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三十三章 相见
    越老太爷在打量萧敬先的时候,萧敬先同样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位南朝传奇次相。

    如徐厚聪这样的幸运儿,自然会觉得北燕皇帝的确是不拘一格用人才,但那至少得那个人自己想办法出现在皇帝的面前。

    否则,北燕那条历来被达官显贵把持,科举形同虚设的官路,根本就是寻常百姓不可能突破的。而在南吴,按部就班的科举则是连皇帝都很难干预,更不要说权贵。想要在科举之外有所突破,难度绝对不会低于出身寒微却在北燕跻身朝堂。

    更何况,眼前这位小吏出身的老者竟是凭借众多让别人没办法阻挠的功勋,成功跻身政事堂,当到了现在的次相!即便是在一贯瞧不起南朝的北燕,越太昌之名依旧如雷贯耳。

    四目对视良久,最终还是萧敬先率先在马背上弯腰施礼。脸色苍白的他在别人看来气度从容,贵气天成,纵使之前再怀疑晋王叛逃一事真假的人,也根本没有想过他是否假货。

    “自从见了千秋,我就一直很希望能够见越老大人一面,今日终于得偿夙愿,我这一趟实在是走得不冤。也只有老大人这般顶天立地的人物,方才会养出千秋这样的少年英杰。”

    越老太爷笑眯眯地听着这一番仿佛是单纯称赞他和越千秋祖孙的话,等萧敬先把话说完,他才不紧不慢还了一礼。

    他慢条斯理地说:“千秋从小在我的鹤鸣轩长大,说得好听,是凡事受我熏陶,说得不好听,我那些好的坏的习惯,都传了给他。所以少年英杰四个字,他可还承担不起,他一个才十四岁的小孩子,听多了夸赞难免沾沾自喜,这样揠苗助长可不好。”

    他一面说一面看了一眼越千秋,见小孙子正好回过头来偷偷摸摸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分明心底一丝芥蒂也没有,他不禁莞尔,随即才抬头平视萧敬先:“反而是晋王殿下能够弃富贵如浮云,实在让人钦佩。皇上早就在金陵恭候大驾,我也就是个打前站迎候的老头子而已。”

    竺骁北一贯讨厌这种你来我往的场面话,此时见萧敬先眉头一挑,他生怕对方继续,到时候反而没完没了,立刻重重咳嗽道:“好好,越老相爷代替皇上来迎接晋王这位贵客,大家也就不要在城外吹风说话,让城头上那些小子们看了热闹,进城吧!”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萧敬先再次微微颔首,这才低下头看了一眼,正好看见为越老太爷牵马的越千秋一直在盯着他。

    他们这一行人刚刚和刘静玄等人汇合之后,那边腾了十几匹马给他们,而后替他们堵截北燕追兵。而他从之前遭遇汪枫带人追击到此时,先是步行,然后是骑马,并没有得到一刻的休息。所以他只看越千秋那脸色眼神就知道,这个口硬心软的小家伙兴许在担心他。

    而越千秋接触到萧敬先那有点戏谑的目光,就知道自己那点小心思泄漏了大半。恼将上来的他借着竺骁北这吆喝,立刻牵着越老太爷那匹马调转方向,头也不回地大步朝城门走去。

    可他还没走几步,就只觉得身后马儿一动不动,扭头一看,这才见是爷爷又好气又好笑地指了指他。

    “刚刚也就算了,现在你都已经领着我见过晋王,你还是好好的坐骑不坐,给我牵马?你好歹是这次出使北燕的功臣,这么给我一个老头子牵马,你要爷爷我日后被人传一个倚老卖老的名声?还不赶紧上马去,和你师父还有其他人一块风风光光陪着晋王殿下进城!”

    越千秋这才醒悟到自己有些犯糊涂,连忙讪讪地松开了手。等到越老太爷收回了缰绳,他正要走回自己的坐骑那儿,可路过萧敬先那匹马时,他突然只觉得一柄马鞭突然往自己肩头一点,抬头一看就见是萧敬先笑吟吟地看着他。

    他立时警惕了起来:“你又想搞什么鬼?”

    “要不要上来陪我一起?很凑巧,这匹马竟然是双人鞍。”

    越千秋愕然发现这确实是一匹双人鞍的马,而且就连个头也比寻常的马儿更高更壮,想也知道再加上他的重量完全没问题。然而,哪怕他很担心萧敬先是否会不支,可并不代表他此时此刻会接受这种滑稽的邀约。

    他都已经成年了,谁还会像当初小时候一样和人同乘一骑啊!

    因此他直接给了萧敬先一个冷眼,硬梆梆地说:“不用了,你好好坐稳就行,别丢了你这晋王殿下玉树临风,风华绝代的脸面!”

    严诩听到越千秋和萧敬先斗嘴之后回转来,立时把刚刚自己牵着的那匹空坐骑的缰绳分给了徒弟,等人上马之后,他才忍不住问道:“千秋,你那两个成语用得也太诡异了点儿。玉树临风也就算了,风华绝代能用在男人身上吗?”

    “当然能。”越千秋嘿然冷笑,用几乎只有严诩听到的声音说,“师父你真是没眼福,没见过某人风华绝代的样子。”

    “哦?”严诩登时眼睛一亮,心里迅速琢磨起了越千秋这话背后的深意。谁想到紧跟着就只听前头的萧敬先头也不回地甩出了一句话。

    “小千,和你师父说什么悄悄话,让我也听听?”

    这家伙重伤之后还是狗耳朵?越千秋登时心里咯噔一下,看到严诩满脸狐疑,他顿时无力地趴了下来。怎么就忘记这不只是萧敬先的黑历史,也是他非常不光彩的黑历史?尤其是小千分明应该是诺诺的另一个小名,要是以后普及开来变成叫他,他还是干脆去死一死算了!

    不但越千秋,就连小猴子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偏偏在这时候,一旁的庆余年却察觉到了,还小声问道:“袁师弟你很冷?要不要我把披风给你?”

    “不用了不用了,谢谢庆师兄!”小猴子拼命摇手,随即就哭丧着脸道,“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打了个寒噤。”

    他竟然被萧敬先逼着扮了几天的小宦官,这种事他绝对不想传出去,丢死人了!

    三个人之间的小秘密,到底最终守住了没有曝光。而在万众瞩目之下进入霸州城,萧敬先分去了绝大多数的注意力,再加上越老太爷这位相爷在,南朝使团归来的关注度就少多了。越千秋又非常自觉地让严诩走在自己前面,因此显得更不起眼。

    这就使得之前一路上玩命赶路,只为尽早越过边境线的他,此时有了足够的空闲和庆丰年以及其他人交流之前在北燕那一路的行程。

    而问过之后他才知道,和他以及小猴子跟着萧敬先那劲爆的冒险经历相比,庆丰年等人跟着严诩,一路走得波澜不惊,几次被人拦下检查,竟也丝毫没有露出破绽来。至于之所以在那条路上埋伏,而且正好截下了汪枫等人,那也不是巧合,而是因为越影的传信。

    听到又是越影的安排,越千秋忍不住暗自磨了磨牙,可紧跟着就心中一动,东张西望地寻找着那个刚刚完全忽视的人。果然,明明是和他们这一行人一同回来的越影,此时此刻却根本不见踪迹,就如同其在金陵的存在感一样,薄弱到让人觉得难以置信。

    当最终来到霸州将军府时,竺骁北正要吩咐备宴,越千秋就立时大大打了个呵欠,随即可怜巴巴地说:“竺大将军,一晚上都在赶路,又是追兵,又是躲开别人的拦截,我都快累死了。您有什么话回头再说行不行?我这会儿只需要一张床和一个枕头!”

    小猴子这下子也从刚刚的担心中回过神,立时举手赞同道:“我只要一张席子,实在不行就地睡下都行!”

    竺骁北原本还想热情款待一下远道归来的使团众人,眼见一个个都是瞌睡虫犯了似的无精打采,他的目光就投向了萧敬先,想着总得先和这位好好洽谈洽谈。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袖子就被人拉住了。发现越老太爷对他轻轻摇了摇头,他就立刻打了个哈哈。

    “好好,各位旅途劳累,我这就让人去浴室准备热水,想洗洗再睡的就先去浴室,想倒头就睡的就先去睡,晚上我再好好给大家接风!”

    “多谢大将军体恤!”越千秋如释重负,笑吟吟拱了拱手之后,他就对严诩丢了个眼色,随即看向了萧敬先。不用他说话,萧敬先就打了个呵欠道,“千秋和严大人和我住一块吧,初来乍到,我需要二位给我做个向导。”

    之前一路上萧敬先又服下过一颗所谓的虎狼之药,所以并没有在旁人面前表现出来虚弱无力。可严诩当时在上京城外那座别庄,因为越千秋的缘故,他亲眼看到过萧敬先重伤之后的样子,所以也意识到萧敬先恐怕并不像脸上表现出来的那样精神。

    当他被越千秋拖着,跟萧敬先进了原本单独分给萧敬先一人的那座宽敞屋子,眼看越千秋关上门之后就立时把萧敬先按在软榻上坐下,随即不管不顾地扒了萧敬先的衣服,露出了那层层包裹的白布,他这才陡然为之色变。

    有个医术绝佳,成天捣腾各种药方的媳妇,他的眼光自然比越千秋高明得多。此时快步上前解开那一层层布,看到两处实在是太明显的伤口,他的脸色顿时黑了。

    他抬起头就瞪着萧敬先问道:“居然比之前还严重?你就一直顶着这么重的伤在折腾?”

    “就是,为了演戏把命送了,值得吗?”越千秋跟在后头附和,满脸不以为然。

    然而,眼看师徒俩立时商议如何秘密请大夫,如何去配药,萧敬先却淡淡地说:“值得,因为只有这样,我对别人才有震慑力,我对南吴朝廷来说,才会显得有用,而不是一个单纯的叛王。”

    话音刚落,他就只见越千秋对着他冷着脸笑了一声,随即突然一掌砸在了他的颈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