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八十二章 循循善诱
    周霁月至今还记得,当初越千秋带自己去鹤鸣轩见越老太爷的时候,这位老人笑着伸出来搀扶自己的那双手,还有他对自己说,愿意留着她当孙女看待,让她叫他爷爷的那番话。

    尽管她后来渐渐知道,越老太爷并不是如同面上表现出来的,慈和宽厚如同自家爷爷一样的老人,而是一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可那种敬仰早已深深植入了心底。因为,也许越老太爷哪怕有这样那样的算计,他却帮助她完成了死去亲人最大的心愿。

    而此时此刻,越老太爷循序渐进对十二公主说出来的那番话,更是让她这个旁观者都不得不动容。

    如果是换成一般的爷爷,有外国公主千里迢迢追了过来,半路上又曾经顺手接应过,那么,暗示自家孙子生米煮成熟饭,一面死死拽住这一个外国公主,在北燕谋取相应的利益,等用完了再扔,说不定还要再大义凛然地表明本国立场,再攀附另外一门好亲事,这才是获取最大利益的完美途径。

    有谁会越老太爷一样,把私奔的后果,把抛家弃国的危害,全都对人剖析得那么清楚?

    甚至不惜拿她这个局外人作为对照的例子!

    因此,当周霁月看到十二公主抬起头来,刚刚分明黯淡无光的眼睛里,竟是闪动着期冀和希望的光芒,她就知道,越老太爷这番话终究没有白费,至少,这位北燕公主应当是听进去了。可与此同时,她不禁生出了一丝挥之不去的担忧。

    如果十二公主真的醒悟了过来,慧剑斩情丝,就这么回了北燕,将来会不会把这段屈辱的经历当成奋发向上的动力?那时候,岂不是真的弄巧成拙了?

    就在周霁月心乱如麻的时候,她突然捕捉到了屋顶上仿佛有一丝细微动静,不禁大为警惕。然而,她侧耳倾听了好一会儿,却没有发现其他反应,不禁暂时将这狐疑按下。毕竟,丢下越老太爷这个一定要好好保护的人,却去追查屋顶上可能存在的偷听者,无疑舍本逐末。

    越老太爷虽说没有周霁月那样好的耳力,可他却从来都是一个细致入微的观察者。因此,周霁月那神情变化,他第一时间看在眼中,但却仿佛什么都没发现似的,似笑非笑地对十二公主说:“越国公主如果听进去了我那些话,那就最好,如果实在听不进去,我也没办法。老头子我好歹也是个忙人,没有那么多时间来陪小姑娘谈心……”

    他这话还没说完,就只见十二公主猛地抱住了他的膝盖,随即竟是伏在他大腿上抽泣了起来。他只有儿子没有女儿,孙女固然有,可诺诺并不是说哭就哭的性子,所以被人抱大腿哭一场,这还是平生稀罕的事。更何况,哭仅仅是一个开始。

    “从来都没有人对我说过这些,父皇没有,母妃也没有,只有爷爷你肯对我无亲无故的我说这么掏心掏肺的话!就和千秋一样,从来都没有人像他这样不把我放在眼里,更没有人像他这样实实在在地教训我!可我真的从没想过自己能做过什么,而且,我怎么回去?”

    十二公主抬起头来,使劲擦了擦眼泪,这才一字一句地说:“是大姐帮着我出来的,就和千秋说得一样,她必定是因为我当初诳了她和晋王舅舅见面,害得晋王舅舅当众拆穿她不不是先头皇后娘娘亲生,所以恨我入骨。现在我不在上京,她肯定在我头上栽赃了无数罪名,我要是在这时候回去,难道不是自投罗网吗?”

    “当初千秋告诉三皇子,大公主被萧敬先揭破不是先皇后亲生,而且萧敬先自己也叛逃到了南吴,那位一向如同面团团的三皇子是什么反应?他纵声狂笑,而后就一反常态,直接亲手杀了牙朱。三皇子这次出使大吴,很明显是被人当成弃子,而且连副使楼英长都跑了,论境遇,他惨过你千百倍,他都有殊死一搏的勇气,你在北燕还有母亲和娘家人,你怕什么?”

    越老太爷说到这,见十二公主登时挺直了脊背,那素来只有娇纵任性的脸上,渐渐流露出了几分少见的郑重,他才轻轻用手在她的肩膀上一压。

    “刚从北燕得到的消息,你娘没有被废,更没有被打入冷宫。兰陵郡王萧长珙亲自为你说话,他说必定是越千秋那个臭小子蛊惑挑唆你和他私奔,但你很聪明,此行南朝也许能将计就计。就算不能,那也是你年少无知,北燕应该派人来接你,而不是任由金枝玉叶被一个身世不明的小子羞辱。嗯,大体就这样,千秋因为你,被他骂得很惨。”

    “长珙哥哥……”

    十二公主顿时呆若木鸡,原本就通红的双颊更是如同火烧一般。那时候萧敬先带着越千秋过来见她时,越千秋随手把她打得溃不成军,又狠狠骂了她一顿,于是她渐渐地把从前对萧长珙的满腔情思全都转移到了越千秋身上。

    如今听到萧长珙替她说话,她简直是千般滋味在心头。

    可那不知不觉的长珙哥哥四字呢喃一出口,她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毕竟,她当初追在萧长珙屁股后头跑,在北燕是人尽皆知的事,最要命的是越千秋也对此了若指掌,如今越老太爷亲耳听到她叫出这四个字,按照南朝人那保守的性格,岂不是要觉得她水性杨花?

    “爷爷,我……”

    越老太爷是什么人,十二公主那变幻不定的表情,放在他眼里那简直就是等同于明明白白告诉他对方想说什么。

    他嘿然一笑,这才泰然自若地说:“兰陵郡王能够容得下甄容,到底是有度量的人,他为你说话,却把千秋骂了个狗血淋头,这是他的立场,我没什么可生气的。我说这件事,只是为了告诉你,回不回北燕,现在安全不是问题,只是你自己的问题。

    要知道,你在北燕,远比你在金陵能做得多,说不定异日你这越国公主能够名扬天下,人家不会因为你是金枝玉叶知道你,而会因为你做的事情而知道你。而那时候,千秋说不定会觉得,错过你是最大的遗憾。”

    十二公主狠狠地攥着拳头,一时天人交战。她突然看了周霁月一眼,竟是直截了当地问道:“我想问这位周宗主,之前千秋去北燕,你既然和他有那样的情分,你为什么不去?”

    周霁月没想到最初根本瞧都不瞧自己一眼,得知自己来历之后,又对她敌意深重的十二公主,竟会突然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见那双微微上挑的凤目中,此时此刻尽是毫不掩饰的针对,她就毫不动容地翘了翘嘴角。

    “我为什么要去?千秋有千秋要做的事,我也有我要做的事。他把武英馆托付给我,那么我要做的,就是把他苦心孤诣打造的武英馆维持好,让前来入学的少年英杰都有归属感。更何况,我还有白莲宗的事务要管,怎么可能就因为一时冲动跟着他去北燕?”

    想到当时听说越千秋和严诩那冒险举动时的挣扎和犹豫,她就坦然说道:“不去的话,我也许会担心,也许会彷徨,可如果我硬是要挤进去的话,那么万一成为累赘和负担,万一帮了倒忙,我反而更不会原谅自己。我和千秋是朋友,什么是朋友,信赖彼此才是朋友!”

    屋顶上的越千秋听着周霁月这番精彩的陈词,只觉得自己非常想鼓掌附和。

    他来得晚,只听到老爷子之前问十二公主如果被他抛弃了怎么办,只听到老爷子说周霁月没了他还是周宗主,正在那惊悚爷爷竟是对十二公主揭破了周霁月的女儿身,可一路听到现在,他终于完全明白了爷爷这步步递进的节奏。

    虽说他对十二公主说的话也是这么个意思,可是显然他的当头棒喝没啥效果,相形之下,爷爷加上周霁月的作用就非常强大了。

    想到刚刚偷偷摸摸溜进来,随即正好撞破意图偷听的三皇子,如今不但确保了这周围没人敢窃听屋子里的谈话,自己还能做个监控者,越千秋就觉得这一趟冒险很值,可正当他得意时,却听到接下来十二公主的话,他一下子就淡定不能了。

    “朋友?周霁月,你拍拍胸脯,敢说自己不喜欢千秋吗?”

    越千秋险些没从屋顶上摔下来,情绪激动再加上手劲一大,忍不住抓烂了一块瓦片。然而,屋子里那三个人似乎也全都太激动了,竟似乎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多余的动静,这也使得他松了一口大气。然而,他那颗心却还是乱糟糟的。

    周霁月……她喜欢他?这怎么可能!他们可是青梅竹马的铁哥们……呃,好像青梅竹马和铁哥们这两个称呼不太搭……

    就在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偷偷离开,从而避开这种隐私问题,还是继续厚脸皮地在屋顶上继续听下去时,他终于听到了周霁月那照旧非常镇定的声音。

    “我是很喜欢千秋,喜欢他的机灵古怪,喜欢他的诡计百出,喜欢他的仗义豪爽,也喜欢他的孝顺友爱,更喜欢他对朋友的照顾周到……但不是都得像你那样死缠烂打,希望永远占有,那才是喜欢。”

    说到这里,周霁月突然顿了一顿,目光往上看着屋顶:“屋顶上的人可不要会错意,我永远都是和他并肩为战的朋友,在我人生中,这份情谊是比任何喜欢都要更优先的东西!”

    屋顶上有人!

    见十二公主眼睛瞪得老大,又终于听到了屋顶上衣袂飘飞的声音,越老太爷不知不觉露出了一丝笑容。今天他走这一趟,不但成功地让蠢蠢的十二公主觉醒了一点,又撩拨了英气大于女儿温柔的周宗主,还顺便让越千秋发现了一直没察觉的某些东西,真是来得值!

    可开窍之后,孙子会不会花心呢?这真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