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三十章 浮光掠影
    黑夜之中,越千秋和小猴子一左一右守着萧敬先,丝毫不讲风度地坐在路边的杂草丛之后,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在这样只有呼呼风声的夜里,越影一去就是许久,和刚刚小猴子离开时一样,没有任何动静传回来,仿佛前方只是一片死寂。

    即使之前并未走路,但萧敬先的脸色依旧颇为苍白,白天应付皇帝以及事后在人前露面,耗费了他巨量精力,所以此时仍在闭目养神。而小猴子刚刚跑了一趟杀了两个人,即使是在黑暗之中看不见杀人时那血光四溅的样子,可第一次真正独自杀人的兴奋过后,他还是有点发蔫。

    至于越千秋,他手中把玩着一把匕首,灵巧地任其在手指之中翻飞跳跃,心里想的却是之前越影对他说的话。虽说他没有改行当职业杀手的打算,可在如今这种没有趁手兵器的时候,他不得不考虑把匕首玩出花儿来的可能性。

    因此,他想了想就绕到小猴子旁边,低声向其讨教刚刚是怎么在黑夜里干掉那两个黑水卫的。小猴子之前还神气活现地炫耀战绩,此时却不大愿意再提这一茬,反倒是萧敬先低笑了一声:“你问他还不如问我,拧断人脖子这种事,我比他有经验。”

    发现夜色之中的小猴子面如土色,越千秋果断放过了这小家伙,又绕回了萧敬先的身边。听着人为自己解说攻击脖子的哪个部位更容易一击致死,匕首从胸口又或者后背哪儿刺进去更致命……越千秋越听越是觉得心头悚然,到最后看向萧敬先的眼神满是说不出的狐疑。

    如果是越影教他这些,那很正常,可你堂堂晋王殿下,难道曾经改行做过杀手刺客吗?

    “有个太厉害的姐姐,有个贵为九五之尊的姐夫,再加上我自己也行事荒诞,肆无忌惮,我已经记不清楚被人行刺过多少回了。”萧敬先仿佛看出了越千秋的疑问,满不在乎地笑了笑,“侍卫再多也防不胜防,所以大多数时候,我更喜欢自己解决,权当练手。久而久之,经验自然比你这种养尊处优的公子来得丰富。”

    越千秋彻底哑口无言。他从前还觉得北燕这边能够活得肆无忌惮,可现在看来,这地方那是王法敌不过霸道,一天两天会觉得很爽快,可时间长了,那种朝不保夕的压力也实在是太大了。也只有萧敬先越小四这样的疯子,才会更喜欢北燕!

    而听到这种沉重的回答,就连有些萎靡不振的小猴子也不禁丢开了几分初杀人之后的心理负担。为了强迫自己不去想杀人的事,他再次伏地听声,这本来只是随便一个举动,可他紧跟着就露出了慎重的表情。

    冲着萧敬先和越千秋打了个手势,他低声说:“有马蹄声,从我们之前来的方向来的,至少几十个人。”

    在这种寂静的夜里,伏地听声的准确率非常高,更不要说小猴子在这方面相当有天赋,越千秋当然不会怀疑。尽管自己这三人躲在路边,大队人马经过绝对不可能发现他们,但想也知道,如果轻易把人放过去,那回头越过边境线时,他们遇到的拦阻力量无疑也会更强!

    他想都不想就看向了小猴子:“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设绊马索?”

    小猴子顿时面露难色。绊马索不是简简单单一条绳子就够了,还需要稳固的支点。实在没有的话,也可以让两个人在两头拉着。如今路边有树,他和越千秋勉强也可以当个拉绳子的人,但那么长又坚固的绳子去哪找?

    他紧急开动脑筋,突然扭头对萧敬先问道:“来的会不会是岳将军他们?”

    “没可能。”萧敬先简简单单三个字打消了小猴子的痴心妄想,随即才说道,“岳中他们走得早,而且并不是走的这条路,我没有告诉他我今晚会走,更不用说告诉他我们走这条路,所以他不可能来接应。你们两个不用想那么多了,放了他们过去也无妨,此时用不着硬拼。”

    萧敬先都这么说,小猴子顿时怏怏。就在这时候,他歪了歪头侧耳倾听了片刻,随即立时叫道:“好像有人过来了,也许是影叔!”

    越千秋竖起耳朵好一阵子,却依旧捕捉不到任何动静,对于小猴子的听力只能自叹不如。但他很快就捕捉到了衣袂破空声,他就只见一个人影飞一般地疾掠过来,站起身正想说话时,却听到小猴子一声轻呼。

    “那些骑马的人带了猎狗,我听到狗叫了!”

    此话一出,就连刚刚站稳,身上还沾染了血迹的越影也遽然色变,更不要说越千秋和小猴子。只有萧敬先施施然弹了弹衣袍上的尘土站起身,淡淡地说:“幸好有影先生一路背着,我养精蓄锐攒了不少力气,这会儿只要吃一颗药下去,可以好好给那些追兵一点厉害瞧瞧。”

    越影没有炫耀刚刚自己在林间搏杀那些黑水卫的功绩,因为相比即将来临的追兵,此事不值一提。耳听得寂静的夜色中渐渐能听见马蹄和犬吠,听动静越来越近,他握紧了手中那把长剑,心里迅速合计了起来。可就在这时候,他陡然只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呼。

    这下子,四人顿时面面相觑,就连萧敬先也露出了不加掩饰的讶色。小猴子更是又惊又喜地说:“不会是那什么黑水卫里头的漏网之鱼和这些人迎面撞上,自己人打自己人吧?”

    “你想得倒美,我们听到狗叫,尚且能意识到那是带着猎犬来追我们的追兵,更何况秋狩司黑水卫?他们又不是蠢货!”萧敬先毫不留情地把小猴子的痴心妄想给打了回去。

    而越千秋则没来得及去想那边是谁帮忙截击追兵,绕到越影身边小声问道:“影叔,前头那些家伙一个不剩全都解决了?”

    越影微微颔首道:“我和秋狩司不止打过一次交道,他们的某些联络方式自以为隐秘,可这么多年没变,却是太守旧了,被我利用陷阱聚而歼之。”

    尽管他丝毫没有夸耀功绩的意思,可小猴子还是大为惊叹,嘀嘀咕咕道:“我杀两个人都费了老大的劲,影叔您太厉害了!”

    就连萧敬先,也不由自主地轻轻吸了一口凉气,随即半是玩笑半当真地说:“不愧是暗月之影,就算现在秋狩司群龙无首,这个消息传出之后,也有人该自尽谢罪了。”

    “这些应该不是官面上调动的,而是相当于某些人的私兵。”越影却没有在意小猴子的崇拜,萧敬先的称赞,而是沉声说道,“在把他们聚拢过来之后,我假称自己是北燕皇帝的心腹,调了他们去南京面圣,结果非但没有吓唬得了他们,这些家伙还悍不畏死地想要围杀我,眼见最后快要事败,还有两人服毒自尽。否则,我也不能担保能够把他们杀得干干净净。”

    “原来如此,影先生果然算无遗策,我越来越想见那位越老相爷了。”

    萧敬先习惯性地眯了眯眼睛,突然若有所思地说:“听这动静,那些追兵似乎是被人远程伏击了?”

    这远程两个字一出,小猴子直接跳了起来:“庆师兄!”

    越千秋亦是立时脱口而出道:“师父!”

    面对这两个瞬间兴奋起来的小家伙,越影突然开口说:“不论他们两个之外,是否还有别的帮手,可在这种黑灯瞎火的时候,那些追兵他们不可能完全截下来。既然如此,我们就在这里布下第二层网,这样一来,只要后头帮忙阻截的人听到动静,就能顺顺当当过来碰头。”

    越千秋刚想说好,紧跟着就苦着脸说:“影叔,漏网之鱼肯定不止一两个,可只要没有绊马索,咱们顶多只能截下几个人。”

    “谁说没有绊马索?”越影微微一笑,竟是捋起袖子,从护腕上一层一层解下来一根纤细犹如金线似的长绳,见越千秋目瞪口呆,他就淡淡地说道,“这是混合了陨铁的金丝绳,记得拉的时候将绑在匕首上,再找棵树绕两圈,否则能勒断你的手。你和小猴子一人管一边,剩下我来。”

    越千秋最喜欢听到的就是这句“剩下我来”。毕竟,能在这黑夜之中亲眼看到越影全力出手,他实在是盼望已久了。当下他就立时和小猴子分工合作,一人将那金丝绳绑在匕首上,另一个则是绑在单刀上,随即小猴子就二话不说窜到了对面路边。

    当萧敬先看到,两个人竟是把这条另类的绊马索设置成人肩膀那么高时,他就知道,纵使有落网之鱼骑马往这边而来,那也定然难逃一劫。果然,就当这绊马索刚刚设好不多久,随着马蹄声阵阵,就有散开来的一二十骑人往这边疾驰而来。

    而将匕首在一棵树上绕了两圈,拉紧绳子,这才将匕首紧握手中的越千秋,则是只觉得整个人都瞬间亢奋了起来。眼见那些人马越来越近,他一颗心不由得猛抽了一下,随即就听到了众多惨嘶。

    一瞬间,打头的三匹马直接绊倒,马上骑手在那巨大的冲力之下高高抛飞了出去,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摔落在地。而后续的骑手根本收势不及,有人试图趋势坐骑腾空而起,结果没料到那不要脸的高度,坐骑根本就跃不过去,竟是绊得更惨。

    只有落在最后的几骑人勉强还有勒马急停的机会,可地上却是已经人仰马翻,呻吟惨嘶不绝于耳。而幸存者们甚至来不及爬起身,就只见一条黑影犹如轻烟似的飘了上来。

    那轻烟不过是在他们身边一绕一闪,那些人带着几分劫后余生光彩的眼神就涣散了开来。随着黑影从这一地残兵败将之中蜻蜓点水似的掠过,最后冲向了那最后几骑人时,越千秋终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大胆,竟敢拦截秋狩司的白山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