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封建老家长
    从垂拱殿出来,去政事堂中若无其事地对着三相裴旭的那张冷脸稳稳当当坐了半个时辰,直到对方坐不住了拂袖而去,越老太爷和赵青崖心照不宣地略谈了几句正事,差不多到了酉时,两位可称得上是中流砥柱的宰相方才一同离开。

    在如今没有紧急军情要务的情况下,宰相是不需要留着轮值宫中的。

    而出了宫门,越老太爷让了赵青崖上轿先行,等自己坐上轿子之后,他就吩咐径直回家。这些年来,他再也没有早年只带越影一个,坐着两人抬的轿子四处乱晃疏解心情的习惯,一路上也不曾打起窗帘看街景路人,只是闭目养神。

    当轿子到了越府门口,他低头弯腰下轿,跨过轿杆出来的时候,却只见越千秋虎着脸站在面前。知道小孙子在这儿迎接,绝对不是表示对爷爷的敬意,他就笑呵呵地说:“怎么,连到鹤鸣轩等我回来说话的耐心都没有?”

    越千秋硬梆梆地说:“我怕一时气性不好,拿爷爷你那名满金陵的内书斋泄愤!”

    “臭小子,还话里藏刀,谁不知道鹤鸣轩的名头那是你给打出去的?”越老太爷伸手指指越千秋,等上前之后就一把拽起小孙子的袖子,“知道你满肚子怨气,走吧,到鹤鸣轩里,爷爷我听你说个够!”

    虽说论武力值,越千秋怎么都能碾压越老太爷几条街,可他还是不由自主地被人一路拖了进去。而沿途遇上的越府下人们在纷纷让路的同时,却也不禁暗自咂舌,心想九公子一走大半年,在北燕还闹出这么多事情,偏偏在老太爷面前还是那般得宠。

    今天刚刚回来,越千秋还没来过鹤鸣轩,此时随着越老太爷入内,却发现院子的门外和围墙外,站着六个如同钉子一般的护卫。发现每一个人的形貌体态他都很陌生,他忍不住盯着他们多瞅了几眼,随即就听到了越老太爷的声音。

    “你影叔训练的人,怎么,你要试试他们的本事?”

    “影叔的人?那就不用了。”越千秋收回了目光,生硬地答了一句,可等到被拽进了鹤鸣轩,他用脚后跟磕上了房门,他就立刻挣脱了越老太爷的手,后背紧贴着房门,抱着双手问道,“爷爷你有什么打算,直接说吧?你收留十二公主,总不能是为了好心吧?”

    “那你说,我是为什么?”

    越千秋一张脸顿时耷拉了下来:“刚刚我回来,徐浩偷偷告诉我,说是安人青竟然异想天开,觉着把十二公主追着我来金陵的事宣扬出去,于是皇上为了不让我当北燕皇帝的女婿,就会把公主或郡主许配给我,爷爷你总不能和那个跑江湖卖解的女人一样眼界低吧?”

    虽说越千秋没有解释清楚前因后果,可越老太爷还是忍不住哈哈大笑,最后连眼泪都笑了出来。他坐在软榻上,把脚上的厚皮靴子给用力脱掉随便一扔,这才盘腿袖手坐了。

    他先是把对皇帝说过的,怎么接到十二公主带回金陵的那番话复述了一遍,随即方才淡淡地说:“一来,我的孙子能文能武,有骨气,有胆色,有才干……总之是什么都有了,哪里能因为有北燕公主喜欢,就随随便便折腰?你在北燕拒婚人尽皆知,可金陵这边难免觉得这是夸大,那就正好让他们看一看,你连北燕公主都不放在眼里。”

    见越千秋先是一愣,随即虽说算不上转怒为喜,可那张脸立刻缓和了下来,他便慢条斯理地说:“二来,人老了,心软。那位十二公主能够因为大公主的所谓援手就从北燕跑出来,这样无知的人要是我原路送回去,说不定连命都会送了,还要被人当成攻谮我大吴的借口。既然如此,那就权当我日行一善,做点好事了。”

    越千秋这一次终于如释重负,当即蹭得窜上去挨着越老太爷坐了,笑嘻嘻地说:“我就知道爷爷不至于那样坑我!天知道我发现她窜出来的时候,人都吓懵了,没等听她把话说完就打昏了她拖着去见萧敬先……话说回来,爷爷你保证没想着把什么别的金枝玉叶塞给我?”

    面对这最后一句突然转折,越老太爷不禁再次纵声大笑。

    越千秋原本打算来个急转弯,趁机观察爷爷什么反应,此时发现毫无效果,他不禁讪讪的:“这不是实在被安人青那女人的神思路给吓着了吗?不是我自以为是,我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份,我就怕爷爷一心为我好,然后硬是来个拉郎配……”

    “十几年前,我也许会好好给你安排一桩对你将来有助益的婚事,可现在我不会了。”

    笑过之后的越老太爷,冷不丁伸手揪了揪越千秋的脸,一如对待当年那个小小的孩子。

    “你和你爹一个脾气,都是我行我素,受不得拘束的人。如果硬是找个你大伯母那样贤良淑德,精明能干的女人,你反而受不了,万一和他一样给我跑了怎么办?所以,你的终身大事我不管,只要你喜欢,你给我带个山野村姑回来,只要你说你喜欢,我也认这个孙媳!”

    越千秋这才喜上眉梢。就算是现代那些家长,大多数都不会这样开明,更何况现如今这处处讲究门当户对,娶妻当娶贤,开枝散叶为第一的时代?他下意识地一把搂住越老太爷的脖子,大叫一声爷爷万岁,紧跟着脑袋上就狠狠挨了一下。

    “少给我耍嘴皮子!你小子这么高兴,不会是已经心里有人了吧?快给我如实招供!”

    刚刚还正高兴的越千秋被老爷子一把推开,紧跟着就是一张审讯似的刻板脸,他顿时愣住了,随即就恍然大悟。刚刚还想老爷子开明呢,结果……这和某些家长一面催促你赶紧找个人成家立业,只要是个人就成,等你大喜反问此话当真,那审讯就立刻来临有什么两样?

    简直哭笑不得的他唯有没好气地嚷嚷道:“我才十四,哪里就那么猴急!色字头上一把刀,老爹二十好几才有媳妇,师父还是在老爹之后好几年才娶了师娘,萧敬先更是到现在还是黄金单身汉,我这还小呢,没打算这么早把自己圈进去!”

    这一次,越老太爷却气急败坏地一捶软榻:“你拿那三个不着调的家伙打什么比方!你爹离家出走,你师父离家出走,现在萧敬先……还是离家出走!难不成你也打算离家出走气死我?总之,你二十岁之前要是选不出一个好媳妇,那我给你的权利就收回,我亲自给你选!”

    越千秋顿时瞠目结舌。爷爷这开明到专制的变化简直判若两人,这就是封建老家长的两张脸吗?

    还不等他抗议反对,越老太爷就不容置疑地说:“就这么定了!废话少说,接下来和你说正事。你一路上优哉游哉也应该歇够了,明天去见一见北燕那位三皇子。至于那个被软禁之后成日大吵大嚷的牙朱怎么处置,也随你的便。”

    想着好歹还有六年的自由时光,越千秋暗自嘀咕的同时,也只能忍了。而对于这个突然丢过来的任务,他只是略一思忖便痛快地答应道:“好,这事儿我接了。”

    等到从爷爷口中套出,大伯父还没回来,越影自然也就还滞留在北燕,他少不得又问了问楼英长的下落,还旁敲侧击地暗示萧敬先对越小四承诺过会干掉楼英长,结果却碰了一鼻子灰。

    “那家伙虽说是条毒蛇,可留着毒蛇也有留着的好处,把他撵出大吴也就够了,用不着赶尽杀绝。这事情已经有人着手,你就别管闲事,倒是萧敬先那边……”越老太爷一点都不希望萧敬先插手,而因为萧敬先这句话,他更是意识到对方并不是孤身一人跑到大吴。

    “你转告他,只要他别去插手楼英长的事,等到他正式开府封王之后,他府上的人手,朝廷不干预,他可以把自己的人全都召来。”

    越千秋知道这并不仅仅是越老太爷的承诺,肯定是得到过皇帝的面许,当即点了点头,随即按在胸口的手却摸到了那把代表信物的小剑。虽说他素来大多数事情都不会瞒着爷爷,可此时此刻,他只是微微一犹豫,就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萧敬先要追查的事,和他与严诩那心有灵犀一般的联想有着丝丝入扣的联系,暂时还是他私底下和严诩好好去查一查,万一有什么收获,再告诉爷爷不迟!

    眼看着越千秋起身离开鹤鸣轩,越老太爷刚刚那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神态方才无影无踪。他疲惫地按了按眉心,习惯性地叫了一声小影,等醒悟到人尚在北燕,他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他支撑着下了软榻,趿拉了鞋子来到一面书架前,顺着梯子到了最顶层,随即就搬下了一本厚厚的书。回到书桌前打开那本书翻到某一页,用手指摩挲着那分明的手注痕迹,他就微微眯起了眼睛,那眼神却不是恍惚,而是流露出了某种锋芒。

    “世事如棋,人生如戏,可并不是每一个棋子都如你所料,也不是每一个人都会甘心做台上如同提线木偶一般的戏子。尤其是一统天下这种大事,已经不在这个世上的人,就没有指手画脚的资格了!谁也不能算无遗策,我是如此,你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