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七十七章 二丫头小金
    当越千秋被任贵仪留着耳提面命了一番萧敬先的危险,小胖子的阴险,甚至十二公主的危害,最后甚至被留着吃了一顿饭,继而接了她转赐的一大堆东西,从景福殿门口出来的时候,他就看到刚刚那个有些娇憨的小宫女小金正跪在地上苦着脸用刷子擦洗地面。

    之前并不是真的只有她一个在干活,这从满地都已经洒水清扫过一遍就能看得出来。只不过,细微之处要擦洗干净,这当然就是她的责任了。

    毕竟,谁让她向当朝唯一一位名正言顺的皇子英王李易铭讨赏,还真的得到了要的东西,尽管是一堆吃的?

    当察觉到身边有人停留时,小金方才抬起头来,发现是越千秋,她就赌气似的埋下头去一声不吭,可随之就发现人竟是在她身边蹲了下来。这下子,她避无可避,索性丢下手中的刷子道:“九公子刚刚在娘娘面前不帮我说话,现在又想对我说什么?”

    “刚刚我陪着任娘娘,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越千秋很没风度的就这么蹲着,托了下巴做沉思状:“我之前其实早就到了,一直在外头听壁角,所以英小胖和十二公主怎么冲突起来的,我也还算清楚。十二公主嘴毒,性子也不好,而且那身手其实也不过是花拳绣腿。可就算如此,当初在北燕猎宫的时候,我曾经亲眼看到过她用鞭子打跑了几只狼。”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随即对小金咧嘴一笑:“所以,她轻而易举揪住了英小胖,那是很正常的。可她竟然会被你几个柿子砸得措手不及,哪怕没被打中脸打中要害什么的,可却被你砸中了总共三次,那岂不是说,你的身手比她还要厉害一点点?”

    小金完全没想到,越千秋竟是会突然说出这么一番话,一张稚气的脸上顿时露出了难以掩饰的错愕。足足好一会儿,她这才垂头丧气地低声说道:“我就砸了几个柿子而已,你怎么就能看出那么多东西来?”

    越千秋不过是刚刚想到的,心下有那么一点怀疑,所以随口问一问,结果得到的回答竟然不是狡辩,而是变相的承认!有些意外的他只能继续装成胸有成竹的样子,笑吟吟地继续问道:“很好,既然你承认了自己身手不错,那我再问你,谁教的?”

    “宫主教的。”

    尽管公主和宫主读音完全相同,可越千秋几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萧卿卿身上,这一惊可非同小可。他不假思索地伸手朝小金抓了过去,眼见就要攥住对方手腕的时候,她却如同一条灵活的游鱼一般从手下滑脱。

    他当机立断地改用了影叔秘传的小擒拿手,一时间两人指掌翻飞。若非一个跪在地上,一个蹲在那儿,动作极其隐蔽,一应动作都是一触即止,并不激烈,绝对会引来许多围观的目光。最后,技高一筹的越千秋直接用左膝压住小金的右手,又成功拽住了她的左手腕。

    “果然不一般。你是红月宫的人?”

    小金咬了咬嘴唇,这才破罐子破摔似的说:“没错,如果没有宫主,我就是病死了,也等不到任娘娘派人来接!宫主供我衣食,教我武艺,是我的再生父母!”

    又是一个!除却令祝儿和小金,如果还有第三个第四个甚至更多,这怎么防得过来?

    越千秋只觉得自己是瞎猫碰见死耗子,运气好极了,可同时生出的却是深深的警惕。因为他本能地觉着,面前这个丫头做间谍实在是太不合格了这么冒冒失失就露出了身手不错的破绽,这么轻轻松松就承认了自己受到过萧卿卿的恩惠……这种人能玩潜伏?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她让你进宫干什么”

    “宫主才没让我进宫,是任娘娘把我接进来的!”说这话的时候,小金满脸的理直气壮,“宫主只是在我进宫之后就让人捎信给我,说是让我好好帮她看看,越九公子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我找井姑姑打听过好多回你的事!”

    越千秋不禁心生凛然。听这丫头的口气,是她进宫之后,萧卿卿还和她联系过?甚至还让她留心他的事?他娘的,难不成他真是什么狗血天雷剧的主角吗?不不不,要冷静,他既然早就决定只把自己当成爷爷的孙子,那么就一定要对任何其他因素保持淡定!

    “嗯,很好,那么,你能联络到红月宫主吗?”越千秋露出了一个自认为非常诚恳可亲的笑容,循循善诱地说,“我正好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告诉她。”

    “你想干什么?”小金警惕地瞪大了眼睛,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哼,什么仗义豪爽的越九公子,欺负弱女子的大坏蛋!”

    越千秋额头青筋都快爆出来了。被个小丫头骂大坏蛋不要紧,可是被一个武艺比一般禁军侍卫还要高,扔柿子砸人和玩儿似的小丫头说欺负弱女子,他却实在是敬谢不敏。他没好气地松手站起身,见小金立时揉着那被他捏出红印子的手腕,气鼓鼓地瞪他,他就笑了一声。

    “信不信由你。晋王殿下对皇上推荐了红月宫主萧卿卿这位巾帼英豪,大概不日之内,皇上就会下征书,下旨召见你那位宫主。你提早送个信去,她还能有个准备。当然,要是她想和皇上玩一出三顾茅庐之类的,我也可以去游说一下英王殿下代皇上出马。”

    说完这话,他就冲着小金耸了耸肩,随即转身扬长而去。可他才刚走出景福殿侧面的那道小门,就只听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用回头,他就知道是那个冒失小宫女冲出来了。

    “萧卿卿,这是宫主的名字?我怎么不知道?”

    越千秋险些脚下一个趔趄。想到令祝儿也是那种迷糊中带点二的性格,他不禁不无恶意地揣测,莫非萧卿卿自己是冰雪聪明的谋士,所以招揽手下就全都挑这种比较二比较好控制的类型?他实在是不想和这么个二丫头多啰嗦,头也不回地说:“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

    然而,这寥寥十几个字不足以打发那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丫头,她竟是不依不饶继续追在越千秋身后:“宫主怎么会姓萧?她怎么和晋王殿下一个姓?”

    “那你该去问她!”

    不耐烦的越千秋旋风似的转过身去,来不及停下步子的那个二丫头几乎和他撞了个满怀。眼看人噌的一下往后连退几步,同样吓了一跳的他压根没去想自己险些占了便宜,一字一句地说:“想弄清楚就去问你家宫主。还有,在景福殿老实点,要是让我知道你对任娘娘有什么不利,别怪我不客气!我这个人对朋友是很好,对敌人可从不手软!”

    直到越千秋大步离去,呆呆站在那儿的小金方才回过神,却是非常委屈地撅起了嘴。

    她不就是骂了一句欺负弱女子吗?竟然被鄙视了!还大名鼎鼎的越九公子呢,简直没风度,没胸怀……可是,宫主怎么会姓萧?怎么会是晋王萧敬先推荐她?难不成她是北燕人吗?

    出了宫的越千秋,此刻却直奔朝廷拨给神弓门两位长老和一众弟子们居住的那个院子。

    尽管慕冉和几个师兄弟如今都在武英馆,放假的时候会去神弓营帮两位长老的忙,可按照武英馆的规章,他们夜里都要回去,不能留宿此地。而两位长老日日泡在神弓营,根本不回家,所以如今只有从北燕回来尚未入学的庆丰年,和尚未重新归入门墙的令祝儿住在这里。

    要是别人有这样日日朝夕相处的机会,早就感情迅速升温,可当越千秋推开门大步进来的时候,却只见庆丰年正闷头在院子一角的柴房前头劈柴,而令祝儿则一手挽弓,一手拈箭,正在练习射姿,师兄妹二人别说谈笑,就连一个眼神交流都没有。

    换成平时,他怎么也会打趣调侃两句,这会儿却没有那份闲情逸致,略过庆丰年就直接来到那位挽弓女郎的面前。

    “令姑娘,有件事要麻烦你一下。如果能办得到,你传个话给那位红月宫主,萧敬先向皇上推荐了她,大概就这几天,皇上就会下征书召见红月宫主萧卿卿,她最好做个心理准备。来或不来,总得给个明话,否则刑部总捕司和武德司就不得不把红月宫列在黑名单上了。”

    因为哪怕是根据重修后的武品录,不在册的门派也属于非法。这和散布在许多城池村镇之中,那些小打小闹,但在各地刑部分司有记录的小帮小派不一样,是要倾全力打击的!

    令祝儿一下子愣住了,她反手将弓背在身上,这才瞪着越千秋说:“晋王怎么会向皇上推荐宫主?”

    “谁知道呢?”越千秋轻轻耸了耸肩,说得犹如真的似的,“也许是因为有个相熟的亲戚在金陵,做事也好,心情也好,全都能好一点?总之我就是先和你说一声。”

    撂下这话,越千秋扭头就走,可快回到门口时,他这才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拍脑袋道:“对了,今天我在任贵仪的景福殿遇到了一个丫头,十几个柿子把十二公主砸得够呛。她也和你一样,受过萧卿卿的恩惠,好像叫小金。”

    此话一出,他立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低低的惊呼:“那个爱走神,爱自说自话,贪吃贪睡的小金子?她竟然进宫了?她难道不怕一不留神就被砍脑袋吗?”2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