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死撑
    皇帝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顿时让城头和城下的气氛无比紧张了起来。城下兵马固然立时进入了战备状态,甚至不顾皇帝之前的吩咐渐渐围拢了上来,城头的兵士也开始弯弓搭箭对准了城下,之前早就预备好的火炮旁,也已经有人紧张地守着石弹。

    而就在别人不敢贸贸然插嘴的时候,皇帝身后一骑人探头探脑张望了一下,随即压低了声音说:“皇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强扭的瓜不甜,您不如先消消气?”

    越小四一口气说了好几句乡间俚语,见皇帝突然扭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他却仿佛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怕,先是扭头往后头打了一下手势,等到其他侍卫和兵马都被甄容默契地挡住,他才低声说道:“皇上应该知道萧敬先的性格,与其这会儿说气话彼此僵持得下不来台,不如先回去,调集兵马来拿下固安城!”

    皇帝脸色铁青,毫不留情地说:“朕从来没有不战而退的习惯!”

    “可萧敬先也是疯子,皇上信不信要是攻城,他那火炮就会立时打下来?”越小四稍稍提高了一点儿声音,却并不担心这会传到城头去,“而且,皇上是因为萧敬先的话心乱了,可乱臣贼子说出来的借口,也能信吗……”

    越小四在那拼命游说皇帝暂且退一步的时候,甄容一面尽职尽责地拦着其他人,一面抬头往城头看去。即使他并不是一个喜欢胡思乱想的人,在萧敬先当众撂出那等话的时候,也忍不住揣测萧敬先和越千秋是否真的舅甥,越千秋会不会真的是北燕小皇子……

    就在这时候,他突然听到城头传来了萧敬先的长笑:“皇上若是想试试这固安城是否固若金汤,那就不妨来试一试。只不过,皇上也算是沙场宿将,骑兵攻城这种蠢事,想来还是不会做的。与其在这儿浪费时间,何妨回去调兵遣将,再想着怎么拿下我这个乱臣贼子?”

    说到这里,萧敬先微微一顿,淡淡地说:“此时不退,万一南面堡垒被南吴兵马突破,这固安城易主,那时候就来不及了!”

    皇帝面无表情地瞪着明显吃了秤砣铁了心的小舅子,突然扭头冷冷看了身边那个苦苦劝谏的人一眼:“这就是你之前说的,遭人行刺重伤垂死的人?”

    没想到皇帝突然翻这旧账,越小四顿时有些尴尬,低着头小声说道:“那时候去探望的也不止臣一个,就连左相大人那样好的眼力,也没看出有假。肩膀上那么大两个伤口,我还用手摸过,事后左相还唏嘘说萧敬先捅了汪靖南一刀,自己却挨了两刀……”

    听越小四一边说一边比划当时萧敬先受伤的位置,皇帝刚刚的愠怒之色顿时再次变成了毫无表情。他再次望了一眼城头上看似依旧张狂肆意的萧敬先,心底终于明白了对方的决心。

    肯背负那样的重伤,肯背负叛逆的名声,肯丢下旁人殷羡的荣华富贵,却只希望去南吴,显而易见,不是南边真的给了萧敬先多么难以拒绝的条件,只是因为,萧敬先坚信那儿有那一对母子的消息。而此时此刻,那个家伙不过是死撑!

    皇帝一时陷入了天人交战。哪怕此时不过八百余人,哪怕他熟读孙子兵法,深知‘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可他有足够的自信,但使象征性攻一次,城中人心很可能惶惶,届时很有可能一战下之。至于火炮等等威胁,他恰是完全不放在心上。

    火炮对于一盘散沙的兵马来说震慑力不小,可真正的杀伤力还不如箭如雨下。

    可是,他需要冒这样的风险吗?需要真的和一心去南边找寻那对母子消息的萧敬先完全兵戎相见,拼一个你死我活吗?

    统治整个北燕的至尊深深吸了一口气,没有注意到刚刚那个不厌其烦劝说自己的家伙已经再次躲到后头去了,而是抬起头来再次看了萧敬先一眼。

    “看在你姐姐的份上,朕今日放过你一回,但如果你日后再出现在朕的面前,那么朕就算日后死了之后被你姐姐埋怨,也一定会竭尽全力杀了你!”

    撂下这话,他就拨转马头厉声喝道:“回程!”

    在这种时候,没有人会去追问回哪里这种愚蠢的问题,慌忙将皇帝簇拥在了当中。

    而望着那千余兵马如同来去如风,完全消失在了视线中,挺立在城墙之上的萧敬先,这才真正放下了心头那块巨石。

    站在这种制高点上,面对北燕皇帝,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如果下盘不稳,今日那一阵阵迎面而来的大风简直能把他吹下去,而如果不运足中气,说出来的话不能让每一个人都听见,就会被人识破他内在的虚弱无力,城中这看似固若金汤的表象立时也会被无情拆穿。

    即使是现在,他也并不能担保皇帝就没有看穿他这色厉内荏的本质。

    就在这时候,他听到身旁传来了越千秋的声音:“你们全都下去吧,城楼上的人也都退下去,让晋王在这安安静静呆一会!”

    也许是因为之前挑了四大帮,直接把其中的力气帮赶出了固安城,剩下的三帮人马如今也俯首帖耳,越千秋说话竟也有了不小的威信,除却那位兵马使岳中在离去之前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萧敬先的背影,其余人全都默不作声地退了下去,就连小猴子也不例外。

    只有越影仿佛没听见越千秋的话,依旧伫立在城楼的阴影之中。

    直到人全都走光了,越千秋方才随手拉了拉萧敬先的衣裳下摆:“别死撑了,下来吧,这会儿没人在城下,你这玉树临风的样子摆给谁看呢?”

    萧敬先耸了耸肩,长长舒了一口气,随即就迸出了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脚麻了。”

    越千秋先是一愣,随即站在垛口哈哈大笑,若不是扶着一边的城墙,他险些就这么直接摔了下去!好容易站稳了,他这才没好气地仰头道:“谁让你只顾着说大话耍帅,现在下不来了吧?怎么,要不要我大发善心扶你晋王殿下一把?”

    “那当然最好。”萧敬先这才侧过头来,见越千秋看到他的脸色,登时如同见了鬼似的,他便笑道,“是不是脸色很不好看?我刚刚不下来,不是为了死撑逞强,是因为城下的人远远看不清我的脸色,背后的人却能轻而易举看见。当然,被你瞧见你就无所谓了。如果没有你那三天熬的药,恐怕我连这一会儿都撑不下来。”

    想到萧敬先这几天从来没有真正好好休息过,刚刚又在众目睽睽之下,站在这种风大压力更大的地方,用那样声若奔雷的方式和皇帝说话,此时此刻那惨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几乎是可以预见的,越千秋不禁一阵后怕。

    他敏捷地爬上萧敬先站立的城墙,不由分说抓住这家伙的胳膊,深深提气往后一跳。他在空中多用了几分劲把萧敬先往上一扔。等自己落地时,这才双掌发力在其脊背托了其一把,恰是减轻了落地的反震力。

    等到萧敬先一个踉跄终于站稳了,他这才如释重负,可紧跟着就听到萧敬先轻笑了一声。

    “你那位影叔也在这儿,怎么你非得自己逞强,也不叫他来帮忙?”

    越千秋顿时愣住了,等侧过头去看见越影果然还背靠着城楼墙壁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仿佛睡着了,他方才答非所问地哼了一声:“你不是眼睛不好吗?居然还能看见他?”

    “你也说过,我好歹算是打过几次仗的宿将,那样一个人不收敛气息站在那儿,我要是还感觉不到,那岂不是怎么死都不知道?”尽管脸色越发苍白,甚至需要撑着越千秋的肩膀,这才能够完全站稳,萧敬先仍有心思开玩笑,于是紧跟着就被骂了。

    “没力气下来还有力气说废话?是等会再走还是立刻就走?我要尽快去安排!需要告诉谁,不需要告诉谁,赶紧吱一声,否则我就按照自己的主意去办了!”

    “呵……”

    萧敬先再次低笑了一声,随即也没在意越千秋的恼意,轻声说道:“岳中是姐姐留给我的人,他在固安苦苦熬了这么多年,当这么一个兵马使,已经是我姐弟对不住他了,你让他准备好一起走的人,准备好一辆空马车。”

    可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却又说出了让越千秋大为意外的话来:“我和你,还有小猴子,跟着你那位影叔走,不和他们一路。”

    越千秋神色一冷,声音不知不觉有些变化:“你要他们那一路当诱饵?”

    “兵不厌诈,以防万一。”萧敬先丝毫不动容地说,“因为他们这一走,别人很容易察觉端倪,我必须在城里做个样子。我们等到入夜之后再走。有你那位影叔和你们两个小高手在,想来不成问题。”

    直到这时候,越影方才如同从影子状态活过来一般,轻轻一动,随即徐徐走上前。他对越千秋点了点头,见越千秋瞅了他一眼,立时放手快步离开,显然是去安排接下来那些事情,他就代替越千秋搀扶住了萧敬先的胳膊。

    这是两人第一次在毫无外人的情况下接触,四目对视之后,萧敬先就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从今往后,我就算是卖给你那位老大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