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五十五章 初冬的“蚊子”
    “任姨,你放我进去,我真的找千秋有要紧事!”

    “再要紧的事也差不了这一时半会!难不成天塌了还要千秋一个孩子顶?”

    “任姨,我是千秋的师父,你难道还信不过我?就算皇帝舅舅的安排他不乐意,我也不会逼他的,我就是怕他一气之下做出什么蠢事来!”

    “这话你说你自己还差不多!千秋那是多聪明的孩子,他会像你当初这样,撇下家里人一出走就是那么多年?你个小没良心的,如果不是有越家小四那个更没良心的,你当初回来的时候,我肯定让你娘先抽你一顿!”

    面对这么一个油盐不进,抓着自己的手腕就是不放的任贵仪,严诩只觉得头痛万分。

    尤其是想到这会儿越千秋赫然是和那个死小胖子在一块,两人从前就是吵起来根本不顾彼此身份的差别,更不要说场合,如今那小胖子愤恨于被皇帝撇下,越千秋也在恼火萧敬先的提议和皇帝可能的默许,还不知道会是怎样一个碰撞,他就实在忍耐不住。

    想到这里,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把心一横挣脱了任贵仪,大步往里闯去,可没走两步就听到背后传来了那位老娘娘凌厉的声音:“你要是敢进去,以后我这景福殿就别来了!”

    严诩顿时有些发懵,回过头来看着任贵仪的眼神满是不可置信。就在他想最后一次努力说服一下她时,他就突然感应到了什么,转身一看,恰是越千秋兴冲冲地出来。

    “任娘娘!我饿了,小厨房那边到底好了没,我饿得能吃下一头牛!”叫过之后,越千秋才像是仿佛刚看到严诩似的,歪头笑道,“咦,师父也来了?师娘又怀了一对双胞胎,你从皇上那出来也不赶紧回去看看,不怕师娘回头捶你啊!”

    此话一出,严诩方才醒悟到,就这么一会儿,他都把刚刚在城门口听到的那个喜讯给忘到了九霄云外。虽说很想插翅飞回去,问问苏十柒这几个月来的情况,顺便好好耳提面命一下那对双胞胎儿子,可终究是对徒弟的关切占据了上风。

    “少给我打马虎眼!”注意到任贵仪笑着对越千秋打了个眼色,径直离开吩咐宫人们去上菜,他就上前揽着越千秋的肩膀把人拖到一边,压低了声音说,“没把你在皇上那儿憋着的火气发在小胖子身上吧?这事有我呢,我会挡着,你别迁怒别人,那小胖子到底还是皇子!”

    “师父,我在你眼里没那么不着调吧?我就是骂了那个自怨自艾的家伙两句而已。”越千秋吐了吐舌头,注意到还有宫女站在不远处,他就使了个眼色道,“真的没事,我不是那么脆弱没用的人,一会儿吃完饭,你先回去看师娘吧,我有分寸!”

    徒弟这分寸两个字,打得严诩无奈闭嘴。他不得不承认,越千秋无论是在大吴还是在北燕,这看似离经叛道,惹是生非的一次次胡闹,其实都相当把握分寸。他无奈地被越千秋拖着去吃饭,竟是忘了问小胖子为什么不见人影。

    而理所当然地被人遗忘了的李易铭,却是已经浑浑噩噩地离开了景福殿,悄然回到了自己的宝褔殿。他反反复复咀嚼着越千秋的那些话,最终喃喃自语念了十几遍南北统一,只觉得最初凉透了的一颗心,竟是渐渐变得一团火热。

    自信和霸气……他从前自负是有了,但自负和自信是两回事。至于霸气,他还真的没有!

    从现在开始,他不用和李崇明去争什么宠,更不需要谨小慎微不出错,他可以无视那家伙,只要他专注地表现出自己就好!

    话说回来,父皇想让越千秋和萧敬先继续甥舅相称,冒充那个北燕小皇子,越千秋却不肯答应,这还真有那家伙的风格。如果他不是皇子,越千秋不答应的这桩任务,他却求之不得。可惜萧敬先只有北燕先皇后一个姐姐,否则他宁可自己记在一个子虚乌有的萧妃名下!

    等等,如果他在南北同时具有皇子资格……小胖子的脸上突然露出了兴奋的潮红,拳头死死攥紧在了一起。

    如果越千秋知道自己的话能让死小胖子生出那种诡异的念头,那么他一定会觉得欢欣鼓舞,大有成就。他在景福殿蹭了一顿饭,然后死活把严诩先给哄了回去,这才涎着脸求任贵仪去打探了一下,得知萧敬先已经离宫安置在一座皇家别院,他不由得狐疑了起来。

    要知道,萧敬先之前悄悄送给了他那件信物时,却没有提出让他继续冒充这种匪夷所思的要求,为什么在皇帝面前要那样说?是故意的,让皇帝看到他的反应,觉得他们俩之间没什么关联?还是仅仅是故意向皇帝坦露弱点的策略?

    越千秋越想越觉得,和这些脑子里全都是弯弯绕绕的人打交道很麻烦。等到他辞别了爱护之心泛滥的任贵仪,又推辞了那一大堆要送给自己的礼物,落荒而逃出宫,驾着白雪公主一路小跑拐进了越府门前的大街时,他方才渐渐觉得刚刚还乱七八糟的心情一下子平静了。

    他徐徐策马前行,当到了自己那亲亲居直通外墙的那道门前,他耳朵一动,就只听墙内传来了安人青那熟悉的声音:“徐老师,你到底去不去?你可别忘了你这小日子过得这么舒服都是沾谁的光,余家父子那可是都已经被扫进垃圾堆了!”

    “你讲点道理好不好?之前不是我不肯去接公子,是不想太招摇替公子惹祸……”

    “长安少爷都带了小小姐都去了,我们怎么不能去?老娘当初连他娘都冒充过,现在还怕招摇?满城上下那么多人都去看热闹,偏偏咱们亲亲居的人不能去,哪有这见鬼的道理!”

    “唉,我这就和你直说了吧,是大太太的吩咐。”

    此话一出,刚刚那个自陈老娘的安人青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随即就迸发出了一句更加气急败坏的嚷嚷:“好啊,徐浩,你竟敢阴老娘!这么大的事你就不知道直说吗?你是想要让我闹到大太太面前,然后让她给我一个好看?”

    “喂,你别无理取闹,我哪里有这个意思!你想干什么?喂,你那点花拳绣腿可打不过我,我是追风谷的高手……你丢面粉干什么,快住手,九公子就是给你带坏了!”

    原本刚刚从糟糕恢复成平静的心情,此时想象着这乱七八糟的的一幕,越千秋终于笑出了声来。他没有继续听壁角,而是驾驭白雪公主对着门冲去,眼看那匹脾气挺大的小母马直接尥蹶子狠狠踹在了门上。随着那咚的一声,门内的动静倏忽间停止。

    紧跟着响起的并不是开门声,而是两声微不可查的风声,紧跟着,墙头就出现了两个人,恰是安人青和徐浩。和看上去气定神闲的安人青相比,徐浩的头上却赫然还散落着星星点点的面粉,仿佛有些狼狈。可两人看见越千秋之后,第一反应却是同时逃了回去。

    这下子,越千秋不禁又好气又好笑:“我都听见了,你们跑什么跑?赶紧回来给我开门!”

    足足好一会儿,大门方才打开,这一次,探出头来的却是虎头。这个如今粗壮了许多的少年见越千秋一跃下马,这才连忙窜出去牵了缰绳,随即快步追上越千秋,低声说道:“公子您不在,安姑姑和徐老师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还时不时打架,徐老师就没赢过。”

    越千秋听得嘴角直抽抽。徐浩好歹也是追风谷排名前几的高手,连安人青那个跑江湖卖解,花拳绣腿之外只能靠那些零碎机关对敌的女人也打不过?骗鬼呢!

    可他眼下才没心情当什么红娘,打了个呵欠就问道:“诺诺呢?长安有没有带她回来?”

    “小小姐在大太太那儿读书呢。大双和小双两位少爷也在那,长安少爷亲自督促着。”

    越千秋没想到越秀一这个老师还真的上了瘾,暗自呵呵一声,他就懒洋洋地说:“那好,给我去池子里放点热水,我要好好泡一泡,然后睡一觉。除非天塌了,否则别叫我!”

    “是是是……”

    舒舒服服泡过澡,然后趴在了属于自己的那张床上,在外头“颠沛流离”几个月的越千秋,只觉得自己这眼睛一闭,就能睡到地老天荒,把那什么还要继续玩角色扮演游戏之类乱七八糟的事都抛在九霄云外。

    然而,他才刚合眼,还没来得及发动瞌睡大法,就只听到背后传来了嘻嘻一声。

    那一刻,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别的,而是伸出手来在耳边挥了挥,随即带着睡意低声嘟囔道:“都已经快入冬了,哪来的蚊子!”

    然而,他那已经弥漫全身的睡意很快就被一声刺耳的怒吼给完全叫没了。

    “越千秋,你叫谁蚊子!”

    越千秋几乎是一个鲤鱼打挺似的从床上跃了起来。当看清楚那个站在面前的人影时,他只觉得自己好似出现了幻视,忍不住使劲揉了揉眼睛,随即又干脆掐了一下虎口。等到确定自己真的不是做梦又或者看到幻觉,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儿!”

    “当然是找你这个负心薄幸郎算账!找晋王舅舅这个不负责任的家伙算账!我帮了你多少忙,你怎么对我的,竟然一直在骗我!你一笔一笔欠我的帐,全都给我还回来!”

    话音刚落,正要扑上去的十二公主就只觉得眼前一闪,随即就发现越千秋不见了。等到颈侧传来一记重击,她软软倒下来的时候,那简直是连肺都要气炸了。

    枉她千里迢迢找到这里来,他竟敢这么对她!

    而越千秋气急败坏地把十二公主放倒在自己床上之后,他就不由得恶狠狠地骂道:“萧敬先,你给我等着,我这就来收拾你!”

    没有萧敬先的安排,十二公主能跑出上京,那也跑不出北燕!

    等等,就算人跑出北燕进了南吴,人怎么能比他们一路还走得快跑到金陵越府来的?越府的防护从前是越影亲手安排的,怎么都不可能是豆腐渣工程!难不成爷爷也和人有勾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