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四十章 凌空一箭
    既然林素杰挑明了朝中有人确实和北燕那边的某些人暗通款曲,越老太爷面上打哈哈不在乎,实则回转身就决定次日一大清早便启程。

    越千秋倒想跟着,奈何目前的萧敬先就像个娇滴滴似的林黛玉,根本就是色厉内荏,来个人就能把他撂倒,偏偏还许出去那么离谱的承诺,小猴子和庆丰年那样的老实人根本看不住,他也就只能千叮咛万嘱咐随行越老太爷的那些护卫瞪大眼睛严防死守。

    他甚至还想请严诩去随行保护,结果却被自家爷爷和师父直接联手镇压了回来。

    越老太爷直接把他喷得抬不起头:“我不在,你师父不在,你真以为你这小身板还能像在金陵城里似的,把大官小官都整得服服帖帖?白龙鱼服容易被鱼虾所戏,更何况是你这么个小不点?你跑到北燕,有那谁,还有人家皇帝和萧敬先罩着,大摇大摆像个真皇子,回来你还能摆谱?至于我的护卫,都是你影叔精挑细选,亲自教授武艺的,还用得着你瞎操心?”

    严诩跟着越老太爷,同样非常义正词严地数落小徒弟的不着调:“老太爷说的是,萧敬先这等心思妖孽的人,你要是一个没看好被他溜了,又或者有摸不清底细的人和他去接触,谁负责任?你们当初出去四个,最后已经留了一个在北燕,天知道他还会出什么幺蛾子?”

    虽说也承认萧敬先确实不好对付,可把甄容被留下的锅丢给萧敬先背,越千秋还是不得不说两句公道话:“甄师兄的事不能都怪萧敬先,都是那个兰陵郡王萧长珙蛊惑人心……”

    “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不是萧敬先,萧长珙能得逞?”越老太爷没好气地数落小孙子的幼稚,心中却也不得不感慨,如今分明是在自己的国家,却连儿子的名字也不能随便乱叫,那萧长珙三个字他怎么叫怎么别扭。当然,就连幼子的大名,他如今叫起来也不那么顺耳。

    那个臭小子,来日等人回来,他一定要关起门好好把人抽一顿!

    越千秋被爷爷和师父说得没了脾气,只能举手投降。当送走越老太爷之后,他们这一行人又在大名府停留了三天,林素杰派人带他们四处风景名胜溜达了一圈,所到之处常常是万众围观,唯独没人跳出来挑战萧敬先,这也让越千秋心头悬着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好容易等到再次出发,他却发现随行队伍非但没有因为越老太爷带走了一批护卫而减少,反而人更多了。因为林素杰热情却又不容置疑地……塞进来一个五十人卫队!加上之前在霸州时,竺大将军和刘静玄分别给的护卫兵马,他们一行足有三百余人。

    人数几乎和之前出使北燕到边境的时候平齐了!

    虽说越千秋不太习惯这样招摇过市前呼后拥的氛围,然而,他想也知道那是因为萧敬先地位特殊,因此也没有多嘴。可接下来的一路上,他连白雪公主都懒得骑了,也没再和萧敬先同乘一车,而是窝在严诩那辆马车上吃了睡睡了吃,顺便没事便翻药书。

    他对外人固然是振振有词地说,那是为了消化这次从北燕带回来的大批量药材。可小猴子哪里相信,背后就对庆丰年嘀咕了起来。

    “越九哥别看人那么精明厉害,只要是对上心的人,那是真好。我看他琢磨药书根本就不是为了别的,纯粹是为了晋王殿下。”

    此番北燕之行,结果说是一波三折都轻了,起码也是一波十折,庆丰年如今再想想自己当初纯粹是想要去暗杀徐厚聪,为神弓门那仅剩下的一些人讨回公道,只觉得希望很美好,现实太残酷。所以,他竟是没怎么听清楚小猴子的嘀咕,直到胳膊被人拍了拍,他这才醒悟。

    他打了个哈哈想要把这话题岔开过去,谁知道下一刻耳朵就捕捉到了一声轻微的弦响。对于这样的声音,他这个神弓门的得意弟子无疑是最熟悉的,当即下意识地从马背上纵身飞跃到了车厢上,随即一气呵成地取箭拉弓,顷刻之间大喝一声射出了一箭。

    就只听叮的一声,小猴子仅仅比庆丰年晚半拍蹿起来,此时就只见冲着自己身旁那辆马车车厢的一箭竟是被庆丰年直接拦截了下来。当两支箭同时落地的时候,他连忙改换方向往地上一掠一抄,把两支箭一把捞了在手,随即就脚尖在车厢旁边一点,同样窜到了顶上。

    “庆师兄好箭术!”

    小猴子仿佛是个最合格的捧哏,赞叹了一句之后,见庆丰年眉头紧锁,丝毫没有放松,而四周围的护卫已经是骚动了起来,更有斥候往前边派了出去,他就忍不住问道:“庆师兄,是还在找那个刺客?”

    庆丰年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开口说道:“袁师弟,你在这儿守着,我去见九公子!”

    外头因为那突如其来的凌空一箭起了那么大的骚动,可越千秋却依旧趴在车厢中,好整以暇地琢磨着自己的药书。三百的精锐护卫,再加上严诩这个玄刀堂掌门,小猴子这个日渐成熟的斥候,庆丰年这个神箭手……还需要他去亲自上吗?

    还不如好好歇着,琢磨一下怎么把好药材转化成实力。要知道,他之前从使团其他人手中拿回自己托付出去的人参时,这才知道里头还有两支年份相当不错的,而根据竺骁北托他带去送给苏十柒的药书,如果用严诩之前承自回春堂的大补汤方子,竟然还有点浪费了药性。

    至于牛嚼牡丹,直接生吃了那人参……暴殄天物不说,补大发了喷鼻血就自找没趣了!

    “九公子。”

    外头刚刚先后传来的两声弦响,越千秋听得清清楚楚,只是没去理会而已,此时再听到庆丰年的声音,他立刻把门帘拉开了一条缝。见庆丰年连毫毛都没掉一根,衣服也好好的,他就疑惑地问道:“那个刺客不是射了一箭就跑了,你来找我干什么?”

    “九公子,我有些要紧话和你说。”

    越千秋何尝不知道,庆丰年和甄容都是同一种意义上的老实人。只不过前者背负的是门派叛逃的重压,而后者背负的是迷离身世的疑团。所以,刚刚还有些慵懒的他立刻坐直了身子,点点头套上鞋子后就立刻钻出了马车。

    他没去打搅正在指挥随行兵马加倍防护的严诩,直接上马跟着庆余年先反方向离开了这浩浩荡荡的一行人,随即又避开大路,拐进了一处荒地。此处并没有旁人,他见前头的庆丰年调转马头看向了自己,却是半点都没怀疑对方把自己引到这种地方来是否心怀叵测。

    “庆师兄,什么事要这么神神秘秘的?难不成刚刚射箭的刺客是你的老相好?”

    越千秋本来只是随口一调侃,可看到庆丰年满脸震惊的样子,他自己也被自己震惊了:“不是吧,真的被我说中了?”

    庆丰年那张脸顿时红成了大虾子,好半晌才嗫嚅道:“不是老相好,可能是……是师妹。”

    “哦,原来是师妹呀!”越千秋意味深长地拖了个长音,满脸促狭地说,“谁不知道小师妹就是青梅竹马的代名词,怪不得庆师兄这样心急火燎的。”

    “不是,九公子你别打趣我了,真的只是我……只是我单相思。”庆余年终究是吐出了那三个字,见这一回换成越千秋一脸惊悚,他方才苦笑道,“令师妹比我年纪小,却比我天赋好,而且她性格刚烈,对神弓门偏居一隅很不满,十三岁那年就出师游历了,后来……”

    “后来你就没再得到过她的消息?”越千秋反问了一句,见庆余年默然点头,他已经没工夫去感慨自己的神推断了,完全没好气地叹了一口气。

    不满师门状况跑出去无可厚非,可那姑娘没事儿跑来在代表朝廷的车队面前射这么一箭,意义就截然不同了。他看着满脸忐忑的庆丰年,干脆直截了当地说:“你既然认定是她,想来总有你的凭据,我就姑且信了。但这件事非同小可,你接下来最好打起全副精神……”

    越千秋根本就没说让庆丰年去追查人家下落想也知道,就算追查到了,这个脑袋一根筋的家伙也很可能直接把那什么师妹给放了,而且更大的可能是中了人家的圈套。既然如此,那么他还不如把人放在萧敬先身边做个防范远程攻击的定海神针!

    反倒是他自己,此时此刻那股冒险因子有些蠢蠢欲动。可他终究还是非常有分寸的人,压下那点好奇心过剩的冲动,很快就带着庆丰年回去了。

    只是这么一会儿,刚刚的骚动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只是护卫们显然多了十分的警惕。而对于越千秋和庆丰年的回来,小猴子扫了两人一眼,想说什么却忍住了,反倒是严诩过来说道:“千秋,萧敬先请你上车说话!”

    越千秋知道萧敬先之前那么安静不惹事,不过是因为正在静静养伤,养精蓄锐,此时竟然被人行刺,哪怕只是被射了一箭,要是还坐得住那才有鬼。他对庆丰年甩了个眼色,随即就匆匆策马来到了萧敬先那辆马车,下马之后就直接上去钻进了车厢。

    见那陈设豪华的车厢里,萧敬先正盘膝坐着,却不是练功,而是一手支撑着手肘,饶有兴致地一个人玩围棋对战,他不禁非常隐晦地撇了撇嘴。

    真闲哟……

    可这个念头刚刚生出,他就只见萧敬先抬起头来,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寒光。

    “刚刚射箭的是神弓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