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五十一章 龙子凤孙的亲迎
    “好狗不挡道,让开!”

    “四叔何必出口伤人?今日我和你前来迎接使团和北燕晋王,这可是皇上的吩咐!”

    “什么你和我?明明是我和你!我是长辈你是晚辈,我是英王,你只是嘉王世子,谁主谁副你搞搞清楚!别以为这些天得了父皇几句夸奖就能翻天,你还早得很呢!”

    耳听得两位天潢贵胄在前头唇枪舌剑,跟在后头的侍卫们恨不得把耳朵捂上,生怕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然而,发现两个人真有没完没了的架势,其中一个侍卫还是无可奈何地策马上前几步,低声提醒了一句。

    “英王殿下,嘉王世子,若再不快一些,怕是赶不上接人了!到时候皇上怪罪下来……”

    此话一出,一路上彼此冷嘲热讽,明枪暗箭的叔侄俩方才齐齐住口。李易铭更是眼中凶光一闪,突然一抖缰绳,狠狠在马股上抽了一鞭子,风驰电掣一般率先疾驰了出去。李崇明微微一愣方才意识到不好,慌忙打马去追的同时,忍不住想到了父亲前天刚送来的信。

    父亲在信上一再抱怨封地贫瘠,官员不敬,言辞之中暗示他好好讨皇帝的欢心,争取让其能够早日返回金陵这个富贵乡。尽管知道这样的家书很可能也要经受重重检视,所以内容不可能太露骨,可他知道,这多半就是父亲唯一的奢望了。

    那个始终不讨皇帝欢心的父亲,根本就没有想过荣登大宝的可能性!

    而他却从这几个月和皇帝并不多的一次次接触下来发现,哪怕是对于李易铭这个所谓的独子,皇帝也并不是真的就处处纵容偏袒,而且最重要的是,李易铭到现在还不是太子!

    想到不顾危险去了一趟北燕,竟是在异国他乡也闹出无数风波的越千秋,想到近日以来朝中的争议,李崇明又扫了一眼大街两侧等着看热闹的百姓,竟是有些羡慕起了这位至今身世未明,传言纷纷的越九公子。

    不论如何,越千秋能有越老太爷这样没有血缘却胜似亲人的长辈收养,能有东阳长公主这样的帝室公主爱屋及乌多方照拂,还能聚集起这么多同龄人,相比看似身份尊贵,其实却犹如飘萍的他,实在是幸福得太多了!

    当李易铭当机立断甩开的大部队,第一个抵达城门时,他刚刚好好就听到了萧敬先那感慨金陵的声音。尽管看不到人,可听到这么一个声音,他却只觉得眼前好似勾勒出了一个飘逸如仙的青年男子形象。一想到这样一个人今后便是自己的老师,他不禁心头火热。

    他才不在乎朝中那些老大人们对萧敬先是善意还是恶意,接纳还是排斥,他只知道这位昔日兰陵妖王是个很有本事的人,这样一个人来教他,远比那些之乎者也的老夫子来得好!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如今还不是太子,哪怕萧敬先真的当上了太子太师,也和他扯不上半点关系。

    眼看前方人山人海,被堵得水泄不通,小胖子灵机一动,大声喝道:“大吴皇子英王李易铭,奉旨来迎接晋王殿下入金陵!”

    他这嚷嚷话音刚落,正自鸣得意自己的聪明时,后方就传来了一个声音:“嘉王世子李崇明,奉旨迎接晋王殿下。希望晋王殿下能喜欢金陵,将来在此安居乐业!”

    纵使前方围着的人再多,可听到后方来了两位龙子凤孙,军民百姓们还是很快让开了一条通路。只不过,看到一马当先的英王李易铭阴沉着一张脸,对任何打量端详都不理会,而后方的嘉王世子李崇明则是笑容可掬,频频对着他们颔首微笑,人们的观感自然不同。

    当两人最终来到了最前方时,李易铭方才收起了那张因为听到李崇明东施效颦跟着自己嚷嚷,还自作聪明加上一句话而露出的臭脸。毕竟,身边玄刀堂和武英馆的这些少年们,全都是他竭力拉拢的对象,不能像对寻常百姓那样彻底无视。

    他挤出笑容对几个认识的打了招呼,正要再说什么,却听到背后传来了声音,扭头一看,就只见李崇明竟是已经利落地跳下了马背,正团团拱手和众人说着话。这下子,他的笑容立刻就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几乎压不住的气急败坏。

    自从李崇明这家伙到了金陵,就处处和他做对,他实在是受够了!

    然而,当小胖子看到前方一手搭在越千秋肩膀上,饶有兴致打量他的那个葛袍青年时,却立时丢掉了刚刚生出来的那一丝戾气。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用迥异于往日态度的口气对李崇明说:“崇明,晋王殿下正在等我们,我们已经到得晚了,难道你还要让他再等?玄刀堂和武英馆的诸位,等我们接了晋王殿下和严大人还有千秋他们过来,再继续说话不迟。”

    李崇明当然看到了萧敬先。因为朝中如今物议沸腾,他又不像小胖子那样是名正言顺的皇子,所以打心眼里对这位北燕晋王持保留态度,可面上却不会流露出半分。此时他一面和玄刀堂以及武英馆的少年们套近乎,一面也是想让急于求成的李易铭先去和人接触。

    如此一来,他也许能在朝中那些反对接纳萧敬先的保守官员,比如裴旭那一党面前得到一个好印象。

    至于此番难得意见统一的赵青崖和越老太爷,他却也不至于留一个怠慢的印象。毕竟,这一次本来就是李易铭为主。如果刚刚不是故意激李易铭当街发火,让金陵百姓瞧瞧这位皇子是什么德性,他根本就会一直老老实实呆在这位“四叔”的身后。

    然而,李易铭这开口一叫,李崇明就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打空了。他只能无奈地答应了一声,等到看见李易铭亦是跳下马背,从从容容缓步向萧敬先走去,半点没有之前那暴躁易怒的架势,他那种失算和挫败感就更强了。尤其让他没想到的是,越千秋竟先开口打了招呼。

    “哟,英小胖,好久不见,你怎么又珠圆玉润了?”

    李易铭刚刚打起的满腔气势,还有那刻意做出来的沉稳,全都被越千秋这一声绰号给冲得干干净净。可还没等他反唇相讥,就只见越千秋直接把萧敬先拽了过来。

    “晋王殿下,给你介绍一下我大吴的两位天潢贵胄,这是英王殿下,这是嘉王世子。”

    越千秋这会儿一本正经,丝毫没有刚刚打趣李易铭时的戏谑,紧跟着又对李易铭和李崇明笑道:“喏,这位就是从前北燕赫赫有名的兰陵妖王,今年刚加封的晋王,现如今嫌弃北燕那一亩三分地太小,容不得他这尊大菩萨,所以到我大吴来了。”

    这后几句介绍萧敬先的话,再次带出了浓浓的越氏风格,然而,李易铭却只觉得越千秋这一番话成功拉近了彼此距离,当即热情地打招呼道:“晋王殿下不远万里来到金陵,父皇自从得知此事就一直都在翘首以盼,就是金陵城中官民百姓也都好奇得很,我也不能免俗。”

    小胖子一面说一面真的打量了一下萧敬先的衣着打扮,这才打趣道:“没想到晋王殿下喜欢的是这等山居隐士的风格。”

    刚刚那叔侄俩在打量萧敬先,萧敬先又何尝不是在观察两人?从入境的霸州到金陵,一路都是走的通衢大道,他整整走了一个半月,经过越老太爷和严诩背后的东阳长公主暗中调度,各种名贵的药材不断送过来,他哪怕伤势还未痊愈,可恢复耳聪目明却不难。

    而刚刚妄动劲力说了那么一句话,他就本着要逞强就逞到底的原则,连小胖子和李崇明的小小交锋也全都听在了耳中。所以,此时见小胖子先是客套,随即竟是非常大胆地和他开起了玩笑,他对这位在北燕风评很一般的大吴皇子不禁又有了几分新的认识。

    性子暴躁冲动,却也能够克制一下自己,颇有城府,也有些精明计算……单凭这些放在北燕那种虎狼窝里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但在南吴这种官制严明,制度和官吏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制约皇权的地方,显然还是足够当下一任皇帝了。

    前提是,这小胖子真的是东宫独一无二的人选。

    萧敬先用有些玩味的目光扫了一眼李易铭身后竭力收束存在感的那位嘉王世子,随即笑吟吟地说:“我初来乍到,不懂南边的礼仪,而且从北燕出来时太过于匆忙,衣裳行头几乎都丢在那边了,这身上的所有行头,全都是到了南边之后添置的。原来这一身叫做隐士服?”

    如果不是早就得到资料说萧敬先为人千变万化,小胖子还以为萧敬先真的是个土包子,连葛袍芒履这种标准隐士服都不知道。他有些僵硬地干咳了一声,这才干笑道:“虽说是隐士服,可晋王殿下穿在身上,却别有一番风采。人品俊秀的人穿什么都是仪表堂堂。”

    “这话说对了,晋王殿下可不正是穿什么像什么。”

    越千秋随口调侃了一句,继而就眼珠子一转。他至今还记得在大名府被人围观的经历,此时一点都不想继续在这城门口杵着,因此李崇明打一开始就只是微笑颔首算打招呼,此时也没有上来和小胖子抢话头的意思,他也就干脆不问这位嘉王世子的意见了。

    “英小胖,客套话差不多了吗?你们要么车里坐着慢慢谈,要么就一同骑马进城。时光宝贵,金陵城这种南北客商云集的地方,城门多封一个时辰,可要损失千千万万的钱。”

    李易铭想要斥责这种离经叛道的理由,可看到萧敬先那哑然失笑的样子,他立刻改变了主意,欣然笑道:“好,就听千秋你的。我和晋王殿下同车入城,把车帘卷起来让金陵百姓尽情看就行了!”

    他可是早就看好了,那么小的马车,绝对只够他和萧敬先两个人坐,李崇明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