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六十三章 试锋芒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真是至理名言啊!

    越千秋只觉得实在是哭笑不得,而更让他无语的,是苏十柒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和越老太爷一样,老喜欢揪着他耳朵玩!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力贯双耳……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他只是猛地发出了哎哟一声惨叫,趁着苏十柒愕然松手,他赶紧一偏头溜了出去。

    “师娘,你什么时候也和那些三姑六婆似的,听这种捕风捉影的话!十二公主与其说是千里私奔,不如说是千里追杀,千里寻仇,因为我利用她坑了北燕秋狩司正使汪靖南。再说了,北燕未灭,何以家为?人是爷爷收容的,他有他的算盘,我可没说要答应!”

    “我一回来就这么忙,其中大半都是这个十二公主闹的,昨天我就把人送到萧敬先那儿去了!”

    苏十柒是知道越千秋在别人面前向来能够天花乱坠,当初她自己就是这样被其骗入彀中,所以听到越千秋果然是利用了十二公主做成什么事情,她不禁捶床笑骂道:“你还赖?想当初你就骗了霁月,骗了我,骗了安人青,现在去北燕竟然更是骗起公主来,长大了还得了?”

    越千秋简直为之气结:“师娘,你这话简直是坏我名声!什么叫骗,我从前做的事,不都是为了你们好,再说安人青那女人是她自己骗上越家的!十二公主也是一样,我就不明白了,她从前看上那谁谁,现在又看上我,天底下男人又没死绝!”

    苏十柒被越千秋那气急败坏逗得乐不可支。等笑过之后,心情很好的她方才慢悠悠地说:“刚刚我不过是和你玩笑,只不过,千秋,十二公主也许年纪小,一时冲动,可既然千里追来,也许有别的因素,可如果我没猜错,你的吸引力太大也是事实。”

    见越千秋瞠目结舌,一副傻呆呆的样子,她不禁笑道:“就和你师父当初对我避如蛇蝎,我也觉得他是个纨绔子弟似的,一开始我们对彼此的印象都相当不好,可一来二去交手过几回,相处了一阵,他觉得难得碰到我这样一个武艺不错性子又爽快的,我也觉得难能碰到一个出身显贵,却没那种讨厌做派的。渐渐的,彼此就互相牵挂了起来……”

    “停,停!”越千秋赶紧举手示意苏十柒别往下说了,“师娘你和师父怎么成的,我比谁都清楚。你们那是异性相吸,水到渠成,打一开始我和长公主就觉得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我和那丫头……绝对没有可能,师娘你有闲工夫还不如帮我想想谁更适合当北燕驸马!”

    听到这里,苏十柒不禁再次打量着面前的少年。七年的时光,当年那个诡计百出天不怕地不怕的垂髫童子,已经成了现如今俊俏英挺的少年郎。不论是那练武多年的体格,还是跟随长辈熏陶出来的言行举止,再加上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自信从容,全都是最吸引女孩的。

    相信那位十二公主往日见多了阿谀奉承,敬而远之,卑躬屈膝……可像越千秋这种完全不将其放在眼里的,恐怕是第一次见。正因为陌生,所以新鲜,正因为新鲜,所以好奇,正因为好奇,所以才会生出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只可惜,越千秋这性格,可不是谁倾心,他就会喜欢谁的!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坐下说话。为了你在北燕那些丰功伟绩,娘和你爷爷加在一起,也不知道在金陵弄出了多大的场面,各种传言多如牛毛,我都不知道该信谁,每次问娘,她就推得一干二净,昨天你师父也不肯说。现在你来了,快说说这次在北燕到底怎么回事。”

    越千秋没想到苏十柒都已经和严诩团聚了,严诩竟然没提在北燕的那些经历。可话到嘴边,他突然想起晚间还要在家设宴请那些平安归来的同伴,他眼珠子一转,突然生出了一个主意,当即陪着笑脸打了个哈哈。

    “师娘,不是我不肯说,是这次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一下子又说不完。你看我昨天才到家,都还没来得及和玄刀堂武英馆的小伙伴们见一面。不如这样,今晚我在金陵城里包一个地方,所有人都聚一聚。师父本来就要去,你也一块来怎样?”

    见苏十柒先是一愣,随即大为意动,他就笑眯眯地说:“师娘的脾气我最知道了,这些天老是不能出门,你肯定憋坏了!今天晚上不但师父在,还有其他那么多年轻一代的英杰,还怕保护不了你?难得出门走走嘛,长公主那儿我去说!”

    苏十柒本来就是喜动不喜静的的性子,这些天闷在家里确实是无聊。她好死不死怀的又是双生子,一个个御医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小心,东阳长公主也担心她年纪有些大了,分娩很可能不像一般小媳妇那样顺利,所以竟是把她当成一件宝贝似的一点都不敢动。

    因此,听到越千秋一口包揽说是要去说,她不禁喜笑颜开:“好,要是你能够说动娘放我出门,回头万一十二公主死缠烂打,我对付她!”

    “那可就说定了!”

    越千秋笑得眼睛都眯缝了起来。等到陪着苏十柒又说了好一番话,哄了人睡午觉养神,他方才起身出门。

    等到回了越府,他立刻一面派人去知会三太太秦氏那两位和自己合作多年的兄长,请他们去包下永宁楼,一面让人去玄刀堂和武英馆送帖子,另一面则是打听东阳长公主眼下在哪,预备直接杀过去用三寸不烂之舌游说人同意给儿媳妇放风。

    至于真正最重要的萧敬先封王的进展,他反而并不太担心。

    皇帝的意向摆在那里,首相赵青崖和次相越老太爷的态度亦是鲜明,光凭裴旭和那些党羽,翻不了天!

    果然,把人指使得团团转,自己却小憩了大半个时辰,养精蓄锐之后,越九公子就得到了宫里传来的好消息。今日萧敬先封王进行得非常顺利,那位风度翩翩,举止从容的北燕晋王,三言两语就把一个出来质疑的跳梁小丑打得狼狈不堪,从现在开始,人就是大吴晋王了。

    这也是第一位封了南朝异姓王的北燕贵胄。

    而萧敬先原先住的那座皇家别院清水园,就变成了晋王府。而皇帝的大手笔除却之前答应萧敬先的那些官职之外,另外还准其自己招募仆役,准许扩充卫队一百名。

    相比早早封王却没有开府,用的也都是皇家侍卫的英小胖,如果不是年岁不对,萧敬先又是北燕来的,也许连越千秋都会怀疑萧敬先才是皇帝真正的儿子。

    因为徐浩去联络晚上的那场庆功宴了,亲自来禀报这件事的安人青瞅了一眼正在出神的越千秋,随即就轻声说道:“今天在朝堂上,除了有人讽谏封晋王是把祸水引到了大吴,还有人捅破老太爷私自收留了十二公主。结果皇上出示了政事堂存档的密揭,说是老太爷早早就上奏了此事,他和赵相爷早就知道了,结果裴相爷气得不轻,当场就要辞相。”

    “然后肯定没辞掉,对吧?”越千秋反问了一句,见安人青果然点头,他就呵呵了一声,“辞官嘛,有几个人是真心的,十个里头有九个都是做个姿态,实则是为了要挟。别提那个姓裴的,说说萧敬先,他总不会乖乖谢恩回到王府之后就睡大觉吧?”

    “萧敬先回到王府之后,就立刻开始招募仆役和护卫。”说到这件事,安人青那张妩媚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异色,稍稍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仅仅用了不到半个时辰,皇上允准他的百名卫队已经招满,仆役也已经收了四五十个。”

    “他还真是不怕别人知道,他早就在南边埋下了自己的人!”

    饶是越千秋知道萧敬先是怎样性格的人,此时此刻仍是忍不住轻轻吸了一口凉气。就连他这个吴人对于大吴皇帝都未必有这个信心,萧敬先竟然就能有这样的信心,第一时间展露出一部分在南边的实力,一副丝毫不怕遭受忌惮的架势!

    他有些烦恼地扯了一下头发,心想摊上越小四这么一个便宜老爹,他已经够倒霉了,如今还要摊上这么一个便宜舅舅,难不成这就是自己这些年衣食无忧肆无忌惮的代价?

    “萧敬先那儿也送张帖子去,就说晚上我的庆功宴,他爱来不来。反正他都招摇了,我还怕什么?”

    安人青立刻答应了,随即却媚笑着多问了一句:“十二公主既然住在晋王府,要请她吗?”

    话音刚落,她就看见越千秋收起笑容,眼神中竞显得寒光凛然。她可知道这位小主人何等难缠,何等记仇,生怕遭人误会,把心一横,干脆把之前自己对徐浩说过的那点盘算全都彻彻底底倒了出来。

    她本以为越千秋会皱眉会呵斥,至不济也有点反应,可没想到换来的却是意味不明的呵呵一笑。

    越千秋也没有让人一直糊涂着瞎猜,手指敲着扶手停顿了好一会儿,这才笑眯眯地说:“安姑姑,你从前坑蒙拐骗也好,心狠手辣也好,我都不在乎,像现在这样的算计,只要你对我挑明,不管我采纳还是不采纳,我都不会怪你。这样,从今天开始,和十二公主打交道的事,我就交给你了,怎么把她哄好,别来烦我,这就是我给你的任务!”

    安人青先是一愣,随即有些支支吾吾地说:“这……会不会不太好?毕竟是北燕公主……”

    “你连咱们越府的四太太都敢冒充,还对付不了那丫头?”越千秋狡黠地一笑,气定神闲地说,“此事只要成了,我给你挑一个包你满意的乘龙快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