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告天子
    北燕南京城。

    这座北燕诸京之中,可以算得上最靠近南吴的大城和越千秋所知的那个南京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北燕皇帝以及麾下亲兵的突然到来,而呈现出一片忙乱的态势。

    然而,带着八百亲军匆匆赶到的皇帝根本没有让人收拾城中那座行宫,立时入住的意思,而是直接征用了晋王萧敬先曾经的别府,一点都没有忌讳,也完全不怕有人趁机行刺。

    甚至连别府中那些已经在得知萧敬先叛逃,由镇守南京的文武官员立时动作,下狱之后就差没杀头的那些下人,他也只是随手丢给秋狩司去处置。在路上,他就已经传下命令,不许动萧敬先在各地的产业和奴仆,只不得让那些奴仆随便出门,等待秋狩司甄别。

    而临时主管秋狩司的越小四虽说得知萧敬先这些年只来过这儿一次,可他却声称,鉴于南京城距离固安实在是距离太近,萧敬先既然能在固安竖起叛旗,那么会不会在南京捣鬼那就非常难说,因此他根本没去理会那些已经下了狱的别府下人,只忙着清扫全城。

    这些对于驻守南京的文武官员来说,倒也不算什么。可苦劝皇帝搬出晋王别府却没得到任何成效的他们,很快就见证了一桩旷古未闻的奇闻。

    因为顶着兰陵郡王萧长珙这个名义的越小四,就在皇帝住进别府的第二天深夜,竟然以失火为名,亲自闯了进去,硬是在一群天子亲军的护卫之下,直接把皇帝背出了别府,送进了南京将军的府里。而这距离南京将军半信半疑地被其逼着把房子腾了出来,才过了半日。

    事后,皇帝方才得知,那把火根本就是他那女婿自己放的,冒了点烟之后,麦秸秆烧没了就灭了!一怒之下的皇帝立时令禁军把那个胆大包天者押了过来,结果却听到了一番歪理。

    “南京城那么多大人们齐声劝谏,皇上却不理会,臣也实在是没办法,只能出此下策。当初在上京时,火药库半夜三更突然爆炸,声震九霄,皇上不在那儿,所以没有体会,臣却万万不想再冒这个风险。万一萧敬先那别府也埋上一堆那玩意,直接把您轰上天呢?”

    “闭嘴!朕还不用你教训!”

    越小四见皇帝脸上虽说怒气未消,但眼神已经明显沉静了下来,他就非常光棍地说:“臣知道放火这种事实在是胆大包天,但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只能出此下策。皇上要怪罪就怪罪臣一个,南京将军萧凤鸣的这座府邸绝对安全,还请皇上安然住下……”

    没等他把话说完,皇帝已经懒得和这家伙扯皮了。

    “告诉萧凤鸣,不用他调兵遣将,集合几千几万兵马打下固安城了。朕明日就带人出发。若是萧敬先真的自以为把两路流寇堵了周围的通路,再加上固安的那点兵马,设一个包围圈就能完全吃下朕这八百精锐,朕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各个击破!”

    越小四没想到皇帝竟然这么快就要走,下意识地想要劝谏。可当看到那双看过来的眼睛满是杀意时,他不由得心中凛然,沉声应是转身就走。可就在他刚到门口时,就听见外头传来了一个侍卫的声音:“皇上,又有固安城逃出来的人……”

    “记得皇上早就说过,那些吓破胆逃出来的废物,一个都不想见!”

    越小四一面厉喝,一面一副替君分忧的模样打开了门,却只见外头的侍卫慌忙低头禀报道:“回禀兰陵郡王,来的是一群破衣烂衫的粗汉,自称是在固安城中扛货送货的。他们不是骑马来的,靠两条腿走了三天两夜,每天只睡两个时辰,这才到了这里。贵府那个甄容……”

    听了前半截,越小四就一阵纳闷,心想那些号称天子亲军的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等听到最后,意识到是甄容又当了滥好人,他就干咳道:“原来又是那个臭小子管闲事,你不用管,我去见一见他们。”

    这话还没说完,他的身后就传来了皇帝的声音:“不用了,你去萧凤鸣那儿传话,让甄容带个人进来,朕要亲自问!”

    越小四回过头来,脸上浮现出了恰到好处的错愕,随即在皇帝严厉的眼神下低头应了一声,这才快步往外走。到了大门前,瞧见一群卫士恰是围着十几个衣衫褴褛的粗壮汉子,中间还仿佛有一辆驴拉的板车,他不禁眉间微动,但随即就视若未见,径直来到了甄容面前。

    “多管闲事,你以为你现在还是青城掌门弟子?还是南朝使团里的人?当了骑奴你怎么就不知道安分守己一点,就这么想死吗?”越小四一边骂一边抬脚就踹了过去,却在触到甄容胫骨时收回了力道,随即使劲瞪了人一眼,“皇上让你带个能说话的人去见他,你给我说话小心点!我这会儿奉旨去找萧凤鸣,到时候你出了岔子没人给你求情!”

    甄容发现那一脚来势汹汹却全无力道,只不过是在他那衣衫下摆和裤子上留下了一个脚印,就知道这更多的是在提醒自己。他连忙讷讷应是,见越小四撂下话就接过旁边人递来的缰绳,翻身上马就走,他平复了一下情绪,这才来到了众人跟前。

    刚刚越小四的话,力气帮的众人都听见了,躺在大车上的李力儿也同样不会错漏任何一个字。得知刚刚这个为他们说话,这才使得他们没被卫兵赶走的少年竟然也是吴人,几个粗汉有的满脸怒色,有的不知道该流露出什么表情,而李力儿则是有些意外。

    没等甄容开口说话,他就主动说道:“小哥,我勉强算是头儿,请带我去见皇上。”

    “帮主,你身上有伤,还是我去!”

    “不不,大哥,还是我去……”

    “都给我闭嘴!见了皇上你们知道说什么话?扶我起来,我还没死,能走路!”

    见李力儿勉强挣扎下车,却连走路都脚步虚浮,甄容略一沉吟,就开口说道:“既然不便于行,还是多一个人扶着吧。如果皇上追究下来,我承担责任就是。”

    甄容如此好说话,刚刚对他敌意深重的人也好,有些拿不准该感激他之前的照应,还是因为他出身南吴而痛恨他的人也好,全都觉得这个少年确实善良温和。当下众人推举了一个还算机灵的高个汉子搀扶了李力儿,目送他们两人跟着甄容入内。

    想到之前出城之后散入乡野等待消息的那些同伴,其余几个人不免对李力儿的这次谒见寄予厚望。他们负气离开固安城,日赶夜赶来到南京,不就是想着也许在出一口气之外,还能闯出一条路来?

    然而,被人寄予厚望的李力儿,当终于通过戒备森严的重重院落,身上被搜了一遍又一遍,最终来到了皇帝面前时,他刚接触到主位上那个中年人的两道目光,就流露出一副仿佛惊惧交加的表情,不由自主地双膝一软跪了下来,似乎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瞥见扶着他进来的同伴比他更快地伏跪在地,大气都不敢出,他不禁暗叹一口气。

    如若他真的只是个卖力气的粗人,此时此刻见着大燕天子,只怕真的是转头就欢喜疯了。

    这时候,他的眼角余光瞥见带他们进来的甄容单膝跪下行了礼,随即默默退到了一边,还对他微微颔首,眼神中流露出些许鼓励。直到这时候,他才开始说话。

    “皇上,草民……草民有固安城的要事禀告!”他装作有些结巴的样子,微微一抬头后,还使劲一咬舌尖,这才继续说道,“草民李力儿,在固安城中拉了一大批下力汉,组了一个力气帮,兜揽那些扛货运货之类的力气活为生,和另外三大帮各有地盘。但如今那三帮人投靠了晋王,所以晋王不止拥有当地兵马,还有至少数百名武艺不错的帮凶!”

    皇帝登时眼神一凝,随即淡淡问道:“你特意跑来见朕,就是为了这样鸡毛蒜皮的消息?”

    李力儿看出了皇帝的冷然和不耐烦,干脆直接豁出去了,一把将身上衣衫拉开,露出了一处处鲜明可见的伤口

    “固安城中因为从前商人多,常有纠纷,草民的力气帮,还有其他三个小帮派虽说谈不上高手,可往日都是常常厮打见血的,虽比不上正经大军,可确实能打!那个越千秋接连几天横扫城中所有帮派,打算压服大家对抗来征讨的朝廷兵马……”

    他顿了一顿,这才低头说:“草民学艺不精,打不过他,险些丢了性命,还是其他兄弟心怀不忿找上门去,以死相逼,越千秋才出来救了我一命。草民不愿意因为他的救命之恩就跟着晋王造反,他说不想帮晋王就滚,又令人召其他三帮的人去说话,草民知道呆不下去了,就带着力气帮的兄弟们跑出来了!”

    直到听李力儿说自己是被越千秋给打成这模样的,皇帝方才略有些动容。

    他一推扶手站起身来走到对方面前,见随侍在屋子里的四个侍卫立刻上前几步,一个个如临大敌,而甄容也不动声色靠近了一步,他知道前者是怕自己遭行刺,后者也是怕遭行刺,但恐怕更多的是怕出现那种情况牵累萧长珙,他便露出了一丝哂然。

    见面前这个原本佝偻着腰的粗汉立时挺直了脊背,胸前背后那些青紫伤痕清晰可见,皇帝竟是亲自伸手在几处按了按,等在胸前按了一下,却听到一声抑制不住的痛呼,他就皱眉问道:“那小子还打断了你的骨头?”

    李力儿这时候却忘了什么谦称,咬牙切齿地说:“不但断了两根骨头,而且……他肯定对我下了毒,大夫之前还诊断说我绝对会死!后来弟兄们抬着我去讨公道的时候,越千秋出来医治时,我闻到了他手上一股药味,就连那给我治过伤的大夫也是这么怀疑的,他也跟着我逃出固安了!那越千秋就是打一棒子给个甜枣,让我们服了他,给晋王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