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四十一章 信物和密书
    “嗯,你太聪明了。”

    知道萧敬先这种人轻易瞒不过,越千秋也没有推说不知道又或者拐弯抹角。他一屁股在萧敬先面前坐下,随手搅乱了棋局,这才非常坐没坐相地趴在了这张小方桌上:“庆丰年认定是从前就离开神弓门外出行走的天才小师妹,反正就算不是,是神弓门的手法却差不离。”

    “我想也是如此,怎么都不可能是北燕那边神弓门来的人,徐厚聪还没那么邀功心切,我手里又没有他的把柄,他大费周章杀我毫无意义,而且他该知道这样画蛇添足,不但讨好不了新主子,而且很可能把好容易才建立起来的良好形象给毁了。”

    萧敬先没理会越千秋的搅局,若有所思地摩挲着手里那一枚黝黑的云子,随即似笑非笑地看着越千秋。

    “可是,如果一个曾经出身神弓门的天才弟子,却不顾你爷爷对武人的苦心维护,不顾你对神弓门剩下那些弟子的好心照拂,就这么没头没脑跑来射我一箭,那么你觉不觉得,哪怕你们爷孙俩在武林人士心目中形象不错,却还是有人不买账?”

    “如果你要把行刺你的原因推断得那么复杂,那随便你。”越千秋仿佛无所谓似的,拿着一粒云子在手中上下抛投着,反唇相讥道,“就和我们跑去北燕遭人冷眼一样,北燕人在南边同样是人人喊打,更何况是你这么一位高官显爵的晋王?只射你一箭算客气了!”

    “呵,照你这么说,我将来出门都要掩面而走?”

    “谁让两国交兵,每次都是北燕先打过来?”

    “你说得好像吴军就那么安分守己似的。我承认此前数次大战都是北燕先打,可边境上那些小摩擦,甚至纵军屠戮边民,无论北燕还是南吴都好不到哪去,有几个将卒手里没有染上平民的鲜血?”

    “所以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该统一了!”

    唇枪舌剑了几句过后,萧敬先到底知道越千秋的脾气,没觉得继续口舌之争自己能占据上风。更何况,就算占据了上风,那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他随手把黑白云子一颗颗分开,随即收入两个不同的钵中,嘴里却说道:“两国之争和这弈棋之争又像又不像,像的是全都要圈地,地多地少很大程度上就决定了输赢,可不像的是,真正的两国之争,却并不是非黑即白那么简单。”

    他抬起头来看着越千秋,沉声说道:“千秋,等到了金陵之后,我希望你能够帮我一起查一查,我那个小外甥的下落。”

    越千秋还没来得及拒绝,手中就被人塞了一样东西,他低头一看,却见是一把不过中指长短的连鞘小剑。尽管显然不具备什么杀伤力,可当他将其从鞘中拔出时,就只见这小剑寒光闪闪,竟然不只是单纯的饰品。他信手将其夹在手指中,做了个突刺的动作,随即一笑。

    “帮你找外甥……那倒不是不能商量,可我要是到了金陵之后还和你走得那么近,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不得猜我这是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然而,他不过是随口一答,却只见萧敬先竟是用手指蘸着茶水在桌面上写起了字。这种说话方式,他自然再熟悉不过,偏偏此时萧敬先一面写,一面漫不经心地说:“你如果想要洗脱北燕小皇子的嫌疑,最好帮我这个忙。”

    然而,嘴里这么说,萧敬先在桌子上快速写的字却大不相同。那是几家越千秋耳熟能详,在金陵名气颇大的老铺胭脂水粉、首饰布匹、酒楼饭馆……总之从交通达官显贵,名门闺秀,到打探市井消息的产业,竟是一应俱全了。

    而萧敬先写完之后,将这些字信手抹去,又加了几个字:“出示信物,奉你为主,莫不相从。”

    这就是萧敬先从前说的,早就把人派遣到了吴国之后,经营出来的局面?其中有些还是百年老店,竟然就这么无声无息换了主人?

    越千秋不禁看向了手中之前当作是玩物又或者暗器的小剑,心想萧敬先真是深通将欲取之必先与之这八个字的真理。这份大礼实在是送得太丰厚。而且,这些东西交到他手里,他少不得也要查一查,那些是否和北燕谍探有关联。

    他微微眯了眯眼睛,没好气地说:“你这是恳求我,还是威胁我?”

    嘴上说一套,他也顺便把手指伸向了那个茶盏,蘸水之后在桌子上写道:“为什么?”

    这一次,萧敬先没有写字,而是好整以暇往靠背上舒舒服服一靠,慢条斯理地说:“我信得过你,信不过别人,哪怕你爷爷,毕竟也是官场混迹多年的老油子,有事他必定会先考虑自己,考虑大吴,然后才是我。小千秋,别忘了把你从上京带出来,我也算是帮了你一把。”

    “说得好像是我欠你似的……你先让我好好想一想!”越千秋嘴里如此回答,可看到萧敬先递了一根红绳过来,又指了指小剑的剑柄上早就钻出的一个明显的洞,他就将红绳穿过了洞眼,随即在末端打了个结,等将小剑插回小巧玲珑的剑鞘之后,这才挂在了脖子上。

    这也就算是接受了。他很清楚,萧敬先提出那样优厚的条件,现在不接受,人家将来也会想办法拖他下水,既然如此,还不如爽快点。

    然而,他的手却没闲着,随手又在小方桌上划了几个字:“此事为何不早说?”

    萧敬先依旧靠在那儿,还耸了耸肩:“早先和你相处得还不够,还没摸透你的秉性,现在我自然可以信得过你。小千秋,人活一世,总得留下点什么,你爷爷就算是顶天立地的一世豪杰,也护不住你一辈子,你若不是早就意识到这个,折腾那武英馆干什么?”

    “其他的也就算了,下次叫我的时候,麻烦先把那个小字去掉!”越千秋虎着脸坐直了身子,没好气地说道,“你真想找人,朝中从上到下也不知道多少人会倾尽全力,非得找我干什么……算我怕你,回头我托其他各门各派的那些师兄弟们帮你留心,我可打不了包票!”

    “那就行了。”萧敬先微微一笑,这才好整以暇地说,“你告诉庆丰年,他只要也帮我留心留心,刚刚那一箭我一笔勾销。”

    “尽会拿着别人的把柄指使人!什么线索都没有,就一封信,让人家怎么帮你留心!”

    越千秋一面嘀咕一面下了车。然而,当他重新爬上白雪公主的马背时,却只见正在一旁嘀嘀咕咕的小猴子和庆丰年同时看向了自己。很快,小猴子就撇下庆丰年过来,鬼鬼祟祟地拉了拉他的袖子:“越九哥,我有点困,能上你那马车里歇一会么?”

    愕然看了一眼分明精神奕奕的小猴子,越千秋简直想吐槽说,你要说困好歹也打个呵欠,说谎话竟然如此不专业,也实在是太没经验了!可想归这么想,他还是只能把人带到了马车前,等看到小猴子上车之后还偷偷摸摸对他做了个手势,他就更加无奈了。

    你还不如和庆丰年那样,直接说有事和我说呢,搞这么多鬼名堂!

    越千秋无奈地再次跳下马,拍拍自己那匹聪明过头的坐骑,示意它自己走,这才进了车厢。此时此刻,他非常感谢爷爷送给自己和萧敬先的这两个从来如同泥雕木塑,让人觉察不出存在感的车夫。当放下车帘,关好车门,他就冲着东张西望的小猴子说:“说吧,什么事?”

    小猴子之前也想过,是不是要学庆丰年似的把越千秋拉出去说话。可有了第一次再有第二次,那就实在是有点太显眼了。他讪讪从背后拿出了两支箭,直接递给了越千秋。

    有些莫名其妙地接过箭支,越千秋原以为小猴子还会说两支如出一辙如同情侣箭什么的俏皮话,等发现从箭镞到箭杆和箭羽,全都并不相同,他就知道自己猜错了。可是,小猴子不说话,摆明了想要让他自己从中找出名堂来,他也就只能自己带着狐疑仔仔细细地查看。

    最终,他发现了庆余年那支箭上刻着一个庆字,某小师妹的箭上刻了一个祝字,这一下顿时忍不住笑出了声。合起来就是热烈庆祝……怎么瞅着这么喜感呢?

    可瞅了一眼小猴子那紧绷的脸色,他又觉得这点小细节定然不至于让小家伙如此小心翼翼,略一沉吟就再次掂了掂箭身。这一次,越千秋终于发现了看似重量差不多的两支箭有什么不同。尽管分量差不多,但重心却不同!

    当他旋开其中一支重心完全不对的箭支尾部那箭羽时,忍不住瞅了一眼小猴子,见其对着自己微微点头,他就知道,自己找到了真正的关键。很快,他就从中空的箭杆中取出了一张薄如蝉翼的绢纸,以及一粒金属珠子。

    显然,后者是为了增加箭杆中部被掏空的分量。然而,在做过这种乱七八糟的设计之后,之前那一箭仍然能够稳稳当当冲着车厢而来,以至于庆丰年第一个快速做出反应,足可见那个射箭的人的掌控能力有多强。毕竟,普通的神箭手绝对不能把控动了手脚的箭支。

    越千秋掂了掂那金属珠子的分量,将其先扔进了腰间挂着的荷包里,这才展开了绢帛。而这时候,刚刚一直都很老实的小猴子方才急忙凑了过来。显然,在四周围都有人的情况下,发现了箭支玄虚的他根本还没来得及看过。

    大约一只巴掌大小的绢帛上,只写着寥寥两行字。

    今夜子时,微山湖上微山岛,微山岛上凤凰台,恭候大驾。

    没有具名,没有抬头,没头没脑的这样一封密信,竟是不知道送给谁的。

    越千秋一侧头,就看见小猴子正瞪着自己,心中一动就开口问道:“小猴子,你说去不去?”

    小猴子正觉得这几个字莫名其妙呢,没想到越千秋竟然问自己,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足足好一会儿,他才斩钉截铁地说:“师父常常教导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那好极了。”越千秋顿时笑着眯缝了眼睛,“今天正好要夜宿微山湖畔的利国监,去凤凰台的事那就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