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外行人千秋
    刚刚一直都是一口一个庆丰年,这会儿情急之下,突然叫起庆师兄了?

    此话一出,越千秋不禁第一个笑出声来。而令祝儿注意到庆丰年满脸愕然,其他人则是满脸忍俊不禁的样子,她立刻醒悟到自己说错了话,一时面色绯红。然而,她毕竟是爽朗的性子,这等小儿女之态一闪即逝,随即更是把心一横,脱口而出迸了一句话。

    “我不用宫主教我的手段,就用神弓门的技艺和庆师兄比一场!”

    庆丰年没想到突然会被挤兑到和师妹比试,正要摇手时,却冷不丁从背后被人推了一把。而出手的小猴子笑眯眯地晃了晃手指,眉飞色舞地说:“人家都提出挑战了,庆师兄你堂堂大男人,难道要畏战不前?令姑娘可是爽快人,你要敢说好男不和女斗,我都要瞧不起你!”

    “我……怎么会……师妹一直都比我强……”庆丰年只觉得话都不会说了,急得满头大汗,“我的箭术还未大成……不,我是说我答应比试还不行吗?”

    严诩正以为庆丰年真的是因为和令祝儿的那点昔日情分要避战,听到他最终答应了,他这才微微点了点头,心想这小子总算还知道什么时候该让,什么时候该上。

    他有些狐疑地看了一眼今天明显在面容五官上动过手脚,又动机不纯地促成了这一场较量的萧敬先,随即干咳一声道:“既然如此,我去让人设靶子准备一下!”

    “我也去,我也去!”

    小猴子唯恐天下不乱,一溜烟就跟上了离开的严诩。而令祝儿深深看了一眼仍有些不知所措的庆丰年,目光随即落在了若无其事一面喝茶一面和越千秋说话的萧敬先身上。尽管她有很多话想要问这位酷似宫主的晋王,可思来想去,她竟是大步流星地出了屋子。

    她这一走,庆丰年更是进退两难,还是越千秋挤挤眼睛提醒道:“还不赶紧去追?”

    “啊……好。”

    眼见呆头呆脑的庆丰年终于如梦初醒似的追了出去,越千秋这才捶着扶手大笑了起来,随即就侧头看着萧敬先:“你这回打错如意算盘了吧?那位令姑娘对萧卿卿显然是感情极其复杂,看到你这副样子,她恐怕一句话都不想和你多说!”

    萧敬先根本没把越千秋这小小的讥刺放在心上,哂然笑道:“这你就错了,只要打开一个突破口,自然就有机会。”

    “呵,眼下就算你能糊弄得了他一时,难不成你日后打算顶着这张脸去金陵?”

    “你听没听说过一句话?情人眼里出西施?”

    见越千秋听了自己这句话,脸色好生惊悚,萧敬先这才不紧不慢地说:“这话还有另一种解释,那就是人对于自己关注的人,潜意识中会定格在初见的样子。此去金陵,慢点儿走也就是一个月。只要我一点一点修饰五官,等她熟悉之后,自然会习惯性地把我真正那张脸和萧卿卿联系在一起。我要的并不是她现在就对我和盘托出,要的是她渐渐习惯我这个人。”

    “你这人就是什么事儿都要算计,没劲!”越千秋皱了皱眉,终于没好气地站起身来,“令姑娘那种人,你要问什么直接问就行了,这样拐弯抹角拖拖拉拉的,还不如单刀直入!反正我是没那么大耐性,懒得看你的猴子把戏!”

    见越千秋不以为然地走了,萧敬先这才轻轻摇了摇头。

    他当然看得出令祝儿是什么样的性子,可是,越千秋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个小丫头也许是毅然决然离开了萧卿卿,可在她心目中,那永远是一个如师如母的角色,他想要从她口中将萧卿卿那段他不知道的过去掏出来,只能用一点歪门邪道的办法。

    萧敬先施施然站起身来,轻轻弹了弹袍角,步履轻快地出了屋子,抬起头来看天空时,他只觉得这些年来一直都觉得晦暗到没有半点生机的天空,此时此刻是无比的明媚和自然。

    越千秋压根没兴趣去看庆丰年和令祝儿同门操戈,谁赢了又不分他半毛钱。至于萧敬先想从令祝儿口中打探的事,他想也知道不可能这么快,因此这会儿并没有去射箭的驰道看热闹,而是换了一身衣服,跑去了利国监的冶场。

    自从知道回金陵的路上会绕道这里,他一路上暗自盘算,就打定主意要跑这一趟。

    利国监本来就是这一块地方最有名的官营冶场,总共三十六座冶场中,每一座都有冶工数百人。这些人拖家带口住在这里,再加上往来此地的商人,共同使此地变得富庶繁荣。

    然而,本朝和历朝历代一样,铁器虽说不属于全部管制物,却也是部分管制物。

    比如说,菜刀、锄头,这些东西是任何铁匠铺都会打的。而朴刀之类的简单械斗用具,别在裤腰带上可以招摇过市的那种,大多数铁匠铺也能打,官府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刀剑枪以及样式繁多的十八般兵器,则是在严格管制之列。

    至于玄刀堂那巨大的陌刀……如果不是当年严诩这个自号掌门弟子的是东阳长公主的儿子,绝对不可能持有那样的绝世凶器。而即便是在玄刀堂重回武品录之后,每一个学习陌刀的弟子,姓名出身以及一应家庭情况全都在朝廷的武品录别册登记在案。

    所以,武品录在册的各大门派,除却合法拥有田亩,合法教授弟子,还有一个最大的名义,那就是合法拥有兵器。而此时此刻,越千秋就是溜出来考察兵器原材料,打算看看能不能弄到这个年代质料最好的钢,回金陵后正式再打一把陌刀。

    家里虽说有一堆堆各种型号的,可真正称得上绝世凶器的,却还没有。东阳长公主和越老太爷虽说都有赫赫权势,但都不是随随便便就把最好的东西留给自家人的那种人。

    他发誓回去要吃各种好的补身体,努力长个头,等到凶器打好之后就去教训一下萧敬先!叫那家伙老变相嘲笑他!

    当然,除却这缘故,越九公子也是觉得射箭场那边不宜掺和,所以跑出来散散心。

    至于改造风箱,推广平炉炼钢之类的,他完全没有那奢望。随便找个高中学生就能画张图纸?那简直是高看了他。他这高中生只不过是文科生,物理化学全都学得贼烂……

    虽说是官营冶铁场,可混迹其中的有不少全都是传帮带的父子甚至祖孙,所以他把脸一抹黑,走在这座冶铁场里,根本就和寻常打下手的学徒一个样。

    这不,在这深秋季节依旧热火朝天的地方转了一圈,他就溜到了一位明显口音和其他人有区别,身边打下手的学徒似乎也躲懒去了的老冶工身边。本来只是随便看看,他却没想到,人家早就发现了他四处乱窜,没等他看两眼就一把将他揪了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

    “这到处都有铁水溅出来的地方,你小子多大的胆子,也敢乱走?什么时候来的,学过规矩没有?”

    越千秋看着那只揪住自己胳膊的手,心情极度愕然。他虽说算不上大高手,可好歹也是杀过人,有过实战经验的小高手,就算走在这热火朝天的冶铁场中,算不上打着十分警惕,可他应激反应还在,怎么会被区区一个冶工就这么随随便便揪住?

    他扭过头来看了一眼那胡子拉碴的老冶工,心想难不成这还是个高手?他眼珠子一转,当下就状似老老实实地说:“我是新来的,冶监大人让我先四处转转熟悉一下。”

    “那就帮我去把新到的那批矿石推两车来。”

    完全没想到会被人拉去当小工,越千秋顿时暗自叫苦。而且,他就算想溜都难能,因为那老冶工竟然一只手始终死死扣着他的肩膀,推着他往刚刚送来的铁矿石堆场走去。当离开了热火朝天铁水四溅的地方,他正想说话,就只听到背后传来了一声冷笑。

    “小子,微服私访好玩吗?”

    越千秋顿时瞪大了眼睛,旋即再也不掩饰身手,一个甩手的同时,双腿以自己被扣住的肩膀为支点,却是一个漂亮地后翻。然而,让他没有料到的是,在他后翻的同时,那个扣着他肩膀的老冶工竟是也一个前翻,两人竟是倏然换位,姿势却仍然维持着刚刚那般。

    然而,尽管这第一下没有挣脱,那却架不住越千秋的法宝众多。他身子猛地往下一沉,趁着对方顺势下压想要继续钳制住他,他却是猛地将头往后一顶,下一刻,他的嘴里就迸出了一样犹如钉子似的东西。眼看那老冶工一怔之下终于松手后退,他这才顺势前冲数步。

    转过身来的他见对方冷冷看着自己,这才拍拍双手道:“一个果核而已,不是暗器。”

    没等人家说话,他就笑吟吟地说:“另外,我再补充一句,这不是微服私访,这只是来看看利国监冶铁场里有没有合用的好钢。我要定制一把陌刀,正思量用哪儿的原料,你可以把这称之为考察。别和我说什么合不合规矩,我有官职,而且我又不是白要,我出钱的!”

    老矿工不以为然地眉头紧皱,讥诮地说:“原来是拿家里钱胡乱挥霍的败家子。”

    “我从北燕秋狩司敲诈来的钱,我想怎么花用得着你管?”越千秋懒得和这个难打交道的老冶工多啰嗦,一口把人给堵了回去,就没好气地说,“利国监三十六个冶铁场,你这里没人乐意赚外快,总有别人愿意!”

    见越千秋转身就走,那老冶工突然出声叫道:“你等等……你要多少?”

    越千秋虽说站住了,却是头也不回:“百炼钢,至少三十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