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又是一个不愿意!
    如果小看了那个死小胖子,真是会吃亏的!

    越千秋之前只觉得小胖子开口要人有些狗血,可听到小胖子振振有词地对任贵仪说出最后那句话,他不得不承认,小胖子已经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

    不会亏待向着自己的人,这种宣言一旦做出,而且还是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宫女,这种效果几乎就和当年的商鞅立木差不多,立时就会为小胖子树立起维护自己人的形象。

    而任贵仪同样不由得对李易铭刮目相看。她微微踌躇了一会儿,越千秋正以为她仿佛是正不知道是否该答应还是拒绝时,她突然看向那个成为目光焦点的小宫女。

    见其鼓起双颊,任贵仪便温和地笑问道:“小金,英王指名要你,你想跟他去宝褔殿吗?”

    话音刚落,就只见那个一团稚气的小宫女毫不犹豫地叫道:“我不愿意!”

    越千秋顿时乐了,第一反应便是自己当初在北燕皇宫大殿上面对北燕皇帝招驸马时,也是这样明确拒绝。发觉小胖子那张脸瞬间变得僵硬而难看,他更是唯恐天下不乱地插嘴道:“为什么不愿意?这么好的机会,不是应该喜滋滋一口答应下来吗?”

    被任贵仪称作小金的小宫女眨巴眼睛看着越千秋,随即翘着下巴说:“我又不是物件,不想被人要来要去,给来给去!我拿柿子砸那个什么公主,是因为她太可恶了,不是因为想要什么奖赏!我是才刚来景福殿没多久,可娘娘和井姑姑都对我很好,我不想去别的地方!”

    小胖子那不识抬举四个字几乎已经到了嘴边,却硬生生忍了下去。明明是笼络施恩的好机会,却被这个蠢丫头硬生生变成了一场闹剧,他怎么会不恼?可如果忍不住一时之气发了火,那他刚刚那番话效用全无不说,还会起到反作用,那样他就更丢脸了。

    可井姑姑却只觉得小金的憨厚幼稚有几分可爱。虽说她知道小金和任贵仪有几分因缘,可相比任贵仪这无儿无女的老妃嫔,想也知道李易铭这个皇子是更好的选择,只要点头答应跟过去,哪怕是给后来人做个榜样,小胖子也绝对会好好待她。

    谁知道这小丫头竟愣是摇头不愿意!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任贵仪却反而微微嗔道:“英王既然是真心实意地感念你帮他,足可见看重你,你这丫头没大没小地直接说不愿意,岂不是拂逆了他一片好心?”

    然而,小金非但没有因此而答应,反而把头摇成了拨浪鼓:“我才刚到景福殿没几天,什么都没学会,去了宝褔殿能干什么?我之前听别人说,宝褔殿那些姐姐们私底下全都争得和乌眼鸡似的,我斗不过她们,不去掺和还不行吗?”

    她一面说,一面偷瞥了一眼面色铁青的小胖子,脸上露出了一丝讨好的笑容:“英王殿下要是真的谢我,赏我一盒杏仁酥吗?之前井姑姑给我吃过一块,我现在还记得那滋味……唔,没有杏仁酥,核桃酥也行!”

    就连小胖子,此时也被小金那犹如馋嘴猫似的表情给逗得咧了咧嘴,越千秋就更是笑了起来。吃货之间总是难免更有共鸣,他登时调侃道:“那你这意思岂不是说,如果英王殿下能够每天供应你一盒杏仁酥,你就会立刻丢下景福殿和任娘娘,跟他去宝褔殿?”

    “呃……”

    小金立时露出了极度纠结的表情,随即龇牙瞪了越千秋一眼:“九公子你这是在诱惑我!”

    越千秋差点被这非常有歧义的话给气乐了,心想自己之前怎么会认为小胖子喜欢这么个二丫头。如此二货的性格,在宫里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竟然还能呆得下去?

    而小胖子那满肚子无名火更是一下子泄得干干净净,心想自己和这么个什么都不懂的小毛丫头较什么劲,只要自己之前对任贵仪说出去的那番话传开来,效果也就达成了!

    他竭尽全力挤出了一个最和蔼的笑容:“好,回头我就吩咐人,让那些大厨拣最拿手的点心各做一盒,全都给你送来,算是酬谢你刚刚砸烂的那些柿子。只不过,眼下景福殿这一塌糊涂的地面,可就要你这个始作俑者来收拾了!”

    说完这话,他如愿以偿地看到,小金先是愕然,随即便哭丧了脸,当下立时对任贵仪行礼告别。当他经过陈五两身侧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十二公主,心中快意的同时,更是羡慕越千秋的武力,可他自己都没觉察到,他更羡慕的是越千秋的肆无忌惮。

    刚刚他是在十二公主挥手打人时就有些着慌,否则也不至于那么轻易就被十二公主抓住了手腕。如果真的被人那一巴掌打实,事情传开说是北燕公主掌掴他,他就什么面子都没了!

    小胖子这一走,陈五两知道皇帝给他的那个从旁观察的任务已经完成。再加上越千秋丢给他一个名叫十二公主的烫手山芋,他总得先回去对皇帝禀报一声,再决定是否把人送去国信所和三皇子做伴。

    于是,他对任贵仪告辞后,匆匆留下那些送赏赐的,只带了两个内侍架起十二公主就走。

    闲杂人等没了,任贵仪客客气气从奉命前来的一众内侍那儿将大笔赏赐接收了下来,又命井姑姑赏了钱给这些抬东西过来的人,却把越千秋和小金叫进了内殿。等到走在最后的小金进来,她招手示意人上前,随即就伸出手指在那光洁的额头上使劲戳了戳。

    “小丫头,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拿着柿子砸公主,对着英王的要人又张口说不愿意,你以为你是越九公子吗?”

    越千秋越听越觉得这话实在有歧义,正要抗议,却只见小金竟是捂着额头回头对他做了个鬼脸,继而竟是低声嘀咕道:“我才不想去宝褔殿和那些姐姐斗呢,没意思,娘娘这儿活少轻省,对人又和气,跟着英王殿下回去,转眼他把我忘在了脑后,我岂不是被人欺负到死?再说了,越九公子本来就是我最崇拜的人嘛!”

    “能说出这样话的人,还怕被人欺负?”任贵仪忍不住在小金脑门上又戳了两下,看到越千秋那瞠目结舌的模样,她就笑着解释道,“千秋,这丫头其实是我一个挺远的晚辈,家里再也没人了,再加上做事冒冒失失没个轻重,我就辗转安排了把人接到身边来教一教,所以刚刚英王就算真的执意要人,我也不会给他。”

    越千秋这才恍然大悟,可让他更没想到的是,小金突然一闪身躲到任贵仪身后,再次对他做了个鬼脸:“我砸那几个柿子只是不想让我大吴的皇子被人欺负,谁知道他竟然赖上我了。要是换成九公子你要我,我肯定答应!我早就想进玄刀堂了,女孩子耍陌刀肯定很威风!”

    前头那半截解释非常合理,可突然话题延伸到自己身上,越千秋就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还以为是自己那诡异的桃花运又起作用了。可当听到小金的夙愿竟然是加入玄刀堂,他那刚刚生出的戒心立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啼笑皆非。

    玄刀堂什么都好,就是一个女弟子都没有,想想一个娇小秀气的女孩子挥舞陌刀的画面……简直美得让人不敢直视!

    “尽贫嘴!再这么没规矩,我就把你送出宫去!”任贵仪没好气地斥道,“就像英王说的,你居然把一箩的柿子都砸了,别人得多少收拾的功夫?你出去把外头自己弄出来的烂摊子收拾了,回头要是地上还有一丁点柿子的汁水,唯你是问!”

    “娘娘……”小金顿时哀嚎了起来,看见任贵仪没有收回成命的意思,她只能一步三回头地怏怏离去。而她一走,任贵仪就苦笑一声坐了下来。

    “你也听到了,这丫头并不像她在那小胖子面前那样单纯,其实挺聪明的,就是有些贪吃好玩。阿井常常对她说起你的故事,所以她一来向往玄刀堂,二来也挺佩服你。如果日后小胖子还惦记她,她呆在景福殿就不那么合适了,那时候你可得帮我问问长公主,能不能帮忙收留她一段时间。”

    只要不是推给自己,越千秋当然乐于助人,立时爽快答应了下来,只是心头总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对劲。而接下来任贵仪教训他不该对十二公主那样简单粗暴时,他则是非常无奈地一摊手。

    “我这是彻底没辙了,只能出此下策,任娘娘不是也想让这个刁蛮公主对付英小胖吗?”

    被越千秋拆穿了自己的心思,任贵仪顿时有些尴尬。她却也不掩饰自己的郁闷心情,满脸无奈地说:“一个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的皇子,我已经够心烦了,皇上竟然又给我塞来一个北燕公主,这叫我怎么对付得了?既然我拿谁都没办法,只能让他们自己斗一斗了。”

    见越千秋非但没劝谏她太冲动,反而笑眯眯竖起了一根大拇指,任贵仪不禁莞尔。就和第一次见面便对越千秋印象很好一样,这些年她一直都把越千秋当成晚辈一般看待,所以对他向着自己一点都不意外。可紧跟着,她就拉了越千秋到身边,语重心长地提醒了起来。

    “你看不上那个越国公主,我就放心了。不过,那个晋王萧敬先竟然会和李易铭走那么近,不知道是什么路数,你可不要因为和他一道回来的情分,就被他糊弄了。不是我多心,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防人之心不可无!”5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