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庆功宴上的发难
    又被那个小屁孩调戏了!

    一直到晚间跟着越千秋出门时,安人青只觉得浑身上下还是弥漫着一股挥之不去的烦躁。或者,那不能称之为烦躁,而是一种羞耻。她今年正好三十二岁,在如今这等十五花信少女就可以及笄嫁人的年头,同龄的女人说不定都快当祖母了,可她还是单身一个。

    在越府其他人眼中,她是九公子身边的红人,可因为当年她曾经冒充过四太太,没人敢登门提亲,顶多只是婉转试探过她的口气。可她被越老太爷收服不假,畏惧大太太和越影的手段也不假,可要说她会随随便便挑个越府的得力管事之类的嫁了,那简直是开玩笑。

    可要是长年累月这么拖下去,她难不成这辈子就一个人?

    越千秋今晚点了安人青跟着出门,随后下午先是去成功堵截住了东阳长公主,用三寸不烂之舌说动了这位金陵城中无数官员谈之色变的帝妹,让苏十柒出来放个风,等傍晚骑着那匹聪明的坐骑招摇过市时,却还常常用眼角余光偷偷打量她的表情。

    算计我的婚事?那我就先来让你烦恼烦恼!

    作为金陵城中颇具名声的老店,永宁楼在秦二舅亲自登门之后,连忙紧急派人先后去通知原本预定了包厢雅座的客人,好说歹说再外加帮人预定其他酒楼饭庄的席面又或者包厢,最终成功腾出了地方给越千秋临时起意的这场庆功宴。

    所以,当越千秋抵达时,就只见秦二舅已经亲自等候在了门口。他跳下马来上前对着人唱了个大喏,这才笑容可掬地说:“都是我想一出是一出,结果让您和大舅操劳受累了。一会儿晚上开宴的时候,你们二位可一定要坐首桌!”

    虽说自己的妹妹三太太秦氏这些年和越千秋的关系仍然算不上热络,远远比不上大太太,可秦家和越千秋的关系却相当不错,秦二舅只从秦家这些年在官面上越来越吃得开,就觉得当年的结交实在是非常明智。所以,这会儿越千秋客客气气道谢,又邀他兄弟坐首桌,秦二舅顿时笑得眼睛都眯缝了起来。

    “这哪里敢当,我和大哥也就是跑跑腿安排一下,哪能占什么首席?”

    “就凭二位是咱们越家的舅爷,那就够资格!”

    越千秋一面说,一面热络地伸手搀着秦二舅的胳膊进了永宁楼,一面往里走,他一面大致透露自己在北燕埋了一根线。如果可以,通过霸州和安肃军,可以试着染指从前被某些大商人垄断的私贸商路。这下子,秦二舅顿时怦然心动。

    可心动归心动,他还是不无犹豫地说:“私贸毕竟是朝廷严禁,会不会……”

    “之前长公主就曾经营过类似的商行,是得到皇上特许的,有武德司和刑部总捕司的力量在其中,咱们如果要做,自然也是一样。正好那一家因为战略需要被故意透露给北燕,如今被连根拔起,正好有了空缺,可产业没了人还在,而且出手得早换了大笔银子,本钱也够。”

    秦二舅见越千秋三言两语就描绘了一个美好的前景,他终于彻底心动。唯一不太明白的,也就只有为什么东阳长公主明明可以彻底另起炉灶,为什么需要一个微不足道的秦家。可这些年越千秋和他们交易,那也确实是童叟无欺,他最终就没再多问。

    “九公子既然带挈我和大哥,那没得说,要怎么干,你回头吩咐一声就是了。”

    越千秋最满意的就是秦家这兄弟俩做事果断,从不拖泥带水,而且对他也有一种相当程度的信赖,有时候甚至愿意担风险。否则,金陵城那么多商贾看到他得越老太爷宠爱,东阳长公主偏爱,甚至皇帝不明原因的偏袒,常常主动送上门结交,他干嘛非得挑中秦家?

    而且三太太秦氏当年在差点拐卖他的那桩公案中,也不是洁白无瑕的,这些年和他关系也不怎么样。可是,秦家是越家的姻亲,这种天然的关联秦家既然愿意竭力维持,越老太爷也没有因为三太太的愚蠢短视,就扔掉这门姻亲的意思,那么他也愿意带挈非常识时务有决断的秦家兄弟一把。

    三言两语敲定了一桩日后的合作,越千秋又笑道:“之前我偷懒,让二舅你帮忙跑腿,这已经够过意不去了。今天既然是我设宴请大家庆功,哪有支使你在前头迎客,我在后头偷懒的道理?我去门口迎客,回头客人进来之后,就请二舅你帮我款待款待。”

    说到这里,越千秋就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纸,笑眯眯地递给了秦二舅:“这是首桌的名单,至于其他几桌,反正今天都是年轻人,他们爱和谁坐就和谁坐,不强求。”

    秦二舅想要推辞,谁知道越千秋把纸塞过来,随即转身就走。想到外人都说这位九公子如何跋扈如何骄横如何不讲道理,他不禁在心里暗叹了一声世人就是偏见多,越千秋那脾气,只要你对真心实意,他能回报你的东西绝对更多。

    当他一面感慨一面低头看这张名单时,他的脸色就一下子僵在了那儿。因为首桌的名单上,有一个从前些日子消息传出后开始就在金陵如雷贯耳的名字晋王萧敬先!

    而等他看到下一个人名,他再次被震撼得不轻。因为那是当今皇帝的独子,英王李易铭!

    据他所知,越千秋和那个小胖子阿弥陀佛,不是他大不敬,实在是因为越千秋在他面前一口一个英小胖叫多了,他也差点染上了那个坏习惯一向不是非常不合的吗?这次怎么会邀请这一位……莫不是打算示威?

    因为前两个人太震撼,后头包括了严诩苏十柒以及此次去北燕的大吴使团那些人,他反而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至于同样受到邀请的玄刀堂一众弟子,武英馆的那些学生,可以想见,今天更加只是陪客。正当他叫来掌柜再一次确认各种细节了之后,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青城掌门弟子甄容并没有和越千秋一同回来,之前就有种种传闻,有的说甄容叛投了北燕,有的说甄容被严诩和越千秋丢下顶缸了……今日武英馆来的人中肯定会有青城弟子,到时候万一当场发难质问时,越千秋能抵挡得住吗?

    然而,这个念头不过是在秦二舅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因为他很快就没工夫想这个了。那位今日才刚刚封王的晋王萧敬先,竟是到得比任何人都早。当抢先一步进来给他报信的虎头悄悄指给他看那闲庭信步走来的青年时,哪怕萧敬先进城时旁观过,秦二舅还是不禁惊叹。

    这位竟然只比越千秋来得稍晚,比其他客人都要来得早!

    晋王萧敬先的来临仿佛是一个前奏,很快,严诩和苏十柒一块到了,小猴子和庆丰年一块来了。周霁月、刘方圆、戴展宁、白不凡……一个个少年的来临让永宁楼显得热热闹闹,只不过,敢于去和萧敬先兜搭的,却是极少数。

    除却庆丰年和小猴子被萧敬先叫了过去,不得不硬着头皮相陪,其他人更多的只是站在远处,一面打量,一面好奇地窃窃私语。

    而这种略显诡异的气氛,却在外间越千秋那突然响起的声音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了,英王殿下到了,这下大家不用饥肠辘辘再等,可以开宴了!”

    “越千秋你什么意思,讽刺我来得晚让大家白等了?”

    “心眼小的人听什么话都觉得人家实在讽刺他,英小胖你不是心眼小吧?”

    “少拐着弯骂人!我还不知道你吗?哼,要不是因为今天晚上晋王殿下给你面子,我才不来看你这家伙的脸色!”

    李易铭和越千秋乃是冤家对头,除却刘方圆戴展宁这种极其熟悉他们的人之外,其他的也就是听说而已,真正见他们这样在人前毫无顾忌地彼此冷嘲热讽却还是第一次。而同样第一次亲眼看到这一幕的萧敬先则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两人,随即就看到小胖子快步走向自己。

    他早就发现了这位英王对自己超乎寻常的热络,此时听到人口口声声说冲自己来的,又一见面就直奔自己,他自然不会把人往外头推,打了个哈哈就笑着迎上前。然而,他还没和李易铭说上话,就只听突然有人出声叫道:“敢问越九公子,甄师兄为什么没和你回来!”

    落在李易铭身后的越千秋循声望去,见说话的是一个似曾相识的青城弟子,而四周围的众人也流露出各异的表情,他就从容说道:“之前神弓门掌门徐厚聪的儿子被人掳劫,栽赃嫁祸给庆师兄,而甄师兄恰逢其会,和神弓门的其他人一起把人救了出啦,错过了出城,所以,他现如今应该还在上京。”

    那个出声的青城弟子原本就是甄容在青城少之又少的一个真心崇拜他的师弟,出声发问也只是抱着万一的侥幸,想要弄清楚甄容是否投敌。此时听到越千秋这么说,他在放下一块心头大石的同时,却又不由得生出了另一重担心。

    他顾不得多想,立刻又追问道:“那甄师兄现在怎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