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我希望有个舅舅
    如果是越千秋在这儿,那么,习惯了小胖子这说跪就跪,说哭就哭本事的他,看到小胖子此时好像是真情流露的一面,一定会嗤之以鼻。毕竟,他对小胖子实在是太熟悉了,深知这位骨子里就带着暴虐和阴险因子的皇子是何等会演戏。

    越千秋是天底下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除了皇帝第二了解李易铭的人,而萧敬先虽不是越千秋,可他多年混迹于弱肉强食的北燕朝堂,又哪里会是那么容易感动和轻信的人?

    然而,不可否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李易铭的哭诉触动了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因此他做出了很自然的动作。

    他弯下腰来,轻轻伸手压住了小胖子的肩膀,声音低沉地说:“你刚刚说的这些话,问过皇上吗?”

    小胖子的哭声稍稍低了一点,却是足足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可怜巴巴地说:“我不敢……我不敢冒着触怒父皇的危险。我已经没有娘了,我不能连父皇也没有。都说千秋是越老大人从街上捡回来的,但越老大人对他就好像是亲孙子,我表哥对他比亲爹还亲,还有那么多敬他爱他的朋友,只有我,明明是皇子,却什么都没有……”

    埋着头的小胖子没有看到萧敬先脸上一闪即逝的异色,只听到了紧跟着的一个问题:“那你羡慕千秋吗?又或者说,嫉妒他?痛恨他?”

    吓了一跳的小胖子几乎下意识地抬起头来:“那怎么会!我和他就算是死对头,可他就是他,我就是我!他现在是因为有越老大人护着,有我表哥护着,所以才能这么恣意逍遥,我行我素,可十年二十年之后呢?我只是……也想要那样的亲人,那样的朋友。”

    此时的小胖子脸上,没有任何戾气,只有几分掩饰不住的软弱。他直勾勾地看着面露怔忡的萧敬先,仿佛是一时冲动似的叫道:“晋王殿下,现在到了金陵,千秋既不肯再叫你舅舅,那么能不能……能不能让我叫你一声舅舅?我只是……只是希望有个舅舅。”

    一直等着小胖子亮剑出招,如今终于图穷匕见,萧敬先不由得愣住了。他略一思忖,就肯定小胖子绝对只是自作主张,绝不可能是皇帝的授意。想也知道,如果让朝廷群臣知道了大吴唯一一位皇子竟然叫自己舅舅,那么会怎么想?

    想到这里,萧敬先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他突然生出了非常高的兴致,只觉得自己在遇见越千秋之后,这十几年寡淡到无味的人生终于有了趣味。他打算接下来好好陪这个有趣的小胖子玩一玩,因此竟是在沉吟片刻之后,笑着摸了摸小胖子的头。

    “如果我的外甥还在,大概也应该是你这么大。你既然想要一个舅舅,那么,在私底下没人的地方,我可以满足你这个要求,但只能是私底下,否则,你要被愤怒的皇上和大堆官员弹劾,我也恐怕没什么好下场。嗯,就把这当成我们两个之间的一点小秘密,你觉得如何?”

    小胖子刚刚肆意宣泄自己的情绪,同时控制着语句,试图打动萧敬先,让其至少对自己亲近一些,可刚刚那个要求,他还真没奢望萧敬先会答应。因此,当萧敬先竟然答应了下来时,他的第一反应不是狂喜,而是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太期盼这个答案,以至于出现幻听。

    足足懵了好一会儿,他才一下子跳了起来,本能地嚷嚷道:“真的,你不是在骗我哄我?”

    “嗯,骗你是小狗。”萧敬先一本正经地发着小孩子玩耍时常发的牙疼咒。

    可就是这么一句话,小胖子却终于欣喜若狂。他想都不想地扑上前去,抱住萧敬先的脖子大声叫道:“舅舅,真是太好了,我有舅舅了!”

    饶是萧敬先会答应这件荒谬的事,不过是一时兴起想要看看小胖子葫芦里卖什么药,可是,当小胖子真的这般扑过来,真的这么叫舅舅,他对比当初越千秋那一声毫无诚意的舅舅,忍不住暗自苦笑。

    一个死活不肯当他外甥,哪怕是假的;一个死活想当他的外甥,似乎还在想着弄假成真……这两个在金陵城风口浪尖上的少年,还真是截然不同的性格。

    见小胖子竟然搂得死紧,萧敬先索性在他背上拍了两下,声音柔和地说:“好了好了,都多大的人了,居然还撒娇!你可是唯一的大吴皇子,也不怕人笑话你失了气度。”

    小胖子这才破涕为笑,放开手后就使劲擦了擦眼睛,奈何眼睛仍然有些红。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小声说道:“以后如果发现我犯了错,还请舅舅能够随时提醒我,我一定改!”

    “好好,我答应你就是。”见李易铭终于咧嘴笑了,萧敬先不禁打趣道,“如果知道你想找个舅舅,大吴这边有的是人巴不得吧?你怎么会想到我这个叛国失意之人身上?”

    “朝中多的是迂腐、顽固、庸碌、别有用心之人,而少数几个官声很好的,那又太正直,绝对不会答应我这种离谱的要求。”

    小胖子回答得很坦然,随即却又补充道:“最重要的是,你没有外甥,我没有舅舅,我们本来就是最好的搭配!你不是叛国失意之人,连父皇都觉得你是国士,那你就是无双国士!”

    “呵呵。”萧敬先摇了摇头,“无双国士,这世上是曾经有过,那是韩信。可国士无双如韩信,最终免不了被君王所忌,这也是天底下很多谋士和名将的下场。我算不上什么国士,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所谓妖王的那些手段,在大吴也施展不开,帮不上你多少忙。”

    如果不是脸皮厚度非常可观,被看穿了某些盘算的小胖子一定会脸色绯红,然而,他此时却非但没有变脸,还非常坦然地说:“我如果要人帮忙,只要放出风声,肯定有人会趋之若鹜。但我不需要结党营私,我只想要找一个可以依靠的舅舅,一个能教我真本事的舅舅。”

    直到这时候,小胖子强调的仍然是舅舅两个字,就连萧敬先也不禁为他的执著叹为观止。他没有再追问什么,而是点点头道:“好吧,那就随你。此时天色已经不早,我带你去客室休息。”

    话音刚落,才转身预备往外走的萧敬先就只听小胖子出声叫道:“舅舅,我能和你一块睡吗?”

    饶是萧敬先已经预备把这场戏演到底,此刻他脚下也忍不住一个踉跄。等回过头来看着小胖子那尤其无辜的眼神,他终于没好气地说:“你不怕回头被你父皇教训,不怕被那些官员苦口婆心地劝谏,那就随你!”

    小胖子是什么人?除了有数的那几个人,他怕过谁?而既然选择“勾搭”萧敬先,向父皇表现自己有笼络这等层级人物的本事,他哪里在乎冒险?他想都不想就窜上前去,笑嘻嘻地一把拉住了萧敬先的袖子。

    “那我就不客气地随舅舅回房了。”

    看着那只委实不客气的爪子,萧敬先不禁哭笑不得。

    在这座皇家别院正式变成晋王府的今天,他那寝室中还不知道会不会多上一位皇帝御赐的美人。如果有,他这会儿把小胖子带过去,那回头就有好戏看了。

    把一大群有的叫自己大师兄,有的叫自己大师伯的玄刀堂弟子送回石头山上的玄刀堂,当越千秋带着安人青回到越府的时候,早已经过了丑时。然而,他没有惊动正门,直接敲开自己那亲亲居对外墙开的门,应门的王一丁却禀报了一件让他意外的事。

    “庆师兄和小猴子在等我?”

    越千秋想起那两人是跟着萧敬先护送小胖子回宫的,此时不由得生出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问清楚王一丁把两人安排在了客室,他立刻撇下今天一直有些呆头呆脑的安人青赶了过去,才到门口就听到小猴子正在连续不断地打着呵欠,连忙推开了门。

    见是他进来,小猴子立刻跳起身迎上前来,连珠炮似的说:“越九哥,英王殿下不肯回宫,执意住到晋王府去了。在晋王府门口时,他派人回宫送信,说是对皇上禀报此事,也把我们打发走了。”

    庆丰年落后小猴子一步,脸上则满是歉意:“我知道那时候应该劝谏一下,但最后也没能坚持下来,实在是对不住严掌门和九公子的托付……”

    “原来是这事。”越千秋这才心头轻松了下来,笑着上前挥拳擂了擂两人的肩膀,“我当是什么大事,没关系,那小胖子很难管得住,再说他身边的侍卫都没反对,你们跳出去,岂不是招他的恨?这么晚了,害得你们还等我这么久,这样吧,今晚就在我这睡!”

    没等两人反对,他就笑呵呵地说:“放心,真要有什么事,有我呢!”

    最后这三个字顶上一千句一万句,小猴子立刻就放心了,庆丰年虽有些过意不去,可当越千秋打趣了一句是不是急着回去见小师妹,他还是闹了个大红脸。

    等到越千秋一如从前那般把庆丰年和小猴子安置在了一起,他回自己那屋子关上门时,他才摸着下巴踌躇了起来。

    之前他对李易铭说了那么多话,现在看来起了一种别样催化剂的作用。比方说,小胖子会不会发挥那无耻到无底线的地步,也叫上一声舅舅呢?萧敬先又会不会顺势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