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二十章 挑场子
    越千秋一直认为,萧敬先的根基在上京即便不是在那座都城之内,至少也在都城附近的那个圈子里。从萧敬先带着他从那条晋王府一次性的密道中出来,扮成霍山郡主萧卿卿拿着路引轻易出城,在城外有一座鲜为人知的别庄……林林总总都证明了他的猜测。

    可是,等他现在到了固安,这才发现自己的猜测绝对有偏差。在这座繁荣的边境小城,守将因为萧敬先的指使而竖起叛旗,流寇巧之又巧地困住了周围几城的手脚,城中从前据说能和官兵明里暗里掰掰手腕的代理人偃旗息鼓,当然这些被权贵推到前台的人也不敢折腾。

    但他们至少能够带着财物仓皇离城,日后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想也知道,萧敬先收拾这些人很容易,如果从今往后南边走私卖货的商人过来却没了接货的,萧敬先叛投到大吴,那日子绝对不好过。因为,私商的背后也往往是有人的,而且多半是公卿权贵。

    可无论怎么说,仿佛这座固安小城才是萧敬先真正呼风唤雨的地方,都不用其亲自拼杀在前,一切就顺理成章地都解决了,他们只要在这里等着也许会来的北燕皇帝!

    而如果那位北燕皇帝不来,又或者是带兵过来,一切也很简单,不过是费点事立刻越过边境罢了。

    被越影背在背上,从高处俯瞰了整座固安城的现状,看到了百姓渐渐恢复了秩序,城中宁静得仿佛并没有发生任何兵变,看着那些鳞次栉比的商铺,越千秋想到之前自己的种种猜测,结合此时越影说的话,他几乎在心里把萧敬先和爷爷中间划上了一条等号。

    这两个人之间,绝不是才刚搭上线的,很可能早就有勾搭!否则越影怎么能那样轻轻巧巧就说出固安这个地名,萧敬先又轻轻巧巧在此地构筑起这样薄弱却又周密的防线?

    “影叔,行了,你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吧?放下我!”

    越影依言把越千秋从背上放下来,见人大大伸了个懒腰,二话不说扭头就走,他不禁轻轻叹了一口气,正要离开时,却听到背后传来了越千秋的声音。

    “爷爷的事,回去我自然会揪着他的胡子问他,谁让他耍我!”

    转头看着越千秋动作利落地消失在视线之中,越影这才露出了些微笑容。

    而高来高去的越千秋没走多远,就远远看到小猴子在东张西望。两厢远远对了一眼,小猴子就立刻冲了过来。

    他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盯着越千秋好一番打量,最终急切地问道:“九公子你没事吧?晋王殿下还有你那位影叔,全都是古古怪怪的,我去问晋王殿下,他还说我多管闲事……”

    尽管小猴子这番话极其没有条理,但越千秋还是听明白了。他笑着走上前去,使劲抱了一下小猴子,等松开时,见人满脸发懵,他才又拍了拍人的肩膀。

    “好兄弟,好朋友,谢谢你惦记着我!没事了,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这次是我自己不好,非得钻牛角尖。好了,趁着别人在忙活他们的大事,咱们兄弟俩联手做我们的,怎么样?”

    “啊……”小猴子对越千秋请自己一块去做事倒是没意见,可越千秋又是好兄弟,又是好朋友,他却有些始料不及,好一会儿方才挠挠头讪讪笑道,“我哪够资格做九公子的兄弟……”

    “我说是就是,以后把九公子这三个字收起来,懂了没?”越千秋不由分说地下了通牒。

    “那叫什么?千秋哥?小千哥……哎哟!”小猴子说话间就挨了一记暴栗,随即脑际立时灵光一闪,“我知道了,越九哥!”

    “这还差不多!”越千秋对这个称呼非常满意,他这几天发呆归发呆,却并没有完全闲着,而是一直都在琢磨着固安城中的局面。此时,他勾勾手指让小猴子凑近些,随即箍着人的脖子,压低了声音道,“接下来咱们这样……”

    萧敬先正在那座占用的官邸内召集部属,在南下北上的各条通路布设探子,同时防止有人奇兵偷袭;越影正如同影子一般,冷眼旁观着萧敬先的一举一动;而越千秋和小猴子……两个人却闲极无聊似的,从这天傍晚开始,就逐一挑上了城中那所谓四大帮派。

    不同于南边那些上了武品录的门派,也不同于北燕那些大多数和军中有瓜葛的门派,小小的固安城中四大帮派,什么青叶帮,红花堂,无忧竂,力气帮,看似号称有数百人,实则都只是一些底层人士组成的乌合之众,有的从市面小商贩收取例钱维持秩序,有的经营赌场,还有的开设私娼馆子,还有靠着出卖力气等等为生。

    越千秋和小猴子一路打下来,其中武力值最高的红花堂副堂主……在越千秋的刀下只走了三个回合。而因为越千秋打的是萧敬先的招牌,被挑的帮派还敢怒不敢言,头头们鼻青脸肿,还得好言好语地把两位小祖宗给恭送出去,这也让小猴子不免觉得这一趟老大没意思。

    “一点挑战性都没有,越九哥你要练武,也不用挑这些徒有其表的家伙吧?”

    听到小猴子这抱怨,越千秋只是耸了耸肩,可心里却再次一个个判断自己见过的那些帮派高层,最终觉得,萧敬先如果在官面之外还扶持了人,也绝不会是这些货色。当然,也不排除有人忍辱负重,装猴子耍他玩儿。

    因此,次日快晌午时,当他带着小猴子来到车马行聚集的北市,指着一座不起眼的小屋,说那就是最后一家力气帮时,他就只见小猴子蹭得一下窜了出去。

    之前那三家,打上门去都是他打头,所以他完全没想到小猴子会这么积极,愣了一下方才连忙追上,结果落后几步到了门前的他倏忽间就听到了小猴子哎哟一声。

    生怕这个看似精怪实则阅历非常少的小家伙吃亏,他连忙一个箭步冲了进门,却只见小猴子竟是一屁股坐在地上,正在那吸着冷气直揉额头。

    而在其面前,赫然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八尺大汉,比十二公主身边的那个黑个侍卫还要高大几分,如果说那位叫黑塔的侍卫是一座塔,那么,这个大汉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一座山!

    对比了一下自己和别人的身高差距,越千秋的脸色不知不觉就凝重了下来。然而,看到对方伸出手去,犹如老鹰抓小鸡似的要去拎小猴子的领子,他来不及多想,立时疾速冲上前,二话不说就截下了对方的手腕。两人刹那之间指掌翻飞就交了几招,彼此眼神全都是一变。

    越千秋没想到这么一个理应是大力士的粗豪大汉,竟然擒拿功夫相当绝妙。

    而这粗豪大汉正是力气帮的帮主李力儿,同样没想到这个理应就是传闻中那位越九公子的少年竟是没带陌刀,却还会这样一套和通行小擒拿手颇为不同的功夫。

    当两人彼此互扣住对方手腕,你眼看我眼了好一阵子后,最终齐齐松手退了一步。当然,越千秋没忘记拖着小猴子的衣领,把人拽到了自己身边。

    李力儿能够将一群卖苦力的下力汉组织起来,几乎垄断了整个固安城中任何纯粹卖力气的活计,而且还直接起了力气帮这样一个半点不雅致,甚至直白到粗鲁的名字,他却不是一个纯粹靠力气取胜的粗汉。试探过后,他就客客气气地拱了拱手。

    “越九公子,我便是力气帮的李力儿,托大伙儿信赖,叫我一声帮主。您是南朝越老相爷的孙子,堂堂贵公子,我们就是一群卖苦力的,您在固安城也只是一个过客,何苦要和我们这些低三下四的人过不去?”

    眼泪汪汪的小猴子刚刚只不过是冲得太快,和这大山似的汉子撞了个满怀。人家什么事都没有,他却撞到了鼻子,吃了点甚至算不上亏的小亏。此时此刻,心有余悸的他见越千秋看自己,连忙朝人打了个手势,示意自己好得很,并没有什么事。

    越千秋确定了这一点,当即就松了一口气,回答李力儿的时候,便换上了一副漫不经心到有些懒洋洋的态度。

    没错,就是那等飞鹰遛狗,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最常见的姿态。

    “我在这固安城里闲着无聊,所以听说了四大帮的美名,就过来以武会友,找人玩儿。”

    越千秋一脸欠揍的表情,皮笑肉不笑地说:“可惜前面三家不知道是怕惹事,还是实在没有高手,我一路打进去竟然就没人能接三招,这让我很不爽快。只希望名气最响亮的李帮主别和他们似的。”

    李力儿顿时眉头微皱,随即不卑不亢地说:“九公子和我们这些人地位不同,谁敢和九公子动手?说实话,刚刚有人看见九公子往这边来,早就通知了我,所以眼下这里也只有我一个。九公子若要打,我就站在人不动,也不还手,任你出手,让九公子出了这口气,如何?”

    越千秋眼睛一亮:“真的?”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就在李力儿面无表情说出那八个字时,他却只见越千秋一下子笑了,而且笑得如同一只狡猾的小狐狸。他一开始只是心中警惕狐疑,紧跟着就反应了过来,不禁苦笑道:“九公子别笑话我,一个苦哈哈的下力汉,竟然还学读书人文绉绉的说话。”

    “我怎么会笑你。”越千秋笑眯眯地抱着双手,轻描淡写地说,“一个明明应该坐镇一方,又或者是去建功立业当将军校尉的英雄豪杰,却心甘情愿和一群下力汉厮混在一起,这有什么可笑的,世上有的是只要为了心中信念就无怨无悔的忠贞之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