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八十一章 激将法
    周霁月尚且都有那样的错觉,原本已经几乎陷入心灰意冷状态的十二公主,此时此刻那就几乎是狂喜了。她甚至想要抱着这位可爱的爷爷狠狠亲上一口,以表示自己对他的敬仰和崇拜。可她这高兴劲头还没有蔓延全身,就迎来了当头一盆凉水。

    “最后一种可能,我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古往今来,化解世仇这就几乎没有发生过。因为对于家族和国家大义来说,儿女私情本来就显得微不足道。你之前愿意放弃一切,包括公主的身份,可你想过没有,如果连公主的身份都没有了,你还剩什么?”

    见十二公主那狂喜仿佛冻结在脸上,越老太爷这才毫不客气地敲了敲扶手。

    “不是我偏袒自己的孙子,哪怕你是北燕越国公主,你都尚且配不上千秋,你一旦把那个身份丢掉,你还能拿出什么足以匹配他的东西?是举世无匹的美貌,还是冠绝天下的财富,又或者是强极一时的军队,甚至是生杀予夺的权力?”

    “你不要觉得我是在羞辱你,就算是你能够拿得出我说的那些东西,你还是配不上他。举世无匹的美貌会凋零,冠绝天下的财富可能会花光散尽,强极一时的军队也可能反叛,生杀予夺的权力,也有可能倾覆。相比之下,智慧和才能,武艺和胆色,这却是别人很难夺走的东西,这也是千秋有,但你最缺乏的东西。”

    兜兜转转这么久,越老太爷方才真正一剑封喉。他徐徐站起身走到十二公主面前,见那张素来骄横的脸上已经殊无血色,他方才不紧不慢地低头俯视着他。

    “你可以认为这是我在危言耸听,故意贬低你,但我只想说,你如果这样纠缠下去,那么千秋只会距离你越来越远,因为我的孙子,不是那些会被尊贵身份冲昏头脑的浅薄之人。”

    他突然转过身来看向了周霁月,见她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他就咧嘴一笑,随即竟是拿着手指对她点了点,随即再次看向了十二公主。

    “小十二,你知道今天陪我来的这位少年郎,是谁吗?”

    十二公主用带着深深敌意和警惕的眼神瞥了一眼周霁月,这才声音干涩地冷笑道:“莫非是哪位您觉得比千秋更适合我的少年英杰吗?”

    “他是在某方面比千秋更出色,可哪怕是你这个北燕公主来配他,我还是觉得他有些可惜了。”越老太爷继续说着重重打击十二公主的话,见她气得七窍生烟却又硬生生忍住,他不禁赞许地点了点头。

    “不错,终于知道忍了。你既然不认识,我就好好为你介绍一下,他是千秋一手打造出来的武英馆第一任理事长,白莲宗宗主周霁云,如今南边武林年轻一代中的第一高手。”

    他一面说,一面对想要推辞的周霁月摆了摆手:“霁云你自信些,这话是小影和杜白楼说的,他们两个一致认可的事,我还没见有人推翻过。就连阿诩也认为,千秋如果能在将来三年全心全意浸淫在武艺上,那么届时也许才是你真正的劲敌。”

    见周霁月终于乖乖闭嘴,越老太爷这才揣着手在十二公主身边坐下,淡淡地说:“但今天我要和你说的不是周霁云,而是他妹妹周霁月。七年前,千秋从大街上把衣衫褴褛的她捡回了越家,用千秋很喜欢的一首诗上的话来说,那应该可以算得上是他的青梅竹马。”

    周霁月简直不知道这会儿自己该是什么表情,额头和背后却已经不知不觉冒出汗来。尤其是当越老太爷竟是摇头晃脑念起诗时,她更是感到哭笑不得。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除了这几句,后头应该还有,可千秋偏说在我那鹤鸣轩的书里,就只看到了前半首,后面散佚了。但青梅竹马的典故,总算是有了……”

    “啧,我年纪大了,废话多了,我的意思是,那位小周姑娘当初刚到越府来的时候,除却武艺不错,却一直生活在乡野,大字都不认识一个。”

    十二公主当然不会立时听明白越老太爷的意思,可周霁月听着越老太爷说起那段自己刻骨铭心的往事,却并不觉得揪心,反而有些淡淡的怀念。

    “那时候她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却因为背负的血海深仇,胆敢闯入时任刑部尚书的吴仁愿家里偷东西,而事后,千秋和我帮她完成了心愿,也帮她找到了她的叔叔。在此期间,她一直都呆在越家,也跟着千秋他师父学读书认字,我曾经想过,反正家里女孩儿少,她如果愿意,我就留她下来,纯当自己又养了个孙女。”

    十二公主的脸色这才渐渐变了,她不可置信地盯着越老太爷,尖声质问道:“你这是想留一个童养媳?你不觉得她的身份完全配不上千秋吗?”

    “哟,想不到越国公主你也听说过民间童养媳的风俗?”越老太爷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周霁月,见她面色淡然,似乎完全没有被十二公主这话撩拨起怒火,他不禁暗自赞许。

    “千秋是我捡来,记在我那忤逆小儿子的名下的,我把他当成天下无双的珍宝,可天底下的人又有几人有我这样的眼光?与其勉强给他找个所谓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日后夫妻不和,我是觉得,他喜欢更重要。只要他喜欢,我就算真的在家养个童养媳又如何?只可惜,我到底还是看错了人,那个倔强的小姑娘实在是很了不起。”

    他没有看十二公主那张僵硬到有些扭曲的脸,笑呵呵地说:“那个小姑娘知道千秋当她是最好的朋友,也知道我是真心对她,更知道在越府她能过得更惬意舒心,可她还是惦记着终于洗脱污名重回武品录,却残破倾颓的白莲宗。她宁可抛下那安逸富足的日子,情愿花上千百倍的力气,跟着叔叔一同回去重建宗门。”

    十二公主的脸色终于一点一点变了。她扭头看了一眼那个仿佛在发呆的少年,声音变得更加尖利:“她不是有这样一个哥哥吗?为什么不把白莲宗丢给她这个哥哥?一个早就被武品录除名,甚至可能连宗门都没有了的白莲宗,值得她回去吗?”

    “呵呵,问得好!”越老太爷那张脸上笑容倏然尽去,取而代之的是冷然。

    “你没有嫡亲兄弟,她虽曾经有过,却早已经死在当时刑部某些走狗手上,唯一一个妹妹也在当初辛苦上京的路上失散了,至今都没有找到人的下落!可为了震慑觊觎白莲宗基业的宵小,她只能用自己死去哥哥,武学奇才周霁云的身份出现在人前,只能一个人分饰两个角色,只能一面拼命磨砺自己的武艺,一面拼命学习如何管理宗门,一面拼命读书!”

    “在你骄横跋扈,作威作福,安享荣华富贵的时候,在距离北燕千万里之遥的地方,一个原本身世凄惨却也可以轻松过好日子的小姑娘,却正在一步步地让自己成为强者!所以,她成为了江湖少年英杰们敬仰,小侠女们趋之若鹜的周宗主,你却仅仅是靠着一个公主的头衔方才能舒舒服服过日子的金枝玉叶,你说,如果你是千秋,你会怎么选?”

    周霁月万万没想到,越老太爷带自己来见十二公主,竟是为了说这么一番话。哪怕她自忖从来都把那种情愫压在心底,和越千秋相处时从未露出任何过破绽,此时此刻仍是险些破功,心乱如麻的她唯有非常尴尬地苦笑了一声。

    “老太爷把我这纸糊的壳子拆穿,让我以后怎么去面对那些被我骗了这么多年的人?”

    “你这身份总不能隐藏一辈子。”越老太爷无所谓地笑了笑,那笑容宽容仁厚,带着几分对晚辈的期许,“再说如今武英馆能招收女学生,峨眉三姝和回春观的宋蒹葭不都是女孩子吗?你已经功成名就,也不用和从前那样用周霁云的名头去见人了。”

    十二公主呆呆地看着这一老一少,终于也笑了一声,但那笑声却带着无尽的怨恨:“原来,你今天带她来见我,是为了告诉我,她就是你内定的孙媳妇?”

    “当然不是。”

    越老太爷说这话时,还瞧了周霁月一眼,见曾经的倔强小姑娘,此时只是自失地笑了笑,他就慢吞吞地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已经在那个忤逆不孝的小儿子身上吃了一回亏,又怎么会再用在千秋身上?但是,如果让我这个老头子来选,我也许会选一个为了男人抛弃家国的女人,但我不会选一个为了男人抛家弃国,自己却什么都不会的女人!”

    平安公主也是为了越小四抛家弃国,可那是本来就备受冷落的公主,却也是越小四倾心相许的女人。可十二公主这样只一味死缠烂打,岂不是害人害己?

    直到这时候,十二公主方才真正明白了越老太爷当着自己的面,拆穿这位女扮男装周宗主真面目的缘由。想到对方当年毅然决然回去重振宗门,而自己却抛家弃国追到了南吴,于是在人家眼中,她就成了不顾家国的女人,她不禁软软滑落,最后瘫坐在了床前的脚踏上。

    而越老太爷的话,却远远没有说完。

    “就算千秋现在要你,你一旦没了公主的身份,将来他变心了,你怎么办?女人一旦不知道自立自强,只能以夫为天,那简直比自断一臂还要愚蠢!没有千秋,霁月还是白莲宗周宗主,你呢?你就没有想过,自从千秋认识你之外,除却你的骄横跋扈任性,他还看到了什么?你就不会让他看看,你并不是只有公主这个称号,你还有他不知道的才能和胆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