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割肉
    兵马使岳中以及大约百名军士出城,在固安城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因为,就在岳中出城时,众多军民百姓看到了萧敬先骑在马上,越千秋懒洋洋地跟在后头巡视全城。

    尽管皇帝亲临的场面,只有寥寥一些在城头的兵马瞧见,可萧敬先那番南境即将被南吴兵马攻破的消息早已经流传了开来,再加上这位晋王此刻仍在城中,剩下的三大帮那些人在越千秋的软硬兼施下都已服膺,便四处宣扬岳中带了那队兵马是去联络南吴的。

    当然,和岳中这一行人的离开相比,北燕皇后昔日那位据说已经死了的小皇子竟在南吴,这才是让街头巷尾的百姓们在固安城前途未卜的情况下,仍要议论纷纷的大消息!

    用大多数人朴素的思维来说,这就好比当家的死了媳妇,儿子也丢在别人家,而小舅子要投奔别人家找回那个失踪的小家伙,这不是顺理成章吗?当然,也有读过书的嗤之以鼻地嘲笑这种市井论调。毕竟,皇帝这一年连儿子都杀了好几个了,还在乎一个影都没有的儿子?

    可不管怎么说,固安城中上下情绪颇为稳定,甚至稳定得有些过了头。

    因为萧敬先当众宣称,皇帝已经率军退去,把固安让给了他,不会再打仗!

    然而,作为稳定人心最大功臣的萧敬先,却在日落时分回到官邸,进入最深处临时居所的那间屋子之后,挺直的脊背立时微微颤抖了起来,整个人随即摇摇欲坠。眼疾手快的越千秋在旁边一把架住了他的胳膊,甚至都没来得及开口指摘萧敬先的死撑。

    从城头下来之后,虽说萧敬先可以躲到马车里,然后立刻回来休养,可想也知道,在岳中带人走了之后,如若萧敬先避而不见城中百姓,城中绝对还存在的各方细作立时就会大肆散布流言,那时候萧敬先才是连闪人的机会都没有。

    越千秋连忙把人搀扶到床上躺下,随即就指使跟进来看到这一幕之后,满脸震惊的小猴子道:“你赶紧去弄点热水来!”

    等到重新解下那一层层棉布,看到那两处伤口非但没有完全收口,有些地方竟然隐隐有些溃烂的势头,越千秋这才终于忍不住了,气急败坏地冲着萧敬先低吼。

    “早知道那时候在上京你就别玩那么大,非得让自己受这么重的伤,还每到一个地方就都要折腾!我这才几天没看你这伤口,竟然就成这样子了?你那么多心腹手下,就没个人给你好好包扎换药的吗?你这样子,今夜怎么走,要是出点差池那怎么办?”

    萧敬先最初久久没有答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慢吞吞地说:“行百里者半于九十,我还不至于连这点都不知道。”

    他笑了笑,眼见越千秋满脸不以为然,他就云淡风轻地说说:“自从姐姐去世之后,我几乎就没真正信过谁,哪怕是那些扎根在这个地方,此番又因为我一句话便冒着绝大风险跟从我的人。所以除了你,这伤口还没有让别人看到过,我都是自己随便处置一下。”

    越千秋终于气坏了:“你自己够不着不能早说吗?我是看到你身边有那么多人,这才没再管的,谁知道你这样糟践自己!你自己的身体自己都不放在心上,想死也不是这样的!”

    小猴子正好回到门口,听见里头这嚷嚷吓得一哆嗦,左右各一个壶差点一个没抓稳掉下来。好在他也是少年小高手一个,很快调整了过来,等听见里头似乎没动静,他慌忙重重咳嗽一声进了门去,放下壶就到一旁的盆架上取了一个铜盆,兑了凉水和热水。

    很快,他就看到越千秋虎着脸过来,把铜盆端到窗边一张矮几上,随即头也不回地说:“袁师弟,你再去找瓶烧酒来,最好别让人发现,顺手取过来就是了。”

    小猴子只觉得屋子里气氛似乎不大对头,恨不得找个借口离开,越千秋这一支使,他立刻连声答应,一溜烟就出了屋子。

    把小猴子赶去找烧酒,越千秋则毫不迟疑地挽起袖子,给萧敬先擦了前胸后背,可那动作却一点都谈不上小心翼翼,而是重手重脚。直到泼了一盆水又换了一盆水开始清创,他才小心翼翼了起来。

    很快,小猴子就探头探脑进了屋子送烧酒,越千秋接过之后打开盖子闻了闻,虽说南边已经有了发酵之后蒸馏过的烧酒,他不确定北边是否也已经用这样的烈性酒,喝了一口才确定度数确实挺高,再说如今没有别的选择,他只能用这个一点点清洗了创口。

    尽管这是连日以来早就习惯的了,萧敬先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少年那张脸,随即突然看向旁边不知所措的小猴子。

    “去拿把刀子烧一烧,这伤口周围有些溃烂的肉,全都割掉。”

    听到萧敬先毫不在意地吩咐这话,越千秋简直头皮都发麻了,下意识地叫道:“你不是关羽,我也不是华佗,刮骨疗伤这事儿别找我,我下不了那样的狠手!”

    “你欺负我是燕人,就没看过三国志?”因为烈酒清洗创口的剧烈疼痛,萧敬先早已满头大汗,但神情却依旧轻松,竟是和越千秋开着玩笑,“关羽刮骨疗伤是有的,可哪里是什么华佗,分明是一个无名军医。既然无名军医可以,你师承回春观,怎么就不行?”

    “那是我师娘,又不是我师父!”越千秋顿时为之气结,下意识地想要出去求助越影,可一转头就只见小猴子已经把匕首和烛台都拿来了,正用一种仿佛他无所不能似的目光看着他。

    这下子,被硬赶鸭子上架的他实在是进退两难,接过匕首之后就恶狠狠地质问萧敬先:“你就不怕我手一抖,切断了哪条要紧的筋脉,以后你两条胳膊就废了?”

    “没事,我信得过你。如果真的留下后遗症,也是我活该。”萧敬先莞尔一笑,仿佛即将承受剧痛的不是自己,“一回生两回熟,有了今天的经验,以后你再遇到这种情况,应该能娴熟一些。”

    “我最好一辈子也别再遇到这种情况!”

    越千秋恨恨骂了一句,可终究将匕首在烛台上烧了又烧,尽管知道这和真正的高温消毒没法比,可眼下只能用这样简陋的工具。天可怜见,他这个玄刀堂掌门弟子只学过如何用陌刀最省力地杀人,现在却要拿着匕首给人动小手术,这还是第一次。

    然而,拿惯了二三十斤陌刀的他到底还是手很稳。哪怕萧敬先坚持拒绝蒙住眼睛,要看着他一点一点割除腐肉,他不得不硬着头皮一点一点剜出那些部位,最终扛住了那莫大的压力。而他不断告诫麻醉自己的话很简单,活人都劈过了,割几块肉算什么?

    话虽如此,当他最终忙完,重新给萧敬先上药之后,却是已经汗湿重衣。可起身一扭头,他就看见小猴子正一脸崇拜之色,不禁又好气又好笑,捶了一下人的肩膀方才说道:“你在这照应一下,我去换身衣服,黏糊糊难受死了。对了,内服的药丸看着他吃,别让他糊弄了!”

    见越千秋风风火火地出了门,萧敬先这才笑了一声,发现小猴子急忙倒了一碗水送上,他咕嘟咕嘟痛喝了一气,将刚刚强忍痛意咬紧牙关时的那点腥甜全都吞进了肚子里。直到小猴子催他吃药,他才笑道:“那是戕害身体的虎狼之药,现在吃了,晚上走的时候怎么办?”

    小猴子顿时瞪大了眼睛,好半晌方才意识到了萧敬先话语中的关键。

    这位晋王殿下之前之所以能够精神奕奕,甚至把北燕皇帝都给吓唬走了,是因为服用了那种饮鸩止渴,暂时压下伤势的药?而现在,萧敬先打算用那种药来夤夜脱身?他们今天晚上要离开固安吗?

    就在他脑海中萦绕着这两个念头时,就只听外间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这下子,他只觉得头皮发麻,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只顾着完成越千秋交给他的任务,忘了在外头警戒防止外人靠近!如果这时候被人瞧见萧敬先这虚弱的样子……

    “晋王殿下,我能进来吗?”

    随着萧敬先应了一声,小猴子就只见越影推门进来,这一次才长长舒了一口气。他有些发怵和这位越千秋都拗不过的大叔打交道,本能地躲到了萧敬先身侧,可却没想到越影竟是先对他点了点头,随即就淡淡地说:“我都预备好了。”

    “我就知道影先生做事最最可靠。一会儿恐怕要劳烦你了,千秋怕是背不动我。”

    见越影微微颔首,显然是答应了,小猴子这才知道今晚就走是两个大人已经达成共识的,倒也没有时间去自怨自艾唯有自己被蒙在鼓里,只是结结巴巴地问道:“那城里其他人……”

    “只要我不在,城中立时就会不战而溃,立时投降。至于烧杀抢掠……你放心,他们没有这个时间,我已经安排了人去告发。要抢的话,这座官邸里的东西足够了,其他有钱人都跑得差不多了。”

    听到萧敬先这样的回答,小猴子这才恍然大悟,顿时老大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等到越千秋换了身衣裳提了个小包裹回来,看到越影也到了,他微微愣了一愣,随即就若无其事地说:“这是都准备好了?幸好我把要带的东西带着了,否则还得回去跑一趟。”

    小猴子忍不住再次多嘴问了一句:“就咱们四个人走?”

    “没错,就咱们四个人。”萧敬先淡淡地说,“城中兵马中,可靠点的大多都已经跟着岳中走了,剩下的都会派去夜间守城,等到适当时候,他们都会得到立时悬绳离城的命令。”

    见越千秋丝毫不吭声,小猴子恨不得自己没多这一句嘴,只能讪讪地说:“我就是问问……”

    “你问的话和千秋差不多,他早就都问过一遍了。”萧敬先捅破了越千秋此刻还能冷静的真相,随即就轻声说,“现在开始养精蓄锐,一个时辰之后就出发,毕竟我们也要用绳索才能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