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四十四章 放过
    “霍霍霍……霍山郡主,萧萧萧……萧卿卿?”

    少宫主原本就觉得小猴子很好玩,此时眼见刚刚骂刘国锋非常利索的他突然吓得坐倒在地,还突然变成了结巴子,她不禁好奇地问道:“咦,你知道我娘吗?怎么这么怕她?对了,什么霍山郡主?我娘是红月宫主!”

    霍山郡主还是红月宫主都不要紧,可怎么会是萧卿卿!

    天哪,夜路走得太多果然会遇到鬼!他前头还在北燕扮演过霍山郡主萧卿卿身边的小宦官,现在竟然遇到正主儿了!老天爷,要是人家知道,萧敬先曾经在燕子城大摇大摆男扮女装冒充人家,这位正牌的北燕霍山郡主会不会直接打死他?

    小猴子只觉得头皮发麻,可随即就后悔自己表现得实在太过于激动。如果换成越千秋,听到萧卿卿三个字,绝对不会像他这样举止失态,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之前在北燕出现的霍山郡主萧卿卿那一行人,他也有份吗?

    果然,下一刻,他就只听白纱蒙面的萧卿卿呵呵笑了一声:“我一个早就销声匿迹十几年,很少出现在人前的无名之人,你竟然会知道,看来不久之前燕子城的那场大风波,你应该不但知情,还是在场的吧?”

    虽说越千秋已经说过,万一不敌,那就干脆利落投降,等他带人来救,可小猴子自忖犯了那样一个大错误,此时索性光棍了起来,闭着嘴只不吭声。然而,他不出声,不代表别人就会保持缄默,令祝儿就面色犹疑地出声问道:“什么霍山郡主?”

    小猴子这才想起,刚刚旁人对这白衣面纱女子的称呼不知道是公主还是宫主。但想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否则若是这位北燕郡主竟然在南边摇身一变,仍是金枝玉叶,那么刘国锋也不至于会那么容易就被天巧阁逐出门强。

    所以,见令祝儿显然不知道对方真实身份,他少不得把心一横:“萧卿卿就是北燕霍山郡主,当年她的父亲还被追赠为兰陵郡王!”

    这一次,令祝儿登时遽然色变。她下意识地看向这位一向敬仰的宫主,却没法看穿那雪白面纱下的表情,只能一咬牙追问道:“宫主,他说的可是真的?”

    见母亲没有答话,就连刚刚少宫主也忍不住满脸疑惑地问道:“娘亲,你是北燕人?”

    “没错,我是北燕霍山郡主。”仿佛没看到令祝儿先是震惊,而后又失望又痛心的表情,萧卿卿随手取下面纱,露出了一张艳若桃李却又冷若冰霜的容颜。

    “我曾经追随过北燕先皇后,但后来和她身边的人起了纷争,又再也不想为那个皇帝效力,就假死离开了北燕。这十几年来,我再也没有回去过,可却没想到,霍山郡主萧卿卿这个人,哪怕露脸很少,却竟然一直都在北燕继续存在。不过对我来说却也正好,我本来就不想再回去,有人冒充我,我还求之不得。”

    令祝儿这才面色稍霁。可两国相争多年,她如今乍闻如此消息,却是再也没办法毫无芥蒂地追随这位心智武艺全都可称得上自己老师的宫主。

    她把心一横,突然一闪身来到了小猴子身前,沉声说道:“宫主请恕祝儿心胸狭隘,哪怕您如今再也不打算回北燕,可您到底是燕人,我不能继续留在红月宫了!”

    “令姐姐!”少宫主登时失声惊呼道,“难不成就为了娘是北燕人,你就要离开红月宫?”

    令祝儿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单膝跪下说:“当初我离开神弓门,闯荡江湖最窘迫的时候,是宫主收留我,不但指点我的箭术,还教我读书和做人的道理,我一直都很感激。可我是吴人,宫主是燕人,哪怕只有一丝背叛家国的危险,我也不能去冒。这是宫主教我的,武人练武,除了强身健体,便是保家卫国,为国为民。”

    “说得好。”萧卿卿赞许地点了点头,却并没有露出愠色,“你的抉择并没有错。”

    看到令祝儿竟然退出了那什么红月宫,而且还挡在自己面前,分明有保护之意,小猴子是既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自己这边总算多了一个人,害怕的是自己在人家眼里的罪行很可能又多了一条。

    除却给冒充她的家伙当狗腿子之外,还要再加上一条揭穿她的身份,害得她麾下得力大将叛离,这无论哪一条,好像都是要命的……

    然而,和他想象中接下来就要翻脸大战不同,等到令祝儿站起身之后,萧卿卿竟是突然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既然之前燕子城的那段公案由来我知道了,你回去不妨再告诉萧敬先,他能舍下脸面女扮男装成我的模样,确实很异想天开。可既然敢冒充我,那么就得有接受教训的准备。他别以为翅膀硬了就可以为所欲为,想当初,我可没少教训过他。”

    说到这里,她就一把拉住一旁咬着嘴唇满脸不舍的女儿,低声说道:“京儿,别舍不得了,又不是从今往后就见不到你令姐姐了。以后天长日久,自然还有机会。”

    “娘亲……”

    还不等萧京京把话说完,萧卿卿就已经拉着她转身疾掠而去。而直到这个时候,刚刚一直都如同泥雕木塑一般的四个轿夫方才抬着空空如也的黑轿跟上,从始至终,这四个人都沉默如同傀儡。这下子,这凤凰台上就只剩下了令祝儿和小猴子两个人。

    小猴子完全没想到只要传几句话就能过关,此时此刻已经是愣在了那儿。而让他更没想到的是,刚刚以为是从敌人变成帮手的令祝儿回头看了他一眼,突然直接把他从拽了起来,皮笑肉不笑地说:“来,小兄弟,你给我说说,那位晋王殿下是怎么假扮宫主的?”

    女人假扮成男人很容易,可男人要假扮成女人那得是什么样?她真是好奇得很!

    一大清早,当小猴子有气无力地拖着犹如灌了铅的脚步,耷拉了脑袋跟在昂首阔步犹如男子的令祝儿身后,来到了之前下船的那处简陋码头时,他看到的却并不是那条来时送自己的小小渔船,而是一艘颇为华丽的画舫。

    他正有点发呆,却没想到令祝儿已经率先足尖点地跃了上去。

    “哎,你别急啊,这未必是我们的船……咦!”

    小猴子话没说完,就看到画舫二楼越千秋现身出来,正对他招了招手,仿佛压根没看到凌空跃过去的令祝儿。他张大了嘴巴想要出声提醒,可紧跟着就看到越千秋身后,严诩皱眉横跨一步,竟是右手蓄力一拳朝着空中的令祝儿打了过去。

    “来得好!”

    令祝儿非但不闪不避,反而借着冲势,直接抡手臂就是一记劈挂朝严诩猛击了过去。下一刻,只听砰砰两声,二楼船头严诩动也不动,令祝儿却是闷哼一声反弹了回来。眼看人就要落水,小猴子来不及多想,连忙从后头一跃追上,使劲在其脊背上推了一把。

    靠着这恰到好处的一推,令祝儿好容易才卸掉了大半反震力,猛地往前一扑,双手抓住了栏杆,最终跟着小猴子窜上了船。见那个出手势大力沉的青年身边,一个少年正笑眯眯看着自己,仿佛只是乘画舫出来的寻常豪门贵公子,她环目四顾,开口问道:“庆丰年呢?”

    “庆师兄没来。”越千秋轻描淡写地回答了一句,见对面的少女立刻就脸色黑了,他就笑呵呵地说,“庆师兄神箭无敌,所以我就劝了他在利国监那儿陪着晋王殿下。这位是令姑娘吧?他对我提过你,还说你的箭术比他还要高明!”

    非常了解越千秋的小猴子暗自嘀咕,你哪里是因为庆师兄箭术好,所以留着人陪晋王萧敬先,而是因为庆师兄心性淳朴又念旧,生怕见着昔日小师妹就走不动路,这才把人留下来!

    然而,令祝儿又不知道小猴子这点心理活动,听越千秋说庆丰年对其提到过自己,还夸赞自己的箭术,她刚刚因为跳上船的时候不合挨了一拳,那点怨气就全都扔到爪哇国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摇摇头道:“我和庆丰年的箭术也就是差不多而已,哪里说得上高明。话说回来,你就是玄刀堂掌门弟子越千秋?”

    越千秋没有在意对方直呼自己的名字。看这少女之前射萧敬先一箭,如今又冒冒失失跟着小猴子上船,他就知道,对方是冲动直爽的性子。他大大咧咧地点了点头,索性很大方地拱了拱手:“没错,我就是越千秋,和庆师兄算是同甘共苦的好兄弟,很高兴认识令姑娘!”

    令祝儿年纪不大,在江湖飘荡却已经有三年,此时觉得越千秋丝毫没有架子,她也就不在乎男女之别,拱拱手还了礼,随即就说道:“我已经离开红月宫了,既然庆师兄跟着你们,我也想跟着你们,你愿意收吗?”

    这没头没脑的话换个人根本听不明白,比如越千秋此时也完全不知道,红月宫是什么。可是,这丝毫不妨碍他高高兴兴接受了下来,还指了指严诩道:“这是我师父,玄刀堂严掌门,令姑娘想留下,直接对我师父说就行了!”

    严诩刚刚虽说非常没有怜香惜玉之心地险些把人一拳轰下水,可是,听到庆丰年的这位师妹声称已经离开了那个他从来没听说过的红月宫,他还是立刻做出了决断。

    他拿出了几分长辈的态势,极力露出了一个和蔼可亲的笑容:“既然是庆丰年多年不见的师妹,你愿意留下,我自然欢迎。只不过,我实在是有些孤陋寡闻,令姑娘能不能说说,红月宫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