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后路
    阿嚏!

    轩敞透亮的屋子里此时此刻已经烧起了地龙,从外间进入这里,仿佛一晃从寒冬进入了春日。然而,屋子里的人却并不那么惬意。再次无奈擤鼻涕之后,越小四可怜巴巴地看着面前端来药碗的甄容,哭丧着脸说:“可以不喝吗?我只想吃烤肉,我觉着饿得能吞下一头牛!”

    甄容只觉得太阳穴跳了跳,这几天来,他的身份实在是和对方倒了过来。尤其是哄人喝药的经历,他实在受够了,只能虎着脸说:“谁让你没事故意感染了风寒,早几天差点没把自己给折腾死?能喝药汤就不错了,就差那么一点你就没命了!”

    “我怎么知道这点小病都险些扛不住!”越小四没好气地嘀咕了一声,随即接过了药碗,随即捏着鼻子一口气喝完,继而第一时间往嘴里扔了个蜜饯,就犹如怕吃药的小孩子一般。等到好容易缓过气,他才唉声叹气地说,“老了,不中用了,差点一场风寒就被打倒了!”

    “汉时霍去病可是比你厉害无数倍的名将,他尚且抗不过病魔英年早逝,更何况你?”

    甄容不是牙尖嘴利的越千秋,可他发现面对这么一位难缠的主儿,嘴毒那简直是必需技能。见越小四顿时哑口无言,他这才收起冷脸,郑重其事地问道:“楼英长已经回来了,您明明是秋狩司之主,却非得挑在这时候生病,不怕他趁机把控制权重新夺回去吗?”

    “你还没瞧出来吗?我是故意把秋狩司拱手送回去的。”越小四舒舒服服地抱着大引枕往软榻上一躺,悠然自得地说,“我本来给人的印象就是不那么喜欢揽权的,突然一个劲抓着权力不放,那算怎么回事?我又没有儿子,再大的权力传不下去,还不是白搭!”

    甄容见越小四说这话的时候竟然还在看自己,不禁哭笑不得:“你就算没儿子,续弦之后还可以再生,找我当后备,别人看起来不是很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我对平安情深似海,心里只有她母女,到哪我都敢这么说!至于你嘛……”越小四轻轻眯了眯眼睛,随即似笑非笑地说,“反正你和越千秋那小子一样都是身世成谜,真要别人找茬,你不是还能冒充一下我的私生子吗?”

    哪怕已经习惯这位兰陵郡王的口无遮拦,甄容还是被气得脸色通红。可越小四的下一句话,却在他那刚刚生出来的怒火上当头浇了一盆凉水。

    “越千秋都叫过皇上阿爹,你和他一块都叫过萧敬先舅舅,你还怕什么认贼作父?”

    见甄容终于不说话了,越小四这才好整以暇地说:“我现在就是给皇上做个姿态,我本来就是被赶鸭子上架的,现在看看,得,病了,那还不赶紧给当初连汪靖南都赞口不绝的楼英长让位?看我风格多高,另外腾个清闲的位子给我就行了。如此一来,这秋狩司的位子反而非我莫属,瞧瞧汪靖南当初对秋狩司的强力控制,那就是前车之鉴了。”

    他说着就露出了狡黠的笑容,却是托着下巴说:“可楼英长呢?他除了秋狩司,不适合任何其他地方,他能那么高风亮节地表示推辞,继续给我当副手?他是容得下我这个撒手掌柜,还是容得下康乐这个监司?至于挑唆我和康乐去斗,看看之前那些天我的做法就知道不可能了。”

    甄容若有所思地点头道:“怪不得郡王在秋狩司一直都是游手好闲,唯康尚宫马首是瞻。”

    “什么叫游手好闲,我那是该放手时就放手!”越小四随手一个蜜饯朝甄容弹去,见人敏捷地躲开,他咧嘴刚一笑,又是一个喷嚏,紧跟着一连串就是好几个,竟然停也停不下来。眼见甄容赶紧把一沓细纸递过来,他苦着脸擤了好几张纸,这才懒洋洋往后一靠。

    “不用继续守着我了,去练你的兵吧。好容易建立起威望,就不要浪费了你的才能。”

    甄容犹豫了一下,见人已经是躺在那儿闭上了眼睛,分明不欲多说,他就悄无声息地出了门。把门掩上时,看到外间两个侍卫目不斜视,他知道这都是萧长珙的心腹,因而没嘱咐他们好好守着里头那位,只是微微一点头便往前走去。可他才走了两步,就听到了一个声音。

    “甄……公子。”那个素来沉默寡言的侍卫仿佛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甄容,好半晌竟是给他憋出了公子二字,“郡王很看重你,对你也是真心的,你不要辜负他!”

    甄容总共也没听这侍卫说过几句话,此时一怔之下本待回头,可最终却是沉声说道:“我很感激郡王对我的照拂和关心,但是……我也有我自己的坚持!”

    房间里的越小四将这一番简短的对答听得清清楚楚,忍不住睁开眼睛低骂道:“死心眼的小子,你要是能和千秋换一换,又或者互补一下,我就不用这么操心了!”

    “甄容要是变成千秋,那也就不是他了。”

    这个突兀响起的声音,却并没有让越小四从软榻上坐起来。他反而直接伸了个懒腰,这才呵呵一声:“说的是,千秋要留下来,那肆无忌惮的坏小子简直是无数人的眼中钉肉中刺,相反甄容就好多了。死心眼有死心眼的好处,这才多少天,绝命骑上上下下几乎全都服了他。”

    “然后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偷懒?”越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软榻边,突然伸手朝软榻上的越小四抓去,见人立时蜷缩成一团,躲过了那一击的同时,一扬手就是一把蜜饯,他不禁哑然失笑,左手却是如同千手观音一般,将那或大或小的一把蜜饯全都收在了手中。

    “影哥你越来越厉害了……不对,是越来越妖孽了!”越小四赶紧举起双手表示投降,随即讨好地说道,“我这不是偷懒,天可怜见,我这些年过得可累了,天天也不知道要动多少脑子,老得更是快,你看看,我这皱纹多了,白头发都出来了!”

    对于这么一个年纪一大把还耍宝的家伙,越影实在是懒得多啰嗦,直接在软榻上一坐,直截了当地说:“大老爷已经平安出境了,他的任务完成得很顺利,但云霄子、二戒还有铁骑会的彭明那几个武林名宿,暂时都还没有回去。”

    听到这话,越小四不禁一下子翻身坐起,脸上瞬间凝重起来:“怎么,老爹还有计划?”

    “大老爷那边入境,老太爷要做的事情都差不多收尾了。那些人留着,是为了你。”

    越影顿了一顿,见越小四眉头紧蹙,脸色也有些阴晴不定,他就淡淡地说:“二戒对你算是很了解了,所以他虽说没见过你媳妇,可既然知道你送了个女儿回越家,当然就明白你那媳妇还好好的。所以我就通过他联络了那几位。老太爷说,想见见平安公主。”

    “什么!”越小四惊呼一声,到了嘴边的不行两个字,却在看到越影那沉着的眼神时,不知不觉吞了回去。他不是不能忍受和妻子分离的痛苦,毕竟,如今他也必须忍痛把她放在随时可达却没办法常常去见的地方,可人在上京城郊和在金陵却是完全不同的。

    “诺诺需要母亲,千秋也需要。而且……”越影顿了一顿,这才说出了最重要的一句话,“老太爷需要你这个儿子却见不着,你总得让他见见儿媳妇。再者,你总不至于真的打算扎根在北燕一辈子,扶摇直上,将来去当摄政王吧?”

    “开什么玩笑,我哪有那本事!”越小四忍不住干笑了起来,可发现越影一丁点戏谑的意思都没有,他不由得收起了笑容,随即悻悻说道,“再让我呆上十年八年,说不定真有那可能呢?到时候南北两边说不定就不用打仗了……”

    “你就算当上了北燕皇帝,也做不到这么离谱的事,再者,到时候你名满天下,还能出现在金陵吗?你想怎么对人解释,北燕摄政王却是老太爷的儿子?”越影见越小四沉默不语,他就说出了更重要的理由。

    “而且,你如今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名不副实的北燕驸马,你在北燕实在是太显眼了。只要你忍不住去见平安公主,一次两次三次……每一次都容易露出马脚。就算你做好再周全的布置,也未必能够保证平安公主一定安全。这是我送走千秋和萧敬先之后,老太爷特意捎来的嘱咐。儿子不回去,也希望能把儿媳妇带回去!”

    想到自己这十几年总共只见过父亲唯一一面,虽说把女儿送回去陪老爷子了,可真要说孝顺,那真的是老爷子收养的越千秋代自己尽的,越小四心中挣扎良久,最终不得不承认,越影确实只是代传了老爷子的话。

    他日若是要诈死,他这个身手敏捷的脱身容易,可如果带着平安公主那病西施,目标就实在是太大了。更何况,让她孤身在那山村中等着十天半个月都未必能去一回的他,实在是太过于残忍。可是,离家去国,从上京去千里迢迢的金陵,妻子会愿意吗?

    见越小四分明犹疑不决,越影就沉声说道:“老太爷说,如果你还不放心,他让千秋亲自去边境接人……”

    “不用了!”越小四到底是当机立断的性子,毅然决然打定了主意,“你带她走!哪怕有朝一日我有什么万一,至少不会连累她!”

    可话音刚落,他就直觉眼前人影一闪,紧跟着,脑袋上就挨了一记暴栗。而越影说出的话,让他从浑身肌肉到五脏六腑都猛地抽动了一下。

    “她为你抛家弃国,甚至连女儿都不惜送走,你自己想想,如果你死了,她还能独活吗?你既然已经留下了甄容,这表明你已经在预备后路,既然如此,为了你的妻子女儿,为了老太爷和千秋,你这条命绝对不能随随便便扔在任何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