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五十四章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皇宫大内,越千秋实在是来得多了,可像今天这样有火憋着发不出来却还是第一次。哪怕是上次皇帝对他捅破冯贵妃不是小胖子生母,让他和小胖子结为兄弟啥的,那对他来说也只是惊吓,立刻就能想办法推掉,和今天这硬是被赶鸭子上架的场面截然不同。

    在北燕被那对郎舅俩威逼利诱,再加上他考虑到使团立场尴尬行动不便,所以乱喊几声也就罢了,如今回到金陵,居然还要继续把这个北燕小皇子继续假扮下去?

    那个萧卿卿已经露出了行迹,她明显是知道一些当年的隐情,而且他和严诩都已经猜到了小胖子的身上。如果真的被他们不幸猜中,凭什么他就这么给小胖子当了障眼法?

    那他岂不是太冤枉了?

    带着这种情绪,越千秋如同无头的苍蝇一般四处乱转,最后直接闯进了景福殿。

    任贵仪是他在宫里认识的第一个人,可自从金枝记的事情出了之后,他为了避嫌,逢年过节礼物不少,可人就很少再来这里了。所以这会儿踏进侧面那道小门到了院子里,他就只听到一声尖利的嚷嚷。

    “你是谁,怎么擅闯景福殿!来人哪,快来人!”

    越千秋见那个明显只有十三四的小宫女扯开喉咙嚷嚷了一声,他微微一愣,随即也跟着叫道:“任娘娘,井姑姑,我来蹭饭吃了!你们这儿要是不欢迎,我可就走了!”

    此话一出,刚刚那惊声尖叫的小宫女顿时闭上了嘴,惊疑不定地看向了越千秋。尤其是当看到大殿中急匆匆地奔出来一个鬓发微霜的中年妇人时,她更是噤若寒蝉,退到一边丝毫不敢做声。而那妇人一阵风似的来到面色发黑的越千秋跟前时,立刻喜笑颜开。

    “九公子你来得正好!任娘娘正焦头烂额呢,英王殿下也来了!”见越千秋表情一呆,赫然打算拔腿就走,井姑姑可不会随随便便放走这个李易铭的克星,一把将其拽住,满脸堆笑地说,“知道你刚从北燕回来,这会儿肯定是累了饿了,想吃什么,我亲自叫人给你做!”

    井姑姑说着就又补充道:“小厨房,保管上来每一道都是热气腾腾的!”

    越千秋这才犹犹豫豫站住了。毕竟,任贵仪是后宫那么多妃嫔里对他最好的,别看他逢年过节送礼,可当年人家第一次见面就给他一包金珠,后来随着冯贵妃过世,任贵仪却俨然成了后宫嫔妃中最得圣眷的那个,年纪一大把,皇帝却常去坐,她手头日渐宽裕,悄悄馈赠他的就更多了。

    于是,他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说:“好吧,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去对付英小胖!”

    见越千秋终于大步进去了,井姑姑这才如释重负,随即就看向了那个畏畏缩缩的小宫女,恨铁不成钢地说:“你也好歹稍微上点心。宫里这地方,等闲人敢瞎走吗?上前好好问一句贵客是谁,来见娘娘有什么事,总比你瞎嚷嚷来得好!幸亏还没惊动太多人,否则怎么收场?”

    “他就是……就是越九公子?”小宫女难以置信地问了一句,见井姑姑点点头,在她脑门上戳了一指头,就快步进了大殿,她不禁往里头再看了几眼,心头有些懊悔。

    多好的机会,竟是就被自己给错过了。回头要是被调出景福殿,她怎么有脸去见宫主?

    越千秋早就把刚刚外头的那点小风波丢到了九霄云外。当井姑姑追进来,带着他一路入内进了内殿,他一眼就看见坐在客位上满脸气呼呼的小胖子,还有枯坐主位,无奈到仿佛不知道该说什么的任贵仪。见小胖子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他就干脆也装成没看见这小子。

    他径直上前对任贵仪行礼,等人笑着招手示意他到身边坐下,他就毫不客气地过去一屁股挨着任贵仪坐了,随即笑着说:“在皇上那儿惹了一肚子气,我就直接跑了,到任娘娘您这儿来蹭碗饭吃。一会儿要是有人过来找我,哪怕是我师父,还请您千万给我挡驾。”

    任贵仪正要问越千秋之前在北燕的经历,听说人被皇帝召去,结果还不知道因为什么事置气就直接跑了,她不禁目瞪口呆,慌忙拽着越千秋的手问道:“什么事这么沉不住气,竟然要顶撞皇上?大郎也是,你也是,怎么一个个都那么不省心!”

    听到自己也被捎带上了,小胖子顿时大怒,立刻拍案而起道:“我怎么不省心了!我可不像他这么大胆,父皇对他这么好,还敢和父皇置气顶牛!”

    “你懂个屁!”越千秋这些年和小胖子是冤家,那是人尽皆知的事,此刻立刻没好气地讽刺道,“你父皇的那要求要是放在你身上,你肯接受才怪!”

    小胖子终于彻底火了,噌噌噌冲到越千秋面前:“父皇连我这个儿子都要赶走,却留下你商讨要事,我就不信他吩咐你做的事情我办不到!”

    “你要是能办到,我就该哈哈大笑了!”越千秋瞪着小胖子的眼睛,突然一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随即趁其来不及挣扎反抗,凑上去低声说道,“你父皇让我假戏真做,日后把萧敬先当成舅舅,你说你能做到吗?”

    他说完就放了手,眼看刚刚恼羞成怒的小胖子捂着耳朵满脸震惊,随即一点一点流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他趁势看了一眼又茫然,又焦急的任贵仪,拱了拱手,低声下气地说:“任娘娘,能不能借你的地方用一用?我有话要和英小胖说清楚。”

    对这几年脾气比从前好多了的李易铭,任贵仪不过是面上和气,心底谈不上亲近。毕竟,李易铭这个没娘的儿子是皇帝的独子,早年间她受的那点磋磨,怎么也不可能在他身上找回来。此时,亲眼看到越千秋连皇子的耳朵都敢揪,她不由得暗自解恨。

    就该越千秋好好治治这个当年太嚣张狠毒的小子!

    于是,她只用了片刻就做出了决定,当即款款起身道:“好吧,我腾地方给你们。不过小厨房那儿已经在预备了,可别耽误了吃饭。”

    “是是是。”越千秋打躬作揖地把任贵仪送走,见只剩下了李易铭一个,他这才径直在任贵仪刚刚的位子上一坐,冲着小胖子勾了勾手说,“你不是想知道皇上留下我们说了些什么吗?你过来我就告诉你!”

    这么多年了,小胖子斗智斗勇就没赢过越千秋,此时因为刚刚听到的这个消息而心乱如麻,不知不觉脚下就做出了自动反应,来到了越千秋面前。等听到越千秋直截了当说了在垂拱殿中皇帝和萧敬先的那番对话,以及萧敬先匪夷所思的要求,他的脸色就变得更难看了。

    “听明白了吗?你现在还要和我争宠,去当那个根本就是假的北燕皇子?”

    “我……”小胖子挣扎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跨前一步,对着越千秋恶狠狠地说,“我只是不甘心!我明明是父皇唯一的儿子,为什么父皇对我不但不是百依百顺,而且关键时刻却总要把我赶开!就算留你是为了那种事,为什么他不能让我旁听!”

    越千秋丝毫没有为小胖子答疑解惑的意思,而是轻飘飘地反问道:“你说呢?”

    小胖子这些年在外人面前和越千秋那是动不动激烈碰撞的死对头,甚至在垂拱殿也是针锋相对,可只有他自己知道,父皇腾地方给他们明里装模作样吵架,实则商量使坏的时候,那是何等笑眯眯的表情。他原本气得通红的脸上,血色一丝丝退下,最终似哭似笑呵了一声。

    “因为我不但不是冯贵妃亲生的,也不是父皇亲生的,对不对?”

    见越千秋不说话,李易铭竟是又提高了点儿声音:“所以李崇明才敢不把我放在眼里,对不对?所以这么多年了,我明明是父皇独子却进不了东宫,对不对?”

    “别瞪我,我只知道冯贵妃不是你亲娘,皇上是不是你亲爹,我也不知道。”越千秋毫不客气地把小胖子瞪了回去,随即才站起身。这时候,他和小胖子那两张脸之间,距离绝对不会超过两寸,四目之间如果能发射刀子,随时能在对方脸上戳几个小洞出来。

    “看看嘉王,皇上不喜欢他,他是什么下场?嘉王世子就算上窜下跳,那有什么用?名分上他就差你一大截。而且,宫里有其他皇子吗?没有。没有竞争者,那你就该好好弥补自己的短板,好好在皇上面前表现,和李崇明对掐算什么鬼?”

    越千秋越说越不客气,下巴翘得比小胖子还高:“皇上对你来说,先是君,然后才是父,你现在就这个样子,万一以后真有一两个皇子生出来,你怎么办?你自己都没那舍我其谁的自信和霸气,就算天命本来在你,也会转移到别人身上!”

    “谁说我没有!”小胖子气得大吼了一声,劈手就要去拽越千秋的领子,可他哪里是越千秋的对手,不但出手被躲开,反而自己的手腕还被人牢牢捉住。

    “你既然之前一路上和萧敬先一直都在一起,不妨好好想一想,皇上干嘛要让他去做太子太师,只是因为他本事大吗?还是说,皇上想借这么一个人,将来一统南北?”

    在小胖子的心底撒下了一颗种子,越千秋就撂开手大步出去。见外间一个人都没有,他就顺势出了这座内殿,等发现人全都撤得距离这儿远远的,他突然一个纵身跃上屋顶,确定并没有人再次偷听又或者窥伺,他这才轻轻舒了一口气。

    萧敬先和小胖子的初见一点都看不出那点端倪,是不是他和严诩都猜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