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兴师问罪找错人
    萧敬先尽管是北燕皇帝的小舅子,北燕顶尖的权贵之一,但对于个人生活,他其实并不在意。他可以住华屋美室,赏笙歌燕舞,食珍馐佳酿;可以粗茶淡饭,陋室简屋;可以和粗鄙的武夫大碗喝酒,谈杀人事;也可以和高雅的文士谈歌赋……

    总之只要他愿意,住哪里都可以,扮什么像什么。

    但只要有条件,没有人会拒绝奢华的生活。对于南吴皇帝大方地把一处皇家别院赏赐给了他,明言接下来这里就是晋王府,他自然不会拒绝。当好好游览了一番自己的新居,他就少不得暗自计算起了将来的日常开销和需要的仆役以及侍卫。

    此来南吴,他一个人都没有带,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就真的会独自住在这里,全盘接受皇帝安排的仆役和侍卫。如若如此,他一来难免会被某些南吴的官员当作是一文不名来吃白食的废物,二来难免受制于人。

    “该下召集令了……好歹也得聚集百八十个人,否则怎么能让人重视我?呵,我这个人的性子很简单,宁可让人怕我防我,也不能让人轻我辱我!”

    萧敬先站在花园中那座二层小楼的窗前,心里打定了主意。就在这时候,他就看到外间大路上一个人匆匆而来,到楼下时抬头看了他一眼,这才拱了拱手道:“晋王殿下,越九公子带了人来,说有要紧大事要见您。”

    “才刚分别没多久,他就过来找我,我这个外甥还真是贴心。”萧敬先似笑非笑地调侃道,随即就轻描淡写地吩咐道,“不管他带了谁,一概都领进来。然后告诉其他人全都给我记住,以后越九公子过来,不用通报,哪怕他三更半夜来,也放他进门!我就算信不过天下人,还会信不过他么?”

    下头禀报的侍卫听到外甥两个字,再听到最后这句,哪怕心头惊骇,却也不敢随意反驳,只能先连声答应了下来。

    等到了外头,他先是瞅了一眼越千秋身后,那个架着一个不知道是昏睡还是昏迷少女的美艳少妇,随即又打量了一下徐浩,这才恭恭敬敬地说:“晋王殿下请诸位进去。”

    能够进门,越千秋便确定,萧敬先在这儿至少接见人是自由的。

    这座皇室别院乃是皇家众多产业之一,越千秋自然从来都没有来过,可跟着那侍卫走在其中,他默默数了一下经过的院子和看到的建筑,最后在心里暗自打了个九十分。

    不比东阳长公主府差多少,足可见皇帝对萧敬先的礼遇两字不是空口白话。

    当越千秋最终见到萧敬先时,却只见人赫然坐在两层小楼的窗子外头,两只脚正坐没坐相地荡在半空中,好整以暇地居高临下看着他。

    见那个领路进来的侍卫此时并未离开,甚至也没有回避的态度,分明是早就得到过某种命令的,越千秋就直截了当地说:“萧敬先,你做的好事!你看看你把谁给我招惹来了!”

    萧敬先早就看到了越千秋身后那个打扮迥异于一般仆妇的少妇,可当她伸出一只手,托着另一手架着那个少女的下颌,让他看到了那副面容时,他方才为之色变,竟是一按窗台,就这么直接飞身而下。落地时,他险些一个踉跄,眼角余光正好瞥见越千秋那一瞬间的恼火。

    故意在伤势未愈的时候做出这个动作,他何尝不是为了试探越千秋的反应?此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反馈,他心满意足,拍拍双手就淡淡地说:“到底是伤还没好,勉强了一些。小千秋,你把小十二这样带过来见我,这算什么意思?”

    “你不明白?”越千秋这才真正流露出了几分错愕,“不是你想办法帮着十二公主从上京城跑出来,越过边境跑到我大吴的?”

    萧敬先那小十二三个字,那通报的侍卫还有些不明所以,可听到十二公主四个字,他登时为之色变。尽管理智告诉他要沉住气,继续听听越千秋和萧敬先到底说些什么,可这个消息实在是太不一般,他权衡再三,最终悄然转身,快步冲了出去,打算立时让人把消息送去宫里。

    而萧敬先根本没注意这个小小的眼线,沉声说道:“她比我们到金陵还要早,是不是?”

    见越千秋没说话,算是默认了,萧敬先这才哂然一笑道:“就算我们进了南吴之后走得慢了,在南边也耽误了一些功夫,可她走得也未免太快了,所以你怀疑在北燕有人接应他,怀疑是我纵容,那也并不奇怪。可你想一想,我当初已经决定离开北燕,为何带你去招惹她?”

    “我是想点醒这个和大公主一样蠢笨自负的丫头,没有嫡亲的兄弟,所谓的得宠和尊荣不过是水中花镜中月,如果还不收敛,将来就是取死之道!当然,她和你我闹翻,我们走了之后,她也许能少受点牵连。可她后来反而赖上你,这是我没想到的,却不会哄她到南边来。”

    “她在北燕毕竟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她在南边又算什么?”

    被萧敬先这样一番话连消带打一说,越千秋看了一眼十二公主,脸色不禁越来越黑。如果是表面冷酷,实则周到的萧敬先,不用说一定会帮十二公主收拾好首尾,不会让她的擅自南下连累到她的母亲惠妃,还有那些下人。

    可如果真的不是萧敬先,而是别人撺掇甚至安排的……这小丫头知不知道会害惨多少人?

    “那到底是谁帮着十二公主过来的?她到底知不知道,这样跑过来是什么下场,她怎么就不为她的母亲惠妃想一想?就算那是北燕皇帝的宠妃,可北燕皇帝这些年有多少宠妃?”

    越千秋越说心里越是恼火,甚至怀疑是否越小四甩包袱:“说得不好听一点,她的母亲都已经是第三位惠妃了!而且当初你和萧长珙第一次带我入宫的时候,我还看到徐厚聪和一个女人幽会……皇宫大内这么乱,她怎么忍心把她母亲就这么抛下在那个虎狼窝?”

    越千秋也好,萧敬先也好,全都没有注意,那个架着十二公主安安静静站在那儿的安人青,自打听明白手中这小丫头身份之后,就已经用她超强的应变能力开始做某些事情。

    她用指甲悄悄按压了几个能让人尽快从昏迷中醒过来的穴位,随即敏锐地觉察到十二公主的气息发生了变化。哪怕知道若是这位北燕公主一旦表现出苏醒的架势,她掐的那几下肯定会暴露,可跑江湖卖解女那好赌的本性占了上风。

    果然,哪怕应该醒了,听到了越千秋的话,十二公主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姿势一动不动。

    而当越千秋开始发脾气想要揪出那个撺掇十二公主来南边的人,甚至开始数落十二公主不顾母亲惠妃的时候,她立时发现,手中架着的这个看上去平静的小丫头终于颤抖了起来。这时候,她再也没有帮忙掩饰,而是直接出声叫道:“九公子,她醒了!”

    越千秋顿时转头。他对自己的下手力度不是很有信心因为上次他打昏萧敬先时,也没有起到太长时间的效用。所以,看到十二公主摇摇晃晃站直身子,随即狠狠瞪着他,他也顾不得之前大太太的嘱咐,冷着脸说:“你给我好好在萧敬先这呆着,我去想办法送你回去!”

    见越千秋转身就要走,十二公主猛地挣脱了安人青,跨前几步伸开双臂挡在了他的面前。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说:“你刚刚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既然你还惦记着我出来会不会连累我娘,那么你好歹还有点良心,不是成心利用我欺骗我。”

    她狠狠咬了咬嘴唇,这才一字一句地说:“我能够跑到北燕来,确实不是晋王舅舅帮我,是大姐帮的我!那时候上京城因为你走了乱成一团,没有人注意我这个微不足道的越国公主,所以我就跑出来了!但我留了信给父皇,我说会抓你回去向他请罪,所以娘不会有事的!”

    “你是三岁孩子吗?”越千秋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大公主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蠢不蠢啊!那天晚上是你诳她去和萧敬先见面的,结果萧敬先当着汪靖南和那么多人的面说大公主不是你父皇亲生,她恨透萧敬先的同时,难道不得恨透你?”

    骂完之后,他就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还有,我是北燕宰相的孙子,上你们北燕把萧敬先这个晋王给拐回了大吴,现如今你父皇和北燕那些官员肯定恨我入骨,你一不是秋狩司的头头,二不是战场上有万夫不当之勇的名将,他们凭什么相信你能把我带回去?”

    “人家不当你是被冲昏了头,于是私奔到南吴才怪!”

    当越千秋一气之下说完最后一句的时候,他就只见十二公主露出了惊喜的表情,随即竟是嘴角慢慢上勾,那弧度分明是一丝笑容。这时候,他方才醒悟到自己竟是被气糊涂了,竟然直接挑破,自己知道她那见鬼的心意。

    还不等他设法补救,就只听萧敬先轻轻咳嗽了一声。

    “千秋刚刚说的话,大部分我都同意,可有一件事你不妨放心。只要惠妃不做蠢事,皇上不会因为小十二偷跑就对她如何。皇上这个人,最讨厌有儿女自作主张,争权夺利,可如果这些儿女一时犯傻,他却反而可以原谅。再说,小十二好歹是来找你的,皇上哪怕是看在这份上,也会网开一面。”

    萧敬先的这种口吻,越千秋听了简直不痛快极了。什么叫做来找他就能网开一面?他对如今的北燕来说,哪怕不是人头挂在悬赏榜上的,那也绝对不是什么好名声吧?

    而十二公主被萧敬先这颗定心丸一喂,顿时喜出望外:“晋王舅舅说的是!我对外说是来找你算账的,父皇看在我兴许能把你带回去的份上,不会对我娘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