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唱作俱佳的小胖子
    也许是因为有英王李易铭的出席,也许是因为皇帝对萧敬先明摆着礼遇偏袒,也许是因为严诩背后的那头金陵雌虎实在是太过难缠,也许是因为越千秋不但是越老太爷的逆鳞,也深得皇帝的偏爱……

    总而言之,这一晚上永宁楼的这场庆功宴,无人打扰,最终一直闹到了午时。而散场的时候,严诩让越千秋和安人青把玄刀堂弟子送回石头山上的玄刀堂,至于他自己,负责把武英馆的众人送回武英馆的舍房,而徐浩则代表越千秋去送使团的其他人回家。

    至于李易铭,小猴子和庆丰年跟着萧敬先一块送,确保万无一失。

    毕竟,在深夜这种宵禁的时刻,一要防止别人借题发挥,二则要保证每一路人的安全。

    可李易铭难得碰到这样和萧敬先单独相处的机会,却只觉得庆丰年和小猴子两个分外碍事。走在半道上,他突然开口说道:“这大半夜的,宫门早就锁了,与其我这么回去折腾一大帮人开锁,还不如在晋王殿下你那儿借住一晚上,不知道可方便吗?”

    “我那王府本来就是皇家别院,英王大驾光临,蓬荜生辉,怎么可能不方便?”萧敬先先是满口答应,随即方才略过喜形于色的小胖子,看向了随行的那些侍卫,“只不过,英王这临时起意,怕是皇上不放心,你这些侍卫更不会安心。”

    “父皇之前就再三吩咐,说是晋王殿下乃无双国士,之前在北燕一直都大材小用了,否则今日越千秋这庆功宴,我怎么会轻易答应出席?谁都知道我和他不和,要不是冲着晋王殿下的面子,我才不会去给他锦上添花!所以,晋王不用担心父皇,知道我宿在你那儿,他绝对放心。至于我这些侍卫,他们绝对相信晋王殿下能保护我。”

    因为某些小心眼,李易铭绝口不提自己和越千秋的所谓不和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戏,唯一担心的,不过是萧敬先和越千秋之间的关系非常特殊,否则也不会提出要越千秋继续当“外甥”。此时此刻,他用眼角余光观察着萧敬先的反应,最终得到了让他惊喜的反应。

    “千秋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却实在是没大没小,乱来一气,在北燕如此,没想到在金陵还是如此,幸好英王大人有大量,不和他计较。”萧敬先犹如长辈似的替越千秋道了歉,瞥见那些侍卫并没有因为小胖子那突然借宿的要求而哗然,更不用提反对,他心里就有数了。

    大吴这位天子实在是胆子大到连他都觉得咂舌!这不只是在考验李易铭,也是在考验他。可竟然敢冒这样的风险,那简直不像是一位审慎到被人认为是懦弱的皇帝会做的事,而更像是一个随时敢把所有的赌注一股脑儿全都投上赌桌的赌徒!

    虽说侍卫们不反对,可庆丰年和小猴子却不禁交换了个眼色,全都有些头疼。他们虽说和越千秋交好,可和英王李易铭却谈不上交情,更不用说和越千秋似的胆大包天直接叫人英小胖了。虽说觉得这么做不太妥当,可正经侍卫不反对,他们拿什么去劝谏拦阻这位皇子?

    等到了今日皇帝刚刚御赐匾额的晋王府门口,勒马停下的小胖子更是笑眯眯地对他们俩说:“已经到了,多谢二位一路护送我回来。时候不早了,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要知道,你们早就应该是武英馆的人,既然回了金陵,该早点去那儿才对!”

    不等两人答应或拒绝,小胖子就指了一个侍卫说:“你去宫门禀报一声,就说我今日留宿晋王府,请父皇不用担心,明儿个一早我准回去!”

    看到那个真正的侍卫答应一声,立刻拍马就走,庆丰年和小猴子对视一眼,同时看向了萧敬先。

    萧敬先在北燕和两人都打过不少交道,深知一个稳重小心,一个多动耍宝,但个性截然不同的他们却都非常信服越千秋,却很难说是否能信得过自己,当下就笑道:“怎么,小猴子你还不放心?难不成要我指天发誓,承诺绝对会好好保护英王?”

    “谁敢信你……”之前在没奈何之下假扮过小宦官,小猴子对萧敬先已经有几分心理阴影,幽怨地轻哼一声,到底觉得自己二人留在这碍人眼没意思,就轻轻拉了拉庆丰年的袖子。

    庆丰年虽觉得不妥当,可思量再三,见李易铭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他最终还是拱拱手道:“既然英王殿下要借宿晋王府,那我和袁师弟就告辞了。”

    眼看这两个最后碍事的家伙拱了拱手,最终拨马离去,小胖子顿时如释重负。他连忙热络地对萧敬先说:“晋王殿下,我们进去吧,我可有好多话想要问你!”

    昨日在进金陵城的马车上,萧敬先已经体会过一次小胖子的热情,可那时候毕竟左右都有随从,马车又是车帘卷起敞开供人看的,也说不了什么话。这会儿领着人进晋王府,等到小胖子吩咐那些侍卫各自去休息之后,他方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主动黏上来的牛皮糖!

    从进二门开始,小胖子的话就没有停止过,看似好奇的提问,实则都是小心翼翼的试探。而其中最重要的那个问题,在兜了好一阵圈子之后,小胖子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晋王殿下,你真的是到我大吴来找你那个外甥的?你怎么就知道人一定在大吴?”

    见萧敬先顿时沉默了下来,小胖子仿佛是自知失言,慌忙赔礼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戳你心口伤疤,我只是觉得……”

    他似乎在犹豫该说不该说,足足好一阵子方才下定决心似的,抬起头说:“虽说不是因为如此,晋王殿下不会到大吴来,可让我憋着,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我觉得,你的姐姐,北燕从前那位皇后没道理会这么做,毕竟那是名正言顺的嫡子,哪怕东宫有人,她的儿子也未必没有机会入主东宫,为什么要把人名不正言不顺地送到大吴来?”

    萧敬先静静地审视着面前这位大吴皇帝唯一的皇子,随即就发现,他那能够看得北燕很多官员毛骨悚然,不敢对视的眼神,却没有吓倒李易铭。就只见小胖子依旧鼓足勇气不闪不避地看着他,那目光看上去显得很真诚。

    可是,萧敬先见过这天底下最会伪装的人,小胖子这没什么新意的提醒,他又哪里会猜不到对方是想要借机博取自己的好感?虽说感到滑稽,可他还是须臾换上了一副温和面孔。

    “多谢你提醒我。只不过,我自然有我的证据。”

    李易铭只觉得自己距离目标又近了一步,当下一颗心怦怦直跳。意识到这样会让武艺高强的萧敬先察觉自己的情绪,他就装成震惊的样子往后退了几步,随即不可思议似的问道:“什么证据?难不成是北燕那位皇后娘娘对你说的?”

    “虽不中,亦不远矣。”萧敬先抬手请李易铭进了屋子,见小胖子跨过门槛之后先是四下里张望了一番,跟进去的他就淡淡地说,“我决定给这里起一个名字,就叫征北堂。纪念我那位留书给我,告诉我已经把儿子送到了大吴的姐姐。”

    打探到这样的消息,李易铭只觉得今日之行实在是值得不能再值了。他咀嚼着征北两个字,仿佛不知不觉一般在旁边一张太师椅上坐了下来,这才有些怅惘地说:“若是如此,晋王殿下你那个外甥还真是幸运,有那样为他着想的母亲,有你这样为了他宁可丢下一切,到南边原本的敌国重新奋斗打拼的舅舅……如果你是我舅舅就好了!”

    话一出口,李易铭就面色苍白,随即笨拙地补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晋王殿下你不要往心里去,我……我只是自伤身世……”

    小胖子的眼圈一下子红了,脑袋也耷拉了下去:“我从小就以为,我是冯贵妃的儿子,她对我很好,什么都依着我,只要有人得罪了我,她不惜手段也会报复得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冯家舅舅也是一样,哪怕我要天上的星星,他似乎也愿意帮我摘下来……”

    原本还有一些假装的成分,但多年没人可以倾诉这种郁积在心的悲愤和痛苦,小胖子竟是货真价实沉浸在了这些往事之中,声音已经渐渐有几分哽咽。

    “可一切都是假的,根本就是假的!冯贵妃根本就不是我的亲生母亲,所以她宠着我,却想要把我养成一个完全被惯坏的皇子!另一面,她去求神拜佛,想要再生一个真正属于她的儿子!而我那位好舅舅,借着我的名义逼良为奴,想要替冯家养一批死士……事到临头就全都推到我头上!”

    他用力一下捶在扶手上,仿佛随时都会哭出来。

    “父皇终究明察秋毫,知道了冯家的图谋,于是冯贵妃死了,冯家败落了,可我呢?他没有想过我也需要一个解释,他没有想过,很多人都在背后议论过我的身世!我到底是哪儿来的,我娘又是谁?我有舅舅吗?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我真的很想知道,真的很想知道!”

    小胖子从太师椅上滑落了下来,仿佛已经忘了自己想要亲近萧敬先,想要笼络萧敬先,直接坐在地上,脑袋埋在手臂和膝盖之间,赫然已经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