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忍无可忍,笼络人心
    啪嗒

    稚气小宫女手上的竹萝整个掉了下来,仅剩的三颗柿子也跟着重重摔落在地。这不是那些硬质的李子枣子之类的水果,而是软趴趴的东西,所以才会在击中十二公主之后在那裙子上留下难看的污渍。这会儿,那柿子汁顿时溅得满地四处都是。

    而她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九公子你认得我?”

    “怎么不认得?虽说就只见过一次面,可你上回一见我就嚷嚷说我乱闯要叫人,我可还清清楚楚地记得!”

    越千秋见那小宫女立时低下了头,脚下飞快地挪动着步子,直接闪躲到了井姑姑身后,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如果不是亲耳听见,他简直无法想像那是敢对十二公主扔柿子,对他大叫大嚷说要让人拿他的大胆丫头。就在他打量人的时候,却不防小胖子蹬蹬蹬冲上前来。

    “越千秋,就算她曾经得罪过你,那也都是过去的事了,你不会这么没度量吧?”

    这么多年了,越千秋何尝听到小胖子这样替人说话,不禁似笑非笑地瞥了这家伙一眼。等再看向那小宫女,却只见人已经躲严严实实躲在井姑姑身后,连探头张望都不敢。

    可好歹加上今天统共见过两次,他还记得,那不过是个一团稚气,脸蛋圆圆,身量完全还没长开的小丫头,根本比不上十二公主那能够打上九分的容貌和身材。

    小胖子竟然没有和十二公主打是亲骂是爱擦出什么火花,反而看上了一个小宫女?

    不会这么狗血吧!

    也许是越千秋那意味深长的表情实在是太容易联想到不好的方面,也许是因为刚刚和十二公主过招时饱受压制,这景福殿中竟然没有其他人帮自己一把,也许是因为那小宫女嚷嚷的那一声打死你这藐视英王殿下的大坏蛋,这稚气的声音很让人有好感,小胖子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做出了自己有生以来少有的重大决定。

    他没再管越千秋,而是对着任贵仪深深一揖道:“之前和越国公主口舌之争,是我不对,后来又率先动手,更是我不对,还请任娘娘不要怪罪这个帮我的丫头!如果可以……”

    稍稍顿了一顿,小胖子就斩钉截铁地说:“我想请任娘娘割爱,把人调到宝褔殿。我那儿正好有几个侍女年纪大了,父皇说要放她们出宫!”

    此话一出,十二公主简直是气炸了肺。她刚刚就不服气,只因为骂她的是越千秋,所以方才勉强忍着,这会儿几乎下意识地尖声嚷嚷道:“好啊,原来堂堂大吴皇子,竟然会怜惜一个没规矩的小宫女,也不怕传扬出去让天下人笑话!”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越千秋正在琢磨小胖子那态度,此时不由得火冒三丈,转过头就冲着十二公主喝道,“宫女怎么了,宫女也是人!不过就是没你运气好投胎到帝王家,真要论人品论性格,这皇宫大内随随便便就能挑出成百上千胜过你的,你信不信?”

    眼见十二公主气得面红耳赤,眼圈更是红了,越千秋却毫不留情地说:“既然有幸身为公主,你就得想想你能为自己的国家,自己的父皇,自己的亲人做多少事,而不是只为图自己一时之快,追着男人四处乱跑!什么叫谁都可以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照你这说法,天下的盗贼全都有理,因为他们看中的东西得不到就要去偷要去抢,反而官府没理?”

    就连很讨厌十二公主这骄横跋扈不讲道理,只觉得又见着一个女版小胖子的任贵仪,对越千秋这几乎劈头盖脸的痛斥,她也不禁为之骇然。

    尽管这是大吴金陵,不是北燕上京,可十二公主到底是真正的金枝玉叶,越千秋还真敢这样指着人家的鼻子骂!

    十二公主终于被骂哭了,声音不知不觉变得断断续续:“你还要我怎么样?我都已经不要自尊地跑来了,为什么你偏偏要这样对我!”

    虽说大太太提点过另一种做法,爷爷也有过相应的暗示,可越千秋一点都没有和十二公主继续虚与委蛇的意思,只想快刀斩乱麻:“不是你喜欢谁,别人就一定要回应你。否则,兰陵郡王萧长珙岂不是应该兼收并蓄,把你和大公主都娶了?”

    毫不留情地把越小四给拖下水,他见十二公主已是面色惨白,虽说知道因爱生恨的女人很可怕,可还是硬着心肠说:“先是萧长珙,然后是我……他是鳏夫,又不喜欢你,我是吴人,而且压根不想当北燕驸马,甚至已经对你父皇说得很清楚了!天下男人又不是都死绝了,你怎么就不能挑一个正常一点的男人?”

    十二公主死死咬住嘴唇,想到今天软磨硬泡求萧敬先带她进宫时,她拿出的最后杀手锏,她就抱着最后一点期望说:“我可以不要北燕公主这个身份,这样你也不用当北燕的驸马……”

    “我说的话你还是不明白。你身为北燕公主,从小到大锦衣玉食,仆婢成群,可你享受过这身世带给你的优越生活,就没想过你自己也该付出过什么?你就没有真正想过你父皇,你的母妃,你的国家,你不觉得这很自私?而且,当你不再是公主,你还剩下什么?”

    越千秋实在是一丁点都不想和这个蠢哭了的丫头再打交道了,斜睨了一眼看热闹看得笑意盈盈的陈五两一眼。

    “陈公公,帮个忙,把越国公主送去国信所和三皇子搭个伴怎么样?让她看看不得北燕皇帝宠爱,也没有强大母亲做靠山的三皇子在怎样殊死挣扎,想要闯出一条活路来,她又在瞎折腾什么!我想走这一趟,对越国公主也有点开窍作用!”

    见十二公主眼神中的光彩一点一点地黯淡下去,想到当初大公主那件事,他也好,萧敬先也好,全都是利用了这个只会张牙舞爪的笨丫头,他就放缓了语气,但口气依旧冷硬。

    “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不是围着一个人转的,求之而不得是最普遍的,就好比我只求混吃等死,却常常被麻烦找上门一样!”

    陈五两被越千秋最后半截话逗乐了,当下也就不再搪塞,笑吟吟地来到了十二公主面前。

    “公主殿下,别怪九公子这话说得重,说实话,他这些年骂的人不计其数,对你已经是很客气了。你自己品味品味,是不是每一字每一句都是为你好?这世上,阿谀奉承你的未必都怀着好意,可指着你鼻子骂你一顿的人,却有不少都是一片苦心,你要明白才是。”

    越千秋没想到陈五两会突然来这么一招,顿时大叫不好。想到十二公主当初对自己转变态度,就是因为被打得落花流水妇人逆反作用,此时他大骂一顿,原本她应该死心了,可被陈五两一说,说不定再次起到了反作用。

    他正试图补救一二,谁知道话还没出口,就被小胖子给打断了。

    “越千秋骂人,本来就是金陵一绝,你要真喜欢他,就别怕他骂你。要知道,打是亲骂是爱,要真的不在乎你,他骂都懒得骂你!”

    小胖子终于洞悉了越千秋的心意,当即也顾不得自己刚问任贵仪要人还没得到回音,毫不犹豫地使起了坏,只希望那个蠢丫头回头继续纠缠越千秋,继续吃瘪。

    这样一来,他竟是一举两得,同时报了仇!

    “我……”十二公主话还没说完,就只见眼前人影一闪,紧跟着,颈侧就再次挨了重重一击。在最后失去意识之前,她只生出了唯一一个念头。

    说骂就骂,说打就打,难不成真是像那死小胖子说得那样,打是亲骂是爱?

    忍无可忍的越千秋只能选择了这样粗暴直接的解决方式,等侧过头来看见陈五两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他才没好气地架着昏迷不醒的十二公主,直接把人塞给了陈五两。

    “陈公公,人我交给你了,这是我第二次打昏这丫头,希望不要再让我来第三次。人送不送去国信所随便你,反正现在她应该完全清楚了,我这人脾气不好,更没有怜香惜玉之心!”

    躲在井姑姑背后的稚气小宫女忍不住暗自咂舌。当着任贵仪、英王、陈五两的面,越千秋竟然就这样下狠手,实在是……太有气概了!可还没等她继续犯花痴,却只见井姑姑突然让开一步,顿时把她再次暴露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

    而这一次,小胖子终于想起了刚刚没达成的那个请求,连忙咳嗽一声,打算再次尝试。

    任贵仪却抢在了小胖子的前面,似笑非笑地说道:“大郎,你刚刚这么直接向我要人,就不怕给你父皇知道了,责备你贪恋美色?”

    小胖子微微一愣,随即瞅了一眼那个不知所措的小宫女,嘿然笑道:“任娘娘不用担心,只要我带着人到父皇面前晃一圈,保管谁都不会这么说。这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哪里算得上美色?我只想让每一个人都知道,在关键时刻能站住来维护我的人,我绝不会亏待她!”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