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兴师问罪
    爱走神,爱自说自话,贪吃贪睡……

    直到离开神弓门的临时“山门”,越千秋还在想令祝儿刚刚那诡异的表情,以及对那个二丫头的贴切评价。在庆丰年那个暴力小师妹的口中,小金擅长的是轻功,暗器以及……耍赖!虽说轻功他没有切身体会过,但暗器和耍赖他已经领教过了。

    没见十二公主被她那几个柿子砸得非常狼狈?没见他竟然被人骂欺负弱女子的大坏蛋?

    但越千秋还确定了另外一点,那就是令祝儿也同样认为,那个二丫头绝对不是萧卿卿派来的,因为她根本就不适合玩潜伏。他非常赞同这一点,因此压根没怀疑人是故意暴露,以便于接下来玩另外什么花样,因为这个有点蠢萌的丫头,和蠢哭了的十二公主恰是一对宝货。

    上马的他直奔东阳长公主府,可刚到门口,他还没来得及下马,一个对他无比熟络的门房立时迎上来说:“九公子,我家公子见了戴公子和刘公子之后就直接出门去了。”

    越千秋没想到刘方圆和戴展宁都已经来了,却竟然还没拦住严诩,一时不禁大感头痛,连忙追问道:“那阿圆和阿宁呢?”

    “刘公子和戴公子追在我家公子后头走了。”

    面对这样一种诡异的结果,越千秋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他烦恼地揉了揉眉心,暗想自己就算天大的本事,也追不上一个不知道去哪儿的严诩。可他正拨马想走,突然灵机一动,一跃下马后丢下缰绳给那门房,随即一阵风似的朝里头闯去。

    不到一刻钟功夫,他就匆匆出来。从苏十柒口中得知严诩究竟是个什么态度,哪怕师娘并不知道严诩和刘方圆戴展宁究竟说了什么,这会儿又跟着严诩跑到哪儿去了,可他还是在心里安慰自己,严诩要出金陵总得有路引,总不至于这么快,刘方圆戴展宁好歹两个人,总拦得住他。

    可苏十柒最后那番话,却不停地在他脑海中徘徊。

    “阿诩是个特立独行的人,虽说他那建功立业让人好好看看的雄心壮志消磨得不多了,可在北燕的时候让你冲在前头,他却在后头安心享福,看得出来他很不舒服。所以如果他真的要去联络各派,哪怕你想得出比他出马更好的主意,也不要拦着他,让他去做他的。”

    便宜老爹是一天不折腾就不舒服,师父是不爱折腾却时而会犯点争强好胜的毛病,幸好两人现在天各一方,越小四又把甄容弄到身边,似乎打算也教出个儿子来玩玩,否则这两人碰在一起,他非得头痛死……不对,现在萧敬先跑金陵来,已经够麻烦了!

    想到这里,越千秋从门房手中接过缰绳,第一时间做出了决定直奔晋王府!

    萧敬先把十二公主带去皇宫的那笔账,他还没和这家伙算呢!

    尽管萧敬先昨天封了晋王,而后晚上英王李易铭便在那座刚刚从皇家别院华丽转身为晋王府的豪宅之中借宿了一宿,甚至是皇帝早朝之后亲自来接回去的,可从表面上看应该会在金陵城烜赫一时的这位双料亲王,如今那王府却是门可罗雀。

    没有访客,甚至连行人都很少,仿佛这儿就是一个禁忌之地,路过的人都绕道走。

    策马疾驰而来的越千秋甚至生出了一种错觉。这里不是金陵晋王府,而是北燕上京城,被无数达官显贵惧之如虎,甚至连左右隔壁都没人住,犹如荒郊野岭中突兀冒出的那座晋王府!

    他摇摇头把这种幻觉驱逐了出去,等到了大门前,他看到门前连个守门的都没有,当下也不下马,而是直接驾着白雪公主直冲了过去,眼看自己那一匹暴脾气的小母马尥蹶子撞在大门上。

    这种分明是极其危险的动作,白雪公主却做得驾轻就熟,杂耍似的用蹄子重击了两下门,随即立时唏律律叫了一声,而后竟是非常人性化地靠着两条后腿后退了几步,随即上前又是砰砰两下。玩得兴起的它这下子完全来劲了,一连两次之后还不过瘾,竟是又拉开距离准备来上第三次。越千秋早就熟悉了它的心血来潮,稳稳坐在马上只由得它胡来。

    然而,这第三次助跑已经开始,大门却突然被人拉开了。越千秋就只见对方先是有些气急败坏的,等看清楚他骑在马上,而那匹马儿如同人一样后退直立尥蹶子就朝他踢来,立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眼神,随即怪叫一声,慌忙往旁边退去!

    趁着这功夫,越千秋已经直接驾着白雪公主风驰电掣一般闯进了门。到了这里,他没有再继续悍然直闯,也不下马,而是直截了当地大喝道:“萧敬先,你给我出来!我好歹在路上照顾了你这么久,你居然送十二公主这么个大麻烦进宫来酬谢我?”

    此话一出,那个正要上前阻拦的门房立刻知道来的是谁,连忙退到了门口,还关上了大门。作为昨天才应召唤来到此地,顶替了之前那一批皇家仆役的人,他也已经得到过萧敬先的吩咐,别人来不妨先拦一拦,通知他再做决定,但如果是越千秋,那就直接放人就行了。

    越千秋喊完话,却也不进去,就这么抱手坐在马上一动不动。反而是他身下的白雪公主很不安分,四蹄不停地刨着地面,仿佛是刚刚踢门的兴奋还没过去,希望主人能任由它再好好发泄一下这股过剩的精力。

    足足好一会儿,越千秋才听到里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不多时,一个精悍外露的中年大汉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九公子,殿下旧伤发作,没法出来,还请您进去说话。”

    对于这么一个拙劣的借口,越千秋顿时为之气结。刚刚把十二公主送去皇宫的时候没有旧伤发作,如今从宫里回来就突然旧伤发作了?萧敬先这是装可怜呢……还是装可怜呢!

    他懒得废话,直接一跃下马就径直往里冲去。他之前已经来过这里一回,觉得凭建筑格局和摆设器物可以打九十分,此时此刻也不用那中年汉子带路,径直往里走去。可这一路上,他就发现不少亭台楼阁竟然都换了牌匾名字,如果不是他记性非常好,兴许都会走错,

    当他最终找到了萧敬先的居处,抬头一看征北堂三个字,顿时更是愣了一愣。可他转瞬间就回过神来,上前用力推开门,随之就被扑面而来的热力给冲得后退了一步。

    紧跟着,他方才发现,在这初冬根本就算不上太阴冷的天气里,这屋子里竟是烧着炭盆。而那个穿着细葛袍子坐在软榻上的青年,手里竟是犹如女人似的一手揣着个手炉,另一手翻着面前小几上的一本书。

    只不过,看那红润的面色,他就不觉得萧敬先是真的旧伤复发了。

    “你到底搞什么鬼!先是昨天晚上留着英小胖大被同眠,紧跟着今天又把十二公主送去了宫里,你是不是觉得太闲没事干了?你要是闲着没事干就去武英馆,很多人正想挑战一下你这个北燕有数的高手!”

    见越千秋大步上前之后就盯着自己的脸上看下看,萧敬先这才好整以暇地放下书,狭长的凤目流露出了一丝笑意:“好汉不提当年勇,你瞧瞧我现在弱不禁风的样子,别说车轮战,你那武英馆里随便出来一个少年英雄,一指头就把我按趴下了。”

    对于这种鬼话,越千秋自然嗤之以鼻:“少装可怜了,二层楼上就敢往下蹦,站在墙上隔空对北燕皇帝喊话,多威风,多帅气,谁会觉得你身受重伤?眼下才刚到金陵,一声令下立时旧部云集,这晋王府上下全都换了你的人,你还好意思说弱不禁风?”

    “我要真的还有从前那么大的能耐,用得着冒险召集这么多人?千秋,你应该知道,人越是显得高深莫测,就越是说明色厉内荏。就好比我有这么多自己人在身边,所以才可以隐藏我这不宜和人动手的弱点。而我越是对外声称在养伤,别人越是不敢相信。”

    “你这算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吗?”

    越千秋眉头大皱,可随之不想再被萧敬先带走了谈话的节奏,直截了当地问道:“英小胖和你怎么回事,我懒得管。但十二公主我已经没法忍了。这么个不知道公私之分,不知道轻重缓急的蠢丫头,留在金陵也是死,还不如让三皇子把人带回去!”

    萧敬先这才收起了脸上的戏谑,若有所思地说:“你是想让小十二,或者说惠妃那一系人马和老三结盟?”

    “三皇子肯定会很愿意,毕竟,十二公主这次是被大公主坑了。但十二公主是否能脑子清楚一点,我没办法保证,只能把她扔去三皇子那儿,看看能不能点醒她。”说到这,越千秋这才抱着双手在萧敬先对面坐下,不耐烦地问道,“说吧,你把十二公主送进宫什么意思?”

    “当然是想看看,小十二是不是可能嫁到南吴来,比如说,给那个小胖子当个媳妇儿。”

    萧敬先用吃饭喝水一般的口气说出这么一句话,见越千秋的脸色先是好一阵惊悚,随即就捧腹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捶着软榻,将小胖子和十二公主的那番冲突断断续续说了一遍,他却没有露出什么惋惜又或者好笑的表情,反而淡定地摩挲着下巴。

    “一回生两回熟,第一次见面彼此之间就留下深刻印象,不见得是坏事。比方说,你和小十二第一次相见,应该也不是什么轻松愉快的经历吧?”见越千秋顿时吃瘪,萧敬先不由得笑了起来,“要知道,皇上会让小十二去景福殿见任贵仪,本来就是一件很反常的事。”

    越千秋只觉得萧敬先越说似乎越像是那么一回事,不得不没好气地打断了这家伙的话。他一把撑住软榻上隔在两人中间的那个小几,一字一句地说:“好,这些我都不问你了,我只告诉你一件事,我已经建议皇上召见红月宫主萧卿卿。”

    “哦?”萧敬先的眼睛里终于不再像刚刚开玩笑,以及半开玩笑半当真时的松弛,而是射出了犹如鹰隼一般的锐利光芒,“理由呢?”

    “理由很简单。是你向皇上推荐她的。”

    府天说

    求双倍月票,谢谢大家了……这个月就请过一次假,表现很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