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六十六章 立场
    “这不可能!”

    八桌席面上,好几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叫嚷了起来,苏十柒则一下子想起出发前,青城掌门云中子亲自去见过严诩,所谈之事很可能和甄容的这个纹身有关。于是,随着越千秋拿眼睛去看今日同样坐在首桌上的小猴子和庆丰年,大多数人都往他们看了过去。

    小猴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集体注目礼,说话立刻结结巴巴了起来。

    “越九哥说的是真的,我们到了北燕之后,正好因为被秋狩司的人拆看马车的事,跟着晋王和兰陵郡王去见北燕皇帝,甄师兄下场赤手搏熊,但后来在换衣裳的时候,肩头那个青狼给徐厚聪看到了,徐厚聪捅到了北燕皇帝那儿。北燕皇帝亲口让甄师兄解开衣服给他看的,但有人说那是皇族的纹样,可北燕皇帝没当一回事,甄师兄也一口咬定自己是吴人!”

    小猴子最初说话不是那么有条理,但渐渐就理直气壮了起来。不但如此,想到微山岛上凤凰台的那一幕,他更是提高了几分声音。

    “甄师兄肩头上的那个纹身,天巧阁曾经的掌门弟子刘国锋也看到过,他就是利用这一点把甄师兄骗过去,这才有后来的群英会,其实他是……”

    “咳咳!”越千秋重重咳嗽了一声,见小猴子顿时打住,而四座一片寂静,显然是因为极度的震惊而暂时忘记了质疑,他这才镇定自若地说道,“甄师兄给我看了纹身,说是这个纹身在他还没有记事之前就有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而青城掌门云中子前辈和几个青城耆老,为了解开甄师兄的心结,也赞成他去一趟北燕。”

    越千秋绝口不提各派长老这一层的高手,从之前到现在,有不少都潜入了北燕,至今都还没回来,而且轻描淡写地把甄容的北燕之行说成了寻根之旅。他这么一说,而且还有青城派的前辈作为佐证,纵使最感到惊骇的那几个青城弟子,此时此刻也都生出了一丝释然。

    越千秋的那几个伴当完全接手了跑堂伙计们的工作,将一样样美酒佳肴分别摆到了各桌,

    然而,因为越千秋接下来就开始讲述此行北燕经历的各种大小事件从最初和三皇子等人相遇,到过境北燕和秋狩司的赌博,讹到了一大笔钱,再到碰见萧敬先,于是他狐假虎威,真的从秋狩司把钱全都要到手……听着这些跌宕起伏的故事,纵然美酒佳肴在前,众人却都去听故事了,压根忘了饥渴。

    尤其是越千秋说起在晋王萧敬先和兰陵郡王萧长珙的引领之下,他和甄容、庆丰年、小猴子一同去谒见北燕皇帝,甄容如何下场赤手搏熊,如何暴露,北燕皇帝又是何等态度时,在场众人鸦雀无声,等到他强调了甄容的彷徨,犹豫,坚持,四面更是一片唏嘘之声。

    接下来关于自己的那点事,越千秋虽说常用春秋笔法一笔带过,可禁不住总有人追问细节,庆丰年和小猴子补充一些,萧敬先又唯恐天下不乱地添油加醋,一时间庆功宴变成了故事会,直到最后离开上京的那另外半截经过从越千秋口中得到了补充,仍然有人意犹未尽。

    “真后悔当初没有削尖脑袋钻进使团去!错过这一次,再也没有下一回了!”

    说这话的是年少气盛的白不凡。或许是看到了几个青城弟子对他的态度突然变得有些不善,他便没好气地说:“甄容又不是助纣为虐,叛国投敌,看看越九公子之前就因为和北燕皇帝和晋王走得近一点,结果被人说成什么了。甄容肩头那玩意只要被朝中那些官儿知道,能有好结果么?还不如在北燕呢,至少兰陵郡王对他不错!”

    被白不凡这么一说,附和的固然没几个,可心底赞同的人却很不少。唯有几个青城弟子齐齐霍然起身,其中一人冲动地叫道:“你是说咱们青城还护不住一个甄师兄吗?”

    “要是青城那么强势,从前巡武使面前怎么会不敢出声!越老太爷为了越九哥,那都已经焦头烂额了,他还是堂堂宰相呢。青城派固然是享誉盛名的上三门之一,可朝中那些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官儿如果盯死了甄师兄,你信不信他回来就被问罪?”

    嚷嚷这话的是刘方圆。他素来冲动大嘴巴,此时因为感同身受,干脆用力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想当初我爹和戴师叔是玄刀堂弟子,某些狗官因为一丁点私怨,是怎么对待他们的?竟然把我娘和戴家婶娘出卖了给北燕,逼得我爹和戴师叔兵尽粮绝,落在了北燕手里!”

    “别低估了朝中某些小肚鸡肠的人。他们对自己宽松,对别人严苛,有些事情他们做得出来!”戴展宁虽说一向稳重,可此时此刻刘方圆拿着刘静玄和戴静兰打比方,他终于也忍不住了,“现在很清楚了,甄师兄不是投敌,他是被北燕皇帝问罪之后滞留北燕。说实话,他能够处逆境而自强不息,哪怕对并肩作战的北燕人心怀慈悲,可他还是好样的!”

    直到这时候,萧敬先才笑眯眯地说:“虽说甄容是阴差阳错,这才被留下的,可听各位这么说,他留下未必是坏事。”

    此话一出,他顿时引起了众多人的怒目相视。可是,他却半点不在乎,自顾自地说道:“各位都是南边武林的少年俊杰,那你们知不知道,南北两边对峙那么多年,为什么北面武林的那些门派,似乎反而没有你们这儿上三门中六门下十几门来得名头响亮?”

    这下子,本来还打算反击的诸多少年们不禁沉默了下来。谁都不会说,北边的武林不够强。也许百多年前是如此,可这几十年来,南边因为武品录的存在,对武者的钳制简直达到了空前恐怖的态势,而北边却是武力昌盛,怎么会反而听不到那些门派的消息?

    就连越千秋,也忍不住和严诩对视了一眼。他之前在北燕时经历了连番事端,没顾得上去深究这个,而此时看到严诩眼神中一闪即逝的阴郁,他就知道,师父不但知道,而且恐怕还知之甚深。

    “我今日还兼了一个武英馆山长。我知道,各位大多不以为然,可我却很高兴。因为在大燕,也有这么一个类似的地方,叫做英华殿。北边武林各大门派,弟子凡十五岁以上,就可以参加英华殿的测试,只要被选中,就会得到重点栽培,五年之后从英华殿出来之后,就会进入军中,跟随在各军将军身边为亲卫,学习领军对战,一年之后下放卒伍……”

    萧敬先毫无顾忌地详细解说着大燕对于门派武人的择优培养,当提到其中一半人能在英华殿出去五年到十年,也就是二十五到三十岁时出任一军正将或是副将,如今军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军官是门派出身,众多少年们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随即就听到了严诩那幽深的声音。

    “想当年,大吴的军中,也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军官都是各大门派出身。”

    严诩这话顿时激起了众多熟知门派历史的弟子心生共鸣。是啊,他们的前辈也有那样辉煌的时候……可现在军中还有多少各大门派出身的人?

    小胖子虽说对朝中某些官员也很反感,可发现渐渐竟有推崇北燕,鄙视大吴的架势,他就不能忍了。他干咳一声,仿佛纯粹好奇似的看着萧敬先问道:“晋王殿下,北燕那么多军官都是门派出身,那万一他们只知道心向着自己的门派,那岂不是有朝一日会尾大不掉?”

    “所以北燕的门派方才没有赫赫之名,因为门派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朝廷依附很深。”

    萧敬先当然看得出小胖子那小心思,哂然一笑道:“各大门派招收弟子,那是要官府配合,各方协力的。门派教出来的弟子越是功勋彪炳,他们招收弟子的人数份额越多。而最垫底的那些,将会有皇家派人接管……”

    “而那些年轻弟子一旦进了英华殿,他们就会被灌输忠君报国的那一套。因为英华殿中的很多教习,甚至兼任过帝师,所以很懂怎么灌输忠义。最重要的是,皇族也同时在英华殿中学习,如此近水楼台先得月,往往会在年少时就拉起一批拥趸。而最终登上帝位的,扶持自己这边的门派,打压甚至接管当初站错了队的门派,久而久之,门派和皇家就不分彼此。”

    他顿了一顿,这才意味深长地说:“而在北燕,不够强的皇帝,很容易被推翻。每隔几年十几年,北燕都有一场规模不小的动荡,每一次都是血流成河,就和这次一样,所以那些门派也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清洗和变故!就因为如此,北燕好几次都曾经处在四分五裂的边缘,不少门派也几次差点消亡。只可惜,大吴太安逸了,有进取之心的人太少,所以弱肉强食的北燕这才没垮!”

    这话就犹如重重一巴掌,打在每一个吴人的脸上,就连小胖子也不禁扭动着屁股,心里有些后悔他不该自取其辱。而就在这时候,越千秋却没好气地打断了萧敬先的话。

    “你也不用在这儿炫耀北燕那一套弱肉强食的法则,以前没有灭亡那是你们运气好,今后就不一定了!你既然说透了这一点,说不定十年二十年后,北燕就没了!话说你从北燕过来,如今又出任武英馆的山长,那你是不是应该再拿出一点东西,否则,皇上不是白白厚待了你?”

    越千秋这么一说,刚刚一直都有些心情郁闷的严诩顿时眼睛大亮。他想都不想就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萧敬先道:“没错,晋王殿下总不成是故意炫耀那个英华殿吧?你现在可不是北燕晋王,而是我大吴的晋王了!”

    “你们师徒还是这么合拍。”萧敬先状似无奈地笑了笑,随即环视一眼众人,轻描淡写地说,“我虽说是单身跟着千秋他们离开北燕的,但如果我只有一个人,却也不好意思在金陵这边受到如此礼遇。大概就在这些日子,北燕那位告老的太子太师,还有几个失意的将军,三位曾经当到过尚书侍郎的高官,都会抵达金陵。他们已经答应我,出任武英馆教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