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天子承诺,千秋送药
    把越千秋在“治伤”之后,悄悄来见他传的话都说了,李力儿这才重重一个头磕了下去。

    “幸好晋王太自信,城门许出不许进,越千秋又赶了草民出来,草民冒死眼下求见皇上,不是为了富贵,也不是为了报仇,只求皇上能尽快打下固安城,让草民和麾下弟兄们能重新安安稳稳吃口饱饭!”

    仿佛是生怕皇帝不信,李力儿便悲泣道:“自从没了那些商人,草民这些下力汉,已经是连吃饭的钱都没了,这次来固安,说来丢脸,也是因为那大夫好心,把越千秋给的汤药钱还了回来,这才能有钱买吃的,否则我们出城之后,只能去啃树皮草根了……”

    甄容听到越千秋帮萧敬先收服城中那些小帮派,就有些微微色变,当听到李力儿竟是被打成了那样子,他更是流露出了几分不忍和不赞同。等听到固安城中的变故,已经让无辜人饱受其害,他甚至张了张口想要插嘴,好容易才忍住了。而他的表情,全都落在了皇帝眼中。

    因此,没等李力儿把话说完,皇帝就淡淡地说道:“你能有这点忠义之心,倒是难得。日后收复固安的时候,朕可以承诺你,城中产业任你挑选经营!”

    李力儿顿时长舒一口气,大喜过望地磕头谢道:“草民多谢皇上!”

    他那点本事绝对支撑不起飞黄腾达,皇帝的这个承诺,足够他带着那些弟兄过好日子了!

    皇帝用手势示意一个侍卫把李力儿和另外一个自始至终没敢说一句话的苦力带了出去,随即方才看向甄容:“在生千秋的气?”

    甄容没想到皇帝会留下自己问这个,沉默了一会儿便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

    “越千秋那小子和你不一样,你比不得他,你是一根筋的老实人,那是个肠子十九弯的鬼灵精!你以为他是帮萧敬先收服人立威?朕看他是败坏了萧敬先的名声,让他不得不投南吴,至于放了那些夯货,是为了告诉朕,用内应煽动闹事那套没用!既然刚刚这个李力儿说他下了药,你说他会不会对其他那三个小帮派的人下药?朕可听说,他的师娘是回春观的。”

    甄容很想辩解,回春观精研的是医术,在武林之中名声很好,历来巡武使大多也对其网开一面,很大因素是因为当年回春观某代观主还救过当时的皇帝。然而,回春观毫无疑问并不研究毒术,更不精通毒术。

    可他想想越千秋层出不穷变幻莫测的手段,最终实在不确定越千秋到底懂不懂,又是否随身带着那些害人的东西,唯有保持沉默。

    而皇帝负手越过默立的甄容,迈步来到了屋子门口,整个人站在了此时正当空的太阳之下。他原本就身材魁梧,此时龙行虎步,甄容单看背影也不得不承认,相比他在武品录重修后,面圣那一天见过的南吴皇帝相比,北燕这位天子确实要在气势上胜过不止一筹。

    气吞山河如虎……好像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知道当年你露出肩头青狼印记的时候,朕为什么若无其事么?”

    甄容有些意外,随即就以自己也觉得诧异的冷静语气说:“秋狩司正使汪大人曾经对我说过,北燕前些年因为各种各样的缘故或被杀或绝了传承的皇族子弟很多,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早已经没了可以耀武扬威的身份。就算我是北燕皇族之后也无关紧要,更何况我不是。”

    “呵,此番南朝来的少年郎,一个个倒都是硬骨头。”

    皇帝头也不回笑了一声,随即无所谓地说:“你说对了一大半,血统和身世这种东西无关紧要,要紧的是实力。就比如朕给了萧长珙兰陵郡王的爵位,想当初还对他不屑一顾的人,立刻在朕耳边叨咕他亲人尽死,部族全灭,身世存疑,可那又怎么样?”

    “有哪个奸细会混进来当个十几年无权无势的驸马,等到妻女过世再出来展露锋芒的?”

    甄容听到皇帝这话,不由得微微一愣,竟是觉得这话颇有些道理,原本已经有个七八分的确信,不知不觉又动摇了起来,一时完全忘了皇帝这话在于提醒他,而不是在背后对他剖析兰陵郡王萧长珙。

    “你没有因为萧长珙爱惜人才就动摇决心,倒是让朕有些意外。你这个骑奴未必要做一辈子,你哪一日回心转意,可以随时对朕明说。当然,你若是想要建功立业,赎回你自己,朕也乐得大燕多一个英杰!好了,现在你去找你家郡王,告诉他动作快一点,朕说明日启程,不是和他说着玩!”

    甄容根本没有再次表明态度的机会,就被皇帝给打发了走。匆匆离开的他牵着一匹马出了这座南京将军府的大门,见李力儿和那些粗汉竟然还未离开,他犹豫了一下就上了前去。可还不等他说话,就只见李力儿先是竭尽全力站直身子,随即冲着他深深弯腰行了个礼。

    “小哥,多谢你今日仗义。我们这些苦力也没什么能回报你的,只能行个礼算是道谢了!”

    “不用不用!”甄容连忙摇了摇头,见其他人竟也跟着李力儿作揖,他不知不觉后退了两步,却还是没能避开。他看了李力儿一眼,突然开口说道,“我身边还带了支人参,明天启程之前,你都可以让人到兰陵郡王临时居所来找我,切一半去熬汤补身子。”

    见甄容说完这话上马就走,几个破衣烂衫的汉子围在了李力儿身边,不禁啧啧称奇。有人说南朝人也不同,一个那么狠毒,一个这般和气,也有人不屑地冷哼不过是装样子……而在这议论纷纷之中,李力儿将刚刚这少年和越千秋对比,却只想到了一个词。

    如沐春风……竟是和那千变万化的越千秋不分高下。

    如果越千秋知道李力儿的想法,他一定会不屑地迸出一个这年头没有的词什么不分高下,分明是各有千秋!正如北燕皇帝猜测的那样,他确实是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可撇开给李力儿下药这是彼此你情我愿,给其他三大帮那点头头下药这种事,他还是不会做的。

    光是控制高层有什么用?现在最担心的不就是底层骚乱?

    因此,在碾压过一遍三大帮之后,他叫小猴子以商议大事为名召集了那些高层,却是画了一堆堆的大饼,许了一大堆空心汤团,甚至天花乱坠地声称,南吴兵马已经占了南面几处堡垒,这才使得附近腾不出兵马来,日后固安城就是南吴治下云云……

    由于如今许出不许进,城头上都是那位兵马使的心腹,换言之也就是萧敬先的人,外间消息渠道完全掌握在萧敬先手中,故而越千秋说什么,别人也只能信什么。

    三大帮这种常年大多在底层厮混的人,就算是头头也眼界有限,只以为萧敬先和越千秋如此肆无忌惮是因为有充足的底气,在这位越九公子信口开河的忽悠之下,竟是真的信了,回去之后,他们就拉了人满大街巡逻,配合兵士弹压民众,维持秩序。

    而他们大嘴巴透露出去的消息,又进一步稳定了军心民心。前几日还有些惶惶不安的固安城,如今完全平静了下来,军民百姓都多了几分认命的味道。

    因而,越千秋在拳打四帮之后,就消停了下来,呆在萧敬先的临时官邸之中不出去了。然而,他却没闲着,要了炉子和炭火,让小猴子按照药方去买了一大堆药材,再加上带在身上的两根老参,就这么按照之前严诩留下的方子熬起了补汤。

    自从那次搜刮长乐郡王的库房,得到好些名贵药材,严诩又出了方子之后,他们就迭遭各种变故,根本就没时间好好消化这批战利品。因此,哪怕知道这玩意不可能让自己一下子暴涨十年二十年功力,可他还是决定好好补一补,尽力把自己和小猴子的状态提升到巅峰。

    当然,顺便给那个劳心劳力的家伙补一补。

    当第一次熬好药之后,他也不嫌烫,边吹边喝,灌了一碗药汤下肚之后,他通过自己亲自试药,大略估计了一下这药方至少吃不坏肚子,第二次便是三个炉子三个药罐,让小猴子拿了一份,他自己一份,又趁着萧敬先不在,直接给人把药罐子药炉送去房里,留了张字条。

    当这一日萧敬先见完人之后回屋,闻到一股药香的他四下一看,就注意到了角落的那个药炉和药罐,更瞥见了一旁高几上那只碗下头压着的字条。他摇头一笑走上前去,抽出字条一看,却只见上头只有两句简简单单的话。

    送你一碗补药,怕有毒就别喝!

    想到下头人禀报这两天越千秋要了炉子和药罐,又叫了小猴子采买药材,那个院子最近老闻到药味,萧敬先丢下字条揭开那个药罐盖子,发现炉中明火虽说已经熄灭,但药罐还有余温,他就把药汁倒进碗中,随后大略分辨了一下药渣。

    这无关信任,只是一贯的谨慎释然。

    斟酌出了那张药方,他就再不犹豫,直接把那碗温热的补药灌进了嘴里。

    喝完之后,他皱了皱眉,找来笔之后,在那张字条背面留了几个汉字。

    “火候一般药性凑合,太苦!”

    当越千秋再次趁着萧敬先那没人,过去收碗的时候,他发现那张反面留字的字条,差点没气得绝倒,想都不想就把那字条揉成一团。这就仿佛他好心好意低价买了优质品给客户,还得到了一个差评似的。气咻咻的他直接在那张高几上用小刀刻了几个字。

    “眼高手低挑三拣四,矫情!”

    老子比你会用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