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一十九章 野望
    固安确实是北燕的国土,但距离最近的南吴边境,总共只有……嗯,满打满算四十里。

    没错,这就是一座位于边境线的堡垒之后,只要战火一旦烧起,说不定就会遭到殃及的城市。然而,城中却只有边境商贸带来的繁荣,不见时时会遭受战争的惊惶和痛苦。

    因为这百多年来,除却北燕和南吴两国鼎立的最初二十年,每时每刻小仗大战不断,可自从两国交换盟约之后,小摩擦固然常有,大战却越来越少。更何况,大多数时候都是北燕从北边往南打,至于北伐,统共也就是早年间南吴某位皇帝雄心勃勃来过那么一次。

    即便是七年前北燕悍然南侵,却也是雷声大雨点小,因为国内突然发生的变故而仓促收兵,对于固安城的百姓来说,不过是多几许谈资而已。如今,每年都有数以百计的南吴商人通过贿赂以及其他方式将各种南朝货物从边境偷运到这里,和北朝的商人又或边民们交易。

    这里并不是官方的互市之地,却因为地理优势,以及不用收税,竟是比官方的那几处互市之地更加繁荣。城中四大帮派,各式各样的上任,以及上京城权贵的代表,促成了这儿的鼎盛局面,甚至还有权贵热衷于派人在这里购买那些南边运来的时鲜水果,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用驿马运回上京城享用。

    当越千秋在得知这件事的时候,甚至还好奇地问过,有没有荔枝,答案无疑是令人失望的。历史上快马加鞭从岭南送到长安不坏也许还有点可能,可送到上京,普通的商人哪有那本事?吃烂荔枝那还不如吃荔枝酒呢!

    纯属无聊,越千秋才会问这种无聊的问题。再说,现在就算在岭南,也过了荔枝上市的季节。

    眼下这会儿,萧敬先以之前在燕子城夺权时那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态占了固安,两支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流寇牵制了邻近数城的兵马,边境上又因为吴军的调动迹象而不敢轻易出兵,因此固安就这么诡异地竖起了叛旗却无人征讨。

    虽说没对手,萧敬先却并没有像在上京城那样杀人如麻,而是在那位出人意料倒戈的兵马使配合下,只杀了几个死硬分子,余下想要离城的人一概放行,号称许出不许进。但只涉及权门以及商人,普通百姓不在此列。这种宽容的态度,越千秋只觉得着实反常。

    呆在这个仿佛轻轻跨一步就能回国的地方,他感到的不是曙光就在眼前的欢欣鼓舞,而是打心眼里觉得发毛……

    而且,自从越影和萧敬先达成那个所谓的交易,自从萧敬先带着先是闷头赶路,随后让一群侍卫护卫着“霍山郡主萧卿卿”消失在了一处青山绿水之间,萧敬先则是带着他们三个轻车简从来到了固安,一贯吃得好睡得香的越千秋就反而吃不下,睡不着了。

    尽管他看上去很精神,乍一看又恢复了俊俏贵公子模样,人也没有憔悴消瘦,可素来上蹦下跳没个安分日子的他突然变了个人似的,没事就发呆,自然有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小猴子自觉嘴笨没法安慰,这一天终于忍不住去找萧敬先,谁料萧敬先竟是破天荒笑呵呵地弹了弹小猴子的额头:“你这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懂么?”

    “什么意思?晋王殿下你从前不是对九公子很好吗?难道现在你要过河拆桥?”

    萧敬先身上还带着一点血腥气,不知道在什么别人没看到的地方又杀了人。他收回了刚刚弹过小猴子脑门的手指,淡淡地说:“首先,过河拆桥这个成语不该用在这里,现在承担最大风险的是我,不是他,更不是他爷爷。”

    知道小猴子那山野之间长大的脑子,不能理解这个,他也不多说这个,只哂然一笑道:“再说,千秋想不通的不只是我要干什么,他想不通的是他爷爷要做什么。你要是替他觉得不忿,就去他那儿多坐坐,闲坐不说话也好,你们不是朋友吗?”

    小猴子不禁愣住了,随即竟是有些讪讪的:“朋友……九公子那是带挈我这个不懂事的小子,我可算不上他的朋友。”

    “傻小子!”萧敬先顿时大笑,在小猴子脑袋上重重拍了一记,竟是就这么扬长而去。

    他这一走,小猴子摸不着头脑,只能怏怏去找越千秋。然而,当他远远看到越千秋坐在屋顶上时,正要过去说话,突然就只见一条人影如同鬼魅一般悄无声息地落在了越千秋背后。

    吓了一跳的他下意识想要窜出去,等看到人在越千秋身边坐下了,他这才认出是越影,连忙伏下了身子,却没有立时退走。

    嗯,他不是偷听,是关心朋友的状况,之前萧敬先也说他和越千秋是朋友来着……

    小猴子的冒头,越千秋装成没瞧见,可越影都已经在身边坐下了,他当然就不能装没看见了。他侧头瞟了人一眼,见越影一身灰扑扑的衣裳,那张脸自始自终都是丢在人群中就绝对找不出来的那种平淡无奇,非常不起眼,他忍不住轻哼道:“影叔找我有话说?”

    “生老爷子的气,还是生我的气?”

    “我哪敢!”越千秋直接拿后脑勺对着人,满脸没好气地说,“大伯父和师父不也是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吗?更何况我这个十四岁的小孩子!”

    越千秋着重强调了一下小孩子三个字,然而下一刻,他就只觉得头顶多了一只手,紧跟着,他的脑袋就不由自主地被那只手给转了回去。这下子,他顿时为之气结,不由得狠狠瞪着越影,如果不是确定动手也是找虐,他恨不得和人狠狠打一架!

    “你是在害怕,对不对?”

    这一次,越千秋没有用色厉内荏的张牙舞爪来遮掩自己的情绪,而是沉默了下来。他确实在害怕,不但因为越影仿佛一开始就在等待萧敬先,还是因为从越老太爷到皇帝,全都对萧敬先有一种诡异的期待。这本来看似不关他的事,可他敏锐的直觉却让他生出了某种预感。

    “老太爷之所以最初没告诉你目标就是萧敬先,是因为某些事只要知道,就会显得不自然,就会在言行举止之间不经意中流露出破绽。所以,大老爷不知道,你师父不知道,你更不知道。可你要相信,如果不是你和你师父主动请缨要来北燕,老太爷是不会让你们涉险的。”

    “嗯,我和师父就是自以为是的笨蛋!”越千秋直接自黑了一句,随即又不吭声了。

    越影从小看着越千秋长大,哪里不知道此时越千秋要的不是哄,而是解释。然而,有些事情他没办法解释,只能让越千秋回国之后去问越老太爷,当下便如同越千秋小时候那般,突然伸出手来拽起越千秋,竟是非常漂亮地一甩,把人带到了自己背上。

    “我带你好好看看固安这座边城。”

    越千秋微微一愣,就只见越影已是身形如风疾掠了出去。都已经这个年纪的人了,哪里像小时候那样被人抱着又或者背着飞檐走壁那样兴奋,此刻他只觉得极度不好意思。他只能伏在越影的背上非常大声地抗议道:“影叔,我自己能走路,我又不是从前那个弱鸡了……”

    “你也知道你从前是弱鸡吗?想当初差点被北燕秋狩司的人掳走时,你诸多手段齐出把人坑了,可事后老太爷有多后怕,你知道吗?他对我说,一想到很可能你就会那样被人掳走,又或者死了伤了,他就忍不住去大闹了那么一场。打在某人脸上的那一巴掌,是真情实意的!”

    越千秋忍不住沉默了下来。而越影非但没有放下他,又或者放慢速度,反而速度越来越快,整个人竟仿佛在空中腾飞,只剩下一条淡淡的影子,正合了他的名字。

    “我当年在白莲宗就是影子,做一些光明正大的弟子不能做的事情。不止白莲宗,处境艰难的下十二门因为巡武使的存在,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弟子。后来巡武使有所察觉,我们这些人或死或逐,所以,各大门派也不是洁白无瑕的。老太爷说是废除巡武使,重修武品录,却并不是说,完全放松对武林门派的监察,而想另外用法子加以约束。可皇上想让我出面,老太爷却替我辞了。”

    说着这些和眼下完全没关系的话题,背上还背着一个已经十四岁重量很不轻的小家伙,越影却是脸不变色心不跳,甚至连声音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我是老太爷捡回来的,你也是。你是在小四留书出走的那一天,老太爷气急败坏四处转悠散心的那一天捡回来的,所以这就是缘分。小四一直都是最冲动执拗的性子,他那一走,老太爷几乎没指望人能够回来,所以才把你记在了他的名下。”

    越影这一次没有用四老爷来指代越小四,而是用了从前教其习武时的称呼。

    “萧敬先是不是把你当成他的外甥也好,北燕皇帝让你叫他阿爹,究竟是真是假也好,你不是都不在乎,一心要回到老太爷身边吗?既然如此,你彷徨什么?萧敬先固然是千变万化,心思莫测,可老太爷并不是要算计他,而是真心地想要招揽这样一个熟悉北燕的人。”

    越千秋深深吸了一口气,虽知道不该问,而问了也许也没有结果,可他还是终究问道:“为什么?”

    这三个字里蕴藏的丰富含义,大概只有越影这个除却越老太爷之外,和越千秋最熟悉的人,才能够品味出来。他沉默了片刻,最终低声说道:“因为老太爷有那位小皇子的线索。因为,老太爷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南北大一统!”