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七十二章 恃宠生娇?
    原本想借着去各派送信的机会,调查一下红月宫,可现在严诩自说自话改变了主意决定亲自出马,越千秋那时候不打算再争,便是因为,萧敬先之前不但把信物托付给他,而且还对他说过最重要的一条线索。

    北燕先皇后在写给萧敬先的信上很明确地说,北燕那位小皇子在大吴拥有非凡的家世。所以,这样一个孩子不大可能流落在各大门派,更可能着落在了金陵城的皇亲国戚身上,否则他和严诩也不会怀疑上小胖子。他虽说不知道严诩也怀疑过他,可他自己也怀疑过自己。

    所以,要是真的满世界乱逛浪费太长时间,不但有可能徒劳无功,还可能造成金陵老巢被人趁虚而入。

    严诩主外,他自己主内,这是他在找来刘方圆和戴展宁之前就确定的宗旨。

    可因为戴展宁的话,他立时醒悟到,严诩灵机一动想出来的,这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计划确实粗糙到了极点,因为完全没考虑到萧卿卿十几年前就已经到了大吴!

    一向粗疏冲动的刘方圆却不以为然地反驳道:“宁哥你说得固然没错,可那有什么关系?红月宫从前经营得再久,可萧卿卿是北燕霍山郡主,北燕皇后最亲密的手帕交兼谋士,只要这一点说出去,纵使真的有人曾经和红月宫有关联,那第一反应也应该是划清界限吧?”

    “不错,方圆这话说得也有道理!”戴展宁轻轻一拍扶手,和父亲一样文静不似武人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凝重,“但你们想过没有,按照一般道理,只要掌门对各派明说,从前的事情既往不咎,那么也许会有人幡然醒悟,可如果是陷得太深的,又或者无法回头的人呢?比方说,和之前朝中被楼英长拿住把柄,黯然下野的官员一样,也有人被抓住了把柄呢?”

    越千秋从刚刚恍然醒悟之后,就一直在仔仔细细地盘算琢磨,此时终于因为戴展宁的话而完全想通。他嘿嘿一笑站起身,这才拍拍双手道:“阿宁说得确实很有道理,所以我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师父和你们都不用白跑的好办法。那就是……”

    他拖了个长音,随即一字一句地说:“那就是和朝廷大张旗鼓封了萧敬先晋王一样,把霍山郡主萧卿卿早就心灰意冷离开北燕,进入大吴,还建立了红月宫的事情公布出去。然后,力邀萧卿卿到金陵来,朝廷会用最大的诚意,和接纳萧敬先一样接纳她!”

    这种把隐秘转化成高调的做法,实在是出乎戴展宁的意料。而刘方圆则是更加咋咋呼呼地嚷嚷道:“大师兄,这事就算是你这么说,也应该没那么容易吧?”

    “嗯,所以我这就去见皇上。你们两个去一趟公主府,对师父说一声,省得他和师娘依依惜别后,直接就一走了之,那就什么戏都没了!”

    见越千秋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快步往外走,刘方圆不禁愣住了,而戴展宁则是在一愣之后,啼笑皆非地摇摇头道:“刚才也不知道是谁说的,才回来就被各种各样的事情缠住,忙了个团团转,这会儿又主动捋袖子上阵了!”

    刘方圆不禁嘿嘿直笑:“就是啊,大师兄说到底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不是他去找麻烦,就是麻烦来找他!”

    两人话才刚说完,就只见刚刚分明已经出门去的越千秋却是气咻咻地回来了。

    “背后嘀咕人也得至少等人走了再说,你们因为我是聋子是不是?下次再敢背后说我坏话,那就下场给我当一个月陪练,正好我已经找到了名匠,马上就有一把新刀了!赶紧去公主府,师父那性格是想到就去做的,万一他已经走了,那你们俩就得负责把人追回来!”

    越千秋对刘方圆戴展宁两兄弟撂下几句气话,随即立时牵出了自己那匹坐骑,快马加鞭出门赶往了皇宫。他照例直奔皇宫北门,只为了不用再穿过满是官衙的皇城南面半边,可远远看到那座不久前重修过,看上去显得高大巍峨的宫门时,他却发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正是齐南瓜……不对,是齐南天!

    他是宫里的常客,此时直接纵马过去,距离七八步远处方才一跃而下,随即笑呵呵地对齐南天拱了拱手道:“齐叔叔,这么巧,师父才和我说起你呢!”

    齐南天正满脸苦色,等听到越千秋这句有点古怪的问候,他才眼睛一亮,也顾不得身为长辈的矜持,直接上来一把勾住越千秋的肩膀,把人拖到一边。

    他压低声音问道;“你师父应该都对你说了?我今天从晋王府回来之后明明已经轮休了,可一个同僚‘正好’请假,于是里头就捎话说让我辛苦一下顶个班。我这不是才刚升了左将军吗?这就根本推辞不了!你觉着,里头这是不是故意的?”

    见齐南天脸色如常,但声音里却分明透着几分不安,越千秋想也知道,今早跟着皇帝看到那一幕,齐南天受到了何等冲击。有心安慰人两句,可他思来想去,最终还是笑嘻嘻地拍了拍齐南天的肩膀。

    “齐叔叔,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要知道是福是祸,那就在这等着,我进宫去帮你打探打探皇上是什么心情。至于害惨了你的小胖子和萧敬先……嘿,我回头会好好帮你教训他们一顿!”

    越千秋这前半截话齐南天姑且信了,后半截他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小胖子是回回在越千秋手中吃瘪,可萧敬先……如果他没看错,那家伙真的是个妖王!他虎着脸狠狠瞪了越千秋一眼,随即松开手在人背后推了一把。

    “少消遣你齐叔叔……快走吧,办完事赶紧出来,我等你的消息!”

    尽管这些年越千秋并不是日日进宫,把这里当成串门的地方,但他还保持着最常进宫的官宦子弟这一头衔,接下来的一路上,认识他的宫人内侍常常会笑容可掬地行礼打招呼,而越千秋自己也会和人随口聊上两句。当他到了垂拱门时,却没有立刻进去,而是张望了一下。

    早知道他个性的一个小黄门就知情识趣地说:“九公子这是来见皇上的?眼下并没有外人,皇上瞧着心情也还不错,要不要立刻通报进去?”

    皇帝心情还不错?骗鬼吧!刚看见小胖子和萧敬先抵足而眠,要他是当爹的,非得揪住那小胖子好好打一顿不可!

    心里这么想,越千秋脸上却丝毫不露,直接点点头道:“那你就帮我通报一下!”

    觉察到什么东西突然朝袖子弹了过来,那小黄门轻车熟路地探手一抓,见是一枚银制钱,他立时心满意足地咧嘴一笑,快步反身进去了。而另一个见机稍慢一些的不由得心生懊恼,却不想越千秋又来到他身边,很平常地低声打探了几句,问完话之后,又赏了他一枚钱。

    不多时,去通报的那个小黄门一溜烟回来,笑吟吟地说:“九公子,皇上有请。”

    越千秋颔首一笑,得知英小胖回宫之后就被皇帝命陈五两送回宝褔殿了,他心里很明白,皇帝才不会对他这么客气,尤其是在心情不好的情况下,很大的可能是直接吩咐让那小子滚进来……然而,当他面上大大咧咧,实则小心翼翼地进入垂拱殿东暖阁之后,却发现皇帝正坐在书桌后头,不看书不看奏疏,正饶有兴致地打量他。

    “前天出宫的时候还气急败坏一副不想再见朕的样子,现在怎么主动送上门了?”

    对于皇帝的这种调侃语气,越千秋先是一愣,随即就干笑说:“如果说皇上要给晋王当说客,那我还是只有三个字——不愿意!虽说我没有舅舅,可也没有兴趣随随便便认一个给自己的脸上贴金。再说了,不是有人很希望给晋王当外甥吗?”

    最后一句话他不知不觉带出了几分情绪,可话一出口,他就发现自己影射小胖子的话实在是有些冲动了,连忙补救道:“再说了,北燕越国公主竟然追着我到了金陵来,要说我是晋王的外甥,那也骗不了人不是吗?”

    皇帝刚刚被越千秋后半截话噎了个半死,发现这小子竟然欲盖弥彰似的转移话题,他不禁笑骂道:“胆子不小啊,你这是嘲讽大郎想要个舅舅想疯了,所以拉关系拉到萧敬先那儿?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大郎不如直接把十二公主娶了,这样不但能名正言顺叫萧敬先一声舅舅,正好还能给你解决个大麻烦?”

    “咦,皇上这主意不错啊!”越千秋假装没听出皇帝那反讽的意思,竟是喜上眉梢,“越国公主在北燕也是很受宠的公主,所以才能还没出嫁就有封号,比那个连封号都没有的三皇子强多了!英王殿下要是能迎娶一个北燕公主,那不是门当户对吗?”

    皇帝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走到越千秋跟前,伸手就在他的脑袋上重重拍了两下:“你这恃宠生娇的臭小子,朕越说你还越来劲了!自己惹出来的麻烦自己收场,别想推给别人!大郎的事情你不用管,朕正好想看看他能做到那一步,萧敬先又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越千秋是懒得管那个小胖子的事,可他那八卦之火却一时难以熄灭,当即眼巴巴地看着皇帝,低声问道:“皇上,我一直都挺好奇的,什么叫抵足而眠?真要是脚抵着脚睡,这世上有那么长的床吗?”

    此话一出,皇帝终于忍不住提脚朝越千秋踹了过去。等人如同敏捷的猫儿一般跳开,他方才又好气又好笑地斥道:“要是你再问这些无聊的事情,朕明天就把齐南天打发到琼州去!”

    “我不好奇了还不行吗?皇上您是明君,不能做出这样让臣下寒心的事啊!”越千秋这才慌忙讨饶,随即挺起胸膛道,“再说,三皇子身边那个讨厌的家伙我已经借刀杀人给弄死了,这么大的功劳,难道不能将功赎罪?”18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