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五十章 大师兄威武
    次日一大清早,当一行人从利国监启程时,严诩依旧是骑马在外,越千秋仍然是窝在马车里看医书药典。但只有师徒俩自己心中知道,和之前优哉游哉带着几分悠闲的行程相比,此时此刻,他们的心底无疑压着一块大石头。

    相较于徐厚聪带着神弓门叛逃北燕的严重后果,此次大吴使团出行,策反北燕两位大将军叛乱,带回晋王萧敬先,哪怕前者并不是他们亲力亲为,后者也有种种复杂的关系,但功绩都算在他们头上,也算是把徐厚聪叛逃一事的影响拉回来,同时让北燕无暇南侵。

    然而,北燕那位霍山郡主从十几年前开始就无声无息潜入大吴,一手组建了红月宫,她到底拉拢了多少人?她到底想要干什么?她和北燕那位皇后是否有联系?北燕那位小皇子又到底是否存在,是否真的已经在大吴平安成长,和英小胖有没有关系?

    每一个问题,全都让属于聪明人的师徒俩想到脑袋都大了好几圈。至于庆丰年和令祝儿的箭术比试结果,最终只是平分秋色这点事,他们谁都没再放在心上。就连一贯大大咧咧的越千秋,也没有和小猴子似的,没事就撩拨那对青梅竹马玩儿。

    而那把定制的陌刀,相形之下真的算是小事了……

    从利国监南下,从徐州、宿州、濠州、滁州而到金陵,总共只剩下千多里地,全都是通衢大道,一行人却慢慢悠悠走了半个月。

    当最终看到金陵城的时候,越千秋这才在小猴子的叫嚷下钻出了马车。他打了个呼哨叫来了自己那匹聪明的坐骑,正要翻身上去,他就只听到一阵整整齐齐的嚷嚷。

    “大师兄!大师兄!大师兄!”

    越千秋听到这一阵高似一阵的嚷嚷,先是愕然,随即就笑骂道:“这些家伙又搞什么鬼!”

    他一跃上马,一骑当先地疾驰出了车马队伍,这才看到那巍峨的城门口赫然被堵得水泄不通,而为首的是一大群身着玄刀堂弟子服色的少年!在那些熟悉的面孔中,他看到了刘方圆,看到了戴展宁,看到了孙立,看到了白不凡……

    而另外一群服色整齐的少年之中,他一眼就认出了周霁月和越秀一,还有那些各大门派留在武英馆的少年弟子!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夹马腹再次加速。正当他终于勒停了马,打算说话的时候,就只听到四周围猛地传来了山呼海啸一般的喝彩声。

    “九公子威武!”

    “大师兄神勇!”

    “有勇有谋越小九!”

    耳听得这乱七八糟的嚷嚷,越千秋差点没从马背上摔下来,随即方才发现城门口还有好多围观军民百姓,那些往日只管查验进出城人等的军士们,此时此刻竟然正在满头大汗地苦苦维持秩序!饶是他也当了多年的金陵土著,此时此刻也不禁被这壮观的场面吓了一跳。

    毕竟金陵不是霸州,也不是大名府,怎会场面这样热烈?而且听这口气,怎么不像是来看萧敬先的,反而像是来看他的?

    有些发懵的他见一群小伙伴们先后冲了过来,连忙跳下了马背。可还没等他说话,人群中就有一个小小的人影冲了上来,到了面前猛地一个起跳一扑。他习惯性地微微蹲下一接,等人直接挂在了脖子上,他不禁苦笑道:“诺诺,你又重了!”

    “大伯母她们天天变着法子给我做好吃的,胖了也不怪我!”诺诺一面说一面使劲抱着越千秋的脖子道,“我真怕千秋哥哥你也像娘那样走了!”

    此话一出,越千秋顿时想到了那位犹如水墨画一般轻灵婉约的平安公主,不但不会把她这话当成诅咒,反而笑着把人抱得高了些,附在她耳边用只有她听得到的声音说:“我见着你娘了,她很好,也很想你,千叮咛万嘱咐让你乖一点,要听爷爷的话!”

    “诺诺也想娘……我当然听爷爷的话,爷爷都说我是除了千秋哥哥,家里最聪明的!”诺诺喜笑颜开,刚说到这里,眼见越千秋的两边大腿各多了一个挂件,她不禁气恼地挥了挥拳头,“大双,小双,不许和我抢千秋哥哥,否则回头我让你们好看!”

    策马小跑过来的严诩看到自己那一对双胞胎儿子挂在越千秋大腿上叫大师兄,原本挺温馨有趣的,可两个小家伙在一听诺诺的呵斥之后,立刻就乖乖爬下来垂手站好,他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同时还觉得有些丢脸。

    他从前就被越小四耍得团团转,难不成这种宿命还要延续到他的儿子身上?

    可四下里一看,他没有找到妻子苏十柒,这一惊顿时非同小可,慌忙出声问道:“大双,小双,你们娘亲呢?”

    话音刚落,严诩就只见一对双胞胎儿子彼此对视了一眼,随即齐声说道:“娘在家里陪着肚子里的弟弟妹妹。”

    这话听着极其诡异,可越千秋也好,严诩也好,全都瞬间明白了其中的含义。相较于严诩的瞬间狂喜,越千秋则是眼神一闪,随即放下了诺诺,在她有些幽怨的目光中一手一个努力抱起了这一对越来越重的双胞胎,笑着问道:“御医是不是说过,师娘又怀了双胞胎?”

    正在欣喜若狂状态的严诩听到这话,顿时瞪大了眼睛。果然,他就只见两个儿子同时伸出了两根手指头,差点没把他眼睛给晃花了:“大师兄你真聪明,御医说,娘肚子里有两个,不知道是弟弟弟弟,还是妹妹妹妹,又或者是弟弟加妹妹。”

    这一次,严诩真的差点没有欢喜得晕过去。他想也知道,一直都盼着自己多子多福的母亲如今绝对是笑得合不拢嘴。正当他再也顾不得自己这个副使的职责,打算插上翅膀飞回去的时候,却没想到越千秋随手把大双和小双一股脑儿全都塞到了他怀里。

    “师父,大伯父可还没从北燕回来。你这个副使要当好丈夫也先忍着点,等走完过场之后再说。”

    越千秋说完这话,方才牵着诺诺,迎向了一大堆刚刚把地方让给三个小孩子的小伙伴们。还不等他一个个和人打招呼,却只见周霁月冲着他挤了挤眼睛,随即回头对着众人振臂一呼道:“各位兄弟姐妹,还记不记得我们之前说好的,等越小九回来怎么对他?”

    “记得!”

    眼见包括刘方圆戴展宁在内的玄刀堂弟子亦是群起响应,越千秋顿时生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尤其是在发现诺诺竟是悄悄松开了他的手,随即敏捷地往周霁月身后一躲时,他就更加警惕了起来。然而,他刚想拔腿开溜,肩膀上就按住了一只手,等看到周霁月那笑吟吟的脸时,知道挣脱不了这位白莲宗宗主的他简直无奈极了。

    “你也当叛徒!”

    “好容易回来了,就让大家高兴高兴!”

    越千秋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只见周霁月一松手,众人一拥而上,有的扛手,有的扛脚,最终将他高高抛了起来。这一大群习武的少年们力气何等之大,齐齐这么一用劲,竟是把他抛得老高。哪怕他这些年高来高去惯了,几下之后仍是被折腾得头昏眼花。

    而更让他气急败坏的是,当最后一次他被扔到了足有两丈高处时,他就只听得一阵哄笑,等歪头一看,却只见下头人竟是一窝蜂全都散了!

    他气得嚷嚷了一声你们给我等着,随即提气翻身,猛地朝地上打出两掌。可就算这一丁点反震力还是不够,他不得已在半空前挪来了两个空翻,最终这才稳稳落地,没有出丑。

    而落地的瞬间,他又听到了一阵七嘴八舌的喝彩。

    直到这时候,他方才忍不住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如此大张旗鼓,谁组织的?”

    “千秋,你就别问这么多了。虽说这么多人确实是来迎接你们这些从北燕回来的英雄,但也是来看北燕那位晋王的!”周霁月抱起诺诺,这才似笑非笑地说,“他如果没有冠绝天下的武艺,也至少得有倾国倾城的貌,否则这么多人面前可是过不去的!”

    越千秋登时想起,萧敬先这些天虽说在逐渐卸妆,可总体来说,五官轮廓仍然神似萧卿卿,想到现在这夹道欢迎的一幕,他不禁觉得那家伙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

    然而,人是他从北燕带回来的,要是让金陵城这些看热闹的吃瓜群众觉得不满意,那还是他的失败,他只能立刻上马来到了萧敬先马车前。

    他把周霁月的话一转达,车帘就被一只白皙的手高高打了起来,挂在了一旁的挂钩上。紧跟着,并没有身穿华贵冠服,而是葛袍芒履的萧敬先,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弯腰出了马车。他没有用车杌子,而是一跃下车,随即好整以暇地伸手搭着越千秋的肩膀。

    “不愧是金陵帝王州,果然万千气象,卓尔不凡。”

    每一个人都觉得,这样一句话仿佛是在自己耳边用不轻不重的声音说出来的。武艺高出一线的比如周霁月,不谙武艺的比如诺诺,全都情不自禁地往越千秋身边这个青年看去。当接触到那灿若晨星的眸子时,也不知道多少人生出了一种错觉。

    他在看我!

    而侧头看着萧敬先那只搭在自己肩膀上爪子的越千秋,则是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这个家伙,居然又在逞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