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八十三章 含饴弄孙,运筹帷幄
    真是太狼狈了!

    一阵风似的出了国信所,甚至顾不上越老太爷和周霁月还在里头没出来,越千秋翻身上马就直接风驰电掣一般出去,只觉得这样才能让沸腾的心情稍稍平静一些。

    前世今生加一块,他明明也过了三十,该被人称作大叔了,可大概是两辈子老在儿童和少年期打转,他自认为自己一直都是一颗少年的心。所以嘛,前世里表白失败的糗事还记得,被女生递纸条的事也记得,可终究没有什么真正成功的感情经历,这会儿他就有些心慌。

    对十二公主的死缠烂打,早早见识过她那种骄横跋扈的他根本就不感冒,可听到周霁月说出喜欢两个字,随即又被人捅破早知道他在屋顶上猫着,随即又说一直都当他是朋友,他那心里如同猫抓似的感觉就别提了。

    明明表白的不是他呀,为什么反而感觉好像被人发了一张好人卡——我很喜欢你,但我们只能做朋友……难道不是这个意思吗?

    都怪爷爷!

    越千秋一面气急败坏地想着,一面在心里回味这乍一回到金陵的三天,只觉得一桩桩事情发生得犹如电光火石一般,就连他这样反应快的也实在有些吃不消。挑选金陵城那些人来人往较少的路段连着跑了一大圈,确信自己彻底平静了下来,越千秋这才转回了国信所。

    可刚一到门口,他就再次领会到了什么叫做当头一棒。

    “九公子,越老相爷刚带人走了。”

    走了……竟然走了!记得爷爷和周霁月两个人都没有骑马,难不成这还是又准备一路走回去让人围观一次?还有,如果国信所里的十二公主口风不紧,把周霁月是女儿身的事给说出去,接下来毫无疑问那就要引起满城流言风暴了!

    这真是何苦来由!

    头皮发麻的越千秋瞅了一眼国信所,终究没有再进去和那一对各自都有难缠之处的兄妹打交道,而是拨马就去追那据说是刚离开的两个人。

    然而,他明明是骑着马儿,白雪公主比千里马也差不离,可他把附近两三条街都搜了一遍,却愣是没有找到他们的踪影。火烧火燎的他不得不直接回家,可一问门房,几个人却同样冲着他摇了摇头。

    “九公子,老太爷还没回来呢!”

    这两个安步当车的家伙能去哪儿?难不成还能搭伴去逛街吗?爷爷知不知道他是多少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啊,越影不在,周霁月又不是专干护卫这一行的,就不怕路上万一出点什么事!刚刚去的时候已经被人围观过了,现在回来的时候只会比之前更麻烦……

    这两个人知不知道什么叫白龙鱼服容易被鱼虾调戏啊!

    越千秋烦躁至极,最后干脆丢下缰绳,直接在门前台阶上丝毫不顾仪态地一屁股坐下,心里不无较劲地想道,我就在这儿卯上了,看你们能拖到什么时候回来!

    几个门房之前是看着九公子和那位周宗主一起跟着老太爷出去的,这会儿九公子一个人气呼呼地回来问老太爷回了没有,得知没有就这么等在门前,毫无疑问,人是被老太爷给甩掉了。于是,几个人彼此交换了眼神,干脆各归各位,只当没看见越千秋这出格的行为。

    老爷子和小孙子隔三差五就会有这样小小的较劲,越府上下早就习惯了。

    可进进出出的其他下人难免看到这一幕,少不得就有人暗地里议论。不知不觉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这时候,就只见三条小小的人影蹑手蹑脚从里头出来,鬼鬼祟祟地朝着越千秋身后掩去。正当为首的一个要往越千秋的背上扑时,却听到了一个没好气的声音。

    “要是就你们三个都能轻松近我的身,我就抹脖子上吊算了!”

    “千秋哥哥!你就不能让让我们吗!”

    随着这一声娇嗔,动作更快的大双和小双干脆一左一右抓住了越千秋的胳膊,随即笑嘻嘻地在他左右坐了下来。这下可好,一大两小在越府门外那石质台阶上做成了一排,怎么看怎么诡异。而诺诺在嚷嚷过后发现有利位置被双胞胎兄弟给抢了,顿时就更不高兴了。

    “千秋哥哥,家里这么大,你干嘛非得坐在这呀!”

    “因为我被爷爷耍了之后又被他扔了,所以只能在这盼星星盼月亮盼着人回来。再等一刻钟他要是还没消息,我怀疑我就不得不到官府去报失踪了!”

    大双小双还太小,没听明白越千秋这话中的自嘲,完全当了真,可大双才迸出一句老太爷怎会不见,脑袋上就挨了诺诺的一巴掌。越府如今最受宠爱的小小姐直接把脑袋从越千秋肩膀后头探了过去,认认真真地问道:“千秋哥哥,你是说爷爷和周宗主一块,把你扔下了?”

    “是啊。”越千秋有气无力地托着下巴,意兴阑珊地说,“爷爷那是成精的狐仙,狐仙的心思,咱们凡人真是不懂。”

    “我觉得爷爷心思很好猜啊!”诺诺直接把嘴凑到越千秋耳边,用非常低的声音嘀咕道:“有了媳妇,忘了孙子!”

    越千秋差点没被诺诺这话给呛得咳破了肺!他很确定,如果这话被越老太爷听到,就算平常最宠爱这个孙女,也非得把人屁股打烂不可!可他平复了呼吸之后才骂了一声胡说八道,就听到了诺诺咯吱咯吱笑了几声。

    “说错了说错了,是有了孙媳妇,忘了孙子!”

    “死丫头,老爹那点坏全都被你学去了!”

    诺诺不禁一怔,随即笑得眼睛都眯缝了起来,直接从后头抱住了越千秋的脖子:“千秋哥哥,你终于肯叫爹了!爹从前常常叹气呢,说你把严叔叔当爹似的,却不肯叫他!”

    没料到越小四连这点小事都会对女儿抱怨,越千秋不禁为之一怔,等发现大双小双狐疑地看着他,几个门房亦是朝这边看了过来,他就把八爪章鱼似的诺诺从背上弄了下来,放在面前,低声嘱咐道:“以后别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老爹的事,明白吗?”

    “明白了!”诺诺喜滋滋地答应了一声,随即对大双和小双得意地一昂脑袋,随即却再次扒在越千秋肩头,对着他的耳朵说,“千秋哥哥别忘了,我才是你的童养媳呢!”

    焦头烂额的越千秋一下子想到那次见平安公主时的经历,一时竟是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揪了揪小丫头的耳朵,狠狠吓唬道:“以后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揍你!”

    “我才不怕呢,我有去武英馆,那些姐姐们教过我好多实用招式,公主府也常去,苏姨姨还教过我撩阴腿,她说是最好用的,尤其是对付男人的时候……”

    越千秋一把捂住诺诺的嘴,简直额头青筋都一根根爆起来了。这小丫头已经够魔女了,结果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小女人们还给她灌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因为越小四,否则按照平安公主那温柔却不失狡黠的性格,本来应该教出一个秀气女儿的!

    “你要是再这么胡说八道,回头大伯母和长安生气起来,小心她罚你!”完全不得已的越千秋只能拿出大太太和越秀一吓唬小孩子,发现不但诺诺立时闭嘴,就连大双小双也都老实了,他方才如释重负,心想那祖孙俩才真是越府的定海神针。

    否则就凭爷爷那老没正经的样子,越府不知道是什么鬼德行!

    他拍拍屁股站起身来,打算把大双和小双先送回东阳长公主府去,可却突然想起严诩说跑就跑,连带刘方圆和戴展宁都追着人去了,他不禁打心里叹了一口气,随即才一手一个把大双和小双抱了起来。

    “全都给我老实点,师父有急事出门去了,我送你们回家。”

    大双小双对视一眼,同时大吃一惊,随即不禁叽叽喳喳问了起来,而诺诺亦是吵着要一同去长公主府。正当越千秋有些应付不过来的时候,眼尖的他突然瞥见街口有两个人一前一后过来,可不是越老太爷和周霁月?他慌忙将大双小双一股脑儿都塞给诺诺,随即迎上前去。

    “爷爷,你和霁月跑哪去了!我骑马四处找了你们一圈都不见人影!”

    “我没你们高来高去的本事,难得霁月好心,带我飞檐走壁四处走走。”越老太爷说着就微微眯起了眼睛,脸上满是得意,“我们在屋顶上看到你像只无头苍蝇似的四处乱转,你却没看见我们!”

    越千秋整张脸都黑了,为老不尊四个字到了嘴边差点忍不住吐出来。而周霁月却笑着说道:“平安把老太爷送回来,我也算是完成任务了。时候不早,我先告辞了,武英馆那边说不定有些什么事情,我不能离开太久。”

    见周霁月走得潇潇洒洒,越千秋想说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那满腹纠结没地方发泄,只能幽怨地横了越老太爷一眼。

    可正拿着一包小店里买来的芝麻糖,一一分给三个小家伙的越老太爷,却是根本没理会他,直到含饴弄孙玩够了,大双小双说越千秋要送他们回去,他才咳了一声。

    “一会我让长安送你们回去,至于千秋哥哥,我找他有点事。你们爹爹不在,要听祖母和娘的话,知道吗?以后在这儿,要听大伯母的话,听诺诺的话……唔,这会儿长安还没回,你们先回去吃点心,晚些回去不要紧的……”

    三言两语打发了诺诺带着两个小家伙先回亲亲居去,越老太爷冲着越千秋勾了勾手指头,示意他跟自己回鹤鸣轩。

    等到进了那偌大的书房,他听到越千秋挺大劲地关门,便头也不回地说:“你影叔刚刚捎信过来,被楼英长成功溜回去了,但萧长珙正式入主秋狩司,摘掉了头上的那个代字。”

    那一瞬间,越千秋只觉得脑袋仿佛被雷劈了一下。

    他那个便宜老爹竟然真的就这么成了北燕最大间谍机构的头子?

    可紧跟着,他就听到了一个更震撼的消息。

    “你大伯父那边已经收尾快回来了,我嘱咐了你影叔一件事,把你娘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