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小猴子刚刚只觉得鼻梁都快撞断了,这会儿坐在地上揉着酸痛的鼻子,把那大个头暗自咒骂了一个半死,可越千秋和人就打了这么两下,突然就不打了,竟是一来一往打起了机锋,最后更是直指对方绝非等闲之辈,他不禁为之一呆,随即却反而高兴了起来。

    要是真的败在无名之辈手里,他岂不是很没面子?

    和小猴子这种单纯的一根筋生物不同,李力儿对于越千秋的这番话,明显反应要大许多。面对一个只听说过没实际打过交道的豪门公子,面对一个懒散自负看不出什么优点的纨绔子弟,他下意识地降低了警惕,因此他在骤然闻听此言时,没能维持住古井无波的脸色。

    而就在变脸的一瞬间,他就立时明白自己再次上当了!

    他还想极力掩饰这点疏失,勉强装成了若无其事的表情:“九公子想得太多了……”

    “我想太多了?呵呵,我只不过是想,萧敬先不费吹灰之力就占了固安城,外面暂时打不过来且不去说,可城里头他就真的只是靠那位兵马使吗?会不会还有别的?嗯,那些仓皇逃跑的权贵走狗且不去说,保不齐里头就有他的人,但只要走了就和他扯不上关系了。”

    越千秋说到这里突然一顿,旋即词锋一转道:“可是,城里头就那点兵马,只要有人煽风点火,说是御驾亲征,说几十万兵马平推过来,说不定那位兵马使麾下的兵马就会直接把他裹挟了,然后把萧敬先再扣下。萧敬先双拳难敌四手,万一被人拿下向北燕皇帝证明他们的忠诚呢?要防范这一条,在城外有再多的眼线也没用,因为只要一个消息就能激起兵变!”

    “所以我就在琢磨,如果是那样,萧敬先的最后倚仗是什么?”

    打量着这个衣衫破旧,相貌粗豪,可此时此刻却脸色极其阴沉的巨汉,小猴子只觉得自己对越千秋佩服极了。他还以为越千秋只是纯粹闲极无聊,所以挑着这些市井门派玩儿,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大收获!原来九公子之前不是发呆,是在思考,他真是白担心!

    越千秋却不觉得自己已经大获全胜,用脚尖捅了捅小猴子让其赶紧爬起来,他就皮笑肉不笑地说:“李帮主可别想着杀人灭口,一来,我身份不同,而且这两天好歹一直都在招摇过市,如今固安城现在有一小半的人认识我,更有很多人看到我进了你这儿,你一时冲动可能就坏了大事。”

    “二来,我的功夫兴许不如你,可我这个小兄弟一身轻功相当绝妙,打不过跑得掉。”

    “三来……”越千秋拖了个长音,笑呵呵地说,“我是来探底的,不是来找茬的。而探完了底,我是来谈合作的。毕竟,你应该知道,我和萧敬先眼下在一条船上。”

    这第三条实在是一个莫大的转折,就连小猴子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和力气帮谈合作?不对,应该是和萧敬先可能埋在这的暗线谈合作?这是不是有点大胆?

    不过也是,越千秋什么时候不大胆了!

    李力儿同样大吃一惊。在越千秋之前那样四处挑人门派的孩子气举动之后,居然潜藏着探底的居心,而自己因为生怕下头人一个不冷静出大事,选择了独自留下面对,可就是这独自面对再加上一时失察,他就几乎被人洞悉了所有来历!

    他已经够狼狈了,确实也一度生出了杀心,可越千秋竟然声称要谈合作?

    李力儿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极其激荡的心情,这才压着恼火问道:“九公子高看我们这些卖力气的人了,我这儿有什么可以与您合作的?”

    “当然有。”越千秋自信满满地迸出了三个字,见李力儿浑身绷紧如临大敌的样子,他就笑呵呵地说,“只不过,我虽说是不请自来的恶客,可好歹也算是客人吧?懂得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李帮主难道就请客人在院子里说话?”

    李力儿踌躇良久,终究还是决定姑且听听越千秋说什么,当即侧身伸手请道:“那就请九公子到屋子里说话,只是陈设简陋,九公子还请不要见怪。”

    眼看越千秋笑着往里走,小猴子却多了个心眼,直接窜上房顶坐了下来,笑眯眯地居高临下说:“我在这儿望风,越九哥你有什么事吱一声。”

    知道这与其说是望风,还不如说是生怕自己骤然发难,李力儿眼神一闪,落后越千秋一步进了居中那座屋子。

    一进屋子,越千秋就闻到狭窄的堂屋里混合着汗味以及饭菜的气息,居中的一张大方桌油腻腻黑乎乎的,在昏暗的光线下看不出是油污还是其他。除了居中的椅子,只有几张条凳,大多是修补过的。地面凹凸不平,不少地方都已经崩裂,稍不注意就可能被绊个狗啃泥。

    他那嗅觉虽不如小猴子敏锐,可也被这股味儿冲得微微一皱眉。

    对于这辈子投胎在哪家都不知道,却遇到了越老太爷的越千秋来说,他真是第一次踏足如此糟糕的环境。

    可他清清楚楚地知道,李力儿正在观察自己的一举一动,因此他直接抱手一笑道:“李帮主确实令人佩服,能够把兵带好的是人才,但能把乌合之众捏合在一起,却是英豪。”

    对于越千秋就这么一口咬定他的身份,李力儿也懒得多辩解什么。破衣烂衫的的他毫不客气地直接往正中椅子上一坐,正要嘲笑越千秋瞧不起自己这破地方连坐都不敢时,他却只见越千秋东张西望之后,直接跳上一张条凳,竟是一屁股在那张脏兮兮的桌子上坐下了,他不由得收起了最后那点鄙夷不屑。

    “九公子到底想说什么?”

    “能帮萧敬先做事,还在这种地方隐藏了这么久,我当然不会痴心妄想让你叛了他,毕竟我和他现在也是一条船上的人。可是,你想过没有,万一城中兵马有什么骚动,力气帮的人被你组织起来将乱兵弹压下去,你的人死伤且不提,日后怎么办?”

    越千秋眯缝眼睛,微微笑道:“萧敬先和我们不会一直呆在固安的,我们一走,这儿又是北燕的地盘,你和那些已经打上了萧字印记的人能留在固安么?不能吧。那么,你们要么离开固安,继续找地方潜伏,从头开始,可你敢保证没有聪明人记下你们做的事,回头向朝廷告发?一旦朝廷发下海捕文书,你们在北燕还有立锥之地吗?”

    他一面说一面屈下了另一根手指头:“要么,去当流寇。可北燕皇帝这一次是挟怒而来,要是我没猜错,他就是丢下上京不管,也要把这固安城附近的流寇好好清一清,所以这也是死路一条。”

    “再要么,你们跟着我们南下投吴,可且不说大吴是否会接受一批来历不明的人,就说你们之中大部分人,恐怕也是不愿意叛离故国的吧?”

    说到这里,他才双手往大腿上一搁,双手托着下巴,笑呵呵地说:“所以,一旦暴露,你们就几乎无路可走了,你忍心拖着那么多敬爱服膺你的人走一条绝路?”

    李力儿在越千秋逐条分析的时候,就不自觉地轻轻捏着拳头,然而,那咔咔作响的声音却在越千秋最后一句话时戛然而止。他微微垂下了眼睑,心情挣扎。明知道自己是死士,阖家老幼都是萧敬先妥善安置,这条命卖了也是应当,可下头那些弟兄们,那却都是无辜的。

    他收的都是挺讲义气的汉子,以至于他自己那颗已经很冷硬的心,却因为这些人的缘故渐渐热了起来,否则他今天也不会单独留下,想要把越千秋给应付过去。

    “你到底想怎样?”迸出这六个字时,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明显流露出了动摇和软弱。

    越千秋对今天的进展很满意。他之前心情不好归不好,可也不会单纯自怨自艾,脑子还是没有放空的。和越影谈过之后,昨天到今天他一家一家试探性地挑过去,到了最后力气帮的时候,他终于有了收获。

    然而,如果不是李力儿把其他人都遣退,选择了独自面对他,他也不会说这么多。李力儿大可选择自己避而不见,让手下那些苦力来抵挡他!而李力儿既然独自留下,他就知道,自己的判断和谋划有一定的成功可能。

    所以,眼见切切实实说动了这家伙,他就笑眯眯地说:“我想的是,如果彻底杜绝城中兵马出现动乱的可能,你们不用暴露呢?”

    李力儿登时一愣,随即不可思议地问道:“九公子有什么妙计?”

    “谈不上什么妙计。”越千秋没事人似的揪着自己的一缕头发,若无其事地说,“是继续潜伏,将来发挥作用的价值大,还是眼下一次性使用,然后暴露价值大?”

    没等李力儿回答,他就自问自答道:“很显然,是个人都会选择前面一种。”

    “可是……”

    “没有可是。”越千秋好整以暇地看着李力儿,口气却很诚恳,“萧敬先那儿你不用担心,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李力儿终于为之动容。他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放不下这最后一点希望:“力气帮值钱的也就是这点人,其余的别无长物,九公子想要什么?”

    “很简单,固安城接下来肯定要狠狠地清洗一遍,我帮你一把,让你和你的弟兄们都生存下来,然后发展壮大,不用再这样苦哈哈地过日子。而作为代价,我不要你做什么叛国的事。以后你在这固安城发达了,帮衬我做点生意,赚点小钱。”

    “九公子开玩笑了,说穿了我只是一个苦力的头儿,怎么办得到……”

    李力儿又不是傻子,当即想都不想就想推搪,可紧跟着他就只见越千秋对自己挑眉一笑。

    “只要你听我的话,你很快就不是苦力头子,你的兄弟们更不是!”

    就在他话音刚落时,陡然听到头顶传来了小猴子的声音:“越九哥,外头有人来了,好多人,穿得很破,看上去气势汹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