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四十五章 突破天际的脑洞
    按照严诩之前的打算,此来微山岛,根本就不是想坐画舫,而是打算乘坐利国监下辖的唯一一搜军船,直接杀上凤凰台。毕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射箭行刺萧敬先,哪怕是庆丰年曾经的小师妹,他也绝不会轻易放过。至少得抓着人,好好审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幸好越千秋赶紧劝阻,最终他才改变了主意,亲自出面请利国监驻军中的几个军官吃了一顿饭。身为东阳长公主之子,席上严诩又送了点厚礼,客客气气把要求一提,那几个军官立刻一口答应在军船上待命,一旦在微山岛岸边点燃讯号烟火,他们就会立刻过来增援。

    而现在,尽管令祝儿想着萧卿卿这将近三年对她的照顾,恪守道义,没说出红月宫在什么地方,可萧卿卿是北燕人已经确凿无疑,红月宫里网罗了不少高手,这一点她却没有讳言。而等到小猴子补充说明了今天在凤凰台上所见所闻,严诩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闹了半天,原来那位正牌的霍山郡主萧卿卿人早就在大吴了,而且还捣腾出一个红月宫,连天巧阁那个刘国锋都是她的人!如果照她传给萧敬先的话来反推,那么,说不定最了解那位北燕皇后和小皇子母子俩最后下落的,很可能就是这位在北燕销声匿迹多年的霍山郡主!

    眼看越千秋自始至终镇定自若,笑容可掬,等听完事情始末之后,又请折腾一宿没睡的小猴子和令祝儿分别去舱房里休息,严诩忍不住问道:“千秋,莫非你让小猴子一个人上岛,早就料到了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越千秋简直觉得严诩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师父,我又不是算无遗策的爷爷,萧敬先对我说,霍山郡主萧卿卿早在北燕那位皇后死之前就已经死了,我怎么知道人还活着!我叫小猴子出马,是因为之前我们回来那会儿,我已经知道他对付斥候和陷阱很有一套。”

    “原来只是误打误撞。”严诩这才舒了一口气,满脸不得劲地说,“我还以为你连越老太爷那一肚子算计都给继承了。”

    “老爹都没那本事,我哪有这么厉害!”越千秋笑严诩想得太多,随即也没注意到师父那微妙的表情,趴在栏杆上若有所思。

    “师父你说有没有这样的可能,北燕那位皇后当初借着手底下一个女官得罪了萧卿卿,顺便就来了一招金蝉脱壳,让萧卿卿假死到大吴打前站,然后自己先是在北边给萧卿卿打掩护,随后自己也假死带球跑到了大吴来?”

    严诩正在想,自己当初和二戒一块听到越千秋叫了越小四老爹,如今越千秋这顺嘴一说,仿佛是习惯成自然,如此一来,越小四那个幸运的竟是轻轻松松就捞到一个聪明机灵的儿子。再加上被其拐了留在北燕的甄容,那个明明没儿子的家伙一下子多了俩儿子,真是太好命了。

    就这么一走神,越千秋的假设他就没有太往心里去,只是疑惑地反问:“什么是带球跑?”

    越千秋知道自己又冒出了一个新鲜词汇,赶紧补救道:“呃……咳咳,带球跑就是带着肚子里的孩子直接跑了。”

    严诩这才悚然而惊,一下子回过神。他让越千秋又说了一遍,随即就掐了掐掌心之后,却又摇了摇头道:“不太可能。北燕皇帝你见过相处过,由我从你这儿听说的那点情形来看,他对那位发妻应该不是假情假意。那位皇后不在意皇帝三妻四妾庶子一堆,那她为什么跑?”

    “而且,她放下好好的皇后不做,也不筹划把儿子送入东宫,把人送到大吴干什么?总不成还没生就知道自己难产,将来没法保护儿子,所以让他远走高飞吧?你看看北燕皇帝对萧敬先那样容忍,就知道他唯一的嫡子如果还在,他说不定会对孩子不错的。”

    “那也只是说不定而已。”越千秋嘴里这么说,心下也确实有些狐疑。然而,趴在栏杆上又沉吟了好一会儿,他突然若有所思地说,“除非北燕那位皇后把儿子送到大吴,比让他成为北燕太子更加重要,那么她这个曾经和北燕皇帝分享权力的皇后才会这么孤注一掷。”

    那一瞬间,越千秋只觉得脑际灵光一闪,立时朝严诩看了过去。仿佛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他就只见严诩也同时朝他看了过来。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最后在同时要开口的时候,却又不约而同住了嘴。还是严诩压低了声音道:“千秋,不如我们写在对方手上?”

    越千秋有些僵硬地点了点头,摊开了左手,却伸出右手在严诩左手上草草划了几下。等到他划完那个字,又察觉到严诩在自己手中写的字,他不禁再次看向了严诩的眼睛。

    这一刻,师徒俩从彼此的眼神中全都看到了满满当当的惊悚。

    因为,两个人在各自的手心里写的都是同样一个字英。而这个字代表的含义,师徒俩都是最清楚不过的,正是当今皇帝的独子,英王李易铭!

    越千秋不由自主想起了当年金枝记沸沸扬扬时,大吴皇帝带着自己去看冯贵妃,期间对自己说的话。那时候他只是惊讶英小胖原来不是冯贵妃亲生,可此时却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阴谋。他下意识地上前拽住了严诩的袖子,示意其附耳过来。

    那一次,皇帝用调虎离山之计,借口东阳长公主身体不好,把严诩和苏十柒给调了走,而把越千秋单独留着说话,事后,他哪怕对越老太爷也没有吐露过皇帝那番话,更不要说严诩,可以说是把这件事直接烂在肚子里。可此时此刻,他却一五一十都对严诩说了出来。

    严诩虽说早就隐隐觉得,那死小胖子不是冯贵妃的亲生儿子,毕竟人在冯贵妃“病故”之后显得不怎么伤心,可是,听到皇帝竟然对越千秋吐露过此事,冯贵妃甚至暗指那小胖子也不是皇帝亲生,而皇帝则曾经让越千秋和小胖子彼此扶助,他还是觉得整个脑袋都快炸了。

    “你等等,先等等,让我好好消化消化这个大消息。”

    严诩对着小徒弟打了个手势,随即就深深吸了一口气,仔仔细细思量了起来。尽管他曾经是个离家出走多年的叛逆青年,可他到底是和皇家沾亲带故的贵公子,当年在宫里行走更是家常便饭。没用太大的功夫,他就觉着英小胖也许真是因为皇帝不满前任养子被抱进来的。

    可那小子真的会是北燕皇后百般设计送进来的儿子吗?至少就眉眼来说,那死小胖子和萧敬先完全不像。反而是……

    他再次看了一眼正在神游天外的越千秋,暗想越千秋和萧敬先倒真的有几分相似。而就是这个念头一出,他竟是突然生出了一个如果越千秋知道,一定会觉得非常狗血的想法。

    如果当初北燕皇后早就从某种渠道获知,他那位皇帝舅舅不满太后指定的前任养子嘉王,想要再从宫外的宗室子弟当中挑一个孩子进来,却不透露其养子的身世,而是作为真正的亲生儿子那般养着,那么这位杀伐决断的皇后会不会通过什么渠道偷梁换柱把孩子给换了?

    那么,会不会有人早就发现了她的计划,将计就计,把换过的孩子再偷龙转凤……不对,呸呸,偷天换日换回来?

    他越想越是觉得更加惊悚,甚至浑身汗毛根都直接倒竖了起来。一贯胆大包天的他甚至直接打了个寒噤,直到面前一只手摇了摇。

    “师父,师父?你额头上怎么出汗了?不会是吓出冷汗了吧?”

    严诩慌忙抬起袖子擦了擦,随即才不自然地说:“还真是……虽说咱们师徒俩想象力丰富了点儿,可实在是被北燕那些疯子给吓着了。这事你谁都不要说,包括老太爷,我也绝不会对娘提起半个字。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我们师徒俩好好去查一查。”

    越千秋没有多想,直接点头道:“好。”

    就算严诩不这么说,他也想这么建议。他可不想把没影儿的事张扬得人尽皆知,到时候万一只是他们师徒俩胡思乱想,却因为风声泄露捅出天大的风声,别看他们俩都是背景深厚,那也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

    严诩还不放心,直接伸出手来,郑重其事地说:“来,我们击掌为誓?”

    这一次,越千秋终于觉得师父有点怪怪的。他们俩谁跟谁,还要来这一套?他有些疑惑地伸过手去和严诩拍了一下,见人仿佛放下点什么心事似的,挤出一丝笑容后,就心事重重地回了舱房,他不禁狐疑了起来。

    可他就算想破脑袋,也不会知道严诩的脑洞已经突破天际。因此,他在琢磨了一阵子之后就已经放弃,转而想起如何动用各大武林门派的力量,去查一查那个萧卿卿和所谓的红月宫。至于刘国锋那个小猴子骂过的二五仔,他却没有太放在心上。

    二五仔这种生物,只要人已经暴露,那么还能做什么?话说回来,这年头有二五仔这种形容词吗?小猴子不会也是穿的吧……

    当画舫缓缓靠岸时,还没睡够的小猴子和令祝儿一样,睡眼惺忪,而严诩的眼睛竟是也熬出了密密麻麻的红血丝,直让人怀疑到底是谁一夜没睡。而越千秋就显得精神多了,反正他素来不是过分多思多虑的人,想不通的事就不想,笃信的是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

    当他们这一行人来到了安置萧敬先和随行护卫的那处驿站时,越千秋甩下众人直接大步入内,等到了萧敬先的屋子,他没敲门就闯了进去,正好看见一人独处的萧敬先在那照镜子。

    他想都不想就指着这个神神鬼鬼的家伙大喝道:“萧敬先,你的事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