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七十九章 老太爷出马
    “放心,我不会拆穿你们用的这个理由。只不过,小千秋,到时候你不要后悔。”

    离开晋王府的一路上,越千秋一直都在琢磨萧敬先在听说那个理由时的诡异笑容,不禁有些烦躁。他当然不觉得自己能够算无遗策,爷爷有时候都有误算漏算,甚至被别人反过来暗算的时候,更何况只是有些小聪明的他?

    他只是觉得暗处对付不了人,就把人赶往明处,这样有利于进一步压缩萧卿卿和红月宫的生存空间,仅此而已。

    可萧敬先竟然说出你不要后悔这五个字,是认为萧卿卿不会上当,还是认为哪怕那位霍山郡主现身金陵,别人也奈何不了她?

    “烦死了,一个妖王就已经够麻烦了,现在还要加上一个妖女!”

    话音刚落,他突然听到一声笑,连忙回头时,却发现后头竟是无声无息跟了一个人。认出是熟人,他这才如释重负地吁了一口气,没好气地说:“人吓人吓死人,霁月,你跟上来也不打个招呼,摆明了要吓我一跳是不是?”

    “今日正好武英馆的课结束得早,我想去越府见见老太爷,没想到远远就看见你心事重重地走着,要不是你身下是匹识途老马,也不知道要撞上多少人!刚刚听你在嘀咕什么妖王,什么妖女,要我说,你还少说了一个人,你自己不就是妖孽?”

    越千秋顿时拉长了脸:“喂,虽说我们是好朋友,可你这么污蔑我,我也是要生气的!什么是妖孽?国之将亡,那才必有妖孽!”

    “好好,你不是妖孽,你是妖怪,这总行了吧?”周霁月对越千秋那气急败坏的样子视若无睹,随即方才若无其事地问道,“刘方圆和戴展宁刚让人到武英馆送信,说是要请长假跟着严掌门去办点事,是什么事我就不问了,只想问你,什么时候带着庆丰年和小猴子来?”

    见越千秋不说话,她就诚恳地说:“大伙儿都是冲着你才来的,虽说都觉得武英馆是不错的地方,可你这个首倡者不在终究不像话。再说,昨夜庆功宴上你给大家请来的兼职老师,还请尽早带人过来。否则等晋王提到的那些人来了,乱七八糟的声音只会更多。”

    “我知道了。”越千秋捂住了额头呻吟了一声,“我回去见一见爷爷,尽快把事情定下来……对了,你去见爷爷什么事?”

    周霁月嘴角一挑,脸上那笑容一下子变得明媚而灿烂:“之前文华馆的钟小白找上门来,说要和我们交流交流,可交流没有钱怎么行?作为户部曾经最有威望的老尚书,如今政事堂分管户部的次相,我这个武英馆的挂名理事长找老太爷伸手要钱,这不是应该的吗?”

    越千秋一下子想起了后世的各种联谊,随即就恍然大悟地一拍巴掌道:“国子监现在有那么多各种各样的学校,可收女生的只有我们武英馆!什么交流,那是摆明的没安好心啊!”

    周霁月差点没被越千秋这嚷嚷给噎得呛咳出来。她是女人的事,整个武英馆也只有戴展宁和刘方圆知道,所以那师兄弟俩每次看到峨眉三姝和回春观的宋蒹葭围着她转,就会露出非常古怪的表情。而为了这个,甚至有好几个血气方刚的各派精英来找她打过架。

    她毫无疑问地赢了,于是武英馆中那各具千秋的四个女孩子更是成天跟在她屁股后头,以至于之前越千秋不在时,她在外头还被人议论过。所以越千秋这没安好心四个字,她竟是听出了双重歧义来。

    可紧跟着,她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不对,文华馆的这些个家伙都是非富即贵,家里多数订了亲的,这跑来踢馆要说是为了像只花孔雀似的招蜂引蝶,那也说不过去,他们是真没安好心!很好,既然他们要求败,那就成全他们!霁月,一会去鹤鸣轩,我去把爷爷那儿珍藏的还没印出去的好书给你找两本,你拿回去让人给我背熟了。”

    越千秋使劲磨了磨牙,一字一句地说:“交流可以,题目我们出,还有,他们要来交流就拿出相应的赌注,空手的人不欢迎!不让他们把底裤都赔进去,我就不姓越!”

    说出最后这句话的时候,他们二人正好来到了越府门口。几个门房也只听到这后半截话,正因为九公子这霸气宣言而啧啧称奇,门里就传来了一个不紧不慢的声音。

    “好小子,姓不姓越你也敢拿出来赌?输掉了你想姓什么?不像话!”

    见越老太爷一身布衣芒履,就这么闲庭信步似的背手出来,越千秋连忙一跃下马迎了上去,笑嘻嘻地叫了一声爷爷,随即就快速把周霁月的来意代她说了一遍。等听完越千秋那轻微到只有自己能听清楚的话,越老太爷忍不住一把揪了揪小孙子的耳朵,随即迅速松手。

    “就你贼!这事儿可以,就这么办!不过想来人家肯定会提条件,比方说不许比武。”

    “那是,如果是比武,输赢不用比都知道,绝对是全盘碾压。可比文,武英馆也必胜。”

    越千秋冲着周霁月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却只见人上前恭恭敬敬行礼,随即非常自然地搀扶了越老太爷的另一边胳膊。他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她最近肯定常来常往,当下也没对这一幕表示异议,只是笑嘻嘻地问道:“爷爷这是打算去哪?怎么这身装扮,连轿子马车也没有?”

    “你胆大包天,撺掇人三皇子把身边的那个内侍牙朱给杀了,又把人家北燕公主给打了,我要是再不去一趟国信所看看,天知道你会给我折腾出什么来?”越老太爷见越千秋顿时有些不自然,他就不容置疑地说,“本来还打算挑几个护卫,现在不用了,你们俩陪我。”

    去见三皇子当然无所谓,可越千秋一点都不想再去见十二公主。可还不等他绞尽脑汁想理由推脱,就听到了一句让他如蒙大赦的话:“你要不想见他们,一会你在外头等,这不是有个比你更厉害的高手能陪我?”

    “还是爷爷周到。”越千秋涎着脸奉承了一句,随即却又建议道,“可这么走过去太惹眼了,爷爷真的不坐马车或是坐轿子?”

    “坐什么坐,本来就是去招摇过市的。少废话,走了!”

    跟着越老太爷出了越府门前的大街,牵马走在后头的越千秋发现无数或偷窥或打量的目光汇聚在身上,饶是他已经被人围观到习惯了,却依旧还是觉得有些紧张出汗。毕竟,他常常出门,金陵城认识他的人多了,到时候越老太爷肯定会被人认出来,万一窜出来个刺客……

    呸呸,就算没有刺客,窜出来一个告状的那也很麻烦啊!

    越老太爷却仿佛根本没察觉到周围的异样视线似的,只揣着手如同寻常老人似的不紧不慢往前走。说也奇怪,明明那么多人悄悄看他,一路上硬是没有遇到任何变故,直到平平安安来到国信所。

    因为越千秋上次来过的缘故,门前的守卫发现他竟是一路牵马步行过来的,虽说奇怪,却还是立时上前问好,当越千秋指着越老太爷,笑说我是陪着爷爷来的,大吃一惊的他们立时分出一人去里头通报,剩下的几个则是明显有些缩手缩脚。

    而越老太爷官场厮混这么多年,比越千秋更擅长安抚人心,三言两语慰劳了众人的辛苦后,就冲着周霁月微微颔首。

    “霁云,你跟我进去,千秋就丢着他在外头吹风。”

    周霁月看到越千秋对自己做了个鬼脸,虽说知道那是因为不想和十二公主打照面,而越老太爷身边也需要她这样一个足够可靠的人护卫,可她想想自己陪着老太爷去见三皇子,还有那个死缠烂打的十二公主,实在是觉得有些不合适。

    她没搭理越千秋,扶着越老太爷入内,眼见这位次相对迎出来的那位军官略寒暄了几句就把人屏退了,她正在心里琢磨一会儿自己到底是该时时刻刻跟着,还是保持距离,免得碍事,就听到一声咳嗽。

    “霁云啊。”在国信所这种地方,越老太爷绝对不会把称呼弄错,此时见周霁月立时答应了一声,他就慢悠悠地说,“一会儿看到那位越国公主,你该什么样就什么样,可别弱了你的气势。今天我带你出来,可不是真当护卫用的。”

    “这……是。”虽说不明白越老太爷吩咐这个到底是为了什么,周霁月还是老老实实地答应了下来。

    等穿过漫长的甬道和几座门,进入了一处显然很轩敞的院子时,她就只见四个侍卫齐刷刷地朝他们看了过来,每一个人乍一看都是鼻青脸肿,等再仔细看时,却是有人一瘸一拐,有人吊着胳膊,有人胸口还似乎包扎着什么……显然全都受过伤。

    毫无疑问,这便是越千秋身边那位追风谷高手徐浩的杰作了!

    而越老太爷并没有直接上前去刺激这些神经紧绷的侍卫,而是淡淡地说道:“通报三皇子和十二公主一声,大吴政事堂次相越太昌来访。”

    这短短一番话,四个侍卫却是不由得面面相觑。下一刻,其中伤势最轻的一个人就慌忙拔腿冲到了正房门前,甚至连敲门都顾不得就直接闯了进去。

    紧跟着,屋子里的呵斥声就响了起来,又随着低低的解释声戛然而止。不多时,房门就再次被推开,而这一次先出来的,却是面色苍白,身姿却颇为挺拔的三皇子。

    看到越老太爷身边跟着的不是越千秋,而是一个身材颀长的少年,他微微迟疑了一下,随即就站在原地,以一种仅仅是对老人的尊敬态度微微颔首:“越老相爷今日来访有何见教?”

    “见教二字可不敢当。”越老太爷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说,“我只是来看看,三皇子和越国公主相处可融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