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八十章 爷爷,私奔
    融洽?怎么可能融洽!三皇子一听这话,心里就已经愤怒地咆哮了起来。

    宫里派人把十二公主送过来时,那个他曾经见过,常常侍立在南吴皇帝身侧的内侍头子也过来了,并且特意对他点明,是越千秋打昏的十二公主,也是越千秋吩咐的把十二公主送到他这来。那时候,他就自以为明白了越千秋的用心。

    就算南吴这边把他囫囵完整地放回去,可他在北燕一穷二白,母族完全谈不上,父皇对他又根本都不多看一眼,他哪怕现在已经立志奋起,也不是那么容易立足的。可是,如果他能把完全没有兄弟的十二公主拉拢到自己这边,那么算上惠妃那一族,他就有不小的机会。

    可是,他固然很努力地去和人接触,可苏醒过来的十二公主先是面色铁青一言不发,紧跟着就对他冷嘲热讽。完全揭穿了他的用心不说,还撂下了几句让他恨不得宰了这丫头的话。

    “你也想进东宫当太子?别开玩笑了,虽说我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就没有一个称得上是成器的,可好歹比你这个只有皇子头衔能唬人的好得多!我和母妃就算想要挑选一个人结盟,那得眼光多不好才会挑你?万一到时候千辛万苦把你拱上去,再被你过河拆桥,那我岂不是天字第一号蠢货?你以为南朝会捧你?他们只不过是想把北边的水搅浑而已!”

    越老太爷只看三皇子的脸色,就知道他和十二公主的接洽并不顺利,当下就笑眯眯地说:“看来三皇子是治不了那个冒冒失失的丫头。那就让我来吧,带我去见她。”

    哪怕这几日在国信所消息不畅,可三皇子此时却醒悟到了,就凭十二公主单身一个,能跑出北燕还有可能,可居然能和越千秋萧敬先一行几乎同时抵达金陵,在南朝这边必定有人提供方便,很可能就是面前这位。因此,他立时压下了心头那股邪火,客客气气地点了点头。

    “好,老相爷请随我来。”说话的同时,他却不禁瞥了一眼那位英华外露的少年。

    据说这位南朝次相在越千秋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视的重长孙,莫非这就是……

    越老太爷并没有让人继续猜测,侧过头笑着对周霁月说:“霁云,你还没见过那位越国公主吧?来,和我一块去见识见识。”

    听名字发现并不是越老太爷的重长孙,却仿佛是一位有些亲近的晚辈,三皇子虽说不无失望,却也没露在脸上,只是对周霁月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即就走在了前头。

    而周霁月只觉得今天这趟差事越千秋跟着还差不多,着实闹不明白越老太爷为什么非得捎带上自己哪怕她自信武艺在年轻一代中绝对是佼佼者,不但胜过晚她多年才开始学武的越千秋,而且甄容也决计不是对手,可越府护卫一抓一大把,每个人都比她更专精此道。

    因为在护卫这份工作上,越影完胜所有人,更是为越府精心训练出来了一批精干护卫。她就算武艺再高,一个打三个可以,打五个也可以,可如果十个八个,那就恐怕不敌了。就算她是主动送上门去的,越老太爷为何会让她跟着?

    当满脑子糊涂的周霁月和越老太爷跟着三皇子来到了一处屋宅门口时,就只见三皇子直接停了下来:“十二公主就在里面,我就不进去了,省得她一见到我就冷嘲热讽。越老相爷若是能说得那样一块顽石回心转意,那么我真是要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呵呵,我这个人平生没什么别的优点,只知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说完这话,越老太爷就毫不犹豫地推开了门,大步入内。周霁月微微一愣,连忙快速跟上,心中却更加狐疑了起来。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是什么意思?

    就算十二公主的母族在北燕还有一定的力量,可这次人偷跑出来,惠妃必定会受到申饬或株连,最重要的是,越千秋分明是一次次把这位主动贴上来的金枝玉悠地说,“而且我也告诉过你,千秋虽说是我孙子,但他从小就很有主张,就算我是他爷爷,也不能帮他决定什么。”

    十二公主被越老太爷噎得面色通红,退后几步就跌坐在床上,再也没有刚刚哭诉的刻意,还有那发怒时的的跋扈。她把头埋在双掌之间,整个人都蜷缩在了一起。

    “千秋说我不顾家国,说我自私自利,说我就没想过对父皇,对母妃,还有对国家的责任……我明明是为了他,为什么他偏偏要这样刺我的心,我明明说了愿意放弃一切跟他的!”

    周霁月顿时额头青筋都爆起了几根,她终于明白,这会儿越千秋为什么躲在外头,根本就不愿意进来。她很清楚越千秋那张嘴有多厉害,想当初她和刘方圆戴展宁,固然是因为年纪小方才被他耍得团团转,可就连某些老大人也常上当,足可见只要他愿意,总能把人说服。

    可现在,在越千秋理应说过好几次之后,这个十二公主竟然还如此死缠烂打!

    “小十二啊……嗯,听说晋王这样叫你,我就倚老卖老也这么叫你一声。”越老太爷此时此刻表现得真的很像是一个和蔼可亲的爷爷,但口气温和,不代表他说出来的话也温和。

    “你现在做的这件事,有一个很准确的名称,私奔。古往今来,确实有不少男人都很喜欢约了女人私奔,当然,大多数时候这有一个前提,两情相悦。”

    “两情相悦之后,为什么私奔,这又有好几种可能。要么双方家庭条件相差太大,家境好的那一方死活不同意,要么两家看不上彼此,或看不上对方的儿女,要么两家是世仇,所以最终才会私奔。我问你,你觉得你和千秋的关系是哪一种?”

    十二公主就算脸皮再厚,也不觉得越千秋和自己两情相悦,分明是她一厢情愿。可如果否定了这个,后面的就根本不用说了。因此,她只能强迫自己忽略越老太爷的那个先决条件,咬了咬嘴唇说:“就是因为大燕和南吴是世仇,所以我和千秋才成不了。”

    “嗯,勉强也能这么说。”越老太爷还是那样一副悠哉游哉的样子,甚至还用食指轻轻摩挲着唇上那一抹夹着霜白的小胡子。

    “但你知道,为什么我会把两情相悦这一条单单拿出来说?因为没有两情相悦这个前提,那就是骗婚了!可哪怕是两情相悦,结果也大多很惨。如果是家族不对等的私奔,男方有钱,女方穷苦,大多数情况是男人吃不了苦,丢下那个贫穷的妻子拍拍屁股回归家族。如果女方有钱,男方穷苦,女人就没那么容易轻轻巧巧回去了,而男人更可能骗财骗色之后一走了之。”

    见十二公主顿时脸色煞白,越老太爷才不会说这种家庭不对等的私奔如果真是两情相悦,也有不少佳话,只刻意渲染不好的那种结果,随即轻描淡写地说:“至于世仇,放在你们俩身上那就更严重了,因为那是两国之间的世仇……”

    这一次,还不等越老太爷摆事实讲道理,十二公主就突然打断道:“别说了!”

    她这一次险些把嘴唇咬出血来,连半真半假的爷爷也不叫了,冷冷说道:“老太爷的意思是,千秋是为了把我这个私奔的傻丫头推回正路上,不屑于做那些骗财骗色的渣滓,这才不理会我?”

    越老太爷却不回答十二公主的话,而是自顾自地说:“而世仇这种情况也有几种可能。也许,这出自世仇之家的两个人隐于深山,不论自己那两家人打生打死,甚至两败俱伤,他们都全然不顾。也许,爱情敌不过对自己家族的牵挂,挣扎之下,两人最终又反目成仇。但还有第三种可能,他们决定勇敢地站出来,化解这段世仇。”

    听到这里,周霁月刚刚就古怪的脸色,此时此刻更是完全僵住了。

    她怎么听着那么像是越老太爷蛊惑十二公主和越千秋来一段世仇之间的禁忌之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