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八十六章 诱之以利
    走出国信所的刹那,三皇子忍不住长长透了一口气。

    他这辈子一直都处在各式各样的牢笼里,先是住在北燕皇宫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而后搬出皇宫,却也只有一座比其他兄弟狭窄逼仄许多的宅子,时时刻刻都能发现那些四周围肆无忌惮的监视目光,到了南朝更是因为牙朱惹出来的事,最后干脆被人软禁在了国信所。

    所以,像今天这样暂时离开那些监视的视线,对于他来说还是难得的体验。当他登上马车,弯腰进入车厢时,见越千秋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想到自从十二公主见过越老太爷,对他的态度简直是一反常态,就算他知道越家对自己并不完全是善意,仍是不禁生出了一丝感激。

    这会儿没有外人,他当然不用假装和越千秋水火不容,开口就是客客气气一声九公子。

    越千秋笑着欠了欠身:“车里地方小,我就不和三皇子你客气了。想来你虽说到了金陵城有一段时间了,可也应该没机会四处逛过吧?我禀报过了皇上,今天先带你四处转转,然后带你去看一场好戏,正好也让你再见见晋王。”

    三皇子确实希望好好看看金陵这座城市,同时观察一下风土人情,可当听到越千秋说要带他见一下萧敬先,他的瞳孔不禁剧烈收缩了一下。他很想说自己一点都不想见萧敬先,可如今是越千秋带他出了那个牢笼,也是越家给他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盟友,他自然推拒不得。

    因此,在最初的震惊过后,他就干笑道:“晋王在上京素来特立独行,除却大公主和十二公主,很少有人能与他说得上话,没想到却能和九公子一见如故,看来是缘分不浅。”

    “什么缘分,应该说是恶缘才是。”越千秋这次同样笑得很不自然,耸了耸肩后就岔开话题道,“另外,过些天就算十二公主和你一同回北燕,你在北燕到底还是少点根基。我琢磨着,咱们一个南一个北,相隔万里之遥,但我们可以做点来来往往的生意嘛!”

    这一次,三皇子不禁怦然心动。他比其他那些兄弟差什么?差的不外乎是两个字,人和钱。而要有人,首先就得要有钱!想也知道,就算惠妃和她背后的家族愿意投资在他身上,那也绝对是有限制的,必定会附加各种各样的条件,而如果他自己也有生财之道就不一样了。

    所以,哪怕知道和南朝的牵扯越深,自己身上的枷锁就绑得越紧,可一想到再糟糕也不会糟糕过自己离开北燕之前,三皇子还是立刻做出了决断。

    他非常爽快地点了点头:“若是九公子有门路,我自无不可!”

    “那可就好极了。”越千秋笑得露出了闪闪发亮的白牙,直截了当地说,“那我们现在就找个好地方,我给你引见几位‘古道热肠’的金陵豪商。”

    当秦大舅和秦二舅得到消息,说是越千秋带了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进来,两人正在前头店堂中参观游览,越千秋显得挺热情,那一位却似乎心不在焉,而且态度非常冷淡,想到昨天就得了越千秋通知要见一位贵客,他们赶忙一同迎了出去。

    然而,彼此打招呼时,越千秋却只让他们称呼对方为萧三公子,摸不着头脑的他们也只好照办。可是,等到在外头转了一圈,把这两位少年请到内室雅间奉茶,越千秋一开口介绍人时,他们就立时为之瞠目结舌。

    “这是北燕三皇子,今天我奉旨带他出国信所在金陵城里四处转转。他再过些天就要回去了,正好我就带他来见见二位舅舅。”

    秦大舅和秦二舅已经完全呆住了。尽管上次帮越千秋操办庆功宴,晋王萧敬先和英王李易铭全都来捧场,他们已经觉得越千秋的面子天大,可如今这位传言中一直都被软禁的北燕正使,竟然也被越千秋用奉旨的名义给带出来转悠,这代表什么?

    就连当今皇帝唯一的儿子英王李易铭,也好像没这么大的面子……不,没这么大的胆子!

    虽说三皇子又不是大吴皇子,但秦大舅和秦二舅多会来事的人,在惊愕过后,还是立刻满脸堆笑地和三皇子寒暄了起来。而刚刚在外人口中冷淡不好打交道的三皇子,此时此刻却显得热络而又亲切,哪有半点架子?

    等到越千秋说出三皇子归国在即,谋求合作之意,想到之前越千秋就提过,从前的天丰行还有渠道和人手,只等着搭架子,他们更是精神大振。

    怪不得之前三皇子表现冷淡,这不就是演戏吗?这应该算是典型的欲拒还迎了!

    三皇子最初还有些生涩,但那毕竟是他将来的立足之基,眼见越千秋在引见之后作壁上观,一副看热闹的架势,想到人家说不定是在考校他是否值得投入资源,他便立时打起了全副精神,看上去从容不迫,实则却小心翼翼地和越千秋引见的这两位舅老爷接触了起来。

    等到两边渐入佳境,秦二舅更是站起身来,要带三皇子去看看秦家这几年的一大新兴业务印书坊,越千秋目送饶有兴致的三皇子跟着人去了,这才笑着对秦大舅竖起了大拇指。

    “大舅真是见微知著,您怎么知道我有话单独对您说?”

    “好歹咱们都相处了这么多年,我怎么会不懂九公子的意思?”

    虽说是越家名正言顺的姻亲,越千秋的长辈,可秦大舅从不凭恃舅爷的身份拿大,这会儿笑得如同一尊弥勒佛:“三皇子如今虽说窘迫,但一看就不是省油灯,我想你不至于把之前说的那些人才物力一股脑儿都投进去。”

    “那当然。”越千秋笑着打了个漂亮的响指,“咱们一路明,一路暗,在北燕弄两家商行出来,明的那一路给三皇子吃甜头,让他知道这是双赢的同时,还要留下暗中反制他的筹码。就好比这次天丰行暴露,却反而重重坑了长乐郡王姬小八一样。”

    秦大舅知道越千秋并不是心黑的人,生意上的具体合作细节和操作从来不管,顶多是偶尔筹划一下大方向,所以这会儿对方提出思路,他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下来。至于具体怎么操作两家商行……那自然就是他需要操心的事了。

    “对了,还有件事要劳烦大舅,回头今天武英馆和文华馆的比试过后,鹤鸣轩还要在您的印书坊再印一本书。”

    秦大舅先是一愣,随即不禁笑了起来:“敢情你那前朝名士系列还没完?原来你今天带着三皇子出来,除了到我这里再加上去看热闹,还是为了这个!那自然是好,我恨不得鹤鸣轩能够多出品几套诗文集子,要知道,如今文人墨客谁不以评注鹤鸣轩出品的诗文为傲!”

    秦二舅带着三皇子名为参观印书坊,实为趁机交换彼此的种种条件,因此,等宾主两人再次出现时,赫然一副明显相谈尽欢的样子。而看到越千秋和秦大舅同样如此神态,他们就更加轻松了下来。

    面对这样一番好局面,越千秋便笑意盈盈地说:“三皇子和二舅对彼此都满意那就好,剩下的可以慢慢接洽,反正离北燕使团启程还有一点时间。话说今天文华馆挑战武英馆,我和三皇子一块去看个热闹,回头还有点时间,你们可有兴趣陪三皇子找个地方吃顿饭?”

    秦大舅和秦二舅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就立刻爽快地站起身道:“大哥一会儿还要见人盘账,我却有大把的空闲时间,我一定找一家最清雅适合说话的馆子!”

    三皇子正愁日后未必找得到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名正言顺和人详谈,越千秋这么一提,秦二舅就立时接招,他自然千肯万肯。哪怕大吴这边也许有的是商人想要和北燕私贸,可他的根基太浅,不相信有意扶持他的越家,而且越家身后说不定站着大吴天子,他还能相信谁?

    等到出门上了马车之后,他就真心实意地对越千秋说:“九公子,如若我归国之后能够站稳脚跟,一定不会忘记你把我从之前的泥沼中拉出来。”

    “呵呵,三皇子不用客气,大家各取所需而已。”

    越千秋笑眯眯地抱着双手,脊背往板壁上轻轻一靠:“北燕前头那个太子和贵妃一块死了,而之前上京城那连场风波之中,被萧敬先清洗掉的,加上后来因为萧敬先遇刺和叛逃事件被杀或赐死的,总共少了四个皇子,所以,要恭喜三皇子,现在你是最年长的北燕皇子了。”

    三皇子之前被断绝消息这么久,越千秋对他说萧敬先叛逃,大公主不是先皇后亲生时,他在受到莫大冲击后,就已经感觉到难以名状的狂喜,如今骤然听说自己的对手竟是削减了这么多,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根本掩饰不住的惊喜之色。

    可是,越千秋的话还没有说完。

    “不过,也有很不好的消息。虽说刑部总捕司的杜白楼亲自带人追杀,但还是让楼英长进了北燕境内。当然,武德司已经事先命暗谍在北燕四处散布楼英长丢下你这个三皇子跑路的消息了,所以只要我们送你回去,楼英长为了自保,总免不了往你头上泼一盆脏水。”

    三皇子那惊喜顿时僵在了脸上。见越千秋似笑非笑看着他,他就迅速冷静了下来,沉声说道:“秋狩司在北燕权责虽大,但对手更不少。如今掌管秋狩司的人是兰陵郡王萧长珙,他和汪靖南就不和,如今更不会拱手让权给楼英长,如果他能够派人来接我……”

    “不错,你这想法很好!”越千秋笑吟吟抚掌赞道,“可你怎么接触萧长珙?”

    三皇子那张脸顿时僵在了那儿。他和七姐平安公主的关系不止平平,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疏远,所以和萧长珙这个姐夫那就更谈不上往来了。而转瞬间,他就用力一捶坐席道:“十二公主曾经一度黏着萧长珙不放,如果她能在我之前回北燕,那么她总能联络兰陵郡王!”

    “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十二公主不可能单独回去,因为大公主既然坑过她一次,就不会放过她,她只能和你一起走。所以,我有个小小的建议!”

    越千秋支撑着膝盖,身体微微前倾,对着三皇子说:“可以用你的名义去联络神弓门掌门,现在的禁军左将军徐厚聪。别看他是楼英长策反去北燕的,可他如今已经自立门户,是个挺不错的结盟人选!而且,相比楼英长策反,他投奔北燕之后却没只是区区一个神箭将军虚职,萧长珙对他,那才是真有引荐之恩!通过这么一个人,你和萧长珙搭线更容易!”

    三皇子只觉得这一番话入情入理,可隐隐之中却又觉得有些不对劲。然而,他如今是刚刚抓到一根救命稻草的溺水之人,对于更多的救命稻草自然只能来者不拒。更何况,以他从前在北燕的窘迫地位,甚至连一个去联络徐厚聪又或者萧长珙的人都提供不出来!

    就在三皇子点点头,打算立时答应越千秋的这个建议时,他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

    “虽说你是有从泥潭里挣扎出来的雄心壮志,却没有相应的能力和手段,所以,你也就只配当一个别人说什么,你就做什么的傀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