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另一个传奇
    “你这话不该问千秋,该问我。他就算有天大的本事,在离开北燕上京城后,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是不可能知道的。”

    突然接过话茬的萧敬先,也把其他人的注意力一块都吸引了过去。在那些各式各样的目光之下,他脸上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容,却是淡然若定。

    “那时候上京城大乱,有人掳走徐厚聪的儿子,栽赃在使团身上。甄容正好去了武陵王别院救徐厚聪的儿子,想要把泼在使团身上的那盆脏水给洗干净,可对于遇刺重伤的我来说,这恰好是趁着所有人都在关心那件事的时候脱身的好机会。”

    此话一出,那含义自然不言而喻,刚刚这个问话的青城弟子不禁遽然色变,一时厉声喝道:“难不成因为你要带着越千秋逃生,就把甄师兄留了下来顶缸不成?”

    “首先,逃出来的不止我们两个人,在座还有六个使团的人,全都是我通过密道送出晋王府的。”萧敬先丝毫没有因为那样的质问而发怒的迹象,连声音都异常平稳,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第二,如果甄容赶回来,我当然会带着他一块走,但很可惜,他没赶上。”

    萧敬先说着就看向了庆丰年,呵呵笑了一声:“那时候被污蔑掳走了徐厚聪儿子的人就是庆丰年,他也去了武陵王别院,但他就知道自己毕竟是见不得光的,所以把人抢出来就立刻走了。可甄容却只顾着侠义为怀,最后还是神弓门那位大小姐派人护送,他才回晋王府的,否则也不至于赶不上。”

    哪怕甄容这事儿背后包括了太多人的谋划,可越千秋听到萧敬先硬是死扣着是甄容自己逞英雄,这才没能赶得上撤退的时间,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开口反驳。然而,话到嘴边,他就只见那个青城弟子气得脸都红了,蹭得直冲萧敬先面前。

    然而,小胖子却毫不犹豫地挡在了萧敬先身前,昂首挺胸地理论道:“晋王这话又没有说错!甄容失陷在上京,这确实很让人难以接受,可他确实是自己一时逞能才没赶上的!要是晋王真的是不顾别人的人,为什么其他人都救出来了,唯有甄容没赶上!”

    那青城弟子没想到堂堂大吴皇子,竟然也偏帮萧敬先。他在极度失望之下,不由得用求助的目光去看其他人,当发现越千秋赫然欲言又止,他立时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那当时为什么不是越千秋去,而是甄师兄去!”

    这一次,回答他的,却是南朝使团中的陈绍。他干咳了一声,有些不自然地说:“当时徐厚聪的女儿来求越九公子出手,但越九公子不肯,觉得这是有人蓄意栽赃陷害,他要出手只会让使团更加泥足深陷,可甄师兄却觉得不忍心,所以才主动去帮忙……”

    此话一出,在场顿时一片哗然。那最初提出质疑的青城弟子几乎是下意识地怒吼道:“你什么居心,为什么要污蔑甄师兄!”

    “徐厚聪的女儿老大不小了,我又没说甄容贪图他的美色!”

    陈绍也同样是本能地解释,可发现越解释越黑,那个青城弟子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分明透出了刻骨的仇恨,他顿时有些后悔自己多嘴了这么一句,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真的是甄容心太软,没必要同情的人,他也同情。”

    “说得没错。甄容就是心太软。”

    萧敬先这才再次接上了话茬,随即淡淡地说:“北边的消息应该还没这么快传过来,所以有件事你们大概还不知道。我当初走了之后,趁机作乱的武陵王派神武军突袭了晋王府。原本只要把没了主人的晋王府拱手让给他就好,甄容竟是怕我那些侍卫没了我一团乱,成了被人泄愤的牺牲品,于是他把他们都组织了起来,三昼夜没让那些精兵悍卒越过雷池一步!”

    “他是吴人,这样的战绩若是放在南边,自然是可圈可点,可放在北边,维护的又是我这么一个叛臣,毫无疑问,在别人眼中那便是掩护我逃走,罪加一等。所以,留守上京城的左右相就让兰陵郡王萧长珙把他押去见大燕皇帝。”

    在今日这种场合突然说甄容的事,受邀参加这场所谓庆功宴的每一个人都有些意料不及。然而此时此刻,每一个人听了萧敬先这番讲述,却都觉得有些揪心。

    熟悉甄容的人如庆丰年和小猴子,全都知道那是一个心地很柔软的人,这样一个人会为了徐家的是耽误逃亡,会为了挽救那些晋王府侍卫而选择留到最后,全都是并不奇怪的事。而现在,北燕皇帝是否会因为萧敬先和使团的逃亡而问罪甄容?

    严诩身边的苏十柒原本只是出来散散心透透气的,此时发现好好的庆功宴竟然出了岔子,她不禁眉头紧皱。然而,她随即就敏锐地察觉到,一旁的严诩似乎很不对劲。

    是了,从一开始那位青城弟子跳出来提到甄容的事情,严诩的反应就非常奇怪!

    尽管她离开回春观多年,和甄容这样的后起之秀完全不熟,顶多就是一点点惋惜,可因为丈夫这让人心疑的表现,苏十柒也不禁好奇起了萧敬先接下来会说什么。

    而萧敬先此刻说的,还有后头还没说的,恰恰是连越千秋都不知道的事。别人不确定萧敬先是什么时候得到的消息,但他一直到昨天为止都一直和萧敬先在一起,最最清楚对方一直都没有和可疑人接触的机会。那么,能够得到甄容的近况,就只有唯一一种可能。

    就是萧敬先今日招募来的那些仆役和侍卫!这家伙竟然在离开北燕之后,依旧有那样快捷的消息渠道!

    “甄容运气不错,那位兰陵郡王是个挺惜才的人,看中他的武艺和胆色,为了保他,在大燕皇帝面前给他求了情,说是愿意收他为义子,恳请皇帝法外开恩。”说到这里,萧敬先故意看了一眼那个青城弟子,见其脸色惨白,他方才哂然一笑。

    “只可惜,甄容是个硬骨头,敬酒不吃,他偏要吃罚酒,直截了当说,他不愿意。结果呢?皇上虽说看在兰陵郡王的面子上,免了他的死罪,却把他贬为了兰陵郡王的骑奴。换成别人,只怕宁死不会受这份屈辱,可甄容却不但承受住了,不久前还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

    此时此刻,也不知道多少人打心眼里认为,如果晋王萧敬先改行去当说书的,那么单凭这卖关子的娴熟,也绝对会成为最受欢迎也是最让人恨得咬牙切齿的一个!

    而别人会顾忌萧敬先的身份,越千秋却不在乎,此时心焦至极的他立刻问道:“到底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是甄师兄杀了哪个北燕权贵,还是拉起一只兵马造反?”

    “他虽说没造反,但做出的事情也不小。当时在固安城跟我竖起反旗的那些士卒全都被贬为了骑奴,一股脑儿都送去了兰陵郡王府,还有留在上京的那些晋王府侍卫本也是一样的处置。可甄容回到上京之后,得知曾经和他并肩作战的侍卫并没有送去兰陵郡王府,左右相一心想要杀人立威,一怒之下,他把身边那些没有半点斗志的骑奴组织起来杀进了晋王府。”

    “不但人都救了出来,右相放在那儿的整整一营精锐,被他单剑挑了个遍,手下几无一合之敌,就连那些骑奴也不要命了似的,最后以少胜多,以弱胜强。这一战之后,上京城送了这些骑奴一个非常霸气的名字。绝命骑,既然都是一度要没命的人,那么也就不把命当成一回事了!至于甄容,因为此事得到了那位兰陵郡王大加赞赏,如今俨然是王府第一人!”

    如此曲折离奇的故事从萧敬先的口中娓娓道来,偌大的地方一时鸦雀无声。就连听惯了越千秋那种讲故事方式的戴展宁和刘方圆等人都觉得,萧敬先虽说都是平铺直叙,没有那些扣人心弦的细节,可因为他说的是别人都不知道的事,所以仍是具有极致的吸引力。

    而相对于其他那些沉浸在这段传奇中的人来说,小胖子却是反应最快的。

    他轻轻咳嗽了一声,最终看了一眼那个失魂落魄的青城弟子,冷笑一声道:“听晋王殿下这么说,甄容确实很厉害。可他也确实太心软了,一心一意惦记的不是回归,而是那些燕人的死活和安危。照这样下去……”

    他顿了一顿,意味深长地说:“甄容在北燕靠着那位赏识他的兰陵郡王,一定会飞黄腾达的!到了那时候,他还会不会记得自己是青城弟子,那还未必可知!”

    “甄师兄不是这样的人!”

    看到几乎异口同声和那个青城弟子迸出此言的,竟然是越千秋,不少人顿时大吃一惊。而越千秋丝毫没有在意那些奇怪的目光,重重拍了拍巴掌,把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今天我邀约大家来这儿,一来是为了从北燕平安归来庆功,二来也勉强算是让大家认识一下晋王,至于三来……”

    “那就是我想让大家知道,此次使团去北燕,我也好,师父也好,甄师兄庆师兄小猴子也好,其他所有人也好,到底做了些什么事情!而这件事,我想先从甄师兄说起!不过,大家可别饿着肚子听故事,不妨先坐下,且听我慢慢道来!”

    直到这时候,众人方才哄笑了起来,刚刚僵硬紧张的气氛,终于有了少许的缓解。而那个率先发难的青城弟子被几个师兄弟拽了,死活劝到了一张桌子边坐下,眼睛却不可避免地死死盯着越千秋。然而,当越千秋开口说出那一番话的时候,他却险些没跳起来。

    “我和甄师兄怎么认识,又因为所谓的群英会有怎样的冲突,这些话我就不多说了。我只想说一件事,那就是之前朝廷要派使团出使北燕,甄师兄虽说是青城掌门弟子,可本来绝对没有他的份。那么,他是怎么参加进去的?很简单,他亲自来见的我,给我看了他肩头上的一个青狼纹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