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四十三章 萧卿卿
    哪怕刘国锋穿着黑色连帽斗篷,几乎能遮掉大半个脑袋,可此时此刻,他却仍然清清楚楚地觉察到,令祝儿那讥讽和嘲笑的视线落到了他的脸上。他狠狠攥紧了拳头,根本没有在意那种深入骨髓的刺痛,仿佛只有这种刺痛,才能让他此时几欲发狂的心冷静了下来。

    从天巧阁掌门弟子到被逐出门墙,尽管那位宫主并没有嫌弃他,也只是轻飘飘说了一句,你只不过是操之过急了,可他从一呼百诺,众所敬仰的天巧阁大师兄,群英会真正的大龙头,沦落到寄人篱下,哪里会不希望拼命证明自己的价值。

    可现如今,他明明已经渐渐站稳脚跟,而且比令祝儿这等莽撞女子更多得到宫主称赞,却偏偏在少宫主面前栽了这样大的一个跟斗!

    刘国锋此时此刻,恨不得将那个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偷偷潜入,却一直等到此时方才露出踪迹的家伙碎尸万段!

    然而,和他的恨欲狂相比,少宫主却没有太生气。令祝儿甚至扬声说道:“这位小兄弟实在是艺业不凡,是我们小看了你的胆色!你既然来了,又已经出声,可敢出来和我们照一面?我可以向你保证,绝不留难!”

    听到令祝儿这样说,少宫主也唯恐天下不乱地出声叫道:“我也愿意保证。你要不信,回头我让这些轿夫抬你回去!”

    “这就不用了,我胆小,受不起这样的礼遇。我就是纯粹来早了,在树上打个盹而已!”

    随着这个声音,在场这几个目力极好的人便看见一条人影从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倏然跳下,随即敏捷地穿梭在周边几棵高矮不一的树间,最终轻轻巧巧地一跃窜上了凤凰台。当发现来人并不是身着他们这样的黑衣,而是灰褐色的衣服,令祝儿不禁更生嘀咕。

    可当她看清楚小猴子那干瘦模样时,那敬意就没了。毕竟以貌取人是大多数人的习惯,而她从小就关系不错的庆丰年虽不俊俏,却也是英伟少年,越千秋她早先隐伏在马队之侧观察时,也觉得容止娴雅俊秀,而此时这个就差得远了。

    而和她恰恰相反,少宫主却不管不顾地兴冲冲来到小猴子跟前,还绕着他转了一圈,这才喜笑颜开地说:“你这潜伏的功夫真是不错,能不能教我?条件任你提!只要我学会这个,以后我再偷跑出来,娘亲就再也不会发现了!”

    小猴子原本是保持着半龟息的状态,不打算现身出来的。反正越千秋对他说,是否出来和邀约者相见,他自己掌握分寸,完全随他的便。然而,他却没想到,那个射箭刺客身边的人,竟然是曾经被天巧阁宣布逐出门墙的前掌门弟子刘国锋!

    此去北燕,他和甄容早就混熟了,一想到甄容曾经因为群英会那档子事心情郁结了许久,听越千秋的口气,把甄容留在北燕也有这一条的缘故,他就非常痛恨刘国锋这个曾经群英会的首倡者,实际上的大龙头。

    故而听到刘国锋自卖自夸,哪怕并不喜欢显摆那一手潜伏本领,他还是忍不住跳了出来。

    可即便如此,现身出来和众人相见的小猴子仍是满心警惕,打定主意见势不妙就开溜。至于刘国锋师承天巧阁的那些陷阱手法,他却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因为想当初师父就曾经带他去拜访过天巧阁,他几乎是见识过所有精巧的陷阱,此时很有把握反过来借着陷阱脱身。

    然而,这会儿面对一个要学潜伏术,连姓甚名谁他都不知道的少宫主,他却有些懵了。从来没有应付同龄女孩儿经验的他几乎是下意识往后头连窜了几步,随即就结结巴巴地说:“这个不行,绝对不行!再说,不是一两天就能练好的,我从小天赋异禀,也练了十年……”

    “十年……”少宫主顿时哀嚎了一声,这才垂头丧气退到了令祝儿身边,“我就算想练也没有那时间,就没有短时间能奏效的办法吗?”

    “没有。”小猴子清了清嗓子,正打算好好教导一下对方练成这功夫需要勤学苦练,可陡然之间醒悟过来,他是打探消息的,又不是来当师父的。他没好气地拍了拍脑袋,随即笑容可掬地问道,“敢问这位令姑娘在箭矢里头夹带密信请人相见,所为何事?”

    “今夜来的只有你吗?”刘国锋抢在了所有人之前沉声问了一句,见小猴子耸了耸肩不回答,他就对令祝儿和少宫主说,“他不过是越千秋丢出来的过河小卒,对他啰嗦有什么用?那越千秋自己不敢来,足可见不过是无胆鼠辈……”

    “你说够了没有!”

    小猴子平时是个笑嘻嘻和谁都相处得好的人,可这会儿却真正生气了。他怒喝一声打断了刘国锋,继而破口大骂道:“你这个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害人精,二五仔!要不是你借着甄师兄肩膀上的纹身吓唬他,他之前怎么会差点做错事,事后又那么难过!现在你又骂越九哥,天巧阁幸亏把你这种害群之马赶出去了,否则将来你一粒老鼠屎肯定坏了一锅粥!”

    要是越千秋在这儿,听到那一声二五仔,绝对会爆笑出声。可越千秋不在,那位任性的少宫主却在,冷不丁就笑了起来。令祝儿又是最看不惯刘国锋的人,少宫主都笑了,她更是不会忍,扑哧一笑的同时,也觉得干瘦的小猴子无比顺眼了起来。

    她暗自决定,以后如果和刘国锋起了冲突,就用二五仔三个字来骂他!

    背后那四个轿夫不过傀儡似的木头人,而本应站在他一边的令祝儿和少宫主竟然也出声嘲笑,刘国锋简直要气炸了。他再也压不住心头熊熊怒火,猛地一蹬地就朝小猴子飞扑了过去。然而,小猴子何等乖觉的人,骂过之后就防着人家上来打,身形一闪就躲过了那一扑。

    不但如此,小猴子嘴里也没闲着:“我说错了吗?明明是应该为师弟们表率的大师兄,却勾结外人,欺骗武林同道,你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二五仔!你还敢背后说越九哥坏话,越九哥为人做事比你仗义一百倍,谁要是用了你,将来被人背后捅刀子那就是活该……”

    原本就叽叽喳喳有些饶舌,和越千秋厮混这么久,小猴子的那张嘴不知不觉就更加刻薄了,此时一面闪躲刘国锋那发疯似的攻势,一面喋喋不休地骂人,少宫主只顾看热闹,令祝儿在旁边幸灾乐祸,四个轿夫没得到命令根本一动不动,就仿佛他们不是和刘国锋一边似的。

    就在刘国锋气得随手抓去那累赘的连帽斗篷一扔,预备拿出压箱底的本领时,他陡然听到了一个清冷的声音:“够了,你一身功夫都在那些机巧上,和人正面对战本来就不擅长,更何况是这样擅长轻功的人?退下吧!”

    刘国锋满腔愤怒一时如同潮水一般退去,而令祝儿和少宫主几乎同时叫了起来。

    “宫主!”

    “娘亲!”

    反应最快的不是他们,而是小猴子。他几乎是在听到那个清冷女子声音响起的瞬间,就再也不敢像之前那样凭着敏捷的身手戏弄刘国锋,而是一溜烟拔腿就跑。可他才刚窜上树枝,领子就被人一把揪住。感觉到后颈冰冰凉凉,仿佛再一动就会被人捏断脖子,他立刻大叫。

    “我投降!”

    揪着小猴子的女子身形窈窕,通身白衣,蒙着一块雪白的面纱,却不显得鬼气森森,而是显得飘飘欲仙。她本来就没打算对小猴子怎样,只是恼火他将刘国锋耍得团团转,想要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听到这三个字,她那冷若冰霜的脸上先是愕然,随即竟流露出一丝笑意。

    她没有多说什么,拎着小猴子就疾掠了回去。当她最终稳稳落在了凤凰台上时,就只见女儿正一个劲往令祝儿身后躲,令祝儿则是脸色尴尬,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而刘国锋面色苍白地低头躬身道:“宫主,是国锋太过自负,又被人撩拨起了怒气,竟是擅自出手,实在是辜负了您的信任。”

    “不用请罪,是我没有想到你这大半年来的心情。回去好好休整休整,此次的事不怪你。”

    尽管那声音依旧平稳得仿佛不含一丝一毫的感情,可刘国锋却如释重负,再次行过礼后,他用眼角余光恨恨瞥了一眼被人提着却老老实实的小猴子,暗骂一声欺软怕硬的混蛋,当即默不作声地下了凤凰台。他这一走,令祝儿连忙讪讪上前,想要请罪时却被止住了。

    “不关你的事,是我没想到那边竟然有这么个有意思的小家伙。”

    白衣女子随手放下小猴子,见其大气不敢出一声,她就淡淡地说道:“我要见的那个人,想来今夜也过不来,所以是谁来已经无所谓了,只要有人来就好。你回去告诉萧敬先,他要找的人,问别人不如来问我,我略知一二。”

    此话一出,小猴子顿时瞪大了眼睛朝她看去。萧敬先要找谁,当日在固安城头听到他和北燕皇帝对话的他自然是知道的,此时对这白衣女子的身份不禁起了十万分好奇。

    奈何被那雪白的面纱遮住,他能看到的只有那光洁的额头。于是,他使劲定了定神,告诫自己要镇定,可好奇心到底压不下,终究还是开口问道:“那您今天本来是想见晋王殿下吗?”

    “你背后那位越九公子会让人随随便便和萧敬先接触?”白衣女子随口反问了一句,见小猴子顿时讪讪的,她方才淡淡地说道,“你可以告诉他,我是萧卿卿。”

    话音刚落,她就只见小猴子大惊失色,竟是一下子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