经很失礼了,还咄咄逼人反客为主地问我话,我凭什么回答他?”

    此话一出,见那第一个跳出来的少年一时面色惨白,而钟亮则是瞳孔猛地一收缩,仿佛想要解释,他却根本不给对方这机会,竟是更加提高了声音。

    “武英馆是读书的地方,但该学什么课业,该怎么考核,之前的武英馆办学可行性报告里,我早就都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否则朝廷也不会最终批复下来。就算是武英馆有什么问题,那也自有该管的人管,用得着钟侍郎你操什么闲心?”

    钟亮压根没想到,越千秋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一口咬准了他没有相应的管辖权。而且,他刚刚一时情急之下现身,没有先和那四位身份特殊的人相见互礼,这从表面上看不过是小事,毕竟大吴的皇族并不像北燕那边有那样高的特权,和士大夫相处时更是大多用平礼,更何况萧敬先和三皇子是北燕人,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可李易铭和李崇明叔侄却不一样。

    至少这两个人当中,绝对有一个会入主东宫!

    所以,他立时把态度放端正了,却是不理会越千秋,上前郑重其事地揖礼相见道:“见过英王殿下,嘉王世子,见过晋王殿下,三皇子。”

    称呼过后,他就立刻说道:“下官今日来,确实有些越权,但武英馆乃是奉圣命方才新建起来的,之前却动不动就闹出师长要退出的事,近来又突然把一些根本没有教过学生的人,被越千秋擅自引入其间,如此管理混乱,我这个当初首倡改革国子监的怎能作壁上观?”

    说到这里,钟亮脸上露出了无比痛心疾首的表情,针扎似的目光突然射向了伫立在后门口的萧卿卿:“更何况,今日越千秋还随随便便邀了女子进来,又声称是什么贵客,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要我说,武英馆乃国子监重地,本来就不该让女子入学,如今再让一介身份不明的女子在其中闲逛,传扬出去,士林会怎么看武英馆,怎么看国子监?”

    “哦,原来钟侍郎是觉得自己当初上书建言过国子监改革,所以才觉得,自己有资格对武英馆指手画脚。那是我错怪你了,原来国子监祭酒和礼部尚书侍郎都不如你这个首倡改革的名正言顺。早知道这样,你从兵部调任礼部侍郎,又或者直接当这个国子监祭酒不正好?”

    说出这话的时候,越千秋照旧笑眯眯的,见钟亮登时面色巨变,他就知道这一刀戳得挺准。紧跟着,他又不慌不忙地伸出一根手指。

    “第一,钟侍郎说我随随便便邀了女子进来,声称是什么贵客,我必须要反驳你一下。我不是随随便便邀请,而是深思熟虑邀请。人也确实是贵客,而且是皇上委托我邀请的贵客。我原本以为不日之内要启程,揣着皇上的征书满天下奔波去找人,谁知道能刚巧碰上。

    所以邀请人到我大吴最高学府之一武英馆,来同时观摩一下武英馆和文华馆的交流,这不是一举两得?”

    “当然,贵客邀请着了,结果却观摩了一场输了还耍赖的闹剧,在皇上下征书召见的贵宾心目中是不是留下了不好的阴影,这就不能怪我了。要怪也只能怪有人耍赖,有人耍横。”

    越千秋没理会四周围那些形形色色的目光,又竖起了第二根中指:“第二,钟侍郎说士林会怎么看武英馆,怎么看国子监,莫非你觉得自己一个人就能代表整个士林?”

    “我听说,我不在的这半年,武英馆平均每月要迎来三四拨人或旁听、或参观、或考察,而且每次都是存疑而来,满意而去,钟侍郎是不是觉得这样事先约好的来访看不到你想看的,所以才来个突然袭击?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我只想说一句,若人人都像你这样,刺客无疑也能大摇大摆地进来,今天来了好几位贵客,其中英王殿下和嘉王世子,还有北燕三皇子,那都是安全一点都容不得出问题的贵客,你这么悄无声息不经通报,万一被刺客混进来了,你能负责?”

    见钟亮那张脸已经露出了猪肝色,越千秋这才好整以暇地竖起了第三根手指头:“第三,你想要借着武英馆挑我爷爷的刺,那就直说。不就是想要和我爷爷争在皇上面前谁更有话语权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挑唆你侄儿到武英馆来捣乱,你有没有想过你侄儿的形象和前途!”

    如果说前面的第一第二,那还只是循序渐进的反击,那么第三条,便是让偌大的英华堂上完全鸦雀无声。无论是小胖子和李崇明叔侄,还是萧敬先和萧卿卿,又或者北燕三皇子,甚至是那原本泾渭分明的武英馆和文华殿的少年们,全都陷入了深深的呆滞之中。

    小胖子那张嘴更是张得老大,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越千秋真敢说!他居然直接撕破脸把那最不能放在台面上的事给直接揭破了,而且还挑拨离间……不对,这根本就不算是挑拨离间,越千秋根本就是指着钟亮的鼻子骂他挑唆侄儿冲锋陷阵,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简单粗暴……但确实一剑封喉,真爽快!

    越千秋这话还没说完呢,四周围那些呆若木鸡的人哪里可能阻止得了他那张利嘴。

    “不就是想踩着我爷爷下去,自己当另立山头当老大吗?行,我现在给你当众挑明了!从明天,不,从现在开始,钟侍郎你不用振臂一呼,瞧不惯我爷爷的人肯定会蜂拥投到你麾下,这不是正好遂了你的心愿?”

    钟亮简直气得整个人都在哆嗦。什么是政治,台面上云淡风轻,你好我好大家好,背地里合纵连横,尔虞我诈,这才是政治,哪有像越千秋这样蛮干的?

    他气得鼻子都快歪了,好不容易才克制住把这该死的臭小子撕成碎片的念头,怒喝一声道:“你这是胡搅蛮缠,血口喷人!”

    “你说我胡搅蛮缠也好,血口喷人也好,随你高兴,总而言之,你要是不服,那就去皇上面前辩论辩论,我保管奉陪!”

    越千秋一面说,一面满不在乎地冷笑道,“但今天文华馆的各位,是不是还要把这场诗词歌赋交流会继续比下去?说到这儿,其实我正想请求皇上,国子监各学可不能教出一个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废物,赶明儿武英馆打算上文华馆国子学太学等处交流一下骑射武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