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城上城下,唇枪舌剑
    三天份的大补汤吃下来,对于越千秋和小猴子来说,也就是精神奕奕,从之前的旅途劳顿之中完全恢复了过来。

    而对于重伤未愈的萧敬先来说,只凭着从前在固安城中的那些布置,光明正大竖起叛旗,他还需要梳理好整座城池的防务,劳心劳力,面色依旧苍白,不得不动用萧氏秘传化妆术……

    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是否体会到了非同一般的药效,又或者说,是非同一般的关心带来的额外加成作用。

    几个当事人当中,大约也就只有越影是真正完完全全的闲人,整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

    然而不论是谁,当探马终于带来了准确消息,道是打着北燕皇帝旗号的兵马已经来了,顶多不超过一千人时,每一双眼睛都看向了萧敬先。即使是在这么多的目光注视下,萧敬先依旧气定神闲,语气更是好整以暇:“终于来了,大家到城头上一块去恭候一下吧。”

    出城恭候还差不多,城头上恭候那是什么鬼?越千秋心里吐槽,可那份紧张感却依旧挥之不去。都已经快到自己家门口了,他万万不希望再捅出什么篓子!

    固安城头,当趴在垛口的越千秋看到那一支旌旗招展,军容雄壮的兵马渐次展开,看到那一马当先,一袭黑色大氅飘荡在风中,身着甲胄依稀相识的身影时,他忍不住双手紧紧抓住了城墙,如果不是他功力还不够,也许那非常用力的指关节能在青石上留下深深的指印。

    “千秋,想过这会儿率一队精兵出城偷袭,一战扬名吗?”

    听到萧敬先这么一个明显带着怂恿的声音,越千秋忍不住侧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士气高昂,不动如山,面对这种军阵随随便便去冲那就是找死,你以为我是白痴吗?”

    “没想到你对这支兵马的评价这么高。”萧敬先哂然一笑,随即若无其事地说,“啧啧,只可惜我眼睛不好,看不清楚你说的这种雄壮军阵。”

    “少在那装可怜!我问过影叔,就算眼神不好,远远看一个轮廓也能有所体会,听马蹄声也能听出兵马是精兵强将,还是老弱病残。再说了,像你这样带过兵的宿将,隔着老远就能察觉到一支兵马是不是好啃的骨头,因为凝而不散的气息和杂乱不堪的气息不一样,否则你从前怎么打仗的?”

    见越千秋说着说着竟是又转了回去,仿佛不屑回头和自己辩驳,自始至终都看着城外,萧敬先就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你对我倒是有这么大的信心!好,就冲你这份信赖,我也不能让你失望了!”

    说完这话,他轻轻一蹬腿,动作潇洒地一跃跳上了高高的城墙,就这样站在了万众瞩目的最高处。那一刻,别说小猴子,就连掩藏在城楼阴影中的越影,也生出了一种此人鹤立鸡群的感觉。越千秋终于忍不住侧头看了一眼那个高高伫立在城墙上的身影,竟忘了这是伤员。

    萧敬先在北燕这种对权贵公卿容忍度极高,可以肆无忌惮我行我素的地方,都仿佛格格不入,这样一个人跑到恨不得每个官员都摁到统一模具里头去回炉重造的金陵,能待得住吗?

    别人怎么想,萧敬先自然无暇理会。站在三丈高的城墙上,风刮得他旁边那一面萧字大旗猎猎作响,而他那刻意没有戴冠用簪,只是用金环束起的头发,亦是在风中飞舞。在北边这已经彻底凉下来的天气中,他那一身单衣和一马当先盔甲鲜亮的皇帝形成了鲜明对比。

    萧敬先俯视着不远处业已停下的兵马,俯视着在几个人的扈从下策马徐徐过来的皇帝,深深吸了一口气,声若奔雷地说:“多谢皇上不远千里,来追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叛贼。”

    说的是个谢字,但城头上的人也好,城头下的人也好,没有太多人认为,萧敬先这个谢字是真心实意的。然而,越千秋隐隐觉得,这位反复无常,变幻莫测的晋王是说真的。

    而根本不理会左右侧近劝阻,策马来到了箭矢射程范围之内的皇帝,也完全听出了萧敬先这话当中的诚恳。他沉默了片刻,平生少有地仰头看着那个一直纵容的小舅子,沉声说道:“只要你此刻承认错了,打开城门,你依旧是朕的晋王,朕金口玉言,既往不咎。”

    这样掷地有声的承诺,就连越千秋也不禁轻轻吸了一口气,心想北燕皇帝真是个人物。

    他几乎完全确信,只要这时候萧敬先依言而行,那位至尊真的不会在意萧敬先之前的举动是如何重重的一记耳光,真的会既往不咎。果然,他刚这么想,皇帝就又说出了一句话。

    “朕还可以承诺你,你的权力依旧一如从前,朕也绝不会让你在高墙之内度过下半生!”

    “为了我这个不省心的小舅子,皇上多年操碎了心,如今明明可以名正言顺地搬开我这块绊脚石,却还要继续容忍,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萧敬先竟是在城墙上微微躬了躬身,随即淡淡地说:“我这个人其实并没有什么野望,原本只是一个过一天算一天的纨绔子,尤其是姐姐成了皇后之后,我就更谈不上什么抱负了。有她在前头杀伐果断就够了,何必多一个画蛇添足的我?”

    “可是,她终究死了,在史书上只留了一个谥号,顶多在日后写到魏国公主的时候提上一笔她是皇后之女而已。既然如此,我如果不能把她最后那段日子的轨迹,最后那段日子的安排给重新找出来,把我那个莫名其妙来到人间,却又莫名其妙消失的外甥找出来,岂不是对不起亏得姐姐才能安享的那些富贵荣华?”

    皇帝终于完全确认,萧敬先果然并不是因为不满甚至厌倦,这才陡然想到叛逃南吴,果然是为了和他相同的那点心结!他不顾一切地策马又上前了几步,仿佛没看到那些侍卫惊骇欲绝的脸,更没注意到一旁越小四完全没有看他,只专注盯着城头的目光。

    “你要做的事情,也是朕要做的事情。朕听不出这和你叛逃南吴有什么关系!”

    “那是因为姐姐的亲笔信留给了我,而不是你。”

    仿佛能预见到皇帝会是如何震怒乃至于狂怒,萧敬先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地接着说道:“我这些年每年都会收到姐姐的一封信,当然,每封信的笔迹和纸张都差不多,应该是同一时段写的,并不能证明她还活着。而我最近收到的这一封,她明明白白告诉我,能看到那封信,便说明她已经死了。可她的血脉还在这个世上,而人就在南吴。”

    “荒谬!”尽管之前皇帝半真半假让越千秋叫阿爹时,康乐就曾经明确表示过,她绝不信皇后会把唯一的儿子送到南吴,而皇帝嘴上不置可否,心里也未尝不这么想。

    以他们夫妻多年的默契,如果乐乐真想这么做,又怎么会一点风声都不露给他?而且,她凭什么这么做,她怎么就断定他不会把他们俩的孩子放在东宫?怎么就断定他不会把皇位留给他们两个好不容易才拥有的儿子?他绝对会不遗余力地栽培那个好容易才得到的嫡子!

    因此,怒斥一声反驳了萧敬先,皇帝就冲着城头高喝道:“越千秋,朕待你不薄,你就是用蛊惑萧敬先跟你叛逃这种方式来报答的?”

    越千秋原本背靠城墙滑坐在地,使劲琢磨着这郎舅俩的对话。当听到北燕皇帝的矛头突然对准了自己,他眉头一皱,当下站起身,拍拍屁股就转身跃上了垛口,一手扶着旁边的城墙,随随便便往那一站,半点都没有萧敬先那玉树临风,万众瞩目的风采。

    “皇帝陛下都让我叫阿爹了,就算我逢人说你对我不好,别人也不信啊!”

    越千秋说了一句俏皮话,这才懒洋洋地说:“我也借着这机会把话说清楚。第一,叫阿爹也好,叫舅舅也罢,皇帝陛下和晋王想来都是随口一说,我也就是随口一叫,大家都没当真,我也不可能就凭这个游说了晋王跟着我这个所谓的外甥回大吴,因为我根本不是。”

    “第二。”他竖起了食指和中指,这手势在这年头没有半点代表胜利的意思,可他就这么优哉游哉地举着,脸上挂着仿佛看到胜利曙光时的欣悦,“之前跑出上京的时候,与其说是我挟持了晋王,不如说是他挟持了我,那密道可是他当年造的。我是归心似箭,可他比我还要‘归心似箭’,所以我们才能顺顺当当地绕过重重防线到了这里。”

    “第三……”他竖起了第三根手指头,随即好像有些苦恼地皱眉道,“这第三我好像确实想不出来……哦,那就说说报答吧。皇帝陛下确实对我和南朝使团还算容忍,这一点我确实得谢谢。可你利用我钓了好几次鱼,我在北燕杀叛贼也杀了不少,怎么也算是报答过你了。”

    “最后,我没那么多想法,只是想要回家,仅此而已。”

    望着一高一低的萧敬先和越千秋那两个人,明明知道他们未必是舅甥二人,明明知道越千秋未必是自己的儿子,可皇帝仍然有一种说不出的错觉。仿佛今日如若错过,这二人并不会如同南飞的大雁那样再次北归,而是从此再不会回来。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说:“好,很好!萧敬先,你就以为朕只凭这八百兵马,打不下你这小小一个固安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