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九十章 小胖子拆台
    “周大哥,刚刚你真厉害,要不是你那一声狮子吼,说不定那么多人不知道要被迷多久!”

    “对啊,这么多人都被迷得死去活来,只有周大哥你神志清明!”

    “就连九公子那会儿好像也看呆了!”

    身边这叽叽喳喳四只小麻雀说个不停,周霁月再看看那些往日神气活现的各派少年弟子,此时此刻虽说大多勉强振奋精神,可表情全都有些说不出的异常。只不过他们还算好的,至少武林中也有所谓媚功之类的流传,总归知道自己是着了道,可钟小白那边就严重多了。

    那一个个身穿统一青色直裰的年轻书生,不是耷拉着脑袋,就是神经质地捶脑袋,甚至不断拍打双颊,还有人在使劲摇头晃脑。就连领头的钟小白,与其说是强打精神昂首挺胸,不如说是脊背僵硬,举手投足都带着几分刻意,动作怎么看都有些不协调。

    她收回目光,笑着摇摇头道:“你们倒是错怪千秋了,他与其说是看呆了,还不如说是趁着别人都在看,所以趁机饱眼福。他从前就曾经说过,绝世美人就和好山好水好风光似的,多看看赏心悦目也是好的。再说,什么狮子吼,不过是运足中气吼一声而已!”

    周霁月不想让气氛太过僵硬,当下就故意对宋蒹葭等几个女孩儿瞎掰了一句越千秋名言,可下一刻就有人凑了过来。

    “可九公子毕竟也看了人家好一会儿,周大哥你为什么不受影响,你就不爱美人?”

    扭头看见发问的人是白不凡,而好几个武英馆中有名的刺头也全都围拢了过来,宋蒹葭顿时眉头大皱:“白不凡你这话什么意思,周大哥没迷上她还不对了?周大哥才不像你们这么没出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这不是应该的吗?我和紫瑕姐姐她们也一点事都没有!”

    “这和泰山崩于前根本没关系好不好,你这比方怎么打的!”白不凡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再说,你们四个是女的,女人看美女,不羡慕嫉妒恨就不错了,怎么会颠倒迷醉?可男人看到那种美女,那总是难免有点反应,”

    “什么叫女人看美女,好啊你白不凡,你敢说我们丑!”

    周霁月正在暗自回忆自己听说过的那些媚功之中,哪种有这么厉害的勾魂夺魄效应,没想到白不凡竟然已经和宋蒹葭扛上了。等到峨眉三姝和白不凡身后几个少年渐渐竟也加入了争执之中,回过神来的她不禁哭笑不得。

    她当然知道自己刚刚那一声喝虽说把一大帮人拉了回来,可回过神的人们除却如释重负,羞恼甚至羞怒却是难免。想到那天跟着越老太爷去见十二公主时发生的事情,她微微沉吟了片刻,就突然出声喝止道:“都不要吵了,我刚刚之所以不受影响,自然是有原因的。”

    白不凡虽说也是周宗主的手下败将……之一,可和对越千秋的心悦诚服不同,他对于这个老是被小丫头们围在当中的白莲宗宗主,却不那么服气。所以,他直截了当地问道:“什么原因?”

    “今日若是你们赢了,我自会把话说明白。”周霁月说着就站住了,见后头其他人也纷纷跟了上来,她就掷地有声地说,“刚刚人家说的话你们也听到了,在他们眼中,我们是只会打打杀杀的一介武夫,既然如此,就让他们看看,我们半年之内到底学了些什么!”

    远远落在后头的萧卿卿听到武英馆那一拨少年们轰然应诺,而旁边那些文华馆的天之骄子们却反而有些精神不振,如今早已收敛气息的她忍不住微微颔首道:“想当初我就曾经想见一见白莲宗的这位周宗主,今日一见,将来也许真是英雄人物。”

    小胖子当年是见过周霁月的,也听说过人为了重建白莲宗离开了越家,可如今周霁月不见,金陵城却来了个英气勃勃的白莲宗宗主周霁云,越千秋却和人好似故交似的,甚至还和五行宗那位愚蠢到觊觎周宗主妹妹的钱少宗主做了一场,他冷眼旁观了这么久,哪里还会不知道怎么回事。

    因此,他斜睨了越千秋一眼,突然嘿然笑道:“周宗主可不是英雄,说是英雌还差不多!因为她是巾帼,不是须眉。”

    好久没拆你的台了,看你怎么应付!

    此话一出,李崇明登时大吃一惊。见越千秋神色如常,仿佛根本不在乎小胖子那揭穿,而萧敬先只是微微挑了挑眉,好似早就猜到了,至于那位今天才第一次见的红月公主萧卿卿,则是若有所思,仿佛也不太意外,他不由得懊恼自己在消息灵通上又输给了小胖子。

    可是,当看到三皇子那张脸上满是震惊,他就立时平衡了。虽说他这个嘉王世子也就是个名头好听,可相比出使大吴都能被副使抛下的三皇子,他的境遇总算要好一点。

    “当年白莲宗武品录除名,又被刑部总捕司逼得无处容身时,周家就四分五裂了,若非越老相爷为周家孤女鸣冤,又替她找回了叔父和兄长,就不会有如今的白莲宗。从前我就觉得很奇怪,周家孤女的叔父早年潜伏在那个吴仁愿身边也就罢了,可她兄长若在,何至于让妹妹颠沛流离鸣冤求助?怪不得周家兄长和妹妹从来不曾同时出现,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说到这里,萧卿卿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道:“其实何必这么麻烦,峨眉也有内外两门,回春观亦是女子当家,周宗主就算是女子出掌白莲宗,那又如何?人言可畏又怎么样,若真有雄心壮志,就不该畏惧人言!”

    “阿姐这话听上去没错,其实却太偏颇了,无论官场还是民间,重男轻女本就是常态。周宗主叔父尚在,如果周宗主是男子,属于嫡系,自然就是名正言顺的宗主,可如果她以女子掌管白莲宗,哪怕她的叔父愿意,她和她的叔父又关系再好,别人却会质疑。要知道白莲宗上溯那么多代,不曾出现过女宗主。周宗主能做出现在这番局面,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而她的女扮男装,便是人和中最重要的一步。”

    听到萧敬先侃侃而谈地反驳萧卿卿,越千秋忍不住干咳一声说:“我说各位一个个全都是皇亲国戚,金枝玉叶,这样在背后议论人,是不是不太好?英雄不问出处,难不成现在还要问男女?女扮男装也好,男扮女装也罢,这世上不得已多了!”

    见越千秋说着就瞅了自己一眼,那目光中分明隐隐带着警告,萧敬先哪里不知道那是威胁自己再啰嗦就彻底把那事儿对所有人抖露出去,当下就耸耸肩,真的闭嘴了。他不说话,萧卿卿自然懒得再说。至于小胖子,那是想说却没人理他,更不愿意降格去和三皇子搭讪。

    李崇明倒有心想去和三皇子套近乎,奈何三皇子多年困苦,警惕心极重,问他三句都难以回答一句,到最后,李崇明懒得兜圈子了,突然单刀直入道:“听说北燕越国公主如今也在国信所,她今日怎么没来?”

    “她私入国境,如果不是南吴皇帝陛下宽容,再加上晋王又为她求情,她早就被问罪了,自然不能随随便便抛头露面。”三皇子从萧卿卿刚刚的口气中就知道那是个强势的女人,因此生怕对方误会,立时补充道,“而且,她不日就要和我一同归国,如今正在整理行装。”

    “我差点忘了,她今日倒是托我捎话给九公子……”三皇子突然笑眯眯地看向了越千秋,仿佛完全不觉得之前不说却拖到现在说有什么不对,“她说昨日种种都是她的错,请你宽宥她年少无知。她这次回到大燕,一定会让你看看,什么叫鲲鹏展翅!”

    越千秋立时哈哈大笑道:“那我可就等着她日后涅磐重生,凤舞九天了!”

    面对这两人如此浮夸的演技,小胖子顿时嗤之以鼻。虽说没有狠狠教训那个死丫头未免有些遗憾,可想到今后能够不用再见,他还是挺高兴的,当下就对着李崇明嘲讽道:“没瞧出来你竟然对北燕越国公主这么感兴趣,要不要我回头上奏父皇,给你早点把亲事定下来,省得你惦记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四叔说笑了。”李崇明刻意加重了四叔两个字,随即就若无其事地说,“四叔比我年长,辈分也高,您都尚且没有纳妃,我身为侄儿,怎么会着急?就好比今天皇上让我们带朋友来,听说四叔孤身来,我也不敢呼朋唤友,倒是让这儿少了几个观众。”

    “哦,你的意思是,如果不是碍着我的面子,你就会带上十个八个狐朋狗友过来?千金易取,良友难求,我不像你,阿猫阿狗都能带来当朋友!”

    越千秋眼见小胖子被李崇明暗讽得眼露凶光,反唇相讥,他二话不说一把拉过三皇子,又对萧敬先和若有所思瞧着两人的萧卿卿颔首笑道:“咱们既然来看热闹,快走两步如何?”

    先拽了三皇子快走几步,越千秋又反身去推了看热闹的萧敬先赶紧走,等到见萧卿卿也丢下那对叔侄走了过来,他转头看了小胖子和李崇明一眼,见李崇明飘忽的眼神中隐现阴鹜,小胖子那桀骜之下则流露出几分狡黠,还在那针锋相对,他哪里不知道两人全都是故意的。

    这对叔侄不和人尽皆知,这也是皇帝人为造成的,小胖子既然能跑到萧敬先去那和人抵足而眠,安知今天不是故意让萧敬先看到他的“可怜”?至于李崇明,何尝不是让人看到他有抗衡小胖子的一定本钱?

    就在这时候,越千秋发现前头那批人已经全都进了英华堂,少不得加紧了脚步。等他刚到门前,就听见里头传来了周霁月的声音。

    “今日这场交流,既然文华馆早就提出要比诗词歌赋,赌注是哪一方输了就带队绕着金陵城跑三圈,题目则是归我们出,那么为免有人说是我们事先准备好的,你们来了二十个人,我们也出二十个人。梅兰竹菊四君子,以每一种为题,诗词歌赋均可,不限韵,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