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半真半假
    尽管已经是当祖母的人了,但大太太依旧起居如当初新嫁时那般准时。只不过,从前她需要亲自管教儿孙,如今连孙子都一个个大了,承欢她膝下的却换了人。这不,看着越秀一有模有样地教训着大双和小双,就连诺诺也乖巧得很,她不禁笑得眉头舒展。

    不知不觉,连孩子们都大了!

    虽说下头人曾经提过,把孩子们挪到东屋去读书,省得吵了她,但她却吩咐不用。从当年长子开始读书,她就习惯了听这样的朗朗读书声,更觉得有孩子在面前,家里更多了几分生气。哪怕是大双小双最初不习惯闹起来的吵嚷,在她听来也不觉得烦躁。

    当然,如果大双和小双知道她这感受,一定会委屈地说,谁能扛得住您的训斥?

    所以,这会儿越秀一带着三个孩子围坐面前吃点心的时候,大太太看到年纪大点儿的诺诺一副姐姐的架势,笑吟吟地给那一对双胞胎分杏仁酥,你一块我一块的样子,她不禁笑着赞许道:“诺诺如今越来越能干了,以后你千秋哥哥那亲亲居,完全交给你也能放心。”

    “谢谢大伯母夸奖。”诺诺一点都不谦虚,笑得眉眼弯弯,“我以后还会做得更好!到时候苏姨看到大双和小双,一定会夸奖都是我把他们带好的!”

    一旁的越秀一忍不住扫了一眼乖乖不敢说话的大双和小双,心想怪不得每次去东阳长公主府,那些下人们看诺诺那简直和自家小姐差不多,就连他也收获了无数敬仰的视线。据说这两个小魔星皮实不怕打,苏十柒和严诩都带不了,就连喜欢孙子的东阳长公主都头痛。

    在如今苏十柒又怀了双胞胎的情况下,要不是这对双胞胎早就被送到了祖母这儿,又有诺诺死死压着,只怕是没空顾及他们的长公主府能被掀翻了!

    就在这时候,他只听到外间传来了齐刷刷的问候声:“九公子。”

    下一刻,明明应该是刚进院子的越千秋就已经风风火火直接闯了进来。越秀一是最熟悉这位九叔的,见人此刻站住之后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强压下某种情绪,他不禁生出了一种奇怪的直觉。怎么越千秋好像是来兴师问罪的?

    果然,他就只见越千秋完全无视了叽叽喳喳叫人的诺诺和大双小双,径直对自己的祖母大太太深深一揖道:“大伯母,我有话想单独对您说!”

    此话一出,大太太就笑道:“好,这儿就留给孩子们休息,我们去小花园里说话。”

    见大太太如此闻弦歌而知雅意,越千秋越发觉得她至少是知情者之一。他有些僵硬地点了点头,等到随她出了屋子,见她吩咐其他人不用跟,他就更加确信了自己的判断。果然,到了那秋日里空无一人,显出了几分萧瑟的小花园中,他就听到了一声叹气。

    “见着人了?”

    越千秋只觉得头皮发炸,一时不禁气咻咻地问道:“大伯母,您果然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人之前确实安置在我这儿。”大太太这才转身,见越千秋面色僵硬,她就饶有兴致地问道,“老太爷把人带回来,暂时让我帮忙安置一下,别让她觉得委屈,也没说那是谁。瞧你这样子,她应当是北燕来的?”

    “爷爷居然没告诉大伯母她是谁?”越千秋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见大太太那眼神丝毫没有欺骗自己的意思,他不禁呻吟了一声,随即干脆抱着头蹲下了。足足好一会儿,他才抓狂地说道,“爷爷他怎么敢把她带回家来!那是北燕越国公主……就是排行十二的公主!”

    这一次,就连预感那少女恐怕身份不凡的大太太都愣住了。她连忙把越千秋拉了起来,郑重其事地问道:“此话当真?”

    “我骗大伯母你干什么!我一到北燕就和她闹得不可开交,后来是萧敬先在清洗了一堆宗室之后,带我去见她,我自己也一时脑子发热,趁机好好教训了她一下,谁知道她反而一反常态赖上我了!”

    想起当初自己觉得萧敬先明显是在为离开时做准备,所以和十二公主把关系闹僵,那时候也就没有太多想,越千秋只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幼稚,把萧敬先想得太简单了。

    “后来汪靖南正好要设计陷害萧敬先,我将计就计,请了十二公主帮忙把大公主叫出来,顶替师父和萧敬先见面,事成之后这事算是见了光,我全都承担了下来,把十二公主撇清,本想着就这么了断干净了,离开北燕就可以清静,可她竟追到了大吴,爷爷还把他带回家,这叫什么事!”

    越老太爷当初是离开金陵直接去了边镇,以便于尽快和越影联系,从而能够针对任何情况及时作出反应,所以大太太哪怕身在金陵,只能得到后方那些经过层层掩饰的信息。然而,尽管越千秋说得言简意赅,她却依旧还是从这些话中品味出了越千秋当时在上京的凶险。

    她沉默了一会儿,上前伸手把越千秋搀扶了起来,这才沉声说道:“我相信,老太爷应该不是随随便便让人接应十二公主,更不至于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人给带了回来。千秋,你此去北燕,能够平息兵戈,又把晋王萧敬先带了回来,按理说,功劳已经很大了……”

    微微一顿,大太太见越千秋自嘲地一笑,她就淡淡地一笑:“但你毕竟当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和北燕皇帝,还有萧敬先十二公主这些贵胄的牵扯太深了一些,深到金陵这儿的某些人能够肆无忌惮地往你身上泼脏水。虽说老太爷把你塑造成了一个传奇,但传奇是会被人遗忘的,过失却反而会被人不断提起。”

    “所以,你不想当北燕皇子,那么北燕公主追着你跑过来,这不就让谣言不攻自破了吗?总不可能十二公主喜欢上自己的亲哥哥吧?”

    越千秋呆呆地看着侃侃而谈的大太太,只觉得老太爷这么看重这位宗妇长媳实在是有道理的。踌躇了片刻,他确定四周围没有人,就低声把今天在垂拱殿中,萧敬先的要求和皇帝的态度给说了,结果,大太太在最初的诧异过后,竟是笑了起来。

    “不过是萧敬先让你叫一声舅舅而已,你叫就是了。反正十二公主跟着你跑过来了,有她这个叫晋王舅舅的北燕公主在,你叫萧敬先舅舅,那不是也很顺理成章吗?半真半假,似真似假,这远远比让别人觉得你是北燕那位小皇子来得自然。”

    没想到连大太太也这么说,越千秋登时哭笑不得:“可我对十二公主半点意思都没有……”

    “她跑都跑来了,你对她没有意思,难不成还能立时三刻把那个倔丫头送回北燕去?你身边那么多少年豪杰,你要真不喜欢她,暗中撮合她和谁成事,这还要我教你吗?”

    听到这里,越千秋终于如梦初醒。他使劲敲了敲脑袋,喜笑颜开地说:“多亏有大伯母你在,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总算是找到了一条路。都已经回到金陵了,哪怕有再多的人坑我,难不成还能比当初在上京的时候更艰难?我走了,回头再来好好向大伯母你说话!”

    见越千秋以一种比来时更加快的速度飞也似地离开,大太太伫立良久,脸上笑容一点一点敛去,却是再也没有刚刚在越千秋面前举重若轻,化繁为简的从容。

    她能够微微察觉到,缠在越千秋身上那一条一条的各种因缘之线,在这样的层层牵扯之下,哪怕这个孩子早就不是越府之中被人视作为野种的弃婴,可还是显得风雨飘摇。

    “老太爷,你到底想要千秋变成什么样子?”

    大太太内心的呼声,越千秋暂时没办法听到。然而,大太太的那些判断和建议,他却切切实实都听进了心里。重新回到亲亲居之后,他确定自己放在床上的十二公主还没醒,就自己找了套衣裳换上,随即就拉上帘帐,吩咐人叫来了徐浩和安人青。

    安人青倒是来得很快,见着他一副若无其事,仿佛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光景,但徐浩就不一样了。足足好一阵子,这位越千秋名义上的侍卫长,实际上越府年轻一代的武学老师,这才姗姗来迟,头发和脸上全都没擦干,显然被扔面粉之后收拾起来不那么容易。

    越千秋似乎没看到徐浩的狼狈,也没有追问之前两人之间的那点小纷争,直截了当地说:“安姑姑你给我带上床上躺着的那位睡美人,徐老师亲自去驾车,我们去拜访一下晋王。”

    晋王萧敬先今天和越千秋严诩等人共同进城,后来还一道去了皇宫,此时越千秋竟然又要出门去见人,徐浩不由自主地和安人青交换了一个眼色。等发现两人这默契太足,他方才赶紧别过了头。

    而安人青为了缓解尴尬,更是故意笑着打趣道:“哟,公子长大了,床上竟然还会有什么睡美人?”

    她一面说一面乍着胆子上前,等床前帘帐,发现那个躺着的少女赫然是曾经去大太太那儿接诺诺的时候见过的,号称大太太远房侄女的那位,她方才大吃一惊地看向了越千秋。奈何越千秋没有向她解释的意思,只是用毋庸置疑的神态扬了扬下巴。

    “准备好就走,回头我还得回来补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