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五十三章 私人会见
    直到进了垂拱殿,越千秋还是难以忘记小胖子那时候在听到陈五两的话之后,震惊到失神、失落,随即又变得难以置信,险些没有遮掩住那恼火和愤恨的眼神。相形之下,同样被摒弃在外的李崇明则是要显得从容得多,只是恭恭敬敬回答了一声臣遵旨。

    显然,李崇明比小胖子把位子摆得正。可如果他是小胖子,也确实有点难忍。明明让人亲自去接,把人接回来之后却又卸磨杀驴把人打发到旁边,就算是儿子那也实在扔得太快了!

    带着这种狐疑,当踏入垂拱殿的时候,见大吴那位皇帝竟是笑着亲自起身相迎,越千秋一面暗叹当皇帝的没有一个是省油灯,一面非常自觉地悄悄躲到了最后。奈何陈五两直接守在了门口,这偌大的地方统共就只有四个人,他就算再闪,怎么可能避过皇帝的目光?

    “千秋,大功臣回来了,躲什么躲?朕还会吃了你吗?”

    越千秋没想到皇帝还没和萧敬先打招呼,就先逮住了自己。他讪讪地从严诩背后出来,上前躬身行过礼,还没想好开口说什么,就只听皇帝开口说道:“你到北燕都尚且能在天子面前侃侃而谈,慷慨激昂,怎么一回来就文静了?还不给朕介绍一下你舅舅?”

    听到皇帝这绝对无厘头的话,越千秋险些脸色都崩了。他直起腰来,悻悻说道:“皇上您是一国之君,怎么没事也听这种捕风捉影的话?那就是在北燕叫着玩儿耍人的,我哪里有晋王殿下这样厉害到了不得的舅舅?我又不是北燕皇子!要我真是,我还回来干嘛?”

    萧敬先仿佛没觉得这君臣俩说的人就是自己,好整以暇站在一旁看热闹。然而在心里,他却真真切切地体会到越千秋之前说在南边过得逍遥自在是什么意思。不过是大臣收养的孙子,还不是亲生的,在皇帝面前却能如此说话,怎不是得天独厚?

    “连玩笑都开不起的臭小子,朕真是白疼你了!”

    见皇帝指了指越千秋,笑骂了一句,随即就看向了自己,萧敬先这才从容举手行礼,可这大揖礼尚未行完,他却只见一双手伸过来,稳稳将他扶起。那一刻,他不由得想,如果自己在这距离暴起出手,谁能相阻?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这位在北燕被评为懦弱无能,不能驭下的南吴皇帝,也算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了。谁能有如此胆色就这样不带侍卫,单独接见一个不久之前还是敌国亲王的人?

    萧敬先顺势站直了身子,这才发现一旁的严诩浑身绷紧,显然是担心自己有什么不轨的举动。反而是一旁的越千秋没好气地瞪着他,那分明并不是提防的仿佛是在说,我被骂都是你害的。他若无其事地收回了视线,微微低头道:“陛下如此厚待,实在是愧不敢当。”

    “晋王能够抛下在北燕的荣华富贵,不远万里来到金陵,朕就算是再厚待十倍百倍,也不足以表达心中的欢欣。朕之前听人说,北燕天子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故而徐厚聪在南边不过是一个区区草民,带着神弓门弟子投了过去,先是神箭将军,如今更是位居禁军左将军。”

    坦然说着称赞北燕皇帝的话,统治着南边的这位君王轻轻叹了一口气。

    “朕又何尝不想像他那样随心所欲地用人?但我朝立国的根本就是制度,虽说这些制度有好有坏,但要更改,动摇的便是我大吴的根本,所以朕不可能任凭喜好用人。可即便如此,也常有人拿千秋的爷爷来举例子,说他屡次超迁,又并非科场出身,有违制度。”

    皇帝一边说,一边亲自把萧敬先请到御座下首的一张椅子上坐下了,这才含笑说道:“可越相的履历是吏部存档,任何人都能打探清楚的,功勋显著,所以别人也就只敢在背后说说。就好比晋王你在北燕虽是国戚,这王爵却也是凭功劳得来!但功勋重要,你此行南奔,对我大吴的作用更重要。朕若不礼遇,今后哪里还会有北人投吴?”

    回到御座上的皇帝冲着越千秋招了招手,见人无可奈何地磨磨蹭蹭上前,他就把人拉到身边说:“千秋也算是朕看着长大的,所以他哪怕是开玩笑似的叫过你舅舅,朕也就把晋王你当成自己人看待。你在固安城对北燕天子说的话,朕已经听说了。”

    他顿了一顿,随即看向了严诩:“阿诩一直在朝都只是兼一个闲职,说起来都是朕这个当舅舅的对不起他。如今你要找你姐姐和你外甥下落的这件事,朕觉得,其他人去办,你恐怕也信不过,请阿诩出马,想来是最合适的。他是千秋的师父,又是玄刀堂掌门,不是朕夸口,为人爽直正派,最合适不过。”

    步步为营,句句入理,如果小看这位评价不高的南朝天子,那就真是上大当了!

    瞧见越千秋呆在南吴皇帝的身边,满脸不自在的模样,等听到皇帝让严诩负责此事,却是瞠目结舌,显然意料不及,萧敬先不由得再次提高了几分对皇帝的评价,随即便站起身来,深深行礼下拜道:“陛下厚恩,萧敬先无以为报。今后若有差遣,臣无不从命!”

    “快去把你舅舅搀扶起来!”

    听到皇帝还这么叫,越千秋本能地嘀咕道:“他要是我舅舅,还用我师父帮他找外甥吗?”

    说归说,越千秋还是依言上前,可搀扶萧敬先的时候,人却纹丝不动。他愣了一愣之后发狠似的拽了拽,发现依旧拽不动这家伙,他不由得在萧敬先面前蹲了下来,瞪着这家伙的后脑勺没好气地喝道:“皇上都已经让师父帮你找人了,你又捣什么鬼?”

    皇帝不禁莞尔,随即温言说道:“朕此前让人捎过去的话,晋王应该都听说了,朕绝不会食言。如若你还有别的要求,还请尽管直说。”

    “那臣就直说了。”萧敬先这才直起了身子,见越千秋索性盘膝坐在他身边,他用眼角余光瞥见了这小子那警告的眼神,便收回了视线,沉声说道,“陛下既然知道,千秋叫过臣舅舅,臣希望能够将错就错,暂时就这样继续。”

    见皇帝露出了好奇的表情,一旁的越千秋则是气得鼻子都歪了,严诩张口仿佛想说不行,萧敬先就抢在前头说:“臣当然知道,千秋未必就是臣要找的人,可外间流言蜚语既然无法禁绝,索性就大大方方这么展示出去又如何?更何况,为免有人心怀叵测给臣弄出个外甥来相认,还不如让千秋暂时顶着这个名头更合适。至于暗中寻访,则依皇上所言,交给严大人。”

    越千秋就知道萧敬先鬼主意多多,此时不禁恨得牙痒痒的:“都到金陵了,我凭什么给你外甥背锅!”

    “就凭你妾身未明。”萧敬先不动声色地反击了回去,见越千秋顿时僵在了那儿,他就好整以暇地说,“既然你的身世连两朝天子都没查出个所以然,更何况寻常官员百姓?糊弄一下普通人足够了。再说,对于吴人来说,堂堂北燕皇子却愿意当吴人,未必不是美名!”

    “可你这是把我架在火上烤!”

    “自从你在北燕叫过皇上阿爹,叫过我舅舅,你就已经在火上烤了!”

    牙尖嘴利的越千秋很少在人身上吃亏,就连越小四他也不怕,除却越老太爷,他唯独对着萧敬先总觉得无处下口。此时此刻,他一怒之下直接站起身来,气咻咻地叫道:“这是金陵,不是北燕,我已经帮你挺多了,你别想再坑我!总而言之,我没有舅舅,这事门都没有!”

    撂下这话,越千秋转身对着皇帝一躬身,直接大步流星地出了门。直到这时候,刚刚一直都没什么机会说话的严诩方才看看皇帝又看看萧敬先,叹了口气说:“皇上,晋王说的这件事,我也不同意。我去看看千秋,他难得这么生气,难免会招惹出什么事情来!”

    见严诩竟是行过礼后匆匆就走,偌大的地方就只剩下了自己和皇帝两个,萧敬先扶着膝盖站起身之后,慢条斯理地弹了弹衣角,这才淡淡地笑道:“没想到皇上如此放心臣一个曾经的敌国亲王。您就不怕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吗?”

    “朕当然怕。但朕更知道,国士无双,晋王并不止别人都知道的那点本事。你一直都用狂狷的一面示人,何尝不是隐藏自己?”皇帝深深凝视着萧敬先的眼睛,沉声说道,“你刚刚这个要求,朕会尽力说服千秋。明日大朝,朕会正式封你晋王,太子太师,武英馆山长。”

    见萧敬先那镇定自若的表情终于一变,皇帝便再次站起身来,一字一句地说:“朕比不上你的姐夫雄才武略,气吞山河如虎,但朕知道,用人不能全凭喜恶,喜欢的人要用,讨厌的人也要用,喜欢听的话要听,不喜欢听的话也要听。朕用你,便是为了有朝一日,南北合一,那条南北之间数千里的边境线上,不再日日兵戈,天天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