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八十七章 词穷刀现
    当这个突兀声音骤然响起的时候,刚刚还懒懒散散的越千秋只觉得尾椎骨一炸,一股难言的寒意骤然席卷全身。他今天去国信所接出了三皇子,毕竟是需要皇帝点头,所以要绝对保证人的安全,故而他就算再托大也不可能不带护卫。

    在这辆马车外头,有徐浩,有越府的四名精锐护卫,还有奉皇帝旨意扈从的十几个武德司精锐,领头的是韩昱的一个副手——至于韩昱本人,今天因为某些事情脱不开身,还让那个副手代他致歉。在这种可以称得上是非常密不透风的防戍之下,还能有人潜入车中?

    这不是代表着人家就算不能谈笑间取他的性命,可三皇子的性命却捏在对方手中!

    而且,这样一个女子的声音,除却那个神秘的萧卿卿,还能有谁?

    越千秋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若无其事地笑道:“红月宫主这话,我不敢苟同。首先,三皇子从前在北燕,和兰陵郡王萧长珙那个死去的妻子平安公主一样,都是最不被重视的人,他能接触到的人有限,能够学到的东西有限,还能够有挣扎求存的志气,那就很不错了。”

    “你不能强求一个刚刚跌跌撞撞学会走路的小孩去奔跑!”说到这里,他对三皇子微微一笑,仿佛是因为自己这露骨的评判而道歉,随即才不动声色地说,“其次,谁也没有想要把三皇子当成傀儡的意思。一旦他回北燕,隔着万水千山,谁有那么大的本事提线操控他?”

    “只要大吴派人护送他回去,别说北燕皇帝,朝廷里是个人都会觉得,三皇子肯定和我们达成了什么妥协,甚至媾和,一定会对他严防死守。可那又怎么样?对于他来说,还能比之前那样当个连个王爵都没有的皇子,还能比在金陵被楼英长丢下,被大吴软禁更惨吗?”

    越千秋维持着不紧不慢的声音说到这里,身体就再次松弛了下来,仍是懒洋洋地靠在车厢板壁上:“皇上只是本着不能让北燕某些人阴谋得逞的目的,这才打算把三皇子送回去。而我也好,爷爷也好,则是本着单纯送个人回去实在不划算,不如和三皇子合作看看能不能赚点,顺便让十二公主那个傻丫头长点脑子,发挥点作用,这才帮皇上分忧解愁。”

    “我想说的说完了,还请宫主批评指正。”

    听到越千秋这番有礼有节的话,就连刚刚被指斥不过是傀儡,一时羞怒交加的三皇子,也渐渐冷静了下来,告诫自己别忘了接受援手的初衷。

    是为了活下去,活得更好!眼下最初目的还没有达成,因为外人一句话就疑忌盟友,那岂不是本末倒置?

    于是,三皇子立刻用眼角余光在整个车厢中扫来扫去,试图找出那个说话的女人,可更多的是在拼命搜寻记忆,琢磨南吴和北燕什么时候多了个红月公主。他确定第一次听到这个奇怪的封号!

    而在越千秋那番话话说完许久之后,车厢中这才再次传来了萧卿卿的声音。

    “越千秋,我听到过你的名字很多次,今天才算是真正见着了,果然你这个人有些奇怪的特质。怪不得北燕皇帝会对你一直颇为宽容,甚至让你叫他阿爹,而萧敬先会跟你到南边来,更让你叫他舅舅。你真的和乐乐当年有些相似。”

    而在第二次听到萧卿卿的这个声音时,越千秋顾不得这番话中透露出的信息。因为他终于完全确定,人就和当年周霁月试图逃离吴府的搜捕时用的办法一样,竟是隐藏在车底!

    他自然可以倚靠这些年练出来的怪力,一拳轰向车厢的地面,也相信外间的车夫和侍卫们绝对不会到这个时候还没发现异常,可他实在没信心能在留下萧卿卿的同时,毫发无伤地保下三皇子。注意,是毫发无伤。眼看要把人送回去的时候却伤着人,那就是大失败了!

    所以,他只能屈指在车厢板壁上急促地敲击了几下,把早就约定好的暗号传出去,听到外头的徐浩立时吩咐那些护卫和侍卫不得妄动,加强戒备,虽说不知道徐浩是这时候才察觉萧卿卿的潜入,还是之前已经察觉却投鼠忌器,他还是舒了一口气。

    “宫主谬赞了。”见三皇子那张嘴张得老大,分明是因为萧卿卿透露的这些消息而陷入了极致的惊愕之中,越千秋就非常无辜地说道,“我当初在上京叫阿爹也好,舅舅也好,不过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逢场作戏,要把这假戏当真的人,那是天字第一号大傻瓜。”

    “你不用缠枪夹棒,我从来不认为你是乐乐的儿子。”

    没等萧卿卿接下去把话说完,越千秋立时抢着答道:“那就最好!只可惜天底下的人不是都像宫主这样慧眼如炬,反而喜欢人云亦云,否则我就没那么多烦恼了。既然宫主是智者,你就这么躲在暗处讽刺三皇子和我,那岂不是很没意思?”

    “宫主很显然是收到了我请令姑娘和小金姑娘转达的话,这才来见我的,既然如此,我现在很诚心地邀请您到马车上来说话,这样大家都能更坦诚更自在,不知道宫主意下如何?”

    三皇子隐隐听出,越千秋称之为红月公主的人物仿佛并不是大吴的金枝玉叶,反而像是来自北燕,而且,对方口口声声的乐乐两个字,他似乎有些熟悉,此刻不禁眉头越皱越紧。

    就在他心情矛盾且复杂的时候,他突然只觉一阵劲风拂面,紧跟着,眼睛就突然一花,等再次回复了视力时,他就发现车厢中突然多了第三个人。

    那是一个通身白衣,风姿凛然的女子,乍一看仿佛二十出头,可细看却仿佛气质更成熟深沉,竟是一时难以判断真实年龄。而那张明明美艳不可方物,却偏偏冷得如同一座亘古不化冰山的脸,更是让他难以转移目光,足足好半晌才醒悟到自己的失态。

    他强行把视线投向了越千秋,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越千秋竟托着下巴,上看下看左看右看,肆无忌惮地盯着这突然出现的神秘女子打量了好一阵子,最终方才轻轻舒了一口气。

    “之前小猴子回来的时候,说宫主艳若桃李,冷若冰霜,我还笑话他总算学会用成语了,可没想到宫主如此绝世容颜,还真的难以用那些贫乏的成语来描述。说句实话,宫主是我这些年见过这么多女人中最漂亮的,没有之一。”

    萧卿卿没料到越千秋一开口竟然是夸赞她的容貌,不禁微微一怔。

    年少在北燕的时候,只要她露出容颜,就会有无数人颠倒迷醉,就连达官显贵也不例外,后来她遇见萧乐乐,方才得知这是天赋异禀。然而,她对此深感厌烦,平日深居简出很少见人,出门也是戴上面纱,侍卫仆从前呼后拥,再加上和皇后关系密切,总算杜绝了觊觎者。

    算一算,这么多年都没听过这样露骨的称赞了!可如果她真的将这些年终于能收放自如的那些气息全都放出来,他还会是这样清澈的目光吗?

    萧卿卿淡然自若地在这三面设座的车厢中独占了一边,随即便直截了当地说,“恭维话就不用说了,你既然让人传话,说萧敬先向南吴皇帝推荐了我,所以皇帝想召见我,现在我直接来了,你打算怎么办?”

    越千秋仿佛有些苦恼似的挠了挠头,随即就干笑道:“虽说我是让人传话给宫主,可我没想到你早就在金陵,而且竟然这么快就来了。如今征书还没正式下达,你要是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去见皇上,岂非像是主动送上门去的?宫主如果愿意,不妨到越府住两天?我回头催催皇上,不如把征书光明正大直接送到越府来,然后你再去面见皇上,这也更显气派不是?”

    一直都告诫自己多听多看少说话的三皇子,听到这神秘女郎口口声声的南吴,他终于忍不住了。他下意识地开口问道:“九公子,你就不介绍一下这位夫……公主是何方神圣吗?”

    注意到萧卿卿的发髻式样,三皇子硬生生把到了嘴边的夫人两个字给改了口,直接沿用了刚刚越千秋的称呼。而萧卿卿先是右手衣袖一动,在听到对方紧急改口,这才重新垂落了下来。而这般小小的变化,越千秋全都看在眼中,不禁松了一口大气。

    没等越千秋踌躇该怎么介绍,萧卿卿就冷冰冰地说:“我是萧卿卿。”

    听到一个萧字,三皇子不禁遽然色变。孤陋寡闻的他知道自己根本记不住上京城有多少显赫的萧氏,此时再问不免显得无知,所以他只能勉强尴尬地笑了笑,再次沉默了下来。

    而萧卿卿在迸出这五个字后,再次忽略了三皇子,直视越千秋说:“你就不怕我去了越家,日后从越府接了征书去见南吴皇帝,出了点什么事,越家兜不住?”

    “当然怕……因为我眼下就怕得要死!”

    在说出最后四个字的时候,越千秋骤然重重一脚踹在了三皇子的身上,然而这看似凌厉的暴踹,其实却是用了巧劲,直接把三皇子从车门踢了出去。

    听到外间外头徐浩一声厉喝,显然是接住了三皇子,他重重一拍身下座位,击碎隔板的同时,一把握住了那把陌刀!

    直到这时候,他方才徐徐提着陌刀横在了身前,咧嘴笑道:“我身单力薄,面对宫主这么一个大高手,只有三皇子不在,兵器在手,才有那么一丁点的自保把握,还请宫主不要见怪。我现在诚心邀请您去武英馆看热闹,顺带深入商谈您怎么见皇上的事,未知意下如何?”

    他昨天晚上才从爷爷那儿知道,接下来武英馆那一场仗,并不像周霁月想象得那么简单,既然正好碰到萧卿卿,那么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把人设法带过去,反正没有最热闹,只有更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