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勾魂夺魄
    见越千秋和钟小白一见面就唇枪舌剑,周霁月身边的萧敬先不禁哂然。可就在这时候,他心中一动,目光立时朝某个方向看去,随之就瞥见一乘四人小轿无声无息地过来,四个轿夫仿佛会贴地飞行似的,足尖轻轻点地就前行老远,须臾抬着那轿子悄然停在了石狮子旁边。

    当看到那个弯腰下轿的白衣女子,看清楚那张没戴面纱的脸,饶是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仍然只觉得一颗心狠狠悸动了一下。

    不但是他,哪怕这一乘小轿来得如同鬼魅,可乱叫乱嚷的人群中,还是有人注意到了那一抹白衣倩影。随着第一个人把目光投过去,旁边的人渐渐也有发现端倪的,不断有人把目光从正在针锋相对的两人身上转移了过去。

    到最后,除却钟小白还在瞪着越千秋,就连越千秋本人都把目光挪了过去。而发现越千秋眼神有异,钟小白也恼火地往他视线的方向看去,这一看就再也转不开眼珠子了。

    而下车的三皇子发觉那个神秘的红月公主萧卿卿吸引了无数目光,竟是没人注意自己,刚刚已经被人讽刺够了,他自然没什么心思去看人,随即就听到了一个嚷嚷。

    “这是怎么回事,一大堆人都堵在门口,难不成今天的比试之地要摆在武英馆门口吗?”

    尽管只是个虚名正使,但三皇子到了金陵之后,到底还是上过朝,见过皇帝和南吴百官的,而后又因为牙朱闹事,他几次三番受到牵连,更是见过不少奉旨来处置善后的官员,所以对于这个突然响起的声音,他并不算太陌生。

    和他这个只有皇子之名而未封王爵的三皇子相比,来的这个小胖子却是南吴皇帝仅有的儿子,距离东宫太子只有一步之遥的英王李易铭!

    可当看到李易铭背后骑马的李崇明时,三皇子那嫉妒犹如针扎的心里方才生出了一丝快意。哪怕以他的消息闭塞,都听说过李易铭并不是南吴皇帝亲生的传闻,而且嘉王世子李崇明奉旨入京朝觐之后,竟然就在金陵读书不回去了,安知皇帝没有别的意思?

    小胖子却没注意到三皇子那羡慕嫉妒恨的视线,无论身份还是性格,他习惯走到哪都是目光的焦点,所以发现自己的来临无人关注,这才高声说话。可此时话说完了,他见马车旁边的三皇子固然是朝自己看了过来,大多数人的目光却依旧不在自己身上。

    这下子,一向自恃身份尊贵的小胖子顿时火了,驾着身下骏马上前,可当他看清楚那个徐徐朝越千秋走过去的白衣丽人时,他还是不由得吃了一惊。

    饶是乍一眼就确定,对方肯定比自己年纪大,而且不止大一两岁,十岁甚至二十岁都可能,可是看到那几乎称得上完美无瑕的容颜,大觉惊艳的他还是吞了一口唾沫,忍不住想到了诗经硕人卫风中的那几句。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嗯,从前他一直不觉得有人能配得上这些美好的形容词,可现在却见识到了,天下真有这般美人!不过还是遗憾还是有的,对方那表情,似乎太冷了一点……

    而落后几步的李崇明也几乎同一时间看清楚了那个身姿绰约,容颜如雪的女子。

    他自小就看惯了父亲身边那各式各样的漂亮姬妾,因为父亲大位无望,又分封在外,也就只有女色这唯一一样东西可以沉醉了,可那些妩媚娇艳的美人和此时这白衣女子一比,他只觉得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可看着看着,他却没有发现,自己竟是连眼睛都直了。

    身为女子的峨眉三姝和宋蒹葭虽说也惊叹于白衣女子的绝美容颜,可她们到底是女子,欣赏赞叹固然有,可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就没了。虽说发现众人看这白衣女子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对劲,可人家并没有烟视媚行,甚至可以说是目不斜视直接朝越千秋走过去,难不成她们还要指摘人家长得太美,于是害得一大帮人看呆了?

    周霁月却比四个小丫头要警惕得多,见越千秋先是好整以暇地看着那白衣女子,旋即就渐渐皱起眉头,只是那目光不知如何还是若有所思地落在对方身上,她又发现其他人似乎都被吸引了过去,她顿时生出了一种非常不妥当的感觉。

    她再次环视了一眼四周围的其他人,终于不再犹豫,气贯丹田,声若洪钟地喝了一声。

    “英王殿下和嘉王世子既然也来了,那今日这场交流会也该开始了!”

    她这每一个字全都是铿锵之音,虽不如萧敬先从前那般仿佛让声音在每个人耳边响起的举重若轻,却也犹如春雷一般,炸醒了众多浑浑噩噩的少年们。

    越千秋的反应最最轻微,啧了一声就别过头对她竖起大拇指表示称赞,而钟小白则是脸色一白,整个人竟不由自主地剧烈晃了晃。

    而这下子,武英馆和文华馆的学生们就分出了高下来。武英馆的少年们多数都反应尚可,顶多是有些人脑袋有些昏沉,而文华馆跟着钟小白来的人则是有的面色迷糊,有的头痛欲裂,还有的甚至不得不扶着身边的人又或者是墙壁乃至于其他的东西,抠着嗓子似乎想要呕吐。

    小胖子和李崇明的反应差不多,竟是齐齐打了个寒噤。两个外表不一样,却都很精明滑溜的皇家贵胄再也不敢去直视那白衣女子。而发现越千秋拖着萧敬先到了白衣女子面前,小胖子立时大吃一惊,竟顾不得自己刚刚仿佛魇着了似的经历,慌忙赶了过去。

    “晋……王……”小胖子在急切之下,差点叫出一声舅舅来。好在他反应快,硬生生把称呼给改了。可还不等他说话,就只见越千秋笑着对他使了个眼色。

    “这位便是晋王殿下向皇上举荐的,红月宫主萧卿卿,刚刚英小胖你好像看呆了吧?”

    她就是萧卿卿!

    小胖子和李崇明几乎是同时在心里大叫了一声,可大吃一惊过后,他们却同时凛然而惊。

    萧敬先把这样一个几乎能让所有人颠倒迷醉的女人推荐给皇帝干什么?

    敏锐地注意到越千秋对小胖子使眼色的动作看似狡黠,可脸上却分明有一丝懊恼的苦色,萧敬先不禁莞尔。我对你说过,你不要后悔,这会儿你应该已经后悔了吧?

    他想归这么想,却泰然自若地对萧卿卿拱了拱手,随即笑着说道:“阿姐,睽违多年,你风采依旧,真是可喜可贺。”

    “只是苟延残喘多活了十几年罢了。唯一没想到的是,乐乐身边的那个皮猴子如今却成了大名鼎鼎的妖王,如果她还在,一定会不可思议地笑出声来。”萧卿卿的声音不知不觉温和了一些,等听到旁边传来越千秋一声响亮的咳嗽,她这才恢复了刚刚的冷若冰霜。

    她瞥了一眼越千秋,淡淡地问道:“你请我来看文华馆和武英馆热闹,我想着两边都是少年英杰,理应心志坚毅,刚刚就存心试探了一下,大概是过火了一些。若是有人觉得不舒服,那么不妨服一剂清心宁神散,免得留下后患。”

    她这声音大小比不上周霁月那舌绽春雷,却和从前萧敬先一样,竟是能够控制声音在每个人耳边响起,一时间,也不知道多少刚刚因为乍一见她就颠倒迷醉的少年面红耳赤。

    “不用了!”钟小白此时终于回过神来,到了嘴边的妖女二字硬生生吞了下去,可说出来的话却不免硬梆梆的,“越千秋,人都到齐了,比试是不是该开始了?”

    “千秋今天也只是来看热闹的,你这话不该问他,该问我,或者晋王殿下。”周霁月毫不犹豫地接过了话茬,见钟小白脸色不大好,她就看向四周围其他人道,“走吧,带今天这些客人们去英华堂,晋王殿下许下那样的承诺,大家可得赢个漂亮!”

    眼看钟小白和周霁月各自带着大批少年进了武英馆,萧敬先这才瞅了一眼面色惊疑不定的三皇子,却是撇下萧卿卿和越千秋,朝往日从不曾放在眼里的三皇子走去。可还不等他开口说话,珠圆玉润的小胖子却已经主动凑了过来。

    “晋王,那位红月宫主真是你推荐的?”小胖子见萧敬先似笑非笑看着自己没有答话,他也顾不得三皇子就在面前,挣扎片刻就把心一横道,“她美则美矣,可刚刚登场的一幕实在是有点诡异,再说那么多人都沉迷了进去,太不正常了!”

    同样跟过来的李崇明在心里暗自点头附和,可心里最担心的却是另一点。

    如今皇帝后宫中根本就没有宠妃了,倘若也像他们这些少年郎一样一眼沉迷,那怎么办?要知道,妖妃祸国,古往今来的例子那可是比比皆是,萧敬先这分明是不安好心!

    就连三皇子亦是惊疑不定。如此美人,如果真的是北燕人,自从皇后去世之后并不禁女色的父皇怎会放过?

    和那三个全都在想着红颜祸国的少年相比,越千秋的想法反而单纯得多。此刻他和萧卿卿大眼瞪小眼,见这位绝世美人自始自终淡然不惊,他不由得气急败坏地低喝道:“宫主既然明明可以收起这魅惑人心的功夫,刚刚为什么非得故意魅惑众生?”

    “故意的又怎么样?”萧卿卿哂然一笑,竟是又流露出几分勾魂夺魄的媚意,“连这点心志都没有,这些所谓少年英杰将来遇到更大的诱惑时,有几个人能守得住本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